小說

『狼狼教』第一章 陰謀之夜 下篇 "長老的責任"

一杯貓 | 2020-12-07 17:22:49

連載中狼狼教
資料夾簡介
講幹話對我們來說,是可以拯救世界,是可以保護我們所愛之人的。

"長老的責任"
   
   
   
  『這聲音...妮雅...是你嗎?』阿躺著急地四處張望。
  
  『妮雅!!』他激動的大吼著,像是被觸及了心中最軟的那一塊一般無法冷靜。
  
  
  
  回想起來,那是一個風雪交加的夜晚。
  
  但其實,這裡本就是個終年都沐浴在冰雪之中的國度,所以實際上像這樣大雪紛飛的惡劣天氣,對這裡的居民來說就像是下了一場小雨一般稀鬆平常。
  
  他們的村子雖然不大,但在冰天雪地之中,他們的人情味,卻一點也沒有受氣溫影響,每個人都有一顆溫暖善良的心,每當遇到困難,他們總能互相幫助、互相理解,度過一個又一個的難關。
  
  雖然生活並不容易,但他們過得很幸福、很快樂。
  
  然而,一場他們始料未及的災難,卻也更加毫無溫度的靠近了他們...
  
  
  
  『哈...哈...』阿躺的手裡握著百香雙響炮的易開罐,奔跑於雪山之中,尋找著目標地的村落。
  
  方才兩天之前,他才從三千公里之外的狼狼教據點中,藉由洪哥的海克斯休旅車連夜趕到這裡。
  
  那時,他從教內聖地的發明物:"綺稚天線"中收到了這裡一些疑似聖物反應的訊號。
  
  這種類型的訊號已經有將近四年沒有出現過,所以阿躺並不想輕易放棄這個機會。
  
  畢竟,他們目前唯一的聖物百香雙響炮,似乎並不能完全適用於每個教徒的體格與口味。
  
  所以他們必須找到創新且具有靈感的飲料配方,讓每個教徒都能快樂的增加自己的熱量並且修練成長才行。
  


  『呃...』阿躺在奔跑中,感覺自己的呼吸道和肺部都因為吸入極寒的空氣而疼痛不已。
  
  他趕緊打開易開罐,插入隨身攜帶的環保吸管,汲取聖物中的靈感能量,保護自己的器官不受到損害。
  


  就在這時,他看見了遠方的樹林中,有一隻體型碩大的北極熊正張牙舞爪的吼叫著,似乎發生了什麼。
  
  定睛一看,他發現了那一頭北極熊面前居然還站著一位目測約莫十七八歲的少女。
  
  『得去救人!!』阿躺大驚之餘,重新調整了呼吸,以驚人的爆發力邁步前進。
  
  此時,好幾隻長著尾巴的黃色鈴鐺從他衣袖中的縫隙竄出,鈴鐺上長著圓圓的小眼睛,紛紛閃著淡淡的金光,就像是小精靈一般。
  
  『米普們,請聽從旅行者的引導,借給我制約的衝擊波吧!』阿躺從側面一躍而起,似乎想尋找最佳的突擊角度。
  
  『去吧!宇宙制約!』阿躺吟唱之餘,那些黃色的米普們三五成群,開心地舞動,空靈的鈴鐺聲此起彼落。
  他們在阿躺的面前圍繞成了一個圈,並且逐漸加速旋轉,發出了溫暖的金光。
  


  說時遲那時快,在北極熊即將撲向少女的前一刻,那道來自宇宙的金光就像是具有生命一般嗡嗡作響,自米普圍繞出的魔法陣中射出,靈活且迅速的襲到了北極熊身上,攔腰將其撞飛。
  
  而當北極熊被打飛而騰空的時候,黃色的衝擊波卻穿透了他先一步到達了飛行軌跡後方的樹幹上。
  


  『啊!小心!』阿躺跟招式同時落地,將一旁的少女抱起,飛躍到了另一側安全的地帶,避免遭受波及。
  
  回頭一看,那個衝擊波一接觸到第二個物體,似乎就觸發了連鎖反應。
  
  黃色的靈氣自衝擊波中暴散開來,作用力與反作用力互相撞擊產生了勢不可擋的震颤力。
  
  震顫力十分巨大,正面被衝擊波擊中的樹幹直接變得粉碎殆盡。
  
  一旁大量的積雪也被襲捲,應聲暴起一陣雪花紛飛的旋風,甚至有幾支參天巨木也被七零八落地打斷,整個畫面壯烈不已。
  
  而北極熊的身體當然也承受不住如此強烈的衝擊,被彈飛至好幾里外不知所蹤。
  


  『你沒事吧?』阿躺將少女放下,開始不由自主地偷偷打量起對方。
  
  『嗚喔...十足保暖的白色毛衣即使樸素卻絲毫無法掩蓋那胸前的渾圓突起,時尚的日系長板襯衫更是恰到好處得襯托了她整體身材的線條……』阿躺的視線開始不由自主的在女孩身上游離。
  『不僅如此,還搭配上了即使在冬天也絕不銷聲匿跡的黑色短裙與黑絲襪,創造了那絕對可以稱之為宅男的夢想的絕對領域,阿嘶...真棒!!』阿躺往下一瞧,趁著少女還沒有從驚嚇中回神的時候,自顧自的以只有自己聽得到的音量咕噥著。
   


  『謝...謝謝你』少女突然開口,而阿躺處變不驚、神態自若的將視線移回至對方的眼睛,就像是欣賞完藝術品後還能非常專業的把口水擦乾一樣。
   
  『嗯...看來是沒有什麼大礙,你叫什麼名字?你是附近村落的人嗎?』
   
  『我...我是附近一個小部落的居民,你可以叫我妮雅!』少女怯生生地說,似乎已經很久沒有見過異地的訪客。
   
  『我的家就在那個方向大概走十分鐘就到了...請...請務必來寒舍接受我的招待...!!』妮雅很畢恭畢敬的向阿躺輕輕鞠躬,然而阿躺也發現她的神色看起來非常緊張,但卻也難掩她內心中那純粹的溫柔。
   
  『沒關係,我送你到家門吧!其實我是為了一些很重要的任務而來的,希望你能告訴我你們部落的事情!』阿躺堅定的說著。
   
  妮雅答應了,一路上阿躺了解到了這個女孩原先其實是遠方一個名叫弗雷爾卓德的寒霜國度之中的一位公主。
   
  然而數年前王國面臨外憂內患被敵國攻打下來,危急之際,國王犧牲了自己的生命保護了皇后與兩位公主逃亡,雖然最後仍然走散了,但她仍作為次女頑強的倖存了下來。
   


  『弗雷爾卓德... 那不是何彤以前的故鄉嗎?』阿躺愕然道。
   
  『何彤?那是誰呀?』妮雅疑惑的問。
   
  說著說著,很快就走到了妮雅的家門口。
  『真的不考慮進來坐坐嗎?晉躺先生...』經過一番暢談以後,妮雅面對阿躺再無方才的怯弱,那純真的青藍色眼眸正直勾勾的望著他。
   
  『沒關係,聖物的蹤跡千載難逢,我必須抓緊時間去尋找,等到任務完成之後,我會再來找你的!』阿躺一邊說著,一邊回以一個爽朗的笑容。
   
  『好的...那麼再見了...』妮雅的表情非常落寞,看起來就像是他們再也無法相見一般。
   
  阿躺並沒有多留意妮雅的表情,很快地便轉頭踏上了旅程。
   
   
   
  鏡頭一轉,阿躺拐進了部落的深處,由於天氣相當惡劣所以並沒有在外頭遇到什麼人。
   
  他一邊奔跑一邊留意四周那一排排的小木屋,還能夠從窗外看見裡頭的燈火通明,看起來這裡也不失為一個落腳的好地方。
   
  此時,他的衣袖內忽然輕輕響起了鈴鐺的聲音....看起來米普似乎感應到了什麼特別的東西。
   
阿躺陡然停下,輕輕地與米普們對話,交流感知那個訊號的確切方位。
   


  『在那裡嗎!!』阿躺不假思索的朝訊號處飛奔起來,行進中,他能感覺到米普的反應越來越強烈。
   
  很快地,他便看見一棟整個部落中最大的雙層木屋矗立在自己眼前。
   
  他毫不遲疑地開門走進去,再迅速的將門反手關上,力求將動作的聲音做到無聲且迅速。
   
  然而才一走進去,阿躺便被一些人們的笑聲與談話聲所淹沒。
  他發現裡頭有數十個人正圍著擺上烤雞與各式佳饈的長方形木桌,有的人正喝著酒唱著歌,有的人戴著動物頭套跳著舞,像是正在開著一場久違難得的派對一樣,到處都充斥著溫馨歡樂的氣氛,完全沒有注意到阿躺的到來。
   


  阿躺脫下了黑色長袍,顯露出格子襯衫與皮外套,搭配富含美式風格的牛仔褲的俐落造型。
     
  他將後背包拿起來甩至前方,打開了內部的夾層取出了教主賜給他的都可眼鏡。
  
  這個眼鏡也是教主的其中一個得意發明,只要戴上就能夠輕易看穿任何飲料內含的成分與糖分比例,是個能夠辨析聖物飲品真偽的道具。
   


  阿躺一戴上都可眼鏡,就看見了桌子另一側有個坐著的大叔,他手中所持的木製啤酒杯內正流露出非常強烈且不祥的白色氣息,正巧就要被他喝下。
   
  『不行!!不能喝!!』阿躺大吼,然而聲音卻被派對的噪音阻隔,沒有如願傳達到那裡,眼看大叔在阿躺面前非常豪邁地將其一飲而盡,下一秒他便流露出非常痛苦的表情。
   
  忽然間,一聲嘶心裂肺的粗曠吼叫迴盪在木屋之中。
   


  只見那白色的毛皮從大叔身體中的每個角落爆裂鑽出取而代之,僅僅數秒的時間,他就變成了一隻體長直逼三米的巨大北極熊,一掌將木桌攔腰打斷,發出了震天的熊吼。
   
  餐桌上的飲品食物漫天飛舞,再加上眾人的尖叫聲與四處逃竄,現場頓時變得一片混亂。
   
  『什...』此時阿躺顧不及失控的場面,只是一頓膛目結舌,他的身體頓時完全無法動彈,陷入了深深的錯愕之中,腦中正在從這種奇妙的巧合中尋找最合理的解釋。
   


  『碰!』還沒等阿躺回神,就有三四個人穿著雪衣帶著獵槍衝了進來,很快地疏散了現場人員,並將槍口對準了北極熊。
   
  『不要慌!!躲到我們身後!!』獵人們井然有序的輪流開火,有節奏性的進行火力的壓制,連續中槍的北極熊很快便招架不住,應聲倒下。
   


  『快把消息傳出去!!那個外來的飲品會使人狂暴化成沒有人性的北極熊,必須盡快處理掉!!』獵人收起了槍枝,對著人群大吼。
   
  『親愛的!!啊啊啊啊啊啊啊!!』一旁的婦人泣不成聲,倒在北極熊一旁,她的眼淚與地上的一片血泊融合成令人無法直視的悲傷氣味。
   
  『...!!』阿躺一回神,想起了剛剛遭遇妮雅的那些經歷,他覺得妮雅肯定隱瞞了他什麼事情。
   
  這樣的疑惑使他的情緒瞬間變得異常緊張,他沒有多想便以倉皇的腳步衝出門外,就連背包與長袍都沒有心思順便帶走。
   


  『哈...哈...』在天氣惡劣的路途上,暴風雪仍然沒有停止,阿躺因為沒有帶上剛才背包內的百香雙響炮,所以只能任由殘酷的低溫進入他的肺中刺痛不已,那些落雪也無情的拍打在他的身上,使他的腳步變得異常沉重。
   
  不知道走了多久,阿躺終於走到了妮雅的家門前,他的全身幾乎被凍傷,雙手都變得紅通通的。
   
  『妮雅...』阿躺虛弱的打開妮雅的家門,發現了令人窒息的一幕。
   
  妮雅嘴角正流著血,趴倒在他床前的小圓桌上,上頭的花瓶插著一朵已經枯萎的淺藍色紫羅蘭,正如同妮雅臉上那深深的淚痕一般令人痛心疾首。
   
  『妮雅!!妮雅!!』阿躺再無平時的冷靜,受寒氣侵蝕的喉嚨使得他就連那撕心裂肺的吼叫都帶有些許深沉的沙啞,同時三步併成兩步的衝上去攙扶桌前的她。
   
  『咦...晉躺先生...我...我果然還是好難過...無法控制自己不去想媽媽...嗚嗚嗚嗚...』奄奄一息的妮雅,又滾落出不少晶瑩剔透的淚珠,吐露出最後幾句話後便一動也不動的,離開了人世。
   
  『啊....啊啊啊啊啊!!對不起...對不起...!!』阿躺無法自控的抱著妮雅大哭起來,他沒有想到他的見義勇為竟會成為對方最後無法補救的遺憾。
   


  阿躺就這樣哭了很久很久,直到最後好不容易才稍微冷靜下來。
   


  『米普們...聽我引領...!!』阿躺看著死去的妮雅,緩緩的說著。
   
  此時,數十隻米普急急忙忙的從他夾克中的縫隙飛出,悅耳的鈴鐺聲此起彼落,一下子就將他們兩人重重包圍,在屋內到處溜搭起來。
   


  『請米普們以我十年的修為為食,化作靈魂的編鐘吧!!』阿躺鼻音濃厚的說著,所有的米普像是被驚嚇一般原地跳動了一下,然後紛紛轉過來用著圓圓的小眼睛望著阿躺,像是正困惑著他剛剛所說的話。
   
  『無妨,不用擔心我,請將這個女孩因自殺而無法升天的靈魂封存其中吧。』
   
  『嗡嗡嗡。』此時,其中一隻帶頭的米普飛到了阿躺的眼前,輕輕的扭動飛舞,像是在表達些什麼。
   
  『我知道,這個禁術代價非常巨大,而且即使封存了她的靈魂,也需要尋找並收集在這之後隨機分散在世界各個角落的靈魂編鐘才能算是真正的復活她。』
  
  『即使需要花上數十年的時間,我也無怨無悔。』阿躺看著米普,表情能透露出他的毅然決然。
   
  『嗡嗡....』米普像是明白了阿躺的決心,帶著一大群的米普穿透進了阿躺的體內。
   


  若干秒後,米普們紛紛從阿躺的頭頂飛出,圍繞在妮雅的上方起舞,此時所有米普的都帶著一身厚厚的光圈,那樣的光澤看起來既溫暖又厚實,就好像能給予人們新生一般。
   
  此時,妮雅的靈魂像是響應了米普的召喚一般,從她的體內緩緩飛出,當她發現自己騰空飛起來之後,還能有趣的從她的臉上發現到那種驚訝的表情。
   
  『妮雅...自殺的話靈魂是無法得到救贖的,但是我會拯救你,因為你的善良、你的純真,應該更值得更好的歸宿。』阿躺幽幽地的說。
   
  『即使終其一生,我也一定會讓你重生...等著我吧...!!』阿躺抬頭看向緩緩升起的妮雅,毅然決然地說道。
   


  妮雅藍色的靈魂很快地就被溫柔的吸入天空的巨大編鐘之中,依稀之中,阿躺彷彿能看見她最後的表情彷彿流露出一股釋然的笑。
   
  儀式完成之時,巨大編鐘忽然嗡嗡作響,同時出現了一股閃耀的金光包覆了整個鐘體,將其分解成無數個小塊小塊的編鐘。
   
  編鐘紛紛發著黃光,接著像是放煙火一般被閃耀的金光再次包覆,閃亮亮的向四周噴射消散而去,沒多久便再無半點東西留下。
   


  儀式完成後,僅存的最後一隻米普像是身心俱疲一般緩緩飛了下來,重新鑽回了阿躺的衣袖裡。
   
  而其中一塊掌心大小的編鐘跟著牠一起掉落了下來,正巧落在阿躺的手裡。
   
  『妮雅...請你稍微忍耐一下吧,我一定會把你找回來的!!』阿躺看著編鐘,就像是下定決心一般,將其緊緊握住。
   
  小編鐘下一刻忽然閃閃發光,爆散出黃色的靈力,裡頭包圍著微量但肉眼可見的藍色靈力,緩緩的流入了阿躺的體內,就像是妮雅的力量正一點一滴的跟阿躺同步了一般。
   
   
   
  從那之後,阿躺不斷接下狼狼教中那些極其險峻的任務,就為了找遍世界各地那些只有他才能看得見的靈魂編鐘。
   
  這些編鐘雖然都是由米普幻化而成的,但是米普在這種型態之下是接近於沉睡狀態,內涵的靈力非常微小。
   
  即使是藉由教主事後特別為阿躺所發明的能源雷達,也只有在方圓八十七公尺內才能感應到這種靈力的波長,所以這樣的尋鐘旅途,仍然是非常不容易的。
   
   
   
  『晉躺先生...』阿躺還沉浸在回憶之中,突然一聲空靈的嗓音傳入他耳裡。
   
  他猛得抬頭一看,一位清秀美麗的少女正乍現於他面前,帶著一抹清新脫俗的微笑。
   
  那青藍色的長髮就像是雲朵一般輕飄飄的,雪白的肌膚彷彿吹彈可破,被那身純白的小洋裝襯托得像是天使下凡一般。
   


  『妮雅!!妮雅!!你能擁有意識了嗎!!』阿躺又驚又喜,衝到妮雅的面前,用兩手扶住了她的肩膀,眼睛直勾勾的望著她,讓妮雅不由得害臊起來,把頭別了過去。
   
  『其實這十年來,我有好多好多話想跟你說你知道嗎!!』
  『自從那天從封印你之後,我尋找編鐘的腳步就從來沒有一刻是停下的!!直到現在,我終於收集到你一半的靈力了!!很棒吧!!只要再撐一下下,你就可以回來了!!』
   
  『而且啊,這段時間以來,我越是收集到更多的編鐘,我就越能感受到你的靈力逐漸匯聚於我的體內喔!!』阿躺越說越起勁。
   
  『你那種寄於冰冷之中的堅強,還有那種寧可讓自己冰天雪地也不讓別人經受一絲風霜的善良,那樣的力量是多麼的善良多麼的純粹。』
   
  『還有包括你之前經歷過的回憶,還有那些你曾經擁有的所有心情,在那之後,我全部都能知道!!』阿躺說得上氣不接下氣,而妮雅只是默默地聽著。
   
  那溫柔的眼神就像是在傾聽一個孩子正興高采烈得敘說著他未來的夢想一樣。
   
  『你就像是天使一樣,這真的讓我非常後悔自己當初的魯莽,從那之後,我此生最大的遺憾就是沒有親口跟你說聲對不起...真的對不起啊!!妮雅!!』
   
  『那肯定是很重要的人對吧!!我居然做了這麼十惡不赦的事情...』阿躺越說下去,眼眶便跟著越來越變得濕潤。
   


  『晉躺先生...』妮雅伸出手撫摸阿躺的臉頰。
   
  『我都知道喲,你一直都非常的努力,我真的非常感動...』
   
  『但是...晉躺先生的朋友現在好像遇上了困難呢...其實我會在這個時候出現,也是想要一起幫助晉躺先生的朋友...』妮雅笑著說,看來她能夠為之擔心的事情先後順序,往往都是把自己排在最後一位。
   
  『幫助...什麼意思?』阿躺問
   
  此時,妮雅的身體忽然發起藍光,並且開始有一些零星的藍色晶點從妮雅的體外緩緩地往上浮動。
   
  阿躺能感覺到,這些年來他辛苦收集的妮雅靈魂,正緩緩的流失。
   


  『不...不要...妮雅...你在幹什麼...』阿躺一邊問,一邊全身開始無法停止的顫抖起來。
   
  『晉躺先生...!!』妮雅一把抱住了阿躺,像是想安撫他的情緒。
   
  『晉躺先生,你是我的救命恩人,但也是狼狼教裡面最重要的長老,對吧?』妮雅抬頭看著阿躺,深情地問道。
   
  『我不是!!我什麼都不是!!我只是一個白癡!!一個親手葬送掉別人幸福的白癡!!』阿躺眼角泛著淚的說著。
   
  『晉躺先生!!』妮雅將頭埋進了阿躺的胸口,打斷了他的話,她放在阿躺背後的雙手同時緊緊的按著他,像是想給他勇氣一般。
   


  『我知道的哦,晉躺先生是一個很棒的人,為了只見過一次面的我,付出了那麼多的努力...』
   
  『但是...他們現在沒有晉躺先生是不行的...』
   
  『晉躺先生...我會一直看著你的喲,我相信你是一位很棒的長老,我會一直等著你的!!』妮雅抬起頭,拿下了她頭上的髮髻,對著阿躺溫柔的笑了笑,將髮髻輕輕交在阿躺的手中。
   
  緊接著他的身體,還有那純淨白皙的臉龐,很快地就被藍色靈力所包覆,化作一團美麗的藍色晶點消散而去。
   
  『不要...不要啊啊啊啊啊!!』阿躺此時已經被淚水浸濕了臉龐,他拚了命的想伸手抓回那些晶瑩剔透的藍色晶點。
  
  那些靈力就像是妮雅的影子一般,是他朝思暮想最想見到的,也是讓他因此帶著滿懷愧疚而踏上旅程的那個最重要的人。
   


  『啊...啊...』阿躺無法自控的跪坐在這個純白的精神世界之中,他咬牙切齒,淚水滑落臉龐,緊緊的握住那個髮髻,粗糙的大手止不住的顫抖。
   
  忽然間,他將髮髻緩緩收入囊中,然後像是發狂了一般,戴著猙獰的表情起身,用盡全身的力氣將他滿懷靈力的一掌拍向前方。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他悲憤的聲響劃破了整個世界,整個畫面回到了方才的破敗街道之中,而那股積蓄了三十年的靈力與羈絆,居然成為了阿躺在最後關頭能夠重新喚醒自己的重要力量,
   


  此時他原先被轉化成全白的瞳孔閃過了一絲湛藍,重新抹上了一股深邃神秘的金色圖騰,閃閃發光。
   
  『宇宙凝滯!!』他近乎絕望的吼叫,同時揮出的掌心之中爆發出一股前所未有的靈力。
   
  那樣的靈力不再帶有任何一絲莓果派對的戾氣,而是一種涵蓋著所有他的情感以及回憶的純粹。
   


  此時,一道黃色的靈氣以肉眼無法辨識的極快速度,像是一條彩帶一般流淌於視野所及的每個角落,久未涉世的米普們紛紛爆散而出,嗡嗡作響。
   
  下一個瞬間,四周響起了一聲宇宙空靈的巨響。
   
  像是啪的一聲,那些隨風擺動的街樹、空中漂浮著的樹葉、磨刀霍霍的劊子手,還有那得意洋洋的黎明,都被以一股無法抵抗的引力給鎖定在原地,變得完全無法動彈。
   


  『這...這啥??沒道理啊?!莓果派對的控制居然會失靈??』黎明大驚,原地爆散出高漲的紅色鬥氣,想要回頭查看情況,豈料即便他再努力的使勁,也絲毫沒有掙脫束縛的跡象。
   
  『狼狼教的教徒們!!兩年之後!!老地方見!!』阿躺帶著淚大喊,他的右手掌心向前,整隻手臂不斷顫抖,看起來要維持這種招式需要消耗非常大量的靈力。
   
  此時,一旁奄奄一息的教徒們都吃力地抬起頭,像是想回應阿躺的話語,但卻傷勢過重無法如願。
   


  阿躺此時抓緊機會,緊接著伸出了左手,與右手掌心齊平,在維持宇宙凝滯的狀態下同時創造出多個神奇通道,覆蓋在所有教徒們的身上,當然也包刮了自己。
   
  『這是我最後的力量了,這個神奇通道加長了傳送距離能到達千里之外的安全地帶,卻也因此無法再有餘力能準確控制最終的降落點...』
   
  『亞索、又空大師、小圓、幽幽、何彤萌萌、王先生...還有其他的教徒們,你們一定要活下去啊!!』阿躺虛弱的說著,他的聲音只有自己能聽到。
   
  但他相信不論音量大小,只要願意去相信,就一定能傳遞到對方的心里,祝福對方。
   


  『見鬼...你們哪個能動起來的,快點動手幹掉他們!』黎明一改以往的一派輕鬆,終於顯露出一絲緊張的神色。
   
  此時,阿躺進行了最後的發力,數十個神奇通道紛紛閃耀出耀眼的金光,將所有教徒們吞沒至遠方。
   
  『咦?話說阿信呢…怎麼好像從剛剛開始就沒看見他』阿躺終於想起那個消失的哥布林,可能因為身高的關係所以比較容易被忘記。
   
  『咳...!!糟糕...』不料此時阿躺靈力的使用計算失誤,在最後一刻要將自己擠入通道時,突然生生吐了一口鮮血原地倒下,四周的金色靈氣頓時消散,通道不但應聲塌縮,還解除了宇宙凝滯的靈力。
   


  『哈哈哈哈哈,你居然這麼能添亂啊長老大人,早知道就直接送你上西天了。』黎明重新獲得自由,卻怒極反笑,拎起巨斧一躍而上,看起來想要直接把阿躺劈成兩半。
   


  『碰!!』此時,旁邊一聲撞破水泥牆的巨響傳出,同時一台外型剽悍,帶有蒸氣機械車身以及鑽石機甲紋路的科技大卡車應聲從高處衝出,冷不防的朝向黎明飛去。
   
  『欸?』在空中的黎明避無可避,直接被大卡車的車頭攔腰撞上,被擊飛至遠方應聲砸毀了一間小木屋的屋頂,大量的灰塵被擠壓而出,變成一團團的煙霧籠罩在屋子的四周,看不清黎明的位置。
   
  此時,大卡車豪邁落地,刺耳的甩尾聲此起彼落,在地面勾勒出角度唯美的剎車胎痕,以行雲流水之姿改變了行進的方向。
   
  一旁的貨櫃門跟著應聲打開,伸出了一隻機械巨手穩穩地抓住了一旁倒地的阿躺,將他拉回至車廂內,還自動關上了車門,看起來科技感十足。


   
  『你們這些菜雞,居然能把我家搞成這樣,林北還不請你們吃一頓粗飽的?』卡車司機搖下了車窗,他豪邁的拿著剛啃了一半的饅頭,一邊用著粗曠的口吻叫囂著,同時按下了駕駛室那些複雜的操控按鈕。
   
  此時,車尾應聲打開了氮氣推進器加速行駛,同時從另一側的炮口發射出多枚導彈,一發接一發的飛向黎明使者們的腳邊,
   
  那些導彈一接觸地面,隨即爆發出聲勢壯闊的靜電力場,刺耳的電擊與爆炸聲此起彼落,將他們打個措手不及,雞飛狗跳。
   
  不一會功夫,卡車就不見了蹤影。


   
  『...』黎明此時從被摧毀的木屋中奮力跳出,落在了一群使者們的旁邊,什麼話也沒說,一個斧子就將其中一個人攔腰砍斷,場面頓時鮮血四濺,連腸子都乾淨俐落的懸在那身體的切口中。
   
  忽然間,有四位身穿白袍的奇人颼的一聲,以單膝跪地之姿,整齊劃一的乍現於黎明面前,
   
  他們分別戴著天狗、姥姥、猿面、狐面的面具,還各自持有不同的武器,看起來實力非凡。


   
  『...去追。其他的雜魚回頭到據點報告情況,同時發布緊急命令,號召所有閒置的黎明使者動身尋找並且肅清狼狼教的殘黨,現在、立刻、馬上。』黎明再也沒有方才一派輕鬆的笑臉,而是一臉冷漠、語氣冷酷的說著。
   
  『是。』四位面具人應聲原地消失。
   
  『好了,這下你們能逃去哪呢?哼哼...哈哈哈哈哈哈哈。』黎明狂妄的笑聲不絕於耳,迴盪在那皎潔的月色之中。



  狼狼教徒們,最後會如何呢?

  To Becontinued

56 巴幣: 4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