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狼狼教』第一章 陰謀之夜 中篇 "莓果派對"

一杯貓 | 2020-12-07 17:11:36

連載中狼狼教
資料夾簡介
講幹話對我們來說,是可以拯救世界,是可以保護我們所愛之人的。

"莓果派對"
  
  
  
  『喔乾...阿躺你是不是把我當垃圾在扔阿,老子是哥布林巨星捏,被你弄得一點形象都沒了,你要怎麼賠我蛤?』阿信到達了神奇通道的另一邊,還沒弄清自己到了哪裡,只想轉頭狠狠吐槽一番。
 


  『其實這個招式叫做奇幻旅程,不過我更喜歡稱其為神奇通道。』阿躺跟著穿越通道過來,金色通道的能量霎時間塌縮收回成一個點,最後消失得無影無蹤。
 


  『它能夠讓我們"隨機"通往一個適合收集靈感的地方,不過因為我剛剛攝取了莓果派對的關係,我現在的靈力比起自己的全盛期強大了數倍』阿躺看了看自己的手掌,那不斷湧動的紅色靈力像是能給予了他無窮的力量。

  『所以,以往這招無法拿捏好傳送位置的弊病已然克服,現在已經能夠準確地到達我所指定的地點了,很方便吧!』,阿躺親切的向阿信解釋原理,雖然阿信八成根本沒聽進去。


 
  『喔,阿這是哪裡啊?』阿信一邊摸著後腦杓,一邊環顧著四周的景物。
 
  『這裡就是藏尻閣了...』阿躺一邊回答,鼻子忽然聞到一股血腥與火藥交雜其中的戰場氣味,濃厚而刺鼻使得他不由得戰慄起來,迅速抬頭發現到了前方那一片令人窒息的景象。
 


  那是被掀了一半起來的殘破建築物,其中倒著一大票狼狼教的核心成員,各個都傷痕累累、狼狽不堪的被綁在斑駁陸離的牆邊,隊形整齊劃一,有的失去了意識,有的則被狠狠踩在地上動彈不得。
 
  而他們的身後還站著數十位來路不明的持刀者,正用著刀子在教徒們的要害附近游離舞動。
 
  他們各個都沒有瞳孔,整個眼眶都被一片白濁所佔據,還都帶著戲謔性的一抹微笑看著阿躺與阿信,就像是公開處刑的現場一般,令人不寒而慄。
 


  仔細一看,方才教堂內的竹節蟲與黑袍劍士也一同栽在了他們的手裡。

  『亞索洛...又空大師..小圓...幽幽...何彤...王先生...』阿躺振振有詞,細數著眼前那些他最重要的人,已經快要壓抑不住滿腔的怒火。
 


  『唉呀唉呀,你們終於來啦,我可是久候多時了呢,兩位長老大人~』帶頭的一位刺蝟頭少年,帶著陽光開朗的表情走上前,與手中那血跡斑斑的巨斧形成巨大反差,給人詭異恐怖的印象。
 
  『你...黎明...是你...??』阿躺的眼中只剩滿滿的不可置信。

  『啊?怎麼了?很意外嗎?你應該很早就看出來我根本和你們不是同一卦的才對吧?』黎明將巨斧扛在肩上,一副更加不可置信的表情。
 


  『你們狼狼教整天就知道講幹話,一點夢想都沒有,我在學校辛辛苦苦追了學妹三年,每天當她的工具人,最後就來個一句你是個好人但我們不適合,你們還好意思在這裡浪費我的時間?』黎明一邊說話,一邊單手舞動著手上那三尺長的狂戰巨斧,斧身都快比他本人還要大,那沉重的質量甚至刮起了不小的旋風,嘶嘶作響。
 
  『現在的我有更崇高的理想,整天講幹話有什麼用,到最後還不是一無所有?我認為這個世道,只有那種不擇手段的恐怖統治,才能獲得自己想要的一切。』
 
  『你們狼狼教那可笑的教義,根本就不應該留在這世上蠱惑那些有著目標與野心的人們,所以我會親手剷除你們這些異端,斬草除根。』
 
  『啊!不過你們放心吧,你們的教主的腦子還算有點用,我會讓他成為我一生的奴隸,為我提供所有能夠滿足我慾望的發明。』黎明輕輕一笑,彷彿正想像著未來他那萬人之上的版圖。
 


  『而你們這些害我感情失敗的白癡嘛....』黎明停止了巨斧的舞動,那流線型的複數彎月外觀巧妙的塑造出了多處尖銳的切割點,而那頭頂的尖角正殺氣騰騰的望著阿躺,像是一頭猛獸一般。

  『今天通通得要死在這裡。』黎明的臉上劃過一抹微笑,轉眼間卻原地消失,只見他原先腳下的地面被強大的作用力崩解碎裂。
 
  阿躺往上一瞧,發現黎明正以排山倒海之勢從空中帶著他手中那兇猛的滔天巨斧自阿躺的頭頂砸過來。

  倉皇間,阿躺只得閃身退避,未料黎明攻勢如雨,砸入地底的巨斧頓時發出了黝黑的不祥之光。
 
  黎明將其硬生生拔起之後,竟憑空暴起一團大量的黑色生物,急促密集的振翅聲像是吹響趕盡殺絕的號角,兇猛無比、像是飛刀一般筆直地朝阿躺飛去。
 
  阿躺見狀,在步伐敗退拉開距離的同時一掌拍入地面,靈力在一瞬間搭建起了堅固的冰牆,及時拉起了防禦線。
 
  然而那群黑色鴿子卻在飛行的過程中化成數根不祥的黑色羽刺,硬生生地刺穿過了冰牆,而穿透力最強的那根羽刺的尖端恰巧行進到阿躺眼前一公分的距離才停下,差一點就使他一命嗚呼。
 


  『想不到潘朵拉的病毒能夠給予人們如此符合人格特質的力量,以往在狼狼教任務中時常放教徒們鴿子的黎明如今也能使役如此兇猛的招式...』阿躺冷汗直流,他直覺自己不是黎明的對手,但他現在擁有莓果派對的靈力,所以說什麼也得試試。
 
  阿躺藉著冰牆的掩護,閉上雙眼,切換了靈力的模式,雙掌合十,凝聚出冰藍色的能量球,球體中的寒冰能量不斷加速環繞,震動不已,彷彿只要一個一瞬間的控制不當就會分崩離析。
 
  『要想以弱勝強,必須出奇制勝,利用情報的不對等,一招制敵。』阿躺喃喃自語,將巨大的能量球以左手單手拱住,眼光閃動,竟瞬間領悟出同時操控兩種屬性力量的訣竅。
 


  此時他的左眼金光閃閃,右眼湛藍明熙,阿躺不由得驚嘆起他自己的變化,但他乘勝追擊,緊接著用右手一掌拍入地面,從他自己的腳底下召喚出了神奇通道。
 
  『嚐嚐這初見必殺的套路吧,黎明...!!』阿躺落入神奇通道,神出鬼沒地從黎明身後另一個憑空出現的通道中鑽出,將他手中的巨大能量球惡狠狠地砸向黎明,這從他身後死角的致命一擊,眼看就要得手...
 
  沒想到黎明不僅完全沒有回頭,更是不疾不徐的側身閃過,一把抓住了阿躺的手臂,冷不防地回身一記橫踢,將阿躺狠狠的打飛到了幾十米外,攔腰撞到了樹幹上。
 
  而失去了主人控制的巨大能量球,在黎明的身後緩緩地飛散開來,龐大的冰雪能量就像是那轉瞬即逝的美景,一下子便融化在虛無之中。
 


  『唉呀我說我的兄弟啊!!你是不是沒有發現自己身上全是莓果派對的靈氣阿?』黎明笑道,臉上掛滿了嘲諷。
 
  『......』然而自認為對阿躺的能力瞭若指掌的黎明,下一刻卻感到一股不具名的寒冷爬上了他的背脊,他趕緊往下一瞧,發現竟有一股不知從何而來的冰霜之氣一邊結成冰塊一邊從自己的腳底不斷纏繞上來。

  『這是利用了靈力的引導讓空氣能夠傳播極寒的能量去獵捕周遭的物體將其冷凍,尤其帶有熱量的活體更是會成為這種特性的標靶,即使招式沒有直接命中,也可以算是我贏了...』阿躺還沒從衝擊力的餘震中復原,只能勉強抬起頭來。
 
  『喔~原來這麼科學啊...』才幾句話的功夫,不斷結冰的霜塊此時已經淹沒到了黎明的膝蓋,然而最不自然的地方是,到了這一刻的黎明卻沒有顯露出半點懼意。
 
  『但...這有什麼用嗎?哈哈哈哈哈哈哈!!』黎明大笑,巨量而龐大的紅色鬥氣從他的體內爆散而出,周遭的寒冷之氣被其完全覆蓋,還捲起了一股強力的旋風,他俐落的刺蝟頭不斷隨風擺動,搭配著他那囂張的表情,果然這種級別的招式是完全無法限制他分毫的。
 
  『啊?』阿躺還沒反應過來,就看見黎明已經閃身到他面前,此時的他還沒從疼痛中緩過神來,就被黎明單手掐住了脖子,粗暴的將他整個人拔高起來,死死地掐在樹幹上。
 


  『為..為什麼?』阿躺此時只感到呼吸困難,臉上寫滿了詫異,他沒想到實力的差距居然會如此巨大。
 
  『你那麼大搖大擺地用著我的靈力搓一顆大丸子,我根本不用用眼睛看都能感知到你從哪裡來...而且我不只能感知到,我還能親手跟你要回來呢~』黎明臉上始終掛著笑容,他的嘴角不停颤抖,像是差一點就要笑出聲。
 
  『你的...靈力??』阿躺完全無法理解,然而他卻感受到莓果派對的力量正迅速流失,肉眼可見的紅色靈氣從他的體內流竄到了黎明的手上。
 
  『你該不會根本沒發現,莓果派對是一個圈套吧?』黎明明白阿躺已再無還手之力,於是減輕了手上的力道。
 
  『莓果派對並不是什麼聖物,而是我的家族世代流傳的洗腦飲品。』黎明說。
 


  『它作為戰爭用途能夠給予戰士無窮的力量,還有絕對服從的信念,雖說這東西我也是很後來才從祖墳挖出來的,而我就不理解了,他們沒事幹嘛讓這麼好用的東西失傳呢?你說是吧?』
 
  『第一次服用的短時間內你或許還能保持理智,不過當靈力枯竭以後,很快地,你就會被內心深處的負面人格所支配,會情不自禁的成為為滿足自己願望而不擇一切手段的惡魔,而且還會受我的靈力制約人格,成為我圓滿霸業的棋子,這樣還有不清楚的地方嗎?長老大人~』
 
  『啊我真的是佩服我的大恩大德,居然能在你保持清醒的最後一刻給你安排的明明白白,讓你了無遺憾地迎接新的人生,哈哈哈哈哈哈哈我覺得我人是真的好啊。』黎明止不住自己的狂妄,笑得不可一世。
 
  『編鐘...』阿躺緩緩開口。
 
  『嗯 ?』黎明鬆了手,阿躺應聲落下。
 


  『編鐘在哪...我要怎樣才能找到更多的編鐘...』阿躺慢慢站起,只見他的瞳色逐漸淡化成全白,像是成為一具沒有靈魂的空殼。
 
  『噢!原來你喜歡編鐘啊~那麼去東北方五公里處吧,那裏有我的使者藏身於此,他會分派給你適合的任務,只要乖乖地完成它,編鐘這東西,要多少就有多少喔~』黎明一邊微笑說完,一邊轉身離去。
 
  『為達目的...不擇手段...』阿躺聽完,口中叨念了幾句,也跟著轉過了身,那樣的腳步看起來非常沉重,就像是阿躺本人的意志仍在頑強的抵抗一般。
 
  黎明隨即感受到異狀,但也許是因為他對莓果派對的控制力擁有絕對的自信的關係,所以並沒有回頭察看,而是繼續朝向其他被抓住的狼狼教成員走去,像是準備要為這一切畫上句點。
 


  『晉躺先生...晉躺先生...』忽然間,一道只有阿躺聽得見的溫柔女性聲音,從阿躺的腦內響起。
 
  阿躺虎驅一震,鼻間不再能聞到方才戰場上的腐朽氣味,取而代之的是一陣心曠神怡的清香,他一眨眼,發現自己處在一個只有一片白色的世界。
 
  『這...這是哪?』阿躺疑惑,他回憶起他剛剛應該是正被黎明死死掐在樹幹上無法動彈才對,但是更往後的事他就完全想不起來了。
 
  『晉躺先生...你聽得見我嗎??』聲音再度響起。
 
 

  這個聲音,是誰呢?

  To Becontinued
56 巴幣: 4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