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狼狼教』第一章 陰謀之夜 上篇 "肅清"

一杯貓 | 2020-12-07 17:00:02

連載中狼狼教
資料夾簡介
講幹話對我們來說,是可以拯救世界,是可以保護我們所愛之人的。

"肅清"
 
 
 
  狼狼曆 487年



  災難,通常都是突如其來的。

  然而有些災難,卻是蓄謀已久。


 
  短短兩小時內,從前美麗莊嚴的神聖殿堂,如今卻變成一片火海的斷垣殘壁。

  大型的梁柱各自倒塌、來自黑煙中的亂箭大量四起,
 
  剛來到大教堂的所有長老們都還沒弄清楚發生什麼事,就被迫撤退至大廳會合。
 


  『你們這些肥宅在幹嘛啊?阿教主呢?』一隻與成人男子同樣高大的竹節蟲大聲呼喊著。

  他一邊躍過了斷裂翻倒的大型雕像、一邊閃避著從四面八方扔過來的暗器,正在努力適應著這混亂的場面。


 
  『咦?你們剛剛有路過后里穴嗎?教主會不會在那裏?』另一位長老疑惑地反問。

  他從教堂的二樓翻越欄杆一躍而下,緊接著喃喃唸咒,從地底下召喚出了一排冰牆擒住了那一位躲在掩蔽物後方的弓箭手。



  『啊!』然而,正當他想走近拷問那個人時,忽地一聲爆炸聲從旁響起,長老頓時反應不及,被突如其來的爆炸氣旋所吹飛,砸到了教堂中央那尊正著了火的鐘擺櫃上。


 
  『靠杯阿這裡也太多人在蹲我們,總之先撤,我們在藏尻閣會合!』另一側的一位披著黑色斗篷的劍士大喊。

  他接著暢飲了一口他手中那杯橡木桶內的飲品,而後豪邁的將橡木桶扔在牆上。
 
  在橡木桶騰空翻轉之時,幾道無法看清的刀光劍影從他腰際的佩劍中一閃而出,整面牆連同木桶一同被砍成碎片,倒塌發出了轟然巨響。

  皎潔的月光透入教堂,沒多久後,室內那些此起彼落的交戰聲響戛然而止,只徒留下建築物內火燒與不時傳出的倒塌聲音。


 
  『追嗎?』數十位白袍人從死角竄出,拿出了對講機。


 
  『追,繼續照計畫執行,教主已經在我手上了,狼狼教各據點也正在肅清中,只要遇到教徒就直接殺光吧!!』對講機內的聲音陽光有朝氣,卻一言一語之間都流露出本人那殘暴且無情的性格。


 
  『如果遇到長老或者重要的幹部就試著活捉,但無法活捉的話就當場處決....我已經在聖物裡加了讓他們靈感盡失的東西,只要今天有照常參加禮拜儀式而服用聖物的教徒們都無法正常的使用靈力。』

  『我會讓今夜成為他們永生難忘的一夜,讓他們帶著屈辱飲恨而亡...』他說話的聲音聽起來彷彿就快笑出來。

  『狼狼教從今天開始將不復存在!哈哈哈哈哈哈!!』

  對講機那頭傳來的聲音除了濃濃的復仇心切,更是滿滿的狂妄自大以及不可一世。


 
  『是。』一群白袍人迅速散開,四處搜索著教中殘黨,小心翼翼的刺穿了每一個倒地之人的要害。
 
  有的毫無反應,有的卻傳出一聲悶哼假戲真做、當場死亡。


 
  郊外。
 
  放眼望去,飽含中世紀風味的建築物林立四周的景象已然蕩然無存。
 
  取而代之的是大多都遭到了不明爆破與燃燒的破瓦颓垣,無論怎麼看都已經沒有一處是完整的。
 
  更讓人絕望的是,街道上、民房內、商店、公園,正遍佈著大量教徒的屍體。


 
  『嗚喔...居然能殺死這麼多人,到底是誰...是如何辦到的...』背上長著一對冰晶大羽翼的年輕男子,正拎著一個身高只有他一半的昏迷小哥布林緩緩走到廣場中央。
 
  他試探性的拍了拍倒臥在噴水池旁滿身是血的教徒的肩膀,確認已經沒有了呼吸。
 
  此時,一個微弱的呻吟聲從一旁的草叢中傳出,羽翼男子循聲衝了過去,扶起了那位躲了起來的傷者。


 
  『長...長老,是長老嗎?請快點逃吧...今天服用的聖物...好像被加了奇怪的東西...』傷者很年輕,目測約十七八歲,左半邊身體嚴重燒傷,此時卻只能摀著腹部流血不止的傷口。
 
  『等等,你先別說話,我替你療傷。』但長老才一伸手,卻被沾滿著血的手反手一把抓住。
 
  『長老!!我已經沒救了!!快...快走!!他們還在找你...』
 
  『不行!!我們狼狼教是不會丟下任何一位信徒的!!』長老掙脫了重傷信徒的手,將原本就所剩不多的靈力注入了他的體內。


 
  『哈...哈...長老...今天的禮拜儀式...你沒去對吧...』信徒似乎知道自己命之將至,正試著努力在最後傳達些有用的訊息,然而長老絲毫不想理會他,正專心致志的恢復著他腹部的傷口。
 
  『長老...那個聖物...千...千萬...』信徒的聲音忽大忽小,說得上氣不接下氣。
 
  『我不是跟你說別說話了嗎!!』長老氣急敗壞的說
 


  然而,事態的發展絲毫沒有給他喘息的空間,正當他為信徒療傷的時候,他的視野後方的死角忽然遭遇了數發來勢洶洶的豪火球,阿躺在被砸中的前一刻,身體本能地抓起了一旁的胖胖短短的哥布林,高高躍起展翅昂翔。
 
  他看往底下,發現其中一發豪火球竟砸飛了底下方才重傷瀕死的信徒,僅僅在一瞬間就將他變成一具破敗解體的焦屍。
 


  『....』長老表情面露驚恐之餘,只見他默默的咬牙切齒,一個反手緊握右拳,忽地從空氣中凝結出五支巨大的冰錐,以勢如破竹之勢分別射向那些躲藏於建築物後面的外敵。
 
  冰錐威力巨大,不只硬生生刺穿瓦礫,其反作用力更是發出轟然巨響,混合著冰與瓦礫的碎片爆裂而出,零下八百七十度的低溫甚至凍結了方圓五公尺內的物體,既寒冷又無情。

  『哈....哈...』長老受悲憤的情緒影響,一時用力過猛,身後的冰晶羽翼竟因此脫力消散變成一堆藍色小點,他只得縱身墜入街道,腳一著地,便快速轉頭鑽至小巷弄裡試圖甩掉追兵。


 
  在小巷裡七彎八拐之後,他一掌拍入隱藏於牆上的機關,打開了暗門,將昏迷的哥布林像是扔垃圾一樣扔進去,自己才慢條斯理的爬進去。
 
  將暗門關上以後,狹小的室內被一盞明亮又溫暖的燈光籠罩著,附設淋浴間與單人床,居然還有冰箱,麻雀雖小,五臟俱全。
 


  『嗚嗚...才剛剛出完任務回來,還沒有飲用聖物恢復靈感就遇到這種事,到底是怎麼回事?』長老此時虛弱的癱臥於一旁,剛剛那幾下似乎讓他耗盡了力量,已經連維持羽翼的魔法都不夠用了。
 
  此時他看向一旁昏睡的哥布林,終於忍不住上前呼了他兩巴掌:『欸!!欸!!你還睡阿!!』
 
  『嗯...嗯!??』哥布林迷迷糊糊的睜開眼睛,一臉懵逼。
 
  『你也太扯了吧!!居然在教堂裡被爆炸吹飛就直接撞暈過去,沒想到你連這種時候都能這麼ㄎ一ㄤ耶』長老倒臥回牆上,雙目緊閉之餘,氣急敗壞地指責著哥布林。
 
  『呃...你誰啊?』哥布林一臉傻傻地問。
 


  此時場面一度尷尬,長老不可置信的睜眼看向哥布林,靜默了五秒鐘。


 
  『等等...這又是哪裡?欸....我是誰啊??』哥布林一臉茫然。
 
  『哇靠...』長老扶著額頭,難以置信會發生這種狀況,真是屋漏偏逢連夜雨。
 
  『已經沒有時間了,接下來你要好好聽我說明情況,然後我們必須趕緊出發救人,好嗎?』長老顧不上自己虛弱的身體,死死抓著哥布林的兩肩,一邊搖晃一邊激動的說著。
 
  『好阿!』哥布林此時竟然一邊傻笑一邊對著長老比YA,長老此時只覺得這傢伙竟然連失憶都還是那麼欠打,果然這種快樂的天性是根深蒂固在靈魂之中的。


 
  『嗯...首先,我叫許晉躺,你可以叫我阿躺,而你叫做阿信,是一隻哥布林,這個你看鏡子也知道吧?』
 
  『我覺得你好像在罵我哦!』阿信完全讀不懂空氣,仍然試著吐槽緩解氣氛。
 
  『然後,我們是狼狼教的四大長老其中兩位。』
 
  『我們狼狼教的宗旨就是要傳承一種用不同的角度看待任何人事物的態度,讓它變得富有邏輯、創意,有新意!!簡單來說,就是要貫徹一句話...』阿躺滔滔不絕說著,堅定不移的眼神盯得阿信渾身不自在。
 
  『就是一本正經地講幹話』阿躺換了個位置,依附著床腳。
 


空氣此時靜默了三秒鐘。
 


  『...乾!好像很強耶!!』阿信聽完變得非常興奮,完全出乎阿躺意料之外。
 
  『沒想到即使是失憶的你也能夠理解這種如此前衛的教義...』阿躺突然露出釋然的表情,沒想到被一個智障所理解是那麼幸福的一件事情。
 
  『總之,要做到一本正經的講幹話,就需要大量的靈感,靈感能夠創造幹話,而幹話又能吸引更多的靈感,如此一來一往,將會匯聚出巨大的能量。
 
  而我們的教主就是經由這種循環做出一系列的神奇發明,創造一次又一次的奇蹟,將每個腦洞大開的教徒們凝聚在一起,笑談世間萬物。
 
  即使天各一方,只要我們手握著百香雙響炮,口中叨念著幹話,我們就是永遠的、快樂的狼狼教徒!』
 
  『人手一杯百香雙響炮??這個教裡面的人是不是都是肥宅阿幹』阿信問。
 
  『對啦!你就是最肥的那一位!』阿躺不假思索的回答。
 
  『靠北哦』阿信回嘴。
 


  『然後,因為某種目前仍不明朗的陰謀,現在教內死傷無數,教主還失蹤,我們需要盡快前往藏尻閣與幹部會合,調查事件的真相!!』阿躺伸手摸向阿信脖子上的黃色竹蕭,而後像是改變了主意般搖了搖頭,將手往下游移,一口氣將阿信身上的佩劍拔了出來。
 
  『這個...你還會用嗎?』阿躺將那把不起眼的短劍遞給阿信。
 
  『這啥?我們出家人慈悲為懷,是不可能會用這麼危險的東西的!』阿信一臉驚恐。
 
  『嗯...好吧!看來還是得靠我了...』阿躺艱難地起身,打開了一旁的冰箱,從裡頭拿出了一杯手搖飲料。
 
  『咦?怎麼不是百香雙響炮?這顏色...難道是那個禁品...怎麼會放在這裡?』阿躺的表情慢慢從疑惑變為震驚。
 


  莓果派對,正如其名,通體血紅,果肉紛雜迴旋其中,雖已經以狼狼教特製容器將其封印在杯中,但其飲品那與生俱來龐大的蕭殺之氣仍舊隔著杯體滾滾而來,難掩此物冷豔血腥之感,
 
  傳說中此聖物首次亮相於兩千年前的上古紫電蜉蝣之役,那時甚至還沒有宗教的概念,是個只有血統與家族一脈相承的時代。
 
  而遠古的狼狼星人服用此聖物後在一段時間內獲得了宛如惡魔一般強大且危險,數倍於自身的力量,
 
  但同時煞氣入體,在效果結束後,戾氣反噬會產生讓人意想不到的副作用,例如折壽數十年甚至是當場死亡,
 
  然而教中的文獻對於副作用這部分卻沒有更詳細的說明,只是一味的將這種危險的飲品列為禁物封印於教中聖地,因此莓果派對的真相,如今只得教徒們口耳相傳了。
 


  『現在這種情況,身為長老的我要是不做點什麼的話,只會在不知不覺中失去的更多...』阿躺緊握著莓果派對,儘管他知道一旦飲用這種禁物必定九死一生,但他已經別無選擇。
 
  在一個深呼吸做好心理準備之後,他就拿出了每個狼狼教徒們都會隨身攜帶的環保吸管。
 
  『馬的也太環保了吧居然還自備吸管?』阿信看著那根吸管,不可置信的說著。
 
  『其實這種特製的吸管不只是為了環保,還能夠大大增加教徒們對於聖物的吸收效率,而且你自己的身上就有一根阿!』阿躺耐心解答失憶哥布林的疑問,便開始大口大口吸食禁忌的聖物。
 


  喝完過沒有多久,一道血紅色的真氣便自阿躺體內飛出,繞了一圈又回到了阿躺的體內。
 
  阿躺正覺得奇怪,霎時,更多數不清的血紅色真氣大量爆射飛出,以驚人的速度不斷環繞於阿躺的體外,發出高壓氣流互相干擾的巨響。
 
  阿躺此時的身體不由自主,兩眼睜的老大,開始原地劇烈痙攣,一旁的阿信也已經看傻了,三步併兩步的的躲在床後,害怕得一動也不動。
 
  『阿躺!!!阿躺!!!』阿信想試著叫醒阿躺,而紅色氣流此時正好停止了激烈的流動,盡數以肉眼可見的姿態,匯入了他的氣壇百穴,回流至丹田與其合為一體。
 
  而阿躺在浩劫過後卻應聲倒下,一動也不動。
 


  『....乾,阿躺是不是中邪了阿?怕。』阿信咕噥著,完全不敢靠近,像是在怕會跟著一起撞邪。
 
  『喔喔喔喔喔我的靈感現在正在瘋狂湧現!!好似在捷運站裡與無數長腿妹子擦肩而過,絕世美景盡收眼底!!』阿躺忽然暴起,一雙巨大的冰晶羽翼伸展開來,還不時流淌著莓果派對的紅色靈氣。
 
  『走吧!!去救人!!』阿躺此時似乎靈感充足,僅僅一揮衣袖,暗門便應聲炸裂,反手拎著阿信便走出了房門。
 


  只是,阿躺才一出門,便碰上了天空中手持著機槍正在巡邏的翼聾人。



  確認過眼神,我遇上對的人。


 
  翼手龍一看見底下的二人便不假思索地將槍口指向了他們,對他們進行了一波火力壓制。
 
  阿躺見狀,拎著阿信迅速穿梭於密集的小巷之間。
 
  藉由他對地形的熟悉,他利用了掩蔽物從死角隔空搓出了幾道冰錐,射向了空中的追兵。
 
  冰錐不偏不倚的射中翼龍人,只見翼龍人還沒來得及發出慘叫聲,全身便被極寒的寒冷之氣盡數凍結,只能自由落體砸向地面,碎裂成一地的冰塊。
 


  『好扯喔...也太冰了吧!!』阿信看見這等操作不由得讚嘆一番。
 
  此時,更多的翼龍人循聲趕來,阿躺不得已只好繞進另一個街道。
 
  忽然間,他在一個轉角處停下,原地雙手合十,閉上了雙眼,掩蓋住了他原本一直不停靈動閃爍的藍色瞳孔。
 
  此時他身後的冰晶羽翼也跟著順勢回到體內。
 
  在短短數秒後,他睜開了雙眼,瞳孔竟煥然一新成為一抹耀眼的金色。
 
  接著他一掌呼向一旁的牆壁,金光閃閃的靈力噴湧而出,挾帶著豎琴與手碟共同譜奏出的宇宙空靈樂音,在一陣圓滑悅耳的旋律中,竟隔空閃耀出一個金色的異次元通道。
 
  『乾!阿躺你的法術也太多顏色了吧...好潮喔!!』阿信無論什麼時候都能像是發現新事物一般的興奮雀躍,而阿躺只報以一副無可奈何的表情。
 
  『其實金色米普的力量才是屬於我自有之能力,而那些冰系的靈力其實是從我心中朝思暮想數十年之人得之,而且時至今日我也從未停止對她的思念...』阿躺像是換了一個人格,落寞的看著那金色的神奇通道,將阿信拎起來扔了進去。
 
 
  阿躺與阿信進入了神奇通道,最後通往了哪裡呢?

  To Becontinued
41 巴幣: 4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