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長篇小說】山海妖異奇譚 第五回

徐行 | 2020-12-06 21:00:02 | 巴幣 1120 | 人氣 134

連載中第一卷:猛虎破天
資料夾簡介
一人一虎踏上最初的冒險,從鏡魔肚子裡救了一個村莊,解說NPC指點迷津,獲得夥伴:嗆辣的大姊姊!




  白虎已經習慣往來鏡中空間與現實時著地點的落差,至少他不會像第一次一樣跌倒。這次他甚至在滯空過程中華麗一轉身,完美幻型,自己都佩服自己。

  鏡裡的村子在崩塌開始後更顯破爛。他順著路前行,眼看前方更加黑暗之處,人一定都被藏在那裡了,卻被一道半透明而如結界一般的牆給擋了下來。

  ⋯⋯這什麼鬼。

  白虎再次舉起爪子發動攻擊,但牆並未如鏡子那般碎裂,甚至將他的力道一分都不少地反彈。

  嘖。他在心裡暗自咋舌。異空間裡的規則從來都是創造者說了算,如果這面牆最初就被那妖魔設定為「不可破」,那麼連白虎也沒輒,入境隨俗,束手無策。

  他已將連往現實的這一半滰中世界都探索透,再沒有絲毫人類的氣息。那些更早被抓進來的人想必被就在牆後,但該如何打破這牆呢?

  「怎麼了,白虎?裡頭還好嗎?」

  這聲音是任鈴,人應該在現實那邊的任鈴。

  「唷,妳這麼快就學會用心念發話了,我可真欣慰。」

  上次他用心念對任鈴說話,她還是直接開口回答的,因為鏡子破了,現實和鏡像被打通,說話也聽得見。現在他深入鏡中,居然還聽見了任鈴用心念發過來的話。

  「我之前在書上看過,又試著模仿了下那時聽見你的聲音,就通了。你在裡面遇到什麼問題了嗎?」

  此刻坐在路中間的任鈴正在替小女孩和那年輕男人檢查,看看他們有沒有哪裡受傷。要是受傷了很可能會被瘴氣感染,那會要了他們的命。

  「這裡頭有一道牆,把通往更深處的路擋住了。那些更早被抓走的人應該在牆後面。」

  「牆打不破嗎?你那麼厲害都不行?」

  「妳誇我是讓我很開心,可是在異空間裡沒那麼簡單。空間的規則不是我訂的,只要待在這裡,那混帳說一,我就不能說二。」

  聽起來可麻煩了。她扭頭往鏡子的方向看了一下,鏡子看上去平靜地躺在原地,貼在上頭的符緩緩燃燒。這小鏡子居然如此纏人,不可貌相。

  任鈴捏了下下巴,她見過阿爹和哥哥們召喚妖魔,符總是在妖魔現界的瞬間同時被燒光,因為他們的術已經完全成立,自然如此。而眼下要是那張符燒光了,表示術不再發揮作用,她也就沒有手段干涉鏡中空間了。

  如果不把牆打破就沒辦法救人,可在妖魔的空間裡只有妖魔說了算,只有⋯⋯

  「有了!」

  「怎麼了?」

  「你說是妖魔訂下了空間的規則,那麼妖魔自己應該能打破那道牆吧?」

  靈光乍現,她趕緊從地上爬起來,保持著警戒跑到那面鏡子的附近。

  「接住這個!」

  任鈴小心翼翼地在不弄傷手的情況下,撿起了方才白虎一拳從鏡中空間打出來時飛散的其中一塊鏡子碎片,筆直地朝那中心破了個大洞的鏡子上一投。

  「啊?」

  白虎回頭往入口的方向看了看,眼睛都還來不及聚焦,看都看不清的鋭利物極快地朝他飛了過來,幸好他反應快,一偏頭閃掉了,否則還怕會被那長如飛箭的東西釘死在這莫名其妙的牆上。

  「拜託,妳想殺了我啊!」

  「抱歉,我以為你看到了⋯⋯」

  他只聽心念話都能想像出任鈴帶著歉意尷尬地傻笑。回想一下,鏡子是被她平放在地上的,想想鏡中空間和現實世界的相對方位,怪不得她剛剛丟進來的東西以媲美重物落地的飛快出現。

  白虎想,任鈴這孩子是個天才。有了這力道,她剛剛扔下來的東西直直地插進了那面本應「不可破」的牆,硬是破出了個洞,以裂洞為中心還向外擴散出幾條蛛網般的裂痕。

  「⋯⋯嘿,妳剛才扔下來的是照海鏡的碎片嗎?虧妳想得到。」

  「成功了嗎?」

  任鈴沒想到她從白虎的話裡找出的線索竟然會是正解。如果他們誰都沒辦法破壞空間的規則,就讓空間主人本人來改寫不就行了?

  「成功了,幹得漂亮。」

  白虎停不下嘴角漾起的微笑,這孩子果真讓他驚豔。他伸手握住那塊長型的鏡子碎片,抓緊了再舉起手一揮而下。就這樣敲了幾回,小洞被鑿成了一個足以讓虎面相的他載著人通過的大洞。

  牆壁的另一邊是一個當真黑得伸手不見五指的世界,不像這頭維持著村子模樣的幻象又有微弱的月光,另一頭是一團混沌,挾帶濃烈的瘴氣又伴隨著一點海水味。

  白虎立刻跳了進去,用他靈敏的嗅覺找到了被困在漆黑空間裡的剩下三人。他們的身體已有約一半沒入黑暗,若再晚一些就會被妖魔給完全吸收掉了。

  他嘖了一聲,這三個人都沒意識,沒辦法用虎面相將人帶出去,怕他們途中就會被甩下來。白虎只好再次變回人型,將手伸往那幾乎半吸收了村民的黑色壁面,使勁一拉,把人給拖了出來。

  「嗚啊,真噁心。」

  他伸進去將村民救出來的那隻手沾滿了瘴氣污染的痕跡,這漆黑的空間相當於妖魔體內,這些人要是真被吞進去,被毒死之後再被消化的下場不消多說。

  時間急迫,他可不想看見這些村民真的被妖魔吞掉。白虎加緊拉出了第一個人,一個年邁的老爺爺,沒入黑壁裡頭的半邊臉上有著瘴毒的傷,但還有幾絲氣息。

  將老爺爺背起後,白虎猛地一蹬,朝淺層鏡中空間飛躍而去。他用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再回到了現實的入口前,絲毫不停下,再次一躍穿過了鏡面。

  任鈴就守在鏡子旁邊,白虎於是把人扔給她,又馬不停蹄地趕回去救下一個。走前他瞄了眼鏡子上那張符,還剩下大約三分之一。

  「任鈴,集中精神,別讓火燒得更快。」

  「好!」

  「我信妳!」

  他沒有太多時間能停留,儘管他能知道現在的任鈴背負著怎麼樣的重責大任——剩餘兩個人的性命和白虎他自己的安危,仍只匆匆丟下一句話便走。

  她不像先前那六個孩子,彷彿輕輕一彈指就喚得出他,易如反掌。可正因如此,他想她比他們中的任何一個都明白努力的價值。

  白虎趕去救人的速度不減,再次跳進那黑得光都照射不進的空間,再往更深一點的地方找去,鼻子一嗅到人類氣味的瞬間就明白方位。這次伸進漆黑裡的手找到了一副嬌小的身軀骨,拉出來一看是個小男孩。

  必須多爭取一點時間,男孩的體型是他能用虎面相叼起背後的衣服帶走的大小,白虎再幻型,嘴咬著孩子衣領轉頭便跑。

  再一次衝過了現實與鏡中空間的交界,任鈴還是等在一邊,見他又帶個人出來時二話不說地伸手接過,將男孩牢牢地護在懷裡向白虎堅定地一點頭,像是說著這孩子交給我,剩下最後一個人了吧。

  任鈴比他想得勇敢多了。

  最後一次回到鏡中空間,方才一眼瞥到的術符燒到了只剩下五分之一。

  鏡子裡架構出來的村落景象已經開始扭曲殘缺,少了一角的屋頂、窗框,還有四處是漆黑坑洞的道路。

  白虎小心翼翼地繞過那幾個洞,穿越破牆到了更深處。最後一個人似乎被藏得很隱密,聞起來是個年輕的女人,而且氣味和那個喊她老虎哥哥的小女孩非常像。

  大概是她母親。白虎在氣味最濃烈的地方停下,人型模樣的兩手一伸,捉住了一副肩膀。一拉,那年輕女人的上半身自漆黑中浮現,臉上的瘴氣痕跡頗深,但仍是他治得好的程度。

  很好,這下就是最後一個人了,白虎正想把她直接拉出來帶走,那妖魔反抗的力道卻比他救出前兩個人時還要大上不少,不只讓他難把人整個拖出,更從漆黑裡伸出了好幾條宛如綾般的黑色捆條,牢牢綁住了女人。

  「別妨礙我!」

  他氣得牙都變尖了,瞳孔也變得更接近老虎的細長,直接低吼了一聲,嚇得那些捆條都縮了回去,白虎趕緊趁機把人撈出來。

  帶著女人出來時,外頭本還勉強維持著村落模樣的鏡像幾乎崩塌殆盡,搖晃加劇,白虎知道鏡中世界快要垮了。

  外頭,任鈴跪在照海鏡前面雙手合十,想盡辦法集中了精神在術符上來延緩燃燒,又像在祈禱著白虎的平安歸來。

  鏡中世界唯一還完好的東西就是那面通往現實世界的大鏡子。白虎咬了下牙,帶著人類沒辦法幻型,儘管兩條腿一定跑得不比四條腿快。

  若是只有他自己,脫身並不是什麼難事,可是救人是他的第一要務,任鈴既然想一個不少地救出這些村民,他就要實現她的願望。

  兩手抱緊了失去意識的女人,他開始急速奔跑,同時四周屋舍倒塌,鏡像裡的夜空上竟然凹陷出幾個大洞,開始將虛假的村子吸食吞噬。毀壞的速度極快,白虎踩過的道路立時回歸虛無,再慢一點就會一起被吞掉。

  快跑、快跑!絕對不能停下來!要救那個小女孩的母親、要救人類!一個都不能讓他們死!別辜負了任鈴,她也那麼努力!

  距離鏡子還有三步、兩步、一步,白虎使勁一跳——

  大洞吞噬掉了最後一部分的空間,鏡中世界崩塌。


  任鈴剛把白虎救出來的小男孩安插到一旁安全的地方,後頭宛如玻璃碎裂般的巨大聲響嚇得她肩膀都愣了一下。

  是鏡子破了?符燒完了、術的效力結束了?白虎呢?所有人都逃出來了嗎?

  她抱著想看又不大敢看的心情回過頭,甚至還微微瞇著眼,直到瞥見那個大塊頭好好地站在那頭,氣喘吁吁地抱著一個失去意識的年輕女人。

  「白虎!」

  身體在她還沒反應過來前就擅自跑了過去,停在白虎面前。他的表情比想像中平淡許多,完全不像剛才死裡逃生的人臉上該有的驚恐。才想著,又倏地憶起他是神獸,這種出生入死對他來說應該也不稀奇了。

  隨著黎明的光染上他的側臉,白虎似乎也回過神,向任鈴笑了笑,彎了腰把女人放下,讓她平躺在地上。

  天已經亮了,和灰暗的鏡中空間不同,他回到現實了,這裡有太陽,還有任鈴。

  「你沒事吧?有沒有受傷?」

  「沒事,我好得很。」

  他正想舉起右手去拍拍小姑娘的頭,她看上去擔心極了。但才剛舉起來,鮮紅的血自他的手掌中流淌而出,滴滴答答地在地上積成了一小攤血窪。

  「血、血!你流血了!哪裡沒事!」

  「怎麼還沒好呀?」

  任鈴慌張得急跳腳,和與驚慌失措完全扯不上邊的白虎對比起來更是。白虎只奇怪地看了下自己鮮血淋漓的右手,掌心破了幾個深得能見到白骨的洞,還有好幾道紫黑色的瘴氣毒傷。興許是剛剛握著鏡子碎片把牆鑿破時握得太用力了,手掌先被刺得破開,再來就是把人從虛無裡拉出來時碰到了太多瘴氣。

  「是我剛剛丟下去的破鏡子嗎?傷口看起來好深⋯⋯」

  「可能是因為待在異空間的關係,才好得很慢。」

  他稍微用點力握了下拳,再打開手掌時,任鈴親眼見到了那青一塊紫一塊的掌心、指節都恢復成原本的皮膚色,深得見骨的傷快速地被再生的血肉組織掩蓋,轉眼間復原得跟一開始一樣,絲毫無傷。

  「這下好了。」

  「神獸的肉體不老不死,但沒想到再生能力也這麼出色⋯⋯」

  「妳的課本上寫的?再加一條,說我們長肉長骨頭也很快唄。」

  她似是覺得神奇又有些害怕,千金小姐應該沒看過多少血淋淋的傷口。白虎心想,還是別說自己以前是怎麼被砍斷手腳、開腸剖肚都還能活下來好了,讓她開始想像了也不好。

  確定右手復原、沾上去的血都乾淨了後,白虎又像突然想起什麼似的捧起任鈴的雙手,端在掌心上翻來覆去地看。

  「白、白虎?怎麼了嗎?」

  他就是想檢查一下任鈴剛才撿起那塊碎片、往鏡子裡一丟時有沒有刺破手了,但那雙手看起來還是一樣白皙細嫩,就指節和掌上有一層握劍握出來的薄繭,除此之外一點事都沒有。

  「沒什麼。被救出來的人怎麼樣了?」

  「醒著被帶出來的先生跟婆婆家的女孩都沒事,意識正常,身上無傷。後來的老爺爺和小男生也只是吸到了點瘴氣,但這位小姐就⋯⋯」

  「阿娘!」

  兩人同時往聲音的來向看去,小女孩正飛奔著從那個一直照顧著她的年輕男人那裡過來。

  「阿娘!阿娘!」

  「等等,別過來!」

  小女孩在碰到她母親以前就被任鈴攔了下來。女人身上有瘴氣的傷,隨便碰了也會被感染。她緩緩蹲下來摟著女孩的肩,另一手牽住女孩顫抖著緊握的小拳,道:

  「妳娘受傷了,不可以隨便碰她。」

  「我、我會好好去撿柴,也會吃飯裡的蘿蔔,會好好聽娘的話!所以、所以不要丟下我一個人!」

  說到最後,她哭著喊了出來,說她會變成孤單一個人。任鈴這才想起老婆婆說過,女孩的父親很早就病死了,她和母親兩人相依為命。

  任鈴伸手抱緊了女孩,她自己還很清楚地記得在轉眼間失去一切的痛,至今仍鮮明得她喘不過氣。要不是白虎在,她可能早就自暴自棄地橫死妖魔手下。

  自己很幸運,有任家留下的抄本與劍,和守護神白虎陪在身邊,她才能夠拖著自己殘破不堪的心靈,時刻謹記她活下來的意義與夢想。但這麽小的女孩要是沒了母親,她乳此瘦小的身子還撐得住嗎?

  「別擔心,妳阿娘不會有事,我會治好她的。」

  白虎拍了下女孩的頭,她哭得那張小臉都皺成一團。他記得有個人小時候也很愛哭,愛哭得眼睛老像白兔一樣紅。

  為了治療女人的傷,白虎單膝跪下,將手掌貼上她被毒成紫黑的臉頰。一層微弱的靈光包覆了他的右掌,所觸及的皮膚開始恢復原本健康、象徵元氣的微紅血色。

  神獸不只能夠驅散妖魔,還擁有淨化與治癒瘴氣的能力。任鈴也在書上讀過,所以當白虎說他能治好女人時,她並不太意外,但親眼見了才覺得:神明行奇蹟的場面當真奪人視線地耀眼,令人無法移開視線。甚至連女孩看著母親在白虎的治療下,漸漸恢復健康,都不知不覺間停止了哭泣。

  神明技藝之精湛,連哭泣的孩子都會乖乖安靜下來。

  「這下應該沒問題了,等她醒過來就行。」

  「真、真的嗎!」

  「真的啦。」

  「太棒了!」

  女孩母親的表情已經不再那麼痛苦,反而舒緩得像是正睡著一般安穩。那孩子臉上都還掛著淚痕,卻開心地笑著從任鈴的臂彎裡跳了出來,身高只到白虎的腰際的小身影在他身邊蹦蹦跳跳,還直接撲了上去緊抓著他的衣襬。

  「謝謝你,老虎哥哥!」

  「別抓我啦,我還要去治別人。」

  白虎嘴上抱怨卻沒有揮開她,任她掛在自己腿上,一拐一拐地拖著這個小沙包走去找下一個傷者。

  任鈴看著那兩人就莞爾,認命地留了下來顧著女人,至少等到她睜開眼睛、確認身體都沒問題之後再走。

  「大姐姐!」

  是叫她的?任鈴順著聲音轉頭,女孩正趴在蹲下來治療老爺爺的白虎背上,兩手從肩膀上圈著他的脖子,小臉堆滿笑容,大聲喊著:

  「謝謝妳!」

  她微微錯愕了下,沒說什麼,只是衝女孩一笑。女孩趴在白虎背上,嘴裡好像還嘟嘟囔囔和他說著秘密。白虎看上去面無表情,老實地繼續淨化瘴氣,卻沒有一絲不耐煩,似乎還有點高興。

  任鈴曾經覺得自己非凡,直到發現自己召不出神獸、成年禮上還被踩進萬丈深淵以前都是。

  但現在一句簡單的「謝謝」,似乎讓她開始相信這樣的她也有能做到的事情,儘管那仍然渺小,和眾人所期待復祖該有的能耐一相比更顯如此,女孩的笑容讓她知道這些並非全無意義。

  天亮了,風波平息,村民也都回來。寒冷的夜晚已經過去,黎明依然微涼,但陽光讓她的心頭溫暖無比。

  任鈴後來又坐了一陣,給女人簡單把把脈什麼的,良久才聽見白虎喊她。一抬頭,便見到他站在自己跟前,正好面對著她背向的朝陽,一雙金色的眼眸在日光下特別閃耀而如琥珀般剔透。

  「瘴氣都淨化掉了,他們休息一會兒就會醒來。」

  「太好了。謝謝你,白虎。」

  「謝什麼啊。」

  白虎一把將她從地上拉了起來,笑嘻嘻地道:

  「救人本來就是理所當然的。如果是妳所希望的,那就更是。」

  任鈴彎起了嘴角。他是這麼溫暖,而且比誰都可靠,神明的眷護一直都在她伸手可及之處,這令她無比心安。

—————

20210320一修:
瘋狂爆字數(捂臉)



創作回應

亞爾斯特
很不錯,加油
2020-12-06 21:37:47
徐行
喔喔喔謝謝大大!
2020-12-07 11:32:44
亞爾斯特
只希望村民事後能認同任玲和白虎
2020-12-06 21:38:17
解憂
「她乳此瘦小的身子還撐得住嗎?」這個錯字有點奇怪!如此!
2021-05-11 01:35:30
徐行
我後來在自己的原稿裡發現了但這邊沒有(廢)
感恩你!
2021-05-11 10:02:31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