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魔女革命(第3章 2 魔女與正確的攻略路線)「下」

小心女皇 | 2020-12-05 19:56:18

連載中第三章 魔女與正確的攻略路線
資料夾簡介
結識了暴力皇子和同為魔女的『青年』 然後又給軍人『幽禁』限制了自由 ……這是什麼展開? 不要和我說這是乙女遊戲的世界!!!!



       艾利歐特收起手槍也順帶壓制住憤怒,坐上Y對面的沙發上,隨性地抿了一口茶。

       「朵伊,我有事情要問你。」

       原本想要偷偷退下的朵伊停下腳步,頭也不回地回道。

       「若是和前幾天相同的問題,就如我那天所說的一樣……沒有其他答案了,艾利歐特大人。」

       「傻魔女這幾天都沒有動房間裡的洋裝,也沒有動過任何飾品嗎?」

       朵伊微微一怔,爾後恢復原本的面癱臉,緩緩地轉回身。

       「是的,艾利歐特大人,莎忒歐拉小姐說她不能穿,穿不起。」

       不能穿?穿不起?

       艾利歐特單手托著下巴,尋思中……那些都是托帕商會的助理極力推薦,現今女性中熱門的款式啊?自己還親自挑選,布料也比她平時穿的舒適,鞋子我也沒有買她從沒有穿過的高跟鞋啊?怎麼都不會去動呢?

       Y見艾利歐特一臉難以置信地苦思中,沒有在為他翹班一事對他進行慣例的說教,便壯膽地開口道。

       「我今日帶她上街,除了食物以外,其他的她都強烈回絕我……天啊~~竟然有女孩子會拒絕收下我的東西~~而且對方還是魔女呃!」

       「你打算要送她什麼?」

       「寶石啊!化妝品啊!飾品啊!這些不都是女孩子喜歡的嗎!?」

       艾利歐特當下一滯!

       明明在維提爾的時候,她有幾次只是站在店門外觀賞窗框內的衣裳,飾品更是逼自己不要去看,因為生活需求的關係,她知道自己不能花在表面的虛榮心……

       不對……我忘了,這些東西比起金錢……她會直接選後者吧?可我不可能只是塞錢給她啊?雖然每次醜態百出,可她的自尊心意外地高。

       我的出現破壞她原本生活的地方,應該繼續隱居的她卻不知好歹地、再次出現在我面前,留她活口的我、被她揀回一命的我,必須負責——

       唉……可這魔女比起淘氣又刁蠻的千金小姐們還更難搞定啊……有什麼辦法能讓她打消回去的念頭?

       朵伊瞟望正在苦思中的兩位,他心知肚明那個答案,可朵伊選擇沉默,靜靜地撤往後方。

       「朵伊,過來這裡坐下。」

       艾利歐特注意到朵伊的離席而特意朗聲開口。

       背對著他們的朵伊面容一鄂,他偏起頭回道。

       「刨根問底可不受魔女喜愛哦……」

       「我可從不渴望獲得魔女的喜愛。」

       一向面無表情的朵伊輕輕地泛現出挑畔的邪笑,回過身。

       「叫我坐下來的意思就是……您這次又想什麼呢?第五師團的恩尼斯大校,我已經依照您的劇本,找了個替死鬼做我的屍體亮身給大人物們看了,還找到不知去向的女性屍首們……讓你走到半山腰,這些還不能滿足您嗎?」

       一句平凡的句子裡,艾利歐特深深感覺到朵伊藏於心底深處的輕蔑,艾利歐特拿下眼罩,一金一綠的瞳孔半睜,那每次都在處理家務事的眷屬們,從他進來……應該說Y一在朵伊他視線範圍裡,眷屬們的警惕心從未鬆解過。

       不愧是『最初魔女』之一嗎……?他擁有理所當然的壓迫力,一旦察覺情勢對自己不利,動一動手指就很有可能使用我和Y身體裡的水分秒殺我們。

       不過我也回不了頭了——

       艾利歐特對上朵伊那雙白月石般的瞳孔。

       「不,這個階位剛剛好,中間的位置不只是可以控制他人,還可以待在很清楚的位置觀摩上面的人私下在策劃什麼,而且我……已經不可能再升遷了。」

       朵伊一臉詫異,Y插口道:「一個師團的統帥都是大將軍階的,艾利歐特卻只是大校……這又是恩尼斯卿還是你的兄長又來多管閒事了吧?」

       「誰知呢?」

       艾利歐特雙腿交叉,慷懶地翹起長腿。

       「這已經是他們目前能接受的範圍了吧?」

       「哼……這句話從貴族還是皇室的口裡出來,一點說服力都沒有……」

       朵伊微微鞠躬,接著坐上一旁的貴妃椅上。

       「為了不要再給艾利歐特大人再次提問,我先說明,能夠完全掩蓋自身存在和魔力的,不只是你們熟知的『魔女領域』,我們『最初魔女』呢……可以一面掩飾自己魔女的身份,一面與人類一起共同生活……至於現今其他魔女們是否擁有這種技巧,我就不從而知了,畢竟魔女最喜歡的就是讓自己的魔法進化,說不定現在的姐妹們已經擁有能夠預防那惡趣味的探測器了吧?」

       這就是為何朵伊能與自己祖父母生活至今的能力……?

       艾利歐特意味深明地瞇著雙眸,既然他有這點優勢……那麼,那位通報朵伊是魔女之子的人又是從哪裡獲知,朵伊的母親是位魔女呢?艾利歐特覺得朵伊是不會回答他這個問題的,只有放在一旁,繼續原先話題。

       「為何這麼說?」

       「地表因熱出現氣體,氣化雲然後下雨,這個世界是由四個大自然的元素,為此至今的,所以能躲過你們人類的眼睛是在容易不過的了,因為大自然在你們人類的眼裡就和一般的風景差不多吧?而莎忒歐拉小姐她們……吸取教訓後會有所防備也是正常的吧?」

       朵伊說這句話時,口語裡似乎在嘲諷軍事處的防守。

       「先別說我,其他的『最初魔女』有偷窺其他魔女的習慣,艾利歐特大人我認為你也發現這一點了吧?」

       「啊……」

       艾利歐特抬眼一望,那時而泛現、時而消失的透明色薄膜。

       「這就是你在我們四周放下膜的理由嗎?」

       「正是。」

       「膜?我們身上有膜?」

       朵伊無視Y的問題,繼而道:「請原諒我的自作主張,因為我本身不想給他們知道我現今的所在地,加上身為第五師團統帥的你還窩藏了『次元魔女』……若給她們知道,我認為會出現連我都不能擺平的麻煩,因為……」

       朵伊掌心攥緊與胸口,露出嘲諷自己的苦笑。

       「女人在想什麼我並不清楚……我只能時刻提醒自己別被其他魔女暗算,那將會是我的敗北,這次的事情就是最好的教訓。」

       Y一臉吃驚地喃喃道。

       「朵伊……原來也過得不簡單啊……?」

       朵伊恢復以往平靜表情。

       「你們也很奇怪吧?至於擁有這份優勢的我,為何會被他人當作魔女受寵之人而被抓一事,雖然我沒證沒據,不能擅自肯定犯人·,不過有一件事我很確定,他們是借助我被抓一事,騷動『夢崖魔女』和『心界魔女』的擔心,讓她們作亂的同時,趁時奪回被你們封印的心臟。」

       艾利歐特雙眼微瞇——

       「借出刀刃的『夢崖魔女』和『心界魔女』她們真的都不在首都了嗎?朵伊。」

       朵伊沒想到艾利歐特還再問這個問題,滿是無奈地聳肩。

       「這是肯定的答案,艾利歐特大人,雖然我不太了解『夢崖魔女』和『心界魔女』,不過可以肯定的是,『次元魔女』被她們的寫進黑名單了吧?若她們沒有與莎忒歐拉小姐打過交面,應該不知道現在的『次元魔女』是多麼的弱小,沒有發生什麼能讓她們感興趣的大事,最近都不會跑出來吧?

       「不過請務必小心,她們喜歡用『播種』的方法來看熱鬧,雖然『播種』多少要花點時間,可埋藏暗示的紙花和不經意聽見的煽風點火之語,你們也見識過了吧?這次指定範圍比較小,該慶幸地點是在帝都。」

       Y臉色鐵青,支支吾吾地說道:「你這樣……你這樣說……我們身旁的東西很有可能都是魔女的?」
朵伊咧嘴一笑。

       「你們不是有奧爾良聖教團的庇護嗎?還有那些可以對抗我們魔力的,詭異武器……若沒疏忽的話,萬無一失。」

       艾利歐特若有所思地,一直在觀察着朵伊完全沒有變動的表面,他完全不像傻魔女那樣,能輕易地猜測他的打算和心思。

       朵伊對上艾利歐特的視線,淡笑著。

       「您知道我要的是什麼,艾利歐特大人,沒有觸犯到的話……我『暫時』是不會做出違規您的事情。」

       「看來你還不明白,我只是依照契約給予你想要的生活,而你給予我所要的知識,魔法則要徵求你的同意才會發動,你想做什麼與我無關,牽累到的話,我有信心能馬上找到你,和把賬算清。」

       這個男人……朵伊微微一滯——

       「所以才讓我隨心所欲地伺候你嗎?真矛盾呢……艾利歐特大人,若在這裡的是其他的魔女……尤其是男性的,也會有同樣的待遇嗎?」

       一旁的Y覺得自己完全跟不上他們的暗示和諷刺,左看右望地,緊緊抱著懷中的抱枕。

       「朵伊你好恐怖!我真心覺得小莎忒歐拉是位好交流的魔女姐姐……」

       艾利歐特皺了皺眉間。

       「那個是蠢吧?一點懷疑和心機都沒有的魔女,根本和沒有見過世面的小女孩完全沒有區別!」

       朵伊站起身,動作優雅地拿起茶壺為他們倒入還熱騰騰的紅茶。

       「不出奇,年僅16歲少女沒有接受『先代』的記憶,還拒絕『先代』的知識,隻身一人生活至今,一下子讓從未見過世面的她享有你們送上來的奢侈品,多少都會有抗拒吧?」

       「等等——」

       Y總算聽到他能插入的話題,快速抬手打斷朵伊,望向同樣驚訝的艾利歐特。

       「朵伊你剛剛說……小莎忒歐拉她16歲……?『少女』?她……是『次元魔女』對吧?十年前的事情……她現在的年齡不是上千歲,返老還童的老女人嗎?」

       朵伊一臉疑惑地看著他們,不太理解Y口中所說的『十年前』。

       「你們難道認為莎忒歐拉小姐是改變外表年齡,完全失憶的老練魔女嗎?這絕不可能,現在的她完全不符合我知識裡所記載的『次元魔女』,根本是兩個不同的魔女。」

       艾利歐特心裡疙瘩一下……不可能?她真的不是『她』?

       「首先,莎忒歐拉小姐她身上毫無一絲偽裝魔法,而且她壓低根本不會。這幾天我與她的相處……除了固執、老好人和鬧脾氣方面,她確實是位名副其實的LADY,可能生長環境的關係,言語措辭和一般你們看到受過教育的LADY大不相同,而且她自己本人也說了。
       「『我雖然還有兩年就18歲了!可我怎樣都是花樣時期的女孩子啊!別每次對我性騷擾啊!該死的大人!』她不是每次都和兩位說這句話嗎?」

       她……小莎忒歐拉真的只是16歲……

       Y雙目微微垂落,不太敢去看艾利歐特現在的表情,朵伊有些意外,竟然會瞧見他們之間那不對勁的氣圍,便望向那位一言不發的艾利歐特。

       為了壓抑五味雜陳的情緒,艾利歐特把渾身的力氣灌注在自己的掌心中,攥地緊緊——良久,他為了舒緩心情而平靜地深呼吸,有些脫力地輕聲道。

       「十年前的時候,『次元魔女』的『先代』找上我……還當著我的面前把——」

       艾利歐特頓時語止,不太想說下去,Y露出少有地嚴肅之色對朵伊打了個暗示。

       朵伊滿是愕然地張望著他們,一下領悟他們的問題……先苦後甜,這就是你們對她那麼溫柔的原因嗎?

       朵伊羽睫半睜,他並不想與他們有深入的交道,他再次嘆息,現在這種情況唯有繼續回答吧?

       「你們是認為十年前的某個事件與莎忒歐拉小姐的實際年齡對不上嗎?這樣的話,我只能推測莎忒歐拉小姐一開始是以魔女的養女或是徒弟起步的……要不然更離譜的就是……」
「更離譜的……?」

       艾利歐特鬆了鬆緊繃的拳心,抬眼對上朵伊那雙潔白的瞳眸。

       「『次元魔女』的『先代』在十年前,很有可能已經準備好換代的打算,通常魔女都會以『某一點』來選擇接替的對象;

一, 養子女或者自己的親生子女。
二, 徒弟。
三,已死之人。」

       「傻魔女和我提過,她出生的時候,眷屬已經在她身旁照顧她至今,那麼那時……十年前的那個魔女究竟是——」

       「艾利歐特大人,我相信您是知道的,『次元魔女』的魔法性質是什麼。」

       「不……不會吧……就算是操控了時間……甚至使用許久沒有出現的異空間隧道……我記得那是需要生命為代價的啊……『她』又用了多少條人命去——」

       Y支支吾吾地輕喃著,盼著他們所想要的真相不要太複雜,可朵伊只是搖搖頭,打斷這個希望。

       「這不是不可能的事情,魔女是想做什麼就做什麼的魔族,些許的可能會三思,不過就算自己即將面臨死亡,也絕不會放過自己的『慾望』,當然這也包括了我……

       「莎忒歐拉小姐這一代的『次元魔女』為何沒有記憶和知識,我的猜測……很有可能是因為她的『先代』為了活下去,又再次打破魔法的平衡和法則……她若不是與哪個時間線的莎忒歐拉小姐互換彼此的存在,就是再度開啟異世界的門接觸莎忒歐拉小姐讓她成為自己接班人,不過在那場大戰後,已經很久沒有異界人來訪的案例,這點應該可以不用繼續深究。」

       「那小莎忒歐拉不就是……」

       「這只是我的個人假想,真實情況只有莎忒歐拉小姐知道,每位魔女換代之刻一定見過『先代』,不過今早莎忒歐拉小姐在我講課之時睡著了,在她還未起身恢復意識之前,我感覺到她的魔力在外……」

       「啪——」

       艾利歐特一倏,大力地拍著桌子站起身,纖長的劉海掩蓋他沉思的面目,看不清他的表情。

       場面因他的作響而一片寧靜,良久,他緩緩抬首。

       「意思是說……那位魔女還活著?」

       朵伊不小心對上他那不一樣色澤的雙瞳,身子下意識地一震,他平靜的雙眸裡所點燃的怒火,朵伊下意識地垂頭不敢再對視。

       「我不能保證,但這可能性是有的,雖然魔女們會使用一切手段讓自己長生不老,但食用人類維持青春並不存活『不死』,判若魔力可以交給自己所選擇的『新代』,那麼還活著的『先代』也可以把魔力搶回來。」

       「是嗎……」

       艾利歐特轉過身,頭也不回地離開此處直接上二樓的主人房。

       「晚安,艾利歐特大人。」

       朵伊深深作揖,待艾利歐特的身影完全消失在這個客廳,才挺起身姿,偏頭瞟視着Y,那張一青一白的面龐……
他也和艾利歐特相同,一獲知那位魔女還有存活的可能性……那感覺都變了?十年前,他們與『次元魔女』的『先代』發生了什麼嗎?

       朵伊收回視線……無論實情是如何,絕不能干涉其他魔女……
 

       另一方,跑回房間的莎忒歐拉正在對著枕頭出氣——

       「捶死你!我捶死你!你這個可惡的人妖軍師!光頭吧!」

       捶了差不多要不如0時的深夜,莎忒歐拉覺得自己這麼一鬧有些累了,頭一栽地倒向剛剛被暴打完畢的枕頭上。

       霍奇~~波兒~~你們今天有吃飯嗎?嗚嗚嗚嗚~~~沒有他們在,我什麼魔法都沒有信心可以做好啊……

       莎忒歐拉轉個身,看了看有這公主床才會有的,飄飄然的床頂……朵伊魔法太厲害了,最近的生活過得好輕鬆啊……不行!

       莎忒歐拉再次起身,自喃道。

       「在這裡繼續生活下去,我就會變成什麼都不想做的廢人了!不行!明天一定要找到自己的眷屬!」

       下定決心,莎忒歐拉脫下身上的連身長裙,換上自己帶來的衫衣和短褲,打開衣櫥……恩……莎忒歐拉下意識地瞇著雙眸,伸手去抓了個衣架再快速關上!

       那些裙子和鞋子看起來真的如我在童話書看到的一樣,看起來奢華靚麗,憐愛可人……

       好想穿穿看!真的好想穿啊!可若一個不注意給這個滿是探測器的地方抓到自己是魔女就完蛋了!雙眼無意識望向另一個小角落,就連內衣褲也準備好了……啊啊……是蕾絲啊——

       ……不行啦!我一定要離開這裡!明天!我明天一定要回去!莎忒歐拉為了對付艾利歐特,便決定養好體力精神,飛快地爬上床蓋上被祳。

       小腦袋瓜緩緩從被子裡探出,望了望落地窗外的夜景,自動浮現今早的夢境——

       說起來……我現在這種展開,雨裡一定會很興奮地和我說。

       『完全就是轉生+異世界的老梗!不是轉生在遊戲,就是輕小說裡!』

       啊啊……如果是遊戲的話,目前的好感度低也是理所當然的……恩~~~?

       莎忒歐拉猛地睜大雙眼,再次爬起身!

       「這、這、這!這該不會真的是某個逆后宮小說還是遊戲裡的故事情節!?」

       少女趕忙地摀住大嘴倒回去被窩裡,探出自己的小眼珠緊盯著房門!肯定沒有動靜後,才從被窩裡鑽出來。
我不會這麼悲劇吧?不會真的轉生到會有BADEND的故事吧?

       恩~~~首先呢!我是魔女,在這個世界是眾人忌諱的魔女!所以我一定不是所謂的『女主角』,那麼誰是『女主角』呢?

       莎忒歐拉頭腦裡自動冒出一個,在這個世界唯一聽過的女性名字。

       萊拉小姐,然後這裡有軍人、皇子和執事,應該還會有其他角色,而且……依照我的情報她與艾利歐特有一腿!Y殿下不清楚、朵伊是初次來到帝都,應該不太有機會與萊拉小姐接觸。

       問題來了,萊拉小姐呢?我在這個屋子裡呆了幾天,完全沒有見過她前來的踪跡,就連艾利歐特遲歸的理由也不是和她去約會。

       ……分了……?不會吧?那時的他可是想萊拉小姐,想到哭出來了額!那麼為何身為『女主角』的萊拉小姐卻還不現身呢?莎忒歐拉越想,頭腦越亂,畢竟自己從來沒有玩過追男生的遊戲啊!若是關於戀愛向的小說……還有點經驗。



P.S.
巴哈最近都換白色版面了~
那就直接用用唄!

164 巴幣: 246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