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為了我異世界回來的青梅竹馬,我要成為救世主!!【5-2】

零零人 | 2020-12-05 15:01:52





夏析柔 5-2

-----

  「可以吃飯囉!」

  廚房裡傳出孫友俊的呼喊。那個聲音微微帶有一絲喜悅,他是做完一件事後會感到有成就感的那種人嗎?

  「哇……」我還沒走到餐桌,那幅景象就讓我驚奇駭異地叫了出來。

  我們家餐桌雖不大,但也能坐下六個人,結果桌子竟然不夠擺,還要拉一個小桌子過來?

  這都做了些什麼東西啊?他說是香料烤全雞、紅酒燉牛肉、羅曼橄欖番茄沙拉、奶油焗烤馬鈴薯、肉汁燴蔬菜、蒜香橄欖油清炒義大利麵、鬱金香燉飯、玉米濃湯?

  孫友俊自信滿滿地介紹桌上那些菜時,只有我一臉茫然地呆站在一旁。仔細一看,桌上水杯裡的水似乎有東西在浮動,看到桌上的玻璃瓶才發現竟然是氣泡水。

  「你們真的做太多了啦!這樣哪吃得完啊?」

  我沒有生氣,而且錢也不是我出的,只是這看就不可能吃完的量讓我忍不住想念叨幾句。

  「不然叫紫櫻和瑞凱來一起吃怎麼樣?」

  孫友俊的提議實在很愚蠢,現在都幾點了,要吃晚餐的話他們早就在家裡吃完了。

  正當我想吐嘈他時,他率先開了口:「他們鐵定還沒吃啦,怎麼樣?還是妳不希望他們來?」

  「我沒有不希望他們來啦……只是你怎麼知道他們還沒吃晚餐?」

  我語落後彷彿被一道雷擊轟然打入我腦中。

  孫友俊果然又在計畫著什麼吧──我邊這麼想,孫友俊便走到門口並示意我打開大門。

  「不會吧……」我邊自言自語邊握住把手拉開厚重的大門。

  「嗨!析柔。」「妳好啊,嘿嘿。」

  天啊!不會吧?怎麼會……?

  我猛然轉過頭看向孫友俊,期望他能幫我解答我心中不停冒出的疑惑。

  孫友俊卻只是裝憨打呆地打趣說道:「哇,還真巧,我們剛煮完晚餐呢,看析柔大姐要不要施捨你們吃點馬鈴薯呢?」

  我不想吐槽了,感覺吐槽就輸了。

  「……進來吧!友俊剛發神經煮了一堆東西我都不知如何是好了。」我藏起衰落的神經笑著邀請他們入內。

  郭紫櫻和袁瑞凱兩個人都還穿著制服背著書包,表示他們根本就還沒回去,雖然不曉得他們到底在預謀什麼,總之先裝作不知道吧。

  「是析柔的同學嗎?歡迎歡迎。」奶奶站在一旁熱情的招呼。

  「您好──」

  哦……郭紫櫻不提,原來袁瑞凱也懂得禮貌啊。

  奶奶故意等大家都坐下,才坐在沒人的最角落的位子。

  ……

  我把我的椅子也移到最角落,故作鎮定地坐下。

  「啊,析柔,不去跟朋友一起坐嗎?」奶奶撐起嘴邊的皺紋笑著問。她簡直就像是電影裡的樹人一樣,一切的一切都過於緩慢。

  「我喜歡的菜在這裡,所以我才移過來的。」

  我在眾人之中查覺到了孫友俊投來了富含寓意的微笑,彷彿在說:「原來妳最喜歡的菜是玉米濃湯啊。」讓我不禁幡然彆扭了起來。

  「我也要跟奶奶坐!」

  彷彿內心被看穿似的,內心的尷尬正在迅速脹大之時,蒂娜就像算計好了一樣將大家的注意力給吸引過去。

  「唉呀,能跟這麼可愛的小女孩坐一起真開心啊。」

  「奶奶很溫柔,我喜歡奶奶!嘿嘿!」

  真是的,竟然被一個小女孩救了。

  「那個……析柔的奶奶,這裡有專程煮軟一點的燉飯還有馬鈴薯,燉牛肉也是在家裡先燉到入口即化才帶過來的,放心吃吧!」

  「啊──這麼麻煩你們真是不好意思,雖然我還能吃平常人吃的食物,不過還是要稍微費點勁呢,真是謝謝你們。」

  「不會啦,析柔平常也很照顧我們,所以對她『喜歡』的奶奶當然也要用點心囉!」

  「喂──!友俊!」

  你再說些有的沒的話,就準備挑好自己的死刑日期吧!

  「哇!好吃!這焗烤馬鈴薯好好吃哦!希望那個做的人能嫁給我!」

  袁瑞凱突然大叫,吵死了。不過真不愧是他,目光偷偷瞥向安靜進食中的唐千玥,用既迂迴又直接的方式對剛認識不久的人告白。厚臉皮也要有個限度吧。

  孫友俊緩緩舉起右手,「抱歉,我並不是同性戀。」這麼說著一邊用在看地上螞蟻的眼神看著袁瑞凱。

  「呃……嘔嘔嘔。」袁瑞凱誇張地裝成一副要嘔吐的表情。我想經過這次後他應該不會再這樣亂說話了吧?

  「那這個呢?這個烤雞也很好吃!如果做的人不是友俊的話,請跟我約會吧!」

  抱歉,他已經無藥可救了。

  唐千玥放下手上的盤子,面無表情地說:「比那個馬鈴薯好吃嗎?」

  想當然充滿目的性的袁瑞凱會這麼說了……

  「沒錯!比那個馬鈴薯好吃一百倍!」

  孫友俊的表情突然變得很猙獰,我朝著他斜視的目光看去,意外發現了唐千玥的另一面。

  平常看起來沉著冷靜如寒冷絕壁的她,在因為燈光的角度而被染上的陰影中,露出了鄙夷且驕恣的可怕微笑,就像是在宣告她的勝利一樣。雖然同樣是女人,但唐千玥真的好可怕!

  「那……那我們什麼時候去約會?嘿嘿。」

  袁瑞凱害羞地撓了撓頭,露出了噁心的表情,我一時之間有了他這種個性是不是裝出來的的錯覺,如果是的話那我真的很佩服他。

  唐千玥轉過頭覷著袁瑞凱。我很好奇這種類型的女人會怎麼拒絕這種死纏爛打型的人?也許可以當作我和郭紫櫻對付他的參考。

  袁瑞凱被唐千玥的視線看得漲紅了臉,看著他強行拉著臉皮故作鎮定的微笑,還有那期待感滿溢的絕妙眼神,我不禁低頭扶額,內心希望坐在袁瑞凱一旁的郭紫櫻能稍微阻止他的魯莽行為,但郭紫櫻卻一如往常擺著令人捉摸不透的微笑表情嚼著食物,彷彿周遭一切都與她無關一樣。

  「抱歉,我對你沒有興趣。」

  哇──天啊!唐千玥完全突破了我的想像,我有想過她可能不會溫柔地拒絕袁瑞凱,但沒想到是這種帶著攻擊性的拒絕法!

  這樣的話,估計就連袁瑞凱都……

  果然沒錯,我將目光轉回袁瑞凱時,他呈現一種石膏像般時間被暫停的姿態,唯有那顫抖的瞳孔象徵著他遭受冷水澆頭又無法輕易接受的絕望。

  唉,不過,是袁瑞凱的話,我想不用幾天他就恢復了,所以不需要特別擔心。

  在這樣一來一往的小吵小鬧中,終於大家都吃飽了,而且沒想到那些堆成山的食物竟然吃得完。不過這也表示他們的料理確實很美味吧。

  「那麼我先把東西收一收了……」

  我站了起來,欲開始收拾桌上的空盤時,「等等!析柔先坐下吧。」孫友俊這麼說。

  我疑惑地暫且先坐了下來,然後他們大家開始像是早就演習過了一樣迅速地站起來收拾桌上的所有空盤。

  他們動作行雲流水,在我從疑惑中意識過來之後,大家都坐好了定位,眼前突然一片黑,猛然映入眼簾的,是黑暗中悄然接近的孫友俊,他雙手捧住的、插上標示著「16」的彩色蠟燭的大蛋糕。

  「不會吧……」我心想。

  「祝──妳──生──日──快──樂……」孫友俊帶頭緩緩唱起。

  雞皮疙瘩從腳底以流星趕月之勢竄入我全身,我的思考能力霎時被剝奪,任由自己的意識飄浮在那蠟燭燃燒而冒出的裊裊白煙中。

  圍著桌子的所有人,帶著歡樂的笑臉對著我,照著生日歌的節奏邊拍手邊謳歌,老實說這就像被手腳綁著公開處刑一樣。如果現在把燈打開的話,應該會看到我的眼睛呈現漩渦般的絕望眼神。

  「祝妳生日快樂──」

  象徵歌曲結束的最後尾音結束後,急而快速的掌聲不絕於耳,孫友俊將蛋糕端到我的面前,我知道我的處刑還沒結束。

  「許願!」

  「快許三個願望!」

  鬧哄哄的聲音裡,沒有一句不是脫離這兩個句子的。而聲音突然消失,換來的充滿壓迫感的視線讓我舉手投足都十分侷促不安。

  在我知道了我終將逃不了後,我召集了腦內所有的細胞開了一場臨時會議,將我畢生所學的詞彙及知識,組成隨便又不感到敷衍、敷衍又不失謹慎的願望。

  「我希望大家都能平安快樂……」

  雖然很爛,但這是最簡單,卻又沒辦法被反駁的願望。眾人也隨之轟然拍起手來。

  「我希望大家就算畢業了,或是以後出社會後還是能常常聚在一起……」

  這是我的真心話,不過上一個願望也是真心的。我只是想說我這個願望確實是真心的。

  一陣鞭炮般的掌聲後,孫友俊燦笑說道:「第三個願望不要說出來,」然後將嘴靠近我的耳邊輕聲地補充一句:「妳此時最想達成的願望是什麼?」

  「……孫友俊……你……!」

  我用凶狠的眼神瞪了他一眼,他卻在燭光下用溫柔的眼神繼續敦促著我。

  被那樣看的話……我怎麼生得了氣呢……。

  我十指交扣閉上眼睛做出祈禱的姿勢,許下了我真真正正,藏於心底的真心願望。

  我猛然抬起頭將肺部的空氣全部吐出,將象徵祝福的火焰給吹熄。

  僅經歷了一瞬間的黑暗,早已守在電燈開關旁的唐千玥用超乎常人的反射神經再度讓屋內壟罩著光明。

  我默默看向孫友俊,在他笑逐顏開的臉皮底下,他到底瞭解我多少?

  「我說啊……我的生日應該是在三天後吧,哪有人那麼早在慶祝的啊?」

  我一邊抱怨一邊切著蛋糕。但笑著抱怨也許沒什麼說服力,雖然嘴上這麼說,而且也著實的尷尬,但我還是打從心底感到開心的。

  我好久,沒有像這樣過生日了。

  「哈哈,有啊,就是我們!」

  孫友俊一邊笑著說一邊拿出包裝閃亮亮還綁著漂亮緞帶的方形物,「這是我讓門蘿白天時去幫我買的,雖然不是什麼貴重的東西。」

  我驚訝地用雙手謹慎收下了這份禮物,「謝謝……」我現在應該呈現一種憨狀可掬的模樣,只因為收下了他的禮物就讓我如此心神不寧。

  之後大家也陸陸續續拿出了送給我的禮物,原來郭紫櫻和袁瑞凱是放學直接去挑選禮物所以才依然穿著制服啊,不如說是想用書包藏匿自己的禮物的樣子。

  沸騰的歡笑聲迴盪在整間屋子裡,雖然我沒有喜極而泣,但心中也確實湧入一股暖流,這輩子或許都不會遺忘的心情就這樣鑄印在我身體裡的某處。

  「謝謝大家為了我還特地帶禮物過來,還有千玥、門蘿、蒂娜,我們才剛認識沒多久還麻煩妳們真不好意思。」

  除了門蘿和蒂娜笑顏逐開地說著「沒什麼」,令我格外在意的是唐千玥幾乎皮笑肉不笑的表情。雖然表面上看起來很友善,但卻完全看不透這個人。彷彿就像感情被剝奪的人偶一樣。

  大家吃完蛋糕後,都很自發地開始幫忙整理現場,奶奶原本想幫忙卻被孫友俊圓滑的婉拒,讓她老人家先回房休息。

  「哦,這隻娃娃真可愛,是析柔妳的嗎?」

  孫友俊拿起了放在客廳電視旁的小熊娃娃特意裝作若無其事的模樣看著。

  「友俊……你聽我奶奶說了多少?」

  他沒有因我發現這件事而驚惶失措,他泰然居之的微笑就像是故意要讓我知道一樣。

  「我只知道妳父母在外地工作,還有這隻小熊娃娃的事而已。」他如此說道。

  「是嗎……」

  就在我和孫友俊恍若要開口之際,與我們只隔一隻手臂距離的蒂娜傳出倉促的喊叫聲。

  「呀──!」

  畫面太過於快速,導致我還無法理解剛剛發生了什麼,但按照現在的情況來推測的話,就是蒂娜拿著吃完的蛋糕盒走路時,不小心撞到椅子所以重心不穩,孫友俊在蒂娜跌倒前從正面抱住了她。

  「沒事吧?」大家聽到聲響後趕緊過來查看。

  「嗚哇……友俊你的衣服……」門蘿摀著嘴哀號。

  雖說是吃完的蛋糕盒,但八吋的鮮奶油蛋糕殘留在盒子上的鮮奶油也不會說很少,至少可以將孫友俊的衣服整面印上雪白色的黏稠物了。

  「對不起!友俊哥哥……我不是故意的……」

  蒂娜覺得自己闖禍了所以一副泫然欲泣的模樣呆站在一旁。

  孫友俊想當然沒有責罵她,稍微撫摸蒂娜的金色秀髮後,站了起來將蛋糕盒遞給一旁的門蘿,「沒關係啦!妳沒事就好。」

  蒂娜「嗯」的一聲後又帶著淚珠恢復了小天使的表情。

  「喂!袁瑞凱都是你的椅子坐完不靠回去,才害蒂娜跌倒的啦!」

  「啊……抱歉抱歉,嘿嘿。」

  面對袁瑞凱沒誠意的道歉,我嗤之以鼻,然後一把抓住孫友俊的手轉身就走。

  「呃……怎麼了?」

  「你身上都是鮮奶油,我帶你去換衣服。」

  「欸?」

  孫友俊一陣茫然地被我拉到了我的房間,我找出了一個塑膠袋,然後從衣櫃裡找出一件素色的T恤,「這件給你穿,你換下的衣服裝在這個袋子裡吧。」

  我留下一臉呆若木雞的孫友俊,逕自地關上了門。

  ……

  彷彿氣球破掉一樣,我的理智突然恢復,想起前幾秒的行為讓我非常想就這樣待在原地自爆。為什麼要把他留在我的房間?為什麼不讓他去浴室換就好了?

  滿腦的後悔讓我待在原地動彈不得,不管怎麼說,把他帶到自己的房間也太大膽了吧!

  就在我處於腦內的黑色漩渦中無法思考時,身後的門毫無預警地被打開了,我像個受驚的兔子一樣跳了起來。

  孫友俊穿著我給他的T恤,對於第一個看過我房間的外人的他,臉上僅有對此感到意興索然的正常表情。也就是說,只有我一個人想太多嗎……

  「那個……」孫友俊撓了撓頭緩緩開口,「書桌上那隻小熊娃娃……?」

  宛如一道光閃過了我腦中,我對孫友俊的觀察力感到很震驚,不如說他的直覺很敏銳,可以若無其事地慢慢深入我避不見面的內心。

  不過我或許也是期待著他能發現,所以才會故意讓他走進我的房間的吧。

  那麼,我到底是想從他身上得到什麼嗎?還是亟思他能「再一次」幫幫我呢?

  「那是我爸媽今年送我的生日禮物。」

  「那……」

  我知道孫友俊要問的問題,所以我搶先回答。

  「客廳那隻『同樣的』小熊娃娃是去年送我的生日禮物。」

  孫友俊聽到後連個同情的表情都沒有給,他知道我要的不是這個,所以他不置可否地淡淡說了句「這樣啊」便揚長而去,回到大家的身邊。

  雖然我沒有要求,我也不敢要求,

  但,希望「他能抱抱我」、希望「他能安慰我」的一點點奢望,與他逐漸遠去的背影而流瀉過來的光芒一同,在我的心中,益發膨脹。

194 巴幣: 1046
天然ボケ柴奴Rae醬
更新速度超快ㄉ! 雞皮雞皮(⁎⁍̴̛ᴗ⁍̴̛⁎)
2020-12-05 15:28:30
零零人
嘿嘿 (ノ>ω<)ノ
2020-12-05 15:43:56
摩卡奇諾
好看到我邊吃飯邊看XD 劇情安排的真的不錯!
2020-12-31 12:15:07
零零人
我都沒辦法邊吃邊看說[e7]
2020-12-31 16:13:52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