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為了我異世界回來的青梅竹馬,我要成為救世主!!【5-1】

零零人 | 2020-12-03 18:35:44


2020/12/03校修



夏析柔 5-1

-----

  我很喜歡讀書。

  不如說我只能沉浸在某個事物裡。

  不這樣的話……


  我會壞掉的。

  「析柔。」

  將我從融於課本裡的意識喚回的,是具有重力般吸引人的磁性嗓音,溫柔卻又不過於魅惑的聲音裊裊於耳。

  「怎麼了?」我問。

  「今天可以去妳家嗎?」

  「為……為什麼?」

  我有些緊張,因為他無意的淺笑在震盪著我的內心。

  他到底是忘記了還是刻意不提起,雖然我也沒有問,但他真的很過分。

  「上次蒂娜不是說要讓妳嚐嚐我和千玥的手藝嗎?」

  「啊……是這樣啊,是這樣沒錯,但一定要今天嗎?」

  「咦?妳今天有事嗎?」

  「唔……是沒事啦。」

  「那今天可以嗎?」

  我本來想拒絕他的,但看到他的微笑後我就沒辦法說出口了。我的抵抗力還真弱。

  「好啦,就今天吧。」

  「真的沒問題嗎?妳看起來好像有點為難的樣子耶,還是改天……」

  「沒事啦!我真的沒事,今天沒問題。我只是看書看到有點恍神了而已。」

  用謊言掩蓋謊言嗎……?結果我也跟他選擇了一樣的做法啊。

  「是嗎?妳果然很厲害,我都沒辦法長時間讀書。不過妳也別太逞強了,累了一定要休息才行哦!」

  孫友俊咧嘴一笑後便轉了回去。

  他的笑容有種力量,宛如狹窄又陰暗的方形牢獄中,從高而觸及不到的窗口照耀進來的暖陽一樣,給予了我所渴求的溫度。

  他平常不會太多話,增添了他話語的真誠與真實,還有那過度為他人著想的溫柔。

  「啊對了!」

  孫友俊想到什麼似的又轉了過來。「怎麼了?笑得那麼開心?」

  我從幻想中被他驚醒,下意識地將嘴巴附近的皮往下擺,惱羞成怒地輕斥:「不要突然轉過來啦!」

  「欸?為什麼?那我慢慢轉就可以嗎?」孫友俊滿臉疑惑。

  「也不是那個意思……不如說,上課時間不要找我講話啦!」

  「可是這節是自習吧?啊算了,我只講一句話就好了,記得先通知妳奶奶今天不用準備晚餐哦!」孫友俊照他所說的只趕緊補了一句話就急忙轉了回去。

  啊,說得也是,我得通知奶奶才行……

  又來了,只要想到奶奶,就不得不聯想到讓人痛徹心腑的事。究竟這種日子要持續多久呢?就算不是這種日子,我又能過得快樂嗎?

  我總有一天能向一直被我遷怒的奶奶,誠懇地道歉嗎?


  放學後我拎起書包,走到孫友俊旁邊:「需要我一起幫忙採買之類的嗎?」

  「妳在家洗好脖子等我們就好了!」

  不是……就算你笑得那麼燦爛,這句話應該不是這樣用的吧……?

  「好吧……那今天麻煩你們了,我就先回去囉,等會兒見。」

  「嗯!」

  和朋友們道別後,我馬上回了家,洗完澡後躺在床上。

  身體好沉,彷彿我承受的地心引力是別人的兩倍一樣,眼皮也不爭氣地闔上了。

  柔軟的床鋪與血液微微的跳動,在眼前一片黑的情況下彷彿墜入漸漸失去了透光的深海般,靜寂、冰冷,孤獨。

  在漆黑一片的深淵中,我感覺不到重力的存在,任由身軀載沉載浮,不用思考,只需感受虛無帶給我的解脫感即可,這種飄渺的感覺令我很安心,於是我放任意識恣意妄為地消失在了深不見底的大海裡。

  「析柔啊,妳朋友來找妳了喔。」

  低沉無力的聲音將我從虛幻中拉了回來。

  我從側臥的姿勢甦醒過來,映入眼簾的是書桌上一旁脖子綁著紅色緞帶的小熊布偶。心中一股焰氣竄出,讓我倏地跳起離開房間。

  我到客廳就看到了桌上滿滿的食材,還有準備大顯身手的孫友俊他們。

  老實說我很害怕與唐千玥、門蘿與蒂娜接觸,上次在我面前展現那神奇的力量,那個夢幻泡影般的景象依然歷歷在目。儘管我原本不相信,那種天方夜譚的事怎麼可能會相信,直到事實擺在我眼前。但我只是不再去多思考而已,那種事情不是在你眼前呈現然後就能「好我明白了」這樣簡單的東西。

  但我至少能相信,她們並不是壞人,雖然沒什麼根據,但我的根據就是她們是孫友俊帶來的人,僅是如此而已。

  「你們也買太多了吧?」我看著那一袋一袋的食材驚嘆。

  雖然我沒有把袋子翻出來看,但我已經看到了一整隻潔白無瑕又渾圓厚實的雞躺在一邊準備好接受各種摧殘了。

  孫友俊聽完後撓了撓頭,笑著說:「會嗎?哈哈。」

  有時候都讓人不知道他這個人在想什麼,這次也是,我的第六感認為他並不是單純地因為蒂娜天真的發言而專程到我家煮飯的。

  我將孫友俊拉到一旁,在他耳裡喃喃道:「這些多少錢啊?我等等給你。」

  「不用啦!是我想做的,而且我們也會吃啊,還是妳要等我們做完就趕我們走?天啊!妳好無情哦──!」他誇張地擺出傷心的表情,做了老舊公主漫畫會有的那種淚奔動作。

  「無情你個頭啦,我才不會幹那種事呢!」我輕拍了他右手臂示意他停止那愚蠢的行為。

  孫友俊的做法都有種替他人著想的感覺,並且行雲流水又毫不做作、十分自然,不讓人有多餘的負荷與顧忌,確實讓我很安心。

  但他其實自己並不知道,在我看來,他其實有股壓抑居於內心。

  ……從相遇時我就隱約察覺到了。

  「有什麼我能幫忙的嗎?那個……千玥?」

  我提起勇氣向在廚房熟練地揮舞菜刀的唐千玥開口問道。如果孫友俊說的是真的,那她們三個在這裡或許並沒有什麼朋友,我能回報的也僅有和她們說說話這樣而已吧。

  「嗯?妳叫做析柔對吧?晚餐全部交給我們就好了,妳就坐在沙發好好期待吧。」

  唐千玥雖然穿著制服,但圍著圍裙卻毫不弔詭,反而有一種天職的感覺?

  「析柔姐姐!這個給妳,嘻嘻!」

  我坐在沙發上看著並不怎麼在意的綜藝節目,蒂娜突然竄出來將一杯裝滿白色液體的杯子遞給了我。我問:「這是?」蒂娜露出天真無邪的笑容:「香蕉牛奶!友俊哥哥說析柔姐姐很喜歡喝這個哦!」

  我坐的沙發後方傳來了門蘿的聲音:「那是我和蒂娜一起做的哦!喝喝看吧。」

  「啊……謝謝,門蘿小姐還有……蒂娜。」

  「唉唷我們都是朋友了,叫我門蘿就好了啦。喂──!友俊你喝到我的了啦!」

  「噗──是妳放太近了吧!等我一下,我吐出來還妳。」

  「不要啦!走開啦──」

  「喂……你們兩個,我數到三你們還不過來幫忙的話後果如何你們知道吧?」

  「是!」「是!」

  廚房那裡好像發生了什麼事……

  不過,朋友嗎……?

  既然她們肯把我當朋友,我是否也該試著接受她們的存在?

  況且,蒂娜這麼可愛!

  細皮嫩肉、吹彈可破的肌膚,還有那脫離世俗、不屬於這個陰險社會的清純笑容,看起來就像是淨化世界的小天使一樣,好想抱著她瘋狂蹭她的臉頰哦!

  「析柔的朋友真不錯。」

  奶奶手裡也拿著一杯香蕉牛奶,踉蹌地踱步到我旁邊坐下。莫大的歲數反應在了那不協調的肢體上,看起來就像是古老且會嘎吱作響的生鏽機器一樣。

  老實說我很心疼,但我不曉得該怎麼做,我看到奶奶恍若對她所遭遇的一切無所謂似的,含辛茹苦地過活卻又時常掛著知足的表情,像是對這輩子很滿意一樣的態度,我無法忍受,我真的不能忍受這樣的她……

  --還有造成這種結果的父母。

209 巴幣: 56
摩卡奇諾
越來越好奇奶奶遭遇到什麼,總之繼續看下去就會知道了!
2020-12-31 00:40:46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