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繾綣一點厄 5-2 鑽入裂痕

零零人 | 2020-12-03 18:34:53



-----

5-2 鑽入裂痕

----

  「羅學長,你看起來很累的樣子耶?」

  「呵呵……,有點睡不好而已啦。」

  昨天和吳琦萱學姐報平安後,不小心又和她小聊了一下,那股小學生隔天要戶外教學的興奮感讓我徹夜未眠。

  不過多虧如此,向來被動開口的韓羿琳竟然主動找我說話了,也算是頗有收穫。

  我今天一如往常又推了幾盤早餐給她,她雖然收下了,但突然擺出若有所思的模樣。

  「羅學長是大學生吧?和我的上學時間又不同,還比我早起過來和我吃早餐,這樣真的太累了啦。」

  「我可是有為好青年,都是早起吃早餐,然後第一個去學校的啦!」

  放屁!我在天才剛亮的時候就被死神姐姐一腳給踩醒,睡眼惺忪地上完廁所洗個臉,然後穿上衣服出門,明明附近就有還刻意繞到這間更難吃的早餐店,第一個去學校什麼的……雖然是真的,但目的就只是一個一個和同學打招呼所做的例行訓練而已啦!

  「是嗎……?不過羅學長每次都點這麼多分我吃,是因為我都只吃煎蛋土司的緣故吧?」

  「唉呀,就算是我,吃這麼多東西也是會變胖的嘛,但又想要吃各式各樣的東西,有羿琳幫我分擔的話,我也能放心吃了啊。」
  韓羿琳用不太相信的眼神覷著我,但沒有證據證明我說謊,於是沒有做進一步的逼問。

  看著她的模樣,我不禁覺得我和吳琦萱學姐正在一點一點靠近,就連我和的她的關係似乎也正在漸漸改變。

  人與人相處這種事情我總是想得太過於複雜,但自從死神姐姐出現了以後,我的周遭似乎也正慢慢在改變。

  難道,這個世界,並沒有我所想得那麼艱難嗎?

  只要靜靜地待在身旁,關係就會稀鬆平常地好起來嗎?

  吃完準備離開時,韓羿琳才剛走到櫃檯旁,就整個人僵住不動了,隨即兩名和她身穿同樣制服的女生從門口進來向她打招呼。

  因為有段距離所以我聽不清她們在說什麼。

  但,韓羿琳拼命裝笑的表情,還有那兩位女生看著她的眼神……

  不,僅僅只是兩方說話的音調不同而已,我便能推測出她們之間的關係。

  這樣啊……,

  韓羿琳她……


  看待事物太淺薄是我從以前就有的壞習慣,我經常只要認為如此,那就是如此,並不會做出過於深入的探究。

  是什麼時候呢?我早已記不得。

  但是……,唯獨原因,可是刻印在骨髓裡般,無法忘懷。

  ──看得太過於清楚,往往傷的都是自己。

  沒錯,當你認為一個人大概在討厭你的時候,你不要做出無謂的舉動來考驗他,他就是在討厭你!你這麼做也只是將事實拿出來給大家公審並讓大家一起討厭你而已,簡直就是自討苦吃。

  從什麼時候呢……,我不再主動和人攀談、不再逢迎色笑地過日子……。

  「──小心!」

  我的後腦在聽見男人的喊叫聲後過沒一秒,就被一顆像隕石般的籃球給砸得四肢跪地。

  幾個散發青春汗臭味的男生,過來撿球然後隨便幾句打發的道歉就離開了,留下眼睛還在打轉的我狼狽地爬回椅子上。

  「彥叡?你怎麼在這裡?」

  我深知我有吸引厄運的體質,經驗老道的我怎麼可能不知道在這種殺器眾多的籃球場旁不能隨便滯留啊,要不是這裡是吳琦萱學姐下課必經的路線,我才不會像白癡一樣待在這呢!

  「啊……學姐。沒有啦,我只是下課後想到一些事情,所以才一個人坐在這裡思考的。」

  吳琦萱學姐聽完後將包包拿了下來放在大腿上,她就這樣不怕周遭眼光,坐在了我旁邊。

  「是什麼事呢?可以說給我聽嗎?」

  她的笑容始終鼓動著我的心,帶有泥土味的陣風擺動著她的髮絲,為我捎來一點療育的春風。

  我一邊偷瞄她美麗的側臉,一邊隨時注意身後是否有籃球飛過來。要是砸到了我的女神我可是不會放過他們的。

  「其實……是學姐的事。」

  「我的事?」

  雖然一開始便因為昨晚的事,吳琦萱學姐的臉部偶有羞澀之情,但在我親口提起這事後,她的聲音明顯產生了變化。

  本來想說點什麼,但我隨即露出無奈的笑容。

  「嗯……算了,沒什麼事啦!哈哈哈……」

  我雙手不停擺在胸前揮動並站起身,吳琦萱學姐立刻露出失望又好奇的眼神,站起來就想抓住我,但先被抓住的卻是她。

  「萱萱。」

  萱萱──是那個男人對吳琦萱學姐的稱呼,看到她驚恐的表情我便瞬間意識到,這是她的男朋友。

  雖然只稍微撇了幾眼,但不管是身材還是長相,都與我不在同一個檔次。

  從他出現後緊接著現身的死神姐姐按著我的後腦帶著我迅速離開。

  她雖然是別人看不見的死神化狀態,但還是小小聲地邊走邊說:「現在你們不適合碰面,先離開吧。」

  我離開了,雖然說是離開。

  但那更像是……逃跑一樣。


  今天打工結束後,我沒有直接回家,而是和過來找我的死神姐姐一起去上次那間居酒屋吃宵夜。

  死神姐姐在那之後幾乎每分每秒都在抱怨「我都沒有吃到!」、「我也想要喝生啤酒!」這兩句話,為了我的安寧著想,我決定盡早解決這個麻煩,另一方面也算還個人情給她。

  「死神姐姐,我感覺好像要追到學姐了耶。」

  「那不是很好嗎?服務生!再給我一杯生啤酒,謝謝!」

  菜都還沒來,死神姐姐已經灌完一杯生啤酒了,不知該說是女漢子還是什麼呢……。

  我用手指沿著玻璃杯上流下的水痕上下滑動,杯子裡的黃色液體彷彿映照著吳琦萱學姐的臉龐一樣,令我有些心不在焉。

  但真正令我感到心煩意亂的是……

  「學姐真的會喜歡我這種人嗎……?」

  沒有啤酒喝的死神姐姐緊盯著我手中的生啤酒,「別想太多好嗎?男人好不好不是男人說了算,重要的是女人最後選了誰吧?」說完她拿著筷子插在空盤裡轉圈圈,並沒有把我的話想得太重要。

  「可是……我這樣真的可以嗎?」

  「你愛那個學姐嗎?」

  「愛啊!」

  「那就可以啦!」

  「可是……」

  「別可是來可是去的啦!煩死了。」

  死神姐姐惡狠狠地瞪著我,就像是在叫我閉嘴一樣。

  「可是……」

  「……。」

  她終於忍不住了,像是歇斯底里般抓著頭磨著牙。剛好追加的生啤酒來了,香噴噴的烤雞肉串和烤秋刀魚也被端上了桌,這才吸引了死神姐姐的注意。

  她用牙齒扯下一塊帶著蔥段的雞肉,喝了一口生啤酒,再夾一小搓秋刀魚放入嘴中,喝了一口生啤酒。

  「你是想要我說『沒錯!那個男人比你還好要一千倍!』這樣的話嗎?」死神姐姐緩緩開口,一邊繼續進食。

  「也不是這樣……。」

  確實,我愛著吳琦萱學姐這件事無庸置疑,但我內心也認為那個男人的條件比我還要優秀,而我之所以想得到死神姐姐相同看法的說詞,也許……

  「謙虛和自暴自棄是不一樣的,沒有女人會喜歡這麼軟弱又沒有自信的人。」死神姐姐本想再扯一口雞肉來吃,好像想到了什麼而停住:「啊,抱歉,那個叫楊采婷的看起來就喜歡你喜歡得不得了呢。」

  我低頭不語。

  死神姐姐輕輕地將「哦──」的聲音慢慢提高,接著說:「看來你也沒那麼遲鈍嘛,我明白你和她同屬於沒自信的人所以沒有辦法直接這樣接受她,這就像是在天天照著鏡子一樣。你想改變……或者該說是逃避?總之你會這麼積極下定論也只有一個可能性吧。」

  眼前的這個女人,頭頭是道地講了一大堆道理,實在令我心煩氣躁,有這種容貌的人又怎麼會能理解我們這種人?她到底算老幾啊?她懂什麼?

  自從見到那個男人,負面的情感就像漩渦般逐漸吞噬著我的思緒。

  她此刻的一句話卻點醒了我,如撥雲見日般。

  「你是在恐懼吧。」

  但此時我才明白,

  啊……

  這個人,是懂我的。

  這是我的壞習慣,我沒有辦法對事物進行太過的深入。

  那是因為,經驗告訴我,探究過多往往會受傷。

  就像是祖傳秘方被品項連同克數一起被公佈了出來,我頓時感覺我在死神姐姐的面前猶如一絲不掛,並且沒有任何事情能瞞過她。

  除了對死神姐姐再添一份敬畏之外,又對她能理解我這件事,感到一股從中解放的舒暢感。

  我飲下一大口生啤酒,頓感一陣豁然開朗,卻又因為必須重新面對這件事情而感到煩慮。

  「死神姐姐,妳說的沒錯,但我已經改不掉這習慣了。」

  我苦笑著,就像是深知自己是屢戰屢敗的喪家犬一樣。

  「我倒是覺得你這本性不改也無所謂。」死神姐姐撓頭,「人的想法與感情啊,並沒有簡單到會因為別人幾句話而改變,就算我搬出一堆大道理來辯倒你,你肯定只是表面點頭而內心煎熬難耐而已……」

  死神姐姐說到一半正想繼續灌酒,才發現玻璃杯已全空。我急忙揮手喚了服務生追加一杯生啤酒。

  露出了「挺識相的嘛」的表情後,死神姐姐接著說:「你喜歡人的感情只要不變,那在時間的日積月累之下你也會一點一點的慢慢改變,而那股變化,僅只有一直注視著你的人才能察覺。」

  「呃……抱歉?」

  我露骨地表現出我聽不懂她在說什麼的表情。看到死神姐姐原本想發火又抑止住的模樣讓我內心顫抖了兩下。畢竟她可是動不動就拿鐮刀出來揮舞的死神。

  「唉……,就是說,你的學姐從僅僅的點頭之交,已經來到了射程範圍內了,這代表著羅彥叡你這個人也被那個女人給注視著的意思,所以我才說你本性不改也無所謂啦!最後能合即合,不合即散而已,這麼簡單,東拼西湊只為了討好別人的行為只是在欺騙雙方而已,不只是讓這段感情走不長久,最後還會迷失了自己,得不償失啊。」

  雖然死神姐姐的話有讓我醍醐灌頂的感覺,但我實在有種說不出的怪異,也許這是我和死神姐姐在人生觀上所產生的分歧也說不定。

  但她說的沒有錯,就算她搬出一堆看似很有道理令人無法反駁的建言,我還是仍然因為自己的恐懼而始終沒辦法逼著自己去理解那些意思。

  因為我總是在逃避……。


  『早安學姐,妳和男朋友和好了嗎?我很擔心妳。』

  在早餐店裡,我想了很久才把這段訊息傳出去。

  我內心很混亂,我甚至不曉得我的意思是希望她和男朋友和好還是不要和好,於是才產生了這段不知所云的話。

  昨天如果不是死神姐姐將我拉走的話,如果是我自己決定的話,……我會離開嗎?還是挺身於吳琦萱學姐的前方面對那個男人?

  「羅學長,早安。你的表情很可怕耶?」

  我正因為處在那個假想的回憶裡而雙眼瞪大,恰巧被韓羿琳給看見了。

  她最近愈來愈主動找我講話了,這件事讓我很開心,有種被信任的感覺。

  「早啊,羿琳。」

  不過,只要一看見她,那個與我似曾相似的畫面就會自動浮現於腦海之中。

  她仍然只點了煎蛋土司與冰豆漿,而我也如往常一樣把原本就是要給她吃的那些早餐推到她面前。

  「妳和朋友的感情不錯呢。」

  韓羿琳看著桌上的早餐一動也不動,那我見猶憐的杏眼逐漸變得冷清、尖銳。

  她輕輕攥起拳頭又藏到桌下的舉動被我給看見,似乎連同表情也不想給我看見一樣將頭低垂。

  「……嗯,還可以吧。」

  我假裝沒有聽到她顫抖的語氣,接著說:「妳和朋友平常都做些什麼呢?」

  這次換來她乾脆低頭不語的回答。

  死神姐姐雖然注意到了什麼而揪著我的衣襬,但我像是在發洩情緒一樣,用和藹的語氣和關懷的言語包裝著我醜陋的怒火。

  「哈哈,下次可以介紹妳的朋友給我認識嗎?」

  「該不會是社團的朋友吧?」

  「平常都沒有過來,肯定是特地來找妳的吧?」

  「欸……說──」

  「──不要再說了!」她的怒吼一瞬間蓋過煎鏟的敲擊聲,所有人的視線都集中在我們身上。

  我只是持續的、持續為自己的煩悶,為自己對人生的迷茫找出宣洩口,將得不出解答而生的滿腔怨氣傾倒在嬌弱膽卻、滿是傷痕的她身上,藉此來安慰自己「我沒有在逃避」。

  殊不知,我只是在挖掘對方的傷口,試圖將自己也懼怕的東西,搬到同樣柔弱的她面前而已。

  「羅學長……你早就都知道了吧?和我『同樣的你』,明明在我和她們談話的一瞬間就察覺了我的處境……你卻……」

  我看不見韓羿琳的眼淚,但那撕心裂肺的泣聲彷彿從我內心迸發而出。

  『我沒什麼朋友。』
  『我今天約了朋友一起走路上學啦,謝謝你哦。』

  我總是不去深究任何事情──這種藉口我說不出。

  我老早就察覺到了眼前的女孩,和我一樣……,準確來說,是和以前的我一樣,明明不去隨意接納他人,卻又為了幼稚的理由而逢迎色笑,明明被同儕悄悄地排擠,卻又不甘心地主動去攀談。

  韓羿琳──完完全全就和我一樣。

  「……你會這樣每天和我吃早餐,也是在同情我吧?你從見面那天起,早就察覺到我和你是同一類人吧?」

  帶點怒吼的哭腔,還有玻璃在我體內碎裂的聲音。

  看來韓羿琳她也老早就明白了,她會接受身為陌生人的我,也是因為這個緣故吧。

  我用筷子夾起一塊蘿蔔糕並擺擺手:「不是的,只是有人陪我一起吃飯我就很開心了。」

  我的謊言完全沒有被她所接納,溫文儒雅的她就算怒不可遏也沒有拍桌或是翻桌,就連用她那杯沒喝完的豆漿潑得我全身都是的想法大概也不曾出現。

  「如果是在可憐我的話,那就不要再過來找我了。」

  韓羿琳用手臂抹去了淚痕,拎起書包就悄悄離去,僅有彷彿聲嘶力竭般的氣音,和她一口未咬的煎蛋土司還停留在她餘溫未散的座位前。

  不知為何,在這種時刻我反而表現得泰然自若,我只是靜靜地回想起她先前的一舉一動,還有那似曾相似的黯然神傷。

  死神姐姐從頭到尾都不發一語,沒有否定,也沒有對我的行為做出任何反應,就像是徹底當個觀察者一樣。

  現在韓羿琳的內心在想些什麼呢?

  我第一次對吳琦萱學姐以外的人產生想去探究的想法。

  我抱持著這個想法,緩緩地將煎蛋土司捧在手裡,朝著那一小塊被淚水浸濕的角落,大大地咬了一口。



139 巴幣: 144
天*€¶¢
主角好欠打ww
2020-12-04 05:52:46
零零人
超屁哈哈
2020-12-04 20:56:28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