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Math Server 3-4-5

伍德‧瓦懷特 | 2020-12-03 16:26:27

連載中Math Server 3
資料夾簡介
接到震撼消息,瑞爾風塵僕僕趕回家鄉。在看似平靜的海港小鎮等著他的,除了揮之不去的過往,竟還有蠢動的陰謀。現代輕奇幻作品「Math Server」第三冊正式揭幕!

Chapter 4 爆發中蠢動之影 (5)

  圖魯斯反手扣上自家書房的門後,背倚著牆,不由得長抒了一口氣。

  「太好了,你回來就好。」就在剛才,蘭華輕撫著圖魯斯的雙臂,臉上全是寬慰和欣喜:「瑞爾和善美今天跟朋友去港區那邊玩,應該傍晚之前會回來。晚上我們就全家一起吃飯吧──久違地!」

  還好還有上來整理東西這個藉口;就是因為這樣,我才不想回來調查。圖魯斯暗自嘆道:但也因為如此,也只有我能這麼方便地調查雙木‧黃龍的資訊吧。

  他環視著四周,儘管以前沒進來過幾次,但景象和他印象中的並未相去太遠。空氣中還隱隱飄散著黃龍愛用的古龍水味道,讓他不禁皺起眉頭。

  最先引起圖魯斯興趣的是桌上的筆電,他從長褲口袋中掏出一副手套戴上後,便打算開機檢查,但果不其然被要求輸入密碼。

  「哼,留個線索也不乾不脆的。」圖魯斯冷笑了聲想著:那傢伙離家八成是為了調查Server II的事情,問題是何必採用這種手段?像之前和T大那幫人合作不也可以調查嗎?Server II不會、也沒興趣滅口,根本沒有獨立秘密調查的必要;他們根本不怕被查,畢竟現在守門的可是「那東西」呢。

  還是說,是透過了什麼管道知道了我在Server II裡面,才打算自行解決呢?圖魯斯繼續思索道:不太可能,畢竟瑞爾應該也沒閒情逸致跟黃龍通風報信──但也難說黃龍是不是押著底牌。

  若真是那樣,他打算怎麼做呢?把我抓回這個家嗎?別開玩笑了。

  圖魯斯嗤之以鼻地哼了聲,再次面向筆電。雖然他不想承認,但此時要是史提勒在應該就沒問題了。想到這,圖魯斯不禁有些後悔輕易地放他自由蒐集情報。

  「時間不多……」圖魯斯一手撐著桌子啐了聲:那傢伙應該沒打算讓人暴力破解密碼。既然如此,不是先告訴了誰密碼,就是哪裡有提示──呿,不管是哪個,被瑞爾捷足先登的機率都很高,該不會是把提示藏起來了吧?

  不料,正當圖魯斯決定先行撤退,日後再找史提勒商量之際,他又注意到桌腳旁的縫隙卡了張紙片。他瞥過頭,只見微風輕輕吹拂起窗簾。

  「被風吹落的嗎?」他邊喃喃自語邊撿起紙片,才一看到上面的內容,他就不自覺地冷笑一聲:「Bingo。」

  紙片上用端正的字跡寫著「Wrong Case:↓2→3」。圖魯斯只看一眼就將其塞到口袋,轉向後方的成對書櫃。

  「Not the right case。玩這種文字遊戲。」

  他不以為意地笑著,從左邊書櫃上方數下第二列中,取下第三本資料夾。在拿出前,他看到側標上的「Riemann Hypothesis」,不禁略為驚訝。

  黎曼猜想──那傢伙究竟已經知道多少了?圖魯斯快速地翻閱內容,但沒有半點和Server II有關的線索,而是多篇論文,其中不乏已經泛黃,甚至角落被翻破者在所多有。

  正如其名,黎曼猜想至今仍未被證明,也是數學界目前最有名的猜想之一。資料夾中彙整了不少關鍵的論文,上頭的筆記和眉批顯示著之前的主人是多麼仔細地鑽研內容。

  「這是搞什麼──嗯?」

  圖魯斯姑且在密碼欄輸入Riemann Hypothesis,不料卻依然沒進入系統。正當他以為自己被耍,想把資料夾歸回原位時,才注意到書櫃的底部塞了一個信封,一定得把資料夾拿出來才看得到。

  將黏著信封的膠帶拆開後,圖魯斯只見一張略為泛黃的照片。上頭一對夫妻和三名子女難得穿著正裝,融洽地在家門留下合影:那天拍全家福的情景,圖魯斯還謹記在心。

  「也有過那種瞬間呢……」圖魯斯輕嘆了口氣,將照片翻了過來,發現密碼就寫在背後:「呵,真是惡劣的品味。」

  將密碼輸入後,桌面上較醒目的檔案僅剩一個文字檔。果不其然,裡面記載著黃龍留下的訊息和線索。

  「那傢伙……豈有此理!」看完內容後,圖魯斯壓抑著心中的怒火,用手機照相紀錄。確認裡面沒有其他有價值的訊息,他啪地蓋上螢幕,眼角瞥向裝著照片的信封。

  「就讓那濫好人動動腦吧。」

  圖魯斯思忖了數秒後,將紙片和信封都塞進夾克口袋。他輕輕地推開房門,確認走廊上沒有人後,走向黃龍所提及,藏有下任當主之戒的地方。

  鑒於剛才的狀況,那枚戒指還是先交給媽吧。至於她之後想怎麼發落,是藏起來還是交給瑞爾,就與我無關了。圖魯斯想到這,不禁搖了搖頭:要不是因為擔心她,否則幹嘛淌這灘渾水呢?

  蘭華剛才欣慰的神情又浮上圖魯斯腦海,讓他不禁哼了聲,決定專注在眼前。

  「嗯?怎麼會──沒有?」

  任憑圖魯斯在黃龍直接寫明的地方怎麼翻找,就是沒找到戒指。他不禁納悶著:會是瑞爾先拿走嗎?不合理吧?剛才的信封沒開過,他不會知道戒指放在這裡;但是黃龍在這種關頭再賣關子或說謊也沒意義。到底戒指被誰拿走了?

  「圖魯斯?還在整理嗎?」

  走廊隱隱傳來樓梯的聲響及蘭華的呼喚,圖魯斯下意識地回過頭,確定沒人,趕緊將翻找的物品歸回原位。

  「只能這樣了。」

  蘭華滿心期待地走上三樓,本想幫忙圖魯斯,豈料怎麼呼喚就是沒有回音。她心裡一方面納悶,一方面也閃過不祥的預感。推開圖魯斯的房門,蘭華只見一切像是從未被動過地沉靜,就連窗戶也緊閉著,時光就像還封印在兩年前圖魯斯離家那刻。

  蘭華悵然若失地望著眼前的景象,彷彿剛才在客廳短暫的重逢都是場幻影。她低下頭,才發現走廊上掉了張紙片。

  「那孩子,為什麼……」

  淚水落在紙片上,微微暈開了未乾的墨水。上頭只有圖魯斯用潦草的字跡寫下來的二字:抱歉。

  ====================

  「嘻,看我的!」「呀,好冰!」

  善美掬了一瓢水,就往長武身上潑去,讓他不禁縮起身子嗔了一聲。但他也不甘示弱地還擊。兩人你潑我、我潑你,參雜著笑聲,在晶瑩的水珠中瀰漫著青春的氣息。

  「真好呀,這畫面。」

  雄潮坐在海邊,邊享受著海浪拂過腳邊帶來的涼爽,邊滿臉笑容地看著在不遠處嬉戲的兩人。

  「喂,還看啊?口水都快滴下來了。」「唔!」

  後頭冷不防傳來瑞爾的調侃,雄潮下意識地抹了抹嘴角,才看到瑞爾邊笑著,邊坐到自己的身旁。

  「一年不見,實力還真的有變強啦,你這傢伙。雖然最後那招也太浮誇了。」瑞爾說得挺不坦率,但雄潮還是掩不住得意。

  「對吧對吧,我可是練很久才能造出龍的外觀喔!」

  「別把精力花在這種奇怪的地方啦……」

  瑞爾順勢吐槽,但才剛說完,他就又忍不住想起另一位喜歡把時間花在讓招式變華麗上的朋友。

  不知道德雷現在怎麼樣了。瑞爾不自覺嘆了口氣:為了不再發生上次那種事情,一定要趕快增進自己的實力,起碼下次再碰到圖魯斯時要能跟他勢均力敵才行。

  「哪,瑞爾哥,T大和國北市好玩嗎?」

  就在瑞爾陷入思緒之際,雄潮突地拋出問題。只見他盯著一望無際的海洋,眼神中若有似無帶著迷惘。

  「很棒啊,大都市什麼都有,又很熱鬧。跟我們這種鄉下地方差太多了。」瑞爾不假思索地回道:「不過怎麼突然問這個?」

  「還在想要填什麼志願啊。」

  「哈,你該不會想來當我學弟吧?」瑞爾用手肘推了推雄潮,半開玩笑地說道:「我們系作業很多,給分又很嚴格,不要想不開。」

  「我很愛惜生命的。」雄潮一聽連連搖頭:「而且我本來就想念其他科系。」

  「反正你家又不像我家管東管西的。」瑞爾苦笑了聲,但表情倏地認真起來:「但不管你想讀的是什麼,一定要離開海形市出去看看。這座城鎮不是世界的全部,外面真的很寬廣。」

  「外面……呀。」雄潮想起以前也聽過圖魯斯幾次談到外面的世界,現在是瑞爾,未來則輪到自己──或許也是種因緣吧?

  瑞爾沒說的是,對於雄潮沒打算來T大數學,他多少覺得有點可惜。先不說能作為同系好友能替生活帶來一些樂趣,光是他的實力就能幫上Math Server的忙吧──雖然不把他捲進來也是好事。

  「嗯,瑞爾?現在有空嗎?」

  就在此時,佳蒂突然從後頭叫住瑞爾。他回頭一看,只見佳蒂欲言又止、一臉正經。
  
143 巴幣: 24
愛德莉雅.萊茵斯提爾
宛若泡沫般閃亮卻又在眨眼間消逝,人生很多美好時刻都是如此...
但只要還活著的話,總有一天會再度相遇。
蘭華不哭(´;ω;`)ヾ(・∀・`)
2020-12-03 20:38:18
伍德‧瓦懷特
Chapter 3時瑞爾也提到不小心在蘭華前提到圖魯斯是失策。
兩人算是彼此還沒解開的結,就看之後怎麼發展吧!
2020-12-03 23:28:17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