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刀劍亂舞/刀女審] 撫子試閱節錄-7

伊凡 | 2020-12-02 22:42:53 | 巴幣 4 | 人氣 129

撫子訝然,「不是。」她先是否定,有些窘迫的給出解釋,「要說生氣也是對自己生氣。錯估付喪神顯形後,不僅僅是神明也是男人,染上人類的習性。」
 
三日月宗近昨夜的行為,確實讓她措手不及。
 
涉世未深的小女生們或許會因為周圍環繞著帥氣的、可愛的、溫柔的、風格不同,無疑都很出色的男性,暗生戀慕之心,心甘情願為對方驅使,再加上昨夜,嗯,確實,要說完全沒有動搖是不可能的。然而,那雙冷靜的靛藍夜色眼眸,沒有半點迷戀。
 
兵法三十六計,美人計歷久彌新,從不退流行。
 
她早已經脫離滿腦子只有情情愛愛的年紀,看多了拋棄尊嚴、失去理智、苦苦哀求只求對方回眸的旁人故事,知道兩情相悅、真心相守的難得,所以從不追求。
她與刀劍男士們充其量不過是有點熟的陌生人,愛情不可能突如其來降臨。說穿了,這種關係不過是手段。他想要掌控她,更正確的說法是,三日月宗近想要控制這座本丸的『審神者』。若是審神者換個人,三日月宗近仍會利用自身美色惑人,結果肯定是坦誠相見滾床單,
 
想到這,總感覺很不爽!
她想得清楚、看得透徹。現在,她是有『價值』的,那麼稍微地出氣,對方也必須接受。
 
「只是用了不常使用的肌肉導致全身痠痛,所以連房門也不想出啊。」撫子豪不避諱的攤手解釋。以為她會咬床單哭哭哭或是被腦內多巴胺影響開始感受粉紅戀愛感,那可就大錯特錯。三日月宗近不是睡過就跑的性格,晚膳時間,這位平安時期的老爺爺會坐在他習慣的位子,對著自己露出標準的,一切了然於心的微笑。
 
不知道該如何接話的鯰尾藤四郎,視線掃到內間凌亂尚未收拾的床枕一凜。該完成的近侍工作可不會他發呆而減少,他迅速將暖呼呼的午膳放置到小几,催促著撫子用膳。「雖然錯過早膳,午膳還是要細嚼慢嚥才行!」總說自己喜歡照顧人的鯰尾藤四郎在這方面確實細心,主動上前替主君掀開燙手的碗蓋,「小心燙!」
 
接著拿起托盤上的藥草包,「這是藥研準備的,熱呼呼的藥浴可以舒緩肌肉、安神靜心。我去浴室放熱水,您喜歡燙一點還是涼一些的溫度?」他打算利用主君用餐跟洗漱的時間收拾裡間,更換床單被套枕巾、收拾疊床、放回櫥櫃。
 
「燙一點。」瓷匙攪動著味增湯,撫子想到了她的計畫,眼眸微微彎起,「鯰尾,有件事情要麻煩你,或者說要麻煩博多藤四郎了。」
 
晚上六點,撫子面色如常踏進大廣間,頂著一干刀劍男士探尋的目光,平靜的吃完晚餐,就連紅豆飯都不能動搖她的表情。餐後聚會結束,宣佈散會後,撫子起身走到門口,好似想起什麼的停下腳步,將巴掌大、紅綢布包精準扔進三日月宗近懷裡,後者困惑解開綁起的布角,裏頭塞滿黃澄澄的小判。
 
她語氣帶了點漫不經心,「夜渡資,不對,應該說是破處紅包?」伴隨著輕笑飄然而去。這下受到集體目光凌遲的終於不再是審神者,而是笑容略有崩壞跡象的三日月宗近。
 
哇,這太帥了。出自於某個短刀之口,當然,照慣例是無人承認。
        
寢當番沒有因此取消,更像是雙方的僵持,誰也不肯讓步。大概不想如三日月宗近在大庭廣眾下被戳破處男身分,接下來的日子,寢當番多數是蓋棉被純聊天,偶爾也會被短刀們纏著要聽故事。
 
睡前故事嗎?她向時之政府訂購歷久彌新的迪士尼公主故事全集給小短刀們,千篇一率,王子與公主從此幸福快樂生活的結局遭到全體無情吐槽,不得已,只能信口編個充滿黑色幽默與偏執諷刺的魔王童話,反而大受好評。
 
問起原因,菖蒲紫深邃眼瞳有著看透世事的淡然,藥研藤四郎的嗓音溫柔滿溢,「縱使外表是小孩子,我們卻真實存在千百年歲月,看過的喜怒哀樂、悲歡離愁只多不少。婚姻不是真正的結局,而是另一個征途的開始。」明明身高不及審神者,踮起腳尖拍著撫子的頭卻也不顯突兀,不愧是被眾多審神者公認氣場兩米八的藥總。「所以不要太小看我們了。大將。」藥研藤四郎難得露牙開朗笑容。
 
嘛,所以這些神明大人是猜出了什麼,還是沒猜出啊?撫子短暫陷入苦惱。
 
刀劍男士們在審神者房間來來去去,敏銳者如鶯丸自然能察覺撫子正努力學習傳統文化,他自認對茶道還有些心得,不著痕跡地給予指引。同樣發現撫子壓力堆積如山的鶴丸國永則是靠著不惹人討厭的小惡作劇換得她的笑臉,總而言之,鳥太刀在主君面前刷足了好感度。
 
至於那些一無所覺的刀劍男士們…啊,單純的傢伙們錯失良機也很正常,他可不會好心給自己增加競爭對手。
 
安穩睡到天亮的日子,撫子會繼續她-被本丸所有刀劍男士嫌棄-的晨練。於是,當某日早晨她再次睡過晨練、錯過早膳,刀劍男士們探詢的眼神鎖定小夜左文字。昨夜的寢當番是歌仙兼定,比起被歸類為土方組的同刀派刀劍男士和泉守兼定,眾人更願意相信細川組的小夜左文字有內幕消息。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