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曦光試煉:星銅戰途》第九章:擲茭小王子‧3

時零 | 2020-12-02 18:35:29


  劉女士剛說完鍾靈育逃走的過程,詹古廷跟田瑤光也剛好回來了,田瑤光左顧右盼,發現鍾靈育消失後面色黯淡。

  「你們沒事啊?太好了!」詹古廷說。「星銅怎麼樣了?」

  劉亞傑默然不語。

  「我們搶回了一部份,現在在博士的時空。」冥宙說:「但其他的都在帝王谷。」

  她講完,所有人的臉色都綠了。難道這麼多天的結晶就這樣被搶走?

  楊子歐大吼一聲,拳頭「砰」地一聲捶在地板上。「我現在去找他!」他咆哮道:「他媽的,我一定要把他宰了!」

  他走向大門,但被顏黎按住肩膀。「你找不到他的。」顏黎說:「從剛剛到現在過了這麼久,我們漫無目的地找是不可能找到的。」

  「可是……」

  「不,可以找到。」劉亞傑說。

  所有人一齊轉向他。

  「剛剛跟他戰鬥的時候,鍾靈育的皮夾掉在帝王谷,但他逃回來時沒注意到。」劉亞傑拿出皮夾。

  冥宙恍然大悟,剛剛獅身人面像的鼻子摔碎時,鍾靈育被碎石劃傷了大腿,看來他的口袋也在那時被劃破,而那也是剛剛劉亞傑撿的東西。

  「我剛剛看了一下,裡面除了基本證件,還有一張發票,是在便利商店買火車票的購票證明,而且他的取票時間就是昨天。」劉亞傑將皮夾丟給古廷。「你應該能……」

  「保證能!」詹古廷咧嘴一笑。「我會在明天以前查到他的目的地。」

  「帥啦,亞傑。」楊子歐拍拍他的肩膀,其他人也面露喜色。雖然鍾靈育可能把星銅移到其他地方,但只要能找到他就能找到線索,找到線索就有機會再奪回來。

  「我想經過今天的事,高雄國際機場會有一段時間不能用了。」劉女士說:「我會跟邁爾博士在幾天後從其他機場離開臺灣,先帶冥宙保住的星銅回去。」

  劉亞傑點點頭,劉女士注意到他眼神中似乎帶有愁色,便拍拍他的肩膀。

  「你不用自責,保住生命永遠是最重要的,你跟冥宙可以安全回來已經很好了。」她安慰道:「我在剛當警察的時候也一天到晚犯錯,雖然今天有點遺憾,不過失敗後的遺憾能學到的東西才是最寶貴的。」

  「我知道,謝了,媽。」劉亞傑說。但他沒有告訴她,讓他困擾的不只是星銅被搶走這件事。

  ─────

  八年前,美國芝加哥,某間廢棄的體育館。

  一個年僅七歲的小女孩打開門,走進幽暗的體育館中,小女孩有著一頭褐髮跟金色的眼睛,可愛的小臉因為體育館的灰塵而微微糾結。

  雖然這間棄置多年的體育館沒有可用的照明設備,僅有破窗滲入的微弱陽光,小女孩卻像走在自己家中一樣熟悉,因為她家就在離體育館不遠的地方,這間體育館是她和玩伴經常聚集的地點,也是讓她時空行者潛能覺醒的異能場。

  她走到一個籃球架的下面,一個小男孩躺在那裡,雖然他跟地面之間鋪著幾張報紙,不過小女孩也很意外他竟然敢躺在這麼髒的地方。

  「哥,起床!」小女孩說,只有跟她的堂兄田開陽獨處的時候,她才會說中文。

  田開陽只是在閉目養神,聽到小女孩的聲音後,他馬上張開眼。「田田,大伯說不要一個人進來。」

  「你還不是一個人進來!」田田嘻嘻一笑。「走啦,跟我玩。」

  田開陽搖頭。「我要留在這裡,我感覺我也快了。」

  幾天前,田瑤光成為時空行者之後,田開陽只要一有時間就會躲在這間體育館,希望自己也可以覺醒,雖然經過好幾天,他都沒有顯現出徵召,但他還是沒有放棄。

  「吼呦,不當時空行者也沒關係嘛,只要我是就好。」田瑤光拍拍胸脯。「以後如果遇到壞人,我會保護你的。」

  「你的能力那麼爛,怎麼保護我啊?」田開陽戳戳她的額頭。

  「哼!」田瑤光氣嘟嘟的鼓起腮幫子。「你等著瞧,以後我一定會成為對抗異形的滅形者,讓大家都知道我的能力一點也不爛!」

  雖然田開陽還是想待著,但他知道有這個堂妹在,自己是不可能待在這邊了。他們離開體育館,到鎮上的公園,玩了一會鞦韆才回家。

  田瑤光說是一起玩,不過每次到公園,推鞦韆的永遠是田開陽,田瑤光一直都是坐的人,因為田開陽跟她說他怕高。

  其實,田開陽只是喜歡看妹妹盪鞦韆時奮力盪高的模樣,如果自己當前面那個人,就看不到田瑤光的背影了。

  爸爸過世之後,田開陽的生活陷入了愁雲慘霧之中,媽媽除了自己房間跟醫院精神科,哪裡也去不了,她醒著的時候會做的事,就是把看得到的東西撕碎或是抱頭痛哭,雖然田開陽每天都會去跟她談心半個鐘頭,但那簡直是折磨。

  心理醫師說,媽媽有幻聽的症狀,她每天都告訴田開陽,聽到爸爸在跟她說話,再把自己的幻聽對他講述,有時講到一半就開始哭或摔東西,這些事情讓田開陽覺得自己也快瘋了。

  如果不是田田,說不定我真的瘋了。田開陽這麼想的同時,再推了一把鞦韆上的堂妹。

  田田就像向日葵一樣,充滿朝氣又開朗,是伯父全家的開心果,也是最常跟田開陽相處的人,從他到美國的第一天起,這個小堂妹就每天都要找他玩。每次看到她的笑容,田開陽就覺得自己彷彿回到爸爸死掉跟媽媽發瘋之前。

  這也是他一直想成為時空行者的原因,他希望自己可以保護這個唯一的妹妹。
76 巴幣: 6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