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厄夜怪客》:那些想變回人類的怪物們

Chazel | 2020-12-01 22:23:35 | 巴幣 136 | 人氣 465

  前陣子摔車在家休養,剛好看到Netflix上有《厄夜怪客》(Hell Sing)的動畫,因為看劇很慢,於是選了只有十集的2006ova版(跟漫畫一樣的版本)來看。記得高中時有看過漫畫,雖然那時還沒有成年,但不知道為什麼租書店給我們租這種每頁都在斷肢噴血的,然後不給租衣服穿比較少一點的《出包王女》,不可取,真的不可取。

  千禧年將至的那個時期,漫畫題材似乎熱愛圍繞在末日與人的存在上,同樣是探討「怎樣才算是人類?」,但《厄夜怪客》的切入點和《攻殼機動隊》並不一樣,作者平野耕太把重點放在人成為怪物之後,到底會產生什麼改變?甚至他也不著重在那種老掉牙的「人類剛成為怪物時的心路轉變」,更多的篇幅是「成為怪物之後,該怎麼變回人類」?

  劇中成為怪物的角色有許多個不同的層次,「被迫成為怪物」、「想得到力量而拋棄人類身份成為怪物」、「為了對抗怪物而成為怪物」以及「厭倦身為怪物的怪物」⋯⋯而故事裡有許多極具魅力與風格的角色,我只選幾個我喜歡的,首先,是梵蒂岡秘密機關第十三科猶大背叛者(Iscariot)的王牌亞歷山大.安德森。
亞歷山大.安德森(Alexander Anderson

  自認為是上帝在塵世間的神罰代理人,原本已超越人類肉體的安德森對於怪物與異教徒深惡痛絕,必須全數滅盡才肯善罷甘休,因此他雖然像個瘋狂的好戰份子,卻是因為他對自身要求甚高以及強烈執著,即便左手幾乎被砍斷,仍用嘴咬著手腕繼續揮動刀刃,制裁那些啃食人類的怪物。

  這樣的性格使他決定不去拯救自己撫養長大、被權力沖昏了頭的十三科指揮者馬克斯威爾,因為馬克斯威爾的所作所為已經不是上帝的本意;他也決定將海蓮娜的聖釘插進自己的心窩,讓自己成為上帝的怪物來對抗吸血鬼之王阿爾卡特。

  上帝的怪物?這完全是一個矛盾的存在,得到上帝的直接力量來驅除世間邪惡固然直接明瞭,可是當他得到超越人類的力量時,他也不再是人類,成為了上帝力量的俘虜,因為在剿滅怪物的同時,自己也是上帝欲除去的怪物。

  深知此道理的阿爾卡特對安德森喊著「只有人類能殺死怪物,不要也成為怪物」,但立場不同又異常偏執的安德森終究沒有照做,直到女主角西洛斯介入他們之間的戰鬥,才又讓安德森變回人類。

  變回人類之後的安德森因身體承受不住上帝的力量而瀕臨死亡,臨終前說了:「再也無法哭泣的人類會變成為怪物,而怪物只是不想再繼續哭泣的孩子。」

  我想這就是整部作品想要傳達的理念吧!那些悲傷的人為了不再如此難過,強迫自己停止哭泣,終會得到某種看似強大但實則自欺欺人的力量表象,終會成為他人懼怕的怪物。
少校(The Major

  納粹殘黨的代理元首,最後的大隊指揮官,以無盡的戰爭狂熱作為包裝,實際上是為了打敗吸血鬼之王阿爾卡特,而且,是以人類的身份贏得勝利。

  為了布這個局,少校等了五十五年,也在博士的幫助下改造除了大腦以外的所有身體部位,他想要保有完全的自我,即便吸血鬼的能力使他羨慕,他也絕對不願成為吸血鬼,因為他自認為是人類,只有人類能消滅怪物。

  但是只剩下大腦不是機械的他還算是人類嗎?更進一步的問,發動戰爭、殺害了全倫敦市民的他,還算是人類嗎?他就跟安德森一樣得到了足以打敗怪物的力量,即便他自認為人類,他還算是人類嗎?

  對另一個女主角伊特古拉來說,近乎瘋狂的少校也已經不在人類的範疇,那人類到底是什麼?作者沒有給出答案,每個人心中的答案也都不盡相同吧。
上尉(The Captain
  身為少校貼身侍衛的上尉是另一個怪物的面向,他從不曾開口說話,但實力卻遠在於眾人之上,被伊特古拉稱作忠犬的他對於任務之外的行動意外溫和,避免濫殺無辜、給敵人治療藥劑以及讓道給不是任務指定的人們,他和其他納粹殘黨一樣渴望死亡,但並非殺戮到極致、耗盡生命的死亡,死亡對他來說反而是一種解脫。

  就和阿爾卡特一樣,面對自身死亡時,他的反應是欣慰的微笑,死亡意味著自己脫離了怪物的身份,是幾百年來苦痛的解脫,我甚至認為他在與西洛斯決戰時有稍微放水,在盡忠職守之餘,了結長久以來的夙願。
瓦特(Walter
  明明是人類卻被稱作死神,實力足以與吸血鬼匹敵的他終究是為了得到打敗阿爾卡特的力量而成為了返老還童的怪物,但他和其他單純渴望力量的雜魚吸血鬼不同,他想要的是成為貨真價實的死神,和稱號相符的存在。

  為此他不惜背叛了服侍多年的主人伊特古拉,拋棄身為人類的尊嚴,只為了與阿爾卡特一戰,最終他還是失敗了,臨死之前選擇回飛船銷毀博士的研究心血,我想,他終究沒有成為真的怪物。
阿爾卡特(Alucard

  貨真價實的怪物,數百年間總被認為是怪物之王,雖然他並非一出生便是怪物,但兒時與人類時期的經歷使他成為了半瘋狂半嗜血的存在,他和上尉一樣厭倦了怪物的身份,吸收了三百多萬人的生命之後進入相位空間化作虛無,或許這樣一來終能擺脫怪物的身份,但他還是為了那些只有人類在乎的約定與忠誠,三十年後回到現實世界。

  安德森說阿爾卡特是有著人類外型的怪物,可他的作為與抉擇卻是披著怪物外皮的人類,怪物與人類的界線在他身上既明顯又模糊,就像兩面刃,沒有純粹的怪物,也沒有純粹的人類。

  不探討哲學議題,單就每個性格強烈、理念各異的角色便足以撐起整個故事運作,除了少部分過於血腥的畫面之外,我覺得《厄夜怪客》實在是一部好作品,反而是人氣很高的西洛斯對我來說沒什麼特別的,她還停留在許多作品熱愛討論的「人類剛成為怪物時的心路轉變」那個層次,雖然她的過往十分悲慘,但是,整部作品裡誰的過往不悲慘呢?

  並不是傳統強調怪物的可怕或是人類的堅韌那種吸血鬼主題作品,如果心臟夠大顆,找時間看看吧!我們對每件事情的想法可能都會有所不同。

創作回應

CyberPork1996
最喜歡的就是阿爾卡特對安德森的感嘆了。只有人類能殺死怪物,乍聽之下很像因為強者的餘裕才說得出的幹話,實際上也真的很幹話,但就是這樣才配的上阿爾卡特的性格,將他架高到了一個至高空虛之處,孤獨與哀怨不言自明。
2020-12-01 23:23:06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