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惡人列傳】頭城,或叫《鳥銃》

俄國修士 | 2020-12-01 15:13:18 | 巴幣 206 | 人氣 98


小龍正躺在花叢裡。噶瑪蘭的小孩們正繞著他跳著舞。

慶典又快到了,相信部落裡的男孩和女孩們都期待這個日子。

小龍最一開始來到這個部落時,背上背著一挺鳥銃。他那時剛經歷了一個無法忘懷的夜晚。直到現在他也還記得那時發生的事。

武代跟青年們一起過來邀請趙小龍參加慶典。他們用肢體動作告訴他,他將會是座上賓。

村落中,花朵綻放,木頭與花草造出的帳篷在陽光下閃閃發亮。是個準備慶典的好日子。

當然,他也還記得他第一次見到武代的那日子。他和其他壯士們來到了他的身旁,他們都拿著小刀,看著這個狼狽不堪的入侵者。

他們看得出來,這個漢人——即便背著一把火器——並沒有敵意。或起碼沒有抵抗力。

老奶奶們穿上祭司服,老爺爺們穿上只有長者才能穿上的黑服。孩子們開始分起了米飯,其中一個小女孩也拿著一搓米飯給了小龍。

「投降,投降。」

當小龍被這群「番人」包圍的時候,連夜奔跑而疲憊不堪的他早已放棄了抵抗。

他用漳州腔連說了兩聲「投降」,然後用他那對黑黝黝的手掌,把背上的鳥銃卸下來,給了眼前的壯士。

「咻——」

一聲尖尖細細地聲音傳了過來。是武代的兒子正在吹著小龍帶來的那粒哨子。

「漢人,他們來了!」

武代得知這個消息後短短的嘆了一口氣。他點了點他兒子的額頭,接著就走向其他青年們,開始緊急的討論——該繼續準備慶典,或是趕緊帶上孩子與長者,離開噶瑪蘭。

小龍待上了這麼一段的日子,依然連一句噶瑪蘭語也聽不懂,但他也能用心去感受,明白他們遇到了什麼狀況。

小龍走到了武代的那位乖兒子面前,對他微笑,並點了點他的額頭。武代的兒子也笑著,然後臉上笑容接著消失。他把那粒哨子還給了他。

小龍仍然記得那天,他經歷了什麼。他仍然記得那天夜裡,他連夜逃跑,是為了什麼。

飛鳥排成一列整齊的模樣,飛過整個噶瑪蘭,任何一個有經驗的長者或祭司都知道,這是個不祥之兆。

祭司們罕見的向青年們點頭。她們當中有人也為人母親,她們相信大地之母也不忍看到她的孩子被趕盡殺絕。

族人停止了預備慶典的腳步,他們開始走回自己的帳篷,收拾了起來,儘管非常痛苦煎熬。

小龍走入其中一個帳篷中,那是武代的帳篷,是武代收留他的帳篷,是村裡最美麗的幾個帳篷之一。

在帳篷內部的頂端,有著一根有光澤的木造物。它上面被畫著象徵和平的鮮花,儘管小龍一輩子也不知道這種花叫什麼。

「離開?」

武代用他少數會的幾句漳州話問向小龍。

「你們,離開。我,不離開。」

他回答。

武代聽懂了。

小龍走到了花壇中,一根金屬物像神祖牌一樣被立在那裡,孩子們常常繞著它跳舞。但舞已經結束了,這根鐵管也被小龍拔了起來。

族人們已經將所有必須帶走的,和本可以不帶的東西,都給打包了起來。

「跟我們來?」

「不跟。」

小龍拒絕了武代,這個視他同為族人的噶瑪蘭族長的邀約。孩子們走向他,擁抱他,與他道別。

黃昏了,村裡只剩下小龍一個人。他拿著那被拆解開來的子銃,被畫上花花草草的銃機,以及有些失去光澤的母銃,組裝,組合。並裝上那被當作彈珠玩耍的彈丸。

那還是他當時的那把鳥銃。

他望向了夕陽西下的那一方,那是他過去的族人。他望向了已是黑夜的那一方,那是他過去的族人。

「點火!」

他點起火。

「瞄準!」

他將鳥銃瞄準了遠方的那個某個黑影。

「開火!」

遠方傳來巨響,鳥兒都飛的四散。空無一人的村子被彈丸打的塵土飛揚。

「碰!」

一聲不和諧的槍聲出現在村子裡。一粒彈丸打中了一位拓荒者的胸膛,他應聲倒地,其他人們看到時也感到詫異,難道番人也有火器?

他們依稀看見在那個小村子中有一個身影,他站了起來,手上彷彿拿著一把鳥銃。

「發現敵人!開火!」

第二排的火銃手們開火,彈丸再次打在噶瑪蘭的帳篷上。

「結束了!」

小龍高喊了一句。遠方的漳州人們似乎也聽見了。

創作回應

Reineke
這次的「惡人」是主角的同族嗎?
2020-12-01 16:13:05
俄國修士
請搜尋國中課本,開蘭第一人
2020-12-01 16:22:53
Reineke
原來如此,所以「小龍」是他的綽號……
2020-12-01 16:24:12
俄國修士
不是啦
2020-12-01 16:31:50
Reineke
我查了以後也覺得不是,所以小龍和「第一人」是不同人嗎?
2020-12-01 16:34:17
俄國修士
嘿啦
2020-12-01 16:34:37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