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學妹與我》第五章

悠閒紅茶(冷卻中) | 2020-11-30 18:00:02

完結《學妹與我》
資料夾簡介
治歧黃是否能順利逃過傷無痕那熱情如火的示愛呢?



這是傷無痕,她很可愛,現在你知道了。
感謝ZHUO所親手繪製的插圖。
女兒真的好可愛>//////<


    第五章 計畫
  
  對著身後的無痕,我就是連開三槍。
  
  但與其交手已不下數十次的我,遠比任何人都還要清楚這絕對沒用,於是乾脆又補了三槍。
  
  手指帶動機關,撞針引爆底火,子彈轟然擊出。
  
  鋼鐵製的彈頭於半空中急速旋轉,挾帶駭人的殺傷力襲向少女的要害。
  
  結果一如預料。
  
  見血色浪潮毫無窒礙的吞沒全數攻勢,我不禁輕聲咂嘴道:
  
  「去你的……這傢伙也未免強過頭了吧……
  
  「等、等等等等等!學長你剛剛是對小痕開槍嗎!?」
  
  如此驚叫出聲的是坐在正駕駛座上的戴千里,只見負責駕船的她雖然沒有因此怠慢快艇速度,可浮現於臉上的愕然卻是一目了然。
  
  「吵死了!妳當我想啊!給我安靜一點,我在想事情!」
  
  「但再怎麼說開槍也未免太過頭了吧!」
  
  「那傢伙看起來像是有受傷的樣子嗎!」
  
  就算改拿機關槍掃射,肯定也無法傷她分毫。毋寧說,子彈對她而言根本不足為懼。別說是傷害了,就連簡單的阻止都做不到。
  
  那怕是現在,形如觸手的猩紅也依舊凶狠的追擊著快艇,每一次落空都會於海面激起巨大的浪花,大聲的提醒我們還得再加快逃命的速度才行。
  
  擺脫是不可能的。
  
  要拉開距離更是奢望。
  
  雖說是藉由在腳下凝聚血液來滑行的,但無痕的移動速度卻還是快得只差快艇一截──更別提這艘快艇的引擎還被操到極限邊緣了。
  
  快艇猛地震了一下。
  
  強烈的震動甚至讓我的屁股有那麼一瞬間被彈飛座位。
  
  轉頭望去,只勉強看見船殼被挖出了一道口子。雖然沒辦法仔細確認,但傷口看來似乎很淺,還不至於危害到船隻的功能──至少暫時還不會。
  
  「學、學長你到底是想到辦法了沒啊啊啊啊啊啊啊!」
  
  千里放聲尖叫,不住顫抖的雙手緊緊握著方向盤,像是死抓著稻草不放的溺水者那般。儘管同樣慌張,甚至巴不得學她慘叫出聲,但我不能。
  
  我非得冷靜下來不可。
  
  我用力咬著舌頭,藉由痛楚來壓下不必要的慌亂,同時抽出彈匣,耐心地替其裝填子彈。
  
  第一顆子彈掉落腳邊。
  
  第二顆差點掉了出來。
  
  第三顆花了一點時間。
  
  第四顆嘴巴嚐到血味。
  
  第五顆速度漸漸變快。
  
  到了第六顆的時候──
  
  呼吸總算是稍微平復了一些。
  
  吞下於口中積蓄的唾沫和鮮血,我長吁一氣,吐出些許血腥,緊接著再次向後開槍。我當然也知道這舉動毫無意義,不過就是想聽聽火藥爆炸的聲音。
  
  我面相千里,逐步確認方才所收集到的資訊。
  
  「…………喂,妳剛才說得都沒錯吧?」
  
  「咦?剛、剛才……?剛才指得是──
  
  「全部!」我不耐煩地大吼,拳頭更是直接敲向了前方的控制面板。在指尖感受到一絲沉重的同時,我也不忘接著補充:
  
  「從我把妳拉上船後,我問得問題還有妳說得回答,是不是每件事情都和妳講得一模一樣!」
  
  「咦、是……是都一樣沒錯!」
  
  「沒有任何紕漏或是要補充的地方?」
  
  「沒有!」
  
  那就沒問題了──我接著開啟船上的通訊器,並搶在對方開口之前先提出自己的要求。
  
  「能欲!我要和總司令通話!」
  
  『你說什麼!』
  
  「我沒時間解釋!做就對了!」
  
  『你是認真的嗎!聽著,你這白癡,我已經放任你去私下胡搞了,你現在還要我──你的長官替你和總司令接線?拜託告訴我,你不是認真的,你只是在跟我開玩笑而已……
  
  「好了沒?」
  
  『好了啦!』
  
  通訊線路確實已經連上了。倘若沒有,能欲肯定會接著埋怨:你欠我欠很大你知道嗎?
  
  而既然通訊已經沒問題了,那麼接下來該做的就是先聲奪人了。
  
  「報告!我是第一醫療隊副隊長──治歧黃,目前人在西南戰線,針對眼下異狀發生一事已有頭緒,還請總司令一聽!」
  
  『……請說。』
  
  就算通訊迴路冷不防的被入侵,對方也只是短暫思考了片刻而已。和能欲焦躁不安的聲音相比,總司令低沉的嗓音就像注入了整座冰河時期的湖水,聽來不僅沉著還蘊藏著難以瓦解的冷酷在。
  
  該死。
  
  上位者都是這樣的嗎?明明正值生死關頭,但論壓力卻是和總司論對話更勝一籌。
  
  去你的。之後有的是時間討論軍紀,別在這邊大驚小怪了──握緊於不知不覺間滲血的拳頭,獲得准許的我立刻道出自己的來意。
  
  「誠如總司令所知:目前西南戰線發生異狀,負責先鋒的A小隊成員──傷無痕……
  
  『在解決掉最後的<噩耗>後,傷無痕便開始無差別攻擊隊友,而在小隊長戴千里的疏散下,全體隊員皆無受傷,且已確實退至後方────請直接說重點:事情為何會變成這樣?』
  
  搶過後續內容,總司令直指事件核心的問,強硬的反應和預期中的截然不同。要不是西北戰線更加棘手,就是總司令其實並不如傳聞中的那般冷靜。
  
  不過仔細想想,位於指揮室的他肯定也已經掌握到了大概,多此一舉的或許是我才對。
  
  既然不必確認雙方資訊是否對等,那麼接下來事情就好辦了。
  
  「……我知道了。那麼就請容我直接分析現況:從事發經過來推測,可能性大抵有三種。」
  
  『而從A小隊全員皆有和該<噩耗>交戰來看,可能性只剩兩種。』
  
  「再從其餘隊員皆無異狀,且<噩耗>已被殲滅去推測……
  
  『再無其他可能了。』
  
  「不可能!」
  
  開口辯駁的不是我,而是身旁的戴千里。
  
  『什麼不可能?』
  
  「咦、呃……
  
  聽聞總司令的反問,千里不僅講得含糊不清,就連駕駛速度也因分心而慢了一拍。雖然不是不明白被上級質問的緊張,可現在更該小心的明顯是身後才對。
  
  鋒利如刀的鮮紅抓準破綻,一口氣掀開了快艇末端的外殼。
  
  船身因此大幅搖晃,甚至差點面臨翻船。不僅是我,就連緊抓著方向盤的千里也都差點被甩飛。再次意識到自己正遊走在鬼門關前,千里這才終於拋下雙方的軍階,並像是鼓起全身勇氣似的大喊:
  
  「你們在說什麼我怎麼都聽不懂啦!」
  
  「…………
  
  這傢伙真該感謝她的駕駛技術。
  
  否則我鐵定會把她扔進海裡的。
  
  我受不了的撫額解釋:
  
  「聽著,妳應該也清楚無痕現在是什麼情況吧?她之所以會不分青紅皂白的攻擊你我,大致有三種可能;第一是被<噩耗>催眠;第二是被其控制精神;第三是被寄生。」
  
  『且從除她之外的所有隊員,皆有和那隻<噩耗>纏鬥的情形來看,能直接扣除被其催眠的可能。』
  
  「而又因為<噩耗>已被消滅,所以又能刪去其餘兩種可能。」
  
  『因此再無其他可能。』
  
  「錯了。」
  
  確實所有可能都已經被刪除了──
  
  然而那也僅限於已知的可能。
  
  「傷無痕的<天賦>能讓她自由操控血液來進行攻防甚至是移動,而假設那隻<噩耗>並非藉由上述方式來讓他人失去神志的話……
  
  『……那就是藉由自身的體液。』
  
  「換句話說,其他隊員之所以沒變成那樣,是因為小隊長命令他們撤退,讓他們沒機會和傷無痕交戰;再換言之,若是不盡快處理……
  
  『讓傷無痕轉而前往西北戰線的話……
  
  「──該處毫無疑問的會徹底淪陷。」
  
  總司令悄聲總結,話中的沉著更因這項突然的訊息而出現瞬間的驚愕;至於方才打岔的千里,則是露出了不知所以的懵懂表情。反正本來就沒指望她會聽懂了。
  
  在沉默半晌後,總司令這才接著詢問:
  
  『……有辦法處理嗎?』
  
  聽見預料中的問題,我自然也如預料般的回答:「報告:有。」
  
  總司令不是莽夫,固然不會遣兵圍攻已然成為感染病原的無痕,再加上至今仍處於膠著狀態的西北戰線,要立刻組建專門部隊討伐無痕同樣不可能,而我也絕不會讓那個笨蛋學妹陷入那般處境。
  
  因此計畫什麼的,早在摸清真相的那一刻起就已經擬定好了。
  
  我接著道出其內容,而總司令雖然遲疑了一瞬,但最後也還是同意了。
  
  『…………我知道了。你的要求就這樣嗎?』
  
  「這樣就好。」
  
  『那麼祝你武運昌隆。』
  
  「謝謝總司令!」
  
  在關閉通訊後,我便踩著位子的起身面向身後。
  
  瀏海被強勁的海風給吹亂,為了避免落海而緊抓著椅背,我惡狠狠地瞪向至今仍窮追不捨的無痕,空出來的右手更下意識地抓住了左臂的臂章。
  
  不是失神也不是瘋狂──
  
  無痕此刻就只是單純在追殺敵人罷了。
  
  「妳到底是要給我添多少麻煩才甘願啊……
  
  儘管嘴上這麼埋怨著,但我確信自己的表情肯定沒有那麼不饒人。
  
  雖然稱不上是高興,但也絕對說不上是憤怒。會是鬥志滿滿的樣子嗎?我不曉得。真希望手邊有把鏡子啊──掛著連自己也不曉得的表情,我對著擊出血液的無痕就是一陣叫囂。
  
  「喂!無痕!妳不是巴不得想占有我嗎?我人就在這──
  
  舉槍瞄準,扣下板機;
  
  火花綻放,子彈飛轉。
  
  見血色浪潮再次吞沒子彈,我非但沒有咂嘴,反倒還狂妄一笑的接著說:
  
  「……想要就來啊。」
  
  無數鮮紅登時奔湧而至。
  
  
  

    後記
  
  學妹強在武力,學長勝在智力。
  
  嗯~果然是一對呢。截長補短,善哉善哉。
  
  本來想把故事拆成兩回的,但就是不知道該怎麼拆啊!這樣不就害得紅茶不能偷懶了嗎!
  ……沒,我什麼也沒說。
  
  來談談故事吧~對。這是轉移話題沒錯。
  
  有關治歧黃和總司令討論異狀的橋段,其實是致敬(或是參考?)金光布袋戲中,欲星移和赤羽信之介論妖魔海的五種可能。
  
  把話說清楚是會被扣薪水喔……
  
  真的感謝神田京一的抱怨,否則我肯定要來回推敲N遍才能看懂。
  
  歡迎大家抽空去看看!
  雖然……沒看前因後果鐵定看不懂就是了。
  
  故事就是這樣!
  
  順便厚臉皮的問一下,有人期待後續嗎?
  
412 巴幣: 1180
Albert.biotech
沒有比病嬌更可怕的,如果有那也是失控的病嬌
2020-11-30 19:16:43
悠閒紅茶(冷卻中)
大丈夫DA!只要好好香一個就沒事了wwwww
2020-12-01 00:50:48
愛德莉雅.萊茵斯提爾
快衝上去抱抱她(X)
學妹真是太熱情了,就和開槍開到發燙的MG42槍管一樣XD(ˊωˋ)
2020-11-30 19:43:28
悠閒紅茶(冷卻中)
學妹就是熱情>///////<
發燙的MG42wwwwwww(熱血學妹XDDDDD
2020-12-01 00:51:33
亞嶸
我很期待,我還需要跟多!!!
2020-11-30 21:45:06
悠閒紅茶(冷卻中)
嘿嘿~謝謝亞嶸的期待!
2020-12-01 00:51:55
輕言/青炎
期待!
2020-12-01 00:08:23
悠閒紅茶(冷卻中)
青炎好久不見XDDDDD謝謝你的期待wwwwww
2020-12-01 00:52:25
David
嗯!抱上去就對了!
2020-12-01 01:44:53
悠閒紅茶(冷卻中)
狠狠抱起來XDDDDD
2020-12-01 02:04:17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