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隨筆 做死美人受x玩世不恭腹黑攻 《馴服》

歪星人ET | 2020-11-29 22:03:21


世界背景是符文工廠4吃的是雷歐受(這裡可以無視,就是被人設打到了)
放在BL中他的屬性就是一個做死美人受啊
攻的屬性私設是玩世不恭腹黑攻
攻外表示正太,比受矮很多,一米六七跟一米八的距離
但攻還是喜歡叫受小狐狸,受會回嗆矮冬瓜

算是劍與魔法的世界
受是一隻沉睡百年後被攻救醒的狐狸,雖然身為前神職人員但非常愛撩撥所有女性,看似什麼事情都不放在心上,實則超級重視承諾。表現的很很豁達實際上超怕受傷,一旦內心受傷就會鑽牛角尖的個性超適合被比他更強大的攻直接掰正!

以下自產糧食:

  攻最受不了的就是逃避問題,而對於受的感情他早在發現不對勁的那刻,就決定要一次處理完。不可否認,天生愛好魔獸的他,在被友人受託去救援這隻狐狸前,只是非常單純的想要把這隻狐狸救出後擄幾下尾巴就好了。

  誰知道擄著擄著上了癮?

  不可否認彼此間的愛好興趣太過相同,彼此能討論的話題多的無法細數,甚至不論要去哪裡冒險遊玩第一個想到的夥伴也是對方,這就有些危險了--他想想到的絕非是什麼好兄弟間的默契,而是更加曖昧的稱呼,「靈魂伴侶」。

  他的道德感並不強,性別、種族、身份從不再挑選伴侶的範疇內,甚至連對方的意願說不定也會被他忽略。

  攻太了解自己的惡習,偏偏這隻狐狸不知道是太傻還是看的太清楚,明明不願意被任何事物束縛住,卻還總愛往他身邊湊,難道會看不出來自己對他日漸嚴重的控制慾嗎?

  明明不喜歡被人觸碰到獸耳獸尾;明明知道自己對他魔獸的部位情有獨鍾,每次來找他必然會被摸個幾把;明明總是與人保持一段距離,最近卻能感受到那段距離漸漸模糊──

  狡猾的狐狸,攻覺得自己動心動的不虧,跟長期處在自己萌點的人相處不動心,太難了。

  他又不是唐僧。

  「嘖,怕寂寞的小狐狸。」攻哼了哼,覺得手有些癢。

  天氣不錯,心情很好,來去揪個狐狸尾巴好了。

  順便逼迫某隻還在狐狸洞內的小狐狸出來面對一下事實,既然撩到他了,那不找回一些場子可不符合他的個性啊。

  想清楚後攻伸了個懶腰,踏出房門直接出去街道找人,通常這時間受都會待在湯館幫忙。

  街上的行人來來去去,這所城鎮的人並不多,卻各個樸質溫暖,自認不是什麼好人的攻都情不自禁的喜歡上這個小鎮。他覺得為了這個城鎮的神明留下真的一個明智的決定,當然,誰讓這個城鎮的神明也是可愛的獸獸呢。

  雖然手感比不及小狐狸。

  「……沒這回事,在我眼中的你十分具有魅力。」遠遠的攻就聽見受又在撩撥女性,儘管這個小鎮的居民都早已習慣受的隨口撩,不會有人放在心上,奈何這座小鎮的觀光客並不少,總是有旅客聽信受的言語,被迷的暈頭轉向。

  ──恰好這次就是個面生的呢。

  真的是會讓人想要狠狠的懲罰這隻小狐狸。

  攻暗自想著,原本慵懶的步伐已經不在,俐落的,一手直接抓在這隻小狐狸的尾巴根上。

  「唔!!?」

  「小狐狸,撩的挺開心的呀。」滿意的看著瞬間炸毛的受,攻還不浪費自己的外貌優勢,笑得特別燦爛,轉身就對湯館的老闆娘打了招呼。

  「老闆娘,小狐狸我帶走啦。」

  聞言,老闆娘笑嘻嘻的對著攻揮了揮手,接替了原本受的位置,把那位還想說些什麼的少女安排的妥妥當當,顯然已經十分習慣受在工作時間被攻突然帶走。

  攻抓住受的手,直接往湯館內部走去,二樓內部的房間是受目前的住所,考量到待會要說的話,攻決定好心找個能讓受比較放鬆的場所。受正揉著尾巴咕噥著對著攻抱怨,豎起的狐耳蓬鬆而柔軟,尾巴左搖右擺,看上去十分好摸。

  「怎麼了矮冬瓜,吃醋了是嗎?」受哼哼的椰挪,眼角帶著嘲笑之意,伸手就要把攻的頭髮揉亂。「你就承認迷上我了吧,哈哈哈。」

  攻聳了聳肩,任他揉,眼角瞟向了他,語氣輕飄飄的,「我是迷上你了沒錯。」

  「哈?」

  攻將受推入他自己的房內,地面上鋪了柔軟的地毯,就算直接坐在地面也不會感到不適,而他這次沒有控制自己的力量,輕而易舉地讓受跌坐在地上。攻一向了解自己的優勢以及劣勢在哪,不夠高大的身形能夠讓他輕而易舉的在魔物間舞動,以最靈巧的速度、技能,享受最刺激痛快的戰鬥。

  但同時面對高大的敵人,只能用更大的力量才能將對方壓制。

  習慣處於主導地位的攻毫不猶豫的棲身壓在受身上,而恰好,就力量而言,這城鎮能與他相比的不到幾個,這其中,恰好並沒有受。

  「矮冬瓜你幹嘛……」受乾巴巴的問到,趨吉避害是所有生物的本能,擁有魔獸血脈的獸不自覺的齜起牙,蓬鬆的毛髮再次炸開,眼中的膽怯顯而易見,但在那之後,又有隱密的期待。

  攻笑了笑,眼神卻不由自主地轉向受──的耳朵。想到就做,攻壓在受的身上,雙手繞過受的臉,開始搓揉受那對白色的狐狸耳朵。

  「喂、等……唔!」受終於想起來要反抗,但來自耳朵帶來的酥麻感覺令他一時無法施力,他劇烈的掙扎,但身上嬌小的攻卻彷彿有千斤重,怎麼樣也推不開。

  「有種……正面、唔,單!挑!」受氣到一個不行,身上屬於魔獸的部位相較於人體更為敏感,平常是絕對不會讓人碰觸的,就是太習慣攻出奇不易撫摸,從而對他降低了太多的防備。

  越想越氣,受張嘴就咬向攻的肩膀,還不留情。

  「省省吧,你的牙還不夠破開我本身的防禦的。」攻懶洋洋地說,痛是會痛,但說受傷,那是不可能的。

  反而有種別樣的情趣。

  「我說啊,我們在一起唄。」姿勢十分曖昧,攻蹭著受的臉說著,兩人貼合的身體能夠讓攻輕而易舉的感受到受的狀況,早在他摸他的耳朵前,這隻小狐狸的心跳就亂了。

  受的手無力的搭在攻的腰上,尾巴也不自覺的纏上攻的腰身。即便是要讓受認真思考並且回應的時刻,攻也沒有停下撫摸受狐耳的動作。

  他很享受這種感覺,似乎能夠完全的掌控受。

  「唔……我、拒、絕。」即便身體軟綿綿的沒什麼力氣,受仍試圖推開身上的人,齜著牙,似乎恨不得在攻身上咬下一塊肉。

  「先別著拒絕嘛。」攻的語調仍然那麼愉悅,帶著股惡意,「小狐狸我給你一天時間考慮,我這個人呢,唯一的優點就是說到做到。」

  「你可要想好,小狐狸你是真的要拒絕我嗎?」

  攻最後摸了一把受的頭,臉上絲毫沒有被拒絕的難過,或者說,攻根本不認為這算什麼大事。

  「明天早上十點我在廣場等你的回答,機會只有一次。」

  「小狐狸,最好別再給我逃避。」

  即便拒絕了也不要緊,反正他並沒什麼道德感。



有靈感就先寫著玩兒
反正香自己也沒什麼
84 巴幣: 2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