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夢想的旅途--第六十章

傷痕 | 2020-11-29 21:46:20


 
 
 
 
  起初,僅僅是站在被迫參加的立場跟了過來,但在夏洛特閒聊的過程中不禁也提起一些興趣。
 
  然後,在帶著大包小包的東西邁向目的地的時候,映入眼簾的是越發鮮豔的花草樹木;不同於從上空整片俯瞰時的風情,一點一滴增加的感覺更讓人在不知不覺間興奮起來。
 
  再來,實際見到人山人海般的賞花人潮,和迎面而來漫天飛舞的櫻色花海,想要好好體驗這次賞花會的心情便確定下來了。
 
 
  「唔喔喔!啊~~我還能喝~~唔!」「不能再喝了!」
 
  但等真的抵達現場之後,看見的卻是陷入糜爛狀態的菜菜,以及展現自己晉身戰鬥能力的依琳娜,壓制的手法的確漂亮。
 
  一旁引導我們過來的凜(似乎也有喝一點)保持著剛碰面時不知所措的模樣,而夏洛特則是早已開始捕捉這樣千載難逢的機會留下紀錄。能阻止菜菜的只有我了呢。
 
  「菜菜你也喝太快了吧~~我和夏洛特才剛到這裡而已呢。」
  「嗝!我還好啦~~沒有醉沒有醉。」「我現在還得駕著呢。」
 
  示意看起來還沒有很醉的依琳娜放開菜菜,果不其然這醉成爛泥的朋友就立刻纏上來。總之先記住,可以和依琳娜還有凜喝酒,但絕對不能找菜菜。
 
  「嘻嘻~蕾雅覺得賞花好不好玩,大家一起玩吧!喝酒喝酒!」
  「很不錯喔,謝謝菜菜你找我來呢。」
  雖然講的話都因為酒醉而變得支離破碎的,但還是能勉強聽懂。
 
  「賞花啊~~是很開心分享事情的朋友、嗝,大家聊!我要小真!」
  「賞花聊天很棒呢,但菜菜不休息一下可不行喔。」
  「咦~~唔,不要啦,我還可以繼續喝!」
  但是你講話的內容已經完全理解不能啦!
 
  「先休息,我想拍照片留下回憶,菜菜也想要對嗎。」
  及時解救這情形的是手上動作沒停下來的夏洛特。
 
  「唔!好、那、那我先………………」醉到睡下去了?
 
 
 
  再讓菜菜在地墊上半躺著休息後,還沒喝酒的我們也不客氣地開起酒瓶,順便聽夏洛特講解剛才的情形;遺憾的是,已經不少黃湯下肚的另外兩人也決定讓胃腸先緩緩,只能讓我們倆一次次的對杯。
 
  「簡而言之,因為加藤很忙沒能在一起所以在鬧脾氣。更直白的講就是青梅竹馬的感情問題,然後在鬧脾氣。」
  真簡單易懂的說明。看來才兩杯梅酒還完全不會醉啊。
 
  「這好像和我們沒有關係,但她心情不好才找我們一起賞花喝酒的,如果可以還是想讓她心情好起來。」
  現在的凜大概像是那種借酒壯膽的類型,意外的能清楚表達自己的想法。但是農家子弟的土味卻在喝完酒後產生一種文學少女的氛圍,非常特別。
 
  「但這不關我們的事,都喝成這樣就直接把她灌醉到忘記煩惱!」這邊的皇族則是徹底捨棄上位者的矜持,而且時不時還跑出些霸道的氣息並且進行著任性的發言。高傲的姿態又小孩子氣的表現十分新鮮,回去再和夏洛特要些檔案好了,一定拍下很多精彩畫面。
 
  「這方法不錯,我們等等就這麼做。」
  拉開第三杯梅酒的夏洛特回應到……
 
  「……我才正在喝第四杯應該沒有那麼醉。」
  「沒醉到會幻視、幻聽,但已經會把心裡的想法說出來了。」
 
 
 
  對於不擅飲酒的人來說,要區分有醉意和已經喝醉的差異很困難,但如果喝到爛醉的程度就能很簡單的分辨了。
 
  「唔~~好痛、好痛喔~~頭好不舒服,這是宿醉嗎?」
  「大概是吧,先喝點解酒的東西如何?」
  眼前歷經酒醉糜爛的菜菜,正在承受著她自己沒設想過的痛苦。
 
  本想著等她醒來會不會稍微清醒些,可是一旦得到否定的答案,我們四人便開始接力的灌酒;最後由夏洛特護送去『解放』之後,才好不容易取回理智和劇烈的頭痛。
 
  「我有給應對症狀的藥物,一段時間過後就會生效。倒是菜菜,你今天已經有10個小時以上泡在酒精裡面,不說些什麼就要散會囉。」
 
  聽起來是在轉移對方的注意力,不過也確實是在提醒菜菜。再她爛醉如泥的時候,太陽可是完成了東昇西落的過程,再加上因為我們合力灌酒的緣故,平平其他四人酒都醒的差不多,唯獨菜菜一個還在宿醉地獄中。
 
  「嗯、就是啊……小真最近都不理我,好寂寞!」
  「「「「預料之中。」」」「怎麼全部人都異口同聲!連凜凜都是!」
  「咦?特別提到我。」「我覺得自己比凜凜聰明~~」
  「好過分!但、也是沒有錯啦…」
 
  感嘆眾人的一致性順帶損了凜,看來菜菜的腦袋已經清醒不少。話說回來,把凜叫成凜凜還真特別。
 
  「總之!我想知道現在該怎麼辦、唔,頭痛。」
 
  提出的問題實在是太過籠統讓人難以回答,終歸是困擾著朋友的煩惱,不認真思索一下可不行啊~倒是你們怎麼所有人都看著我。
 
  「你最適合提供意見。」
  「蕾雅幫過我很多次,菜菜的問題也能提出方法的。」
  「我平常都是問人的那方,這種事情比較……」
  「………………拜託了~~」好啦好啦。
 
  在我看來,兩人是關係良好的青梅竹馬,可這究竟是親友間的情感還是愛情上的糾葛我根本分不清楚,儘管之前都認為是前者,但現在想想後者也不無可能。
 
  算了!反正在一旁仔細觀察的夏洛特隨時能夠替我做出補充;依琳娜對人心的敏感程度也是一流,在菜菜起不良反應前大概也可以制止我;至於凜的話…既然都能做在一起喝酒,默默的當傾聽者給人踏實感也沒問題吧。
 
  顯然包圍十分完善,我所需要做的就是突破的箭頭。
 
  「偶爾就這樣讓加藤自己一個人不好嗎?」「咦?」
  突然全身一振,菜菜彷彿從酒精的影響下瞬間清醒。
 
  「之前不是才說過菜菜很容易過度依賴別人嗎。」「唔。」
  於是我趕緊補上一刀,好讓她能夠放寬心來聽。
 
  「你們是關係非常要好的青梅竹馬,這件事情幾乎大家都知道,校園中也很常看見你們同進同出,但這樣子的情景反而不該是常態!」「咦?」
 
  「每個人都需要互相幫助、扶持,但也要有自己的時間來放空、沉澱;尤其像加藤現在面臨挑戰的時候,比起無時無刻的貼身照護,更需要的是在背後默默支持的人!這也就是菜菜的位置吧。」「默默支持小真嗎?」
 
  「沒有錯!這對菜菜來講很有可能是過去從未遇見過的情況,但隨著我們年齡的增長、眼界自然越來越廣,去苦惱、去糾結的過程必然會到來,你們彼此都要找到適應的方法才是成長喔!」
 
  儘管沒什麼自信,但我講的也是實打實的正論,旁邊的依琳娜和凜都不禁點頭稱是,就差在菜菜能不能接受了。
 
  「嗯、所以要讓小真…能專注在只有自己的事情上呢。我知道了!菜菜一定可以變成默默支持小真的人!」
 
  不錯不錯,耗掉一整天的時間還沒賞到花(實在是沒有心情去看),但至少有解決朋友苦惱的問題,也是充滿意「可是……」?
 
  「小真不在還是好寂寞,嗚嗚嗚嗚嗚……………」
 
  結果是明白事理卻不能接受的類型啊!

20 巴幣: 2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