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善提經:二十五. 鏡中月

山容 | 2020-11-29 17:21:58

連載中善提經
資料夾簡介
三千世界動盪不安,手持邪劍的噬佛者為濟為情踏上復仇之路,誓誅舟天聖主。為了得到力量,即使身犯五逆重罪也在所不惜的他,卻接到了意料之外的任務......

二十五. 鏡中月

      「你們看!是星星!」
        細蕊高興地呼叫同伴,她兩手抓著繩子,左腳緊緊壓住圖紙,右腳大拇趾上沾了黑炭,努力想把看見的星星畫好。
      「細蕊快來幫忙!」船頭的水筆仔吼道:「船快翻了!」
      「等五——哦遺下!」細蕊喝了一大口水,好在左腳及時把圖紙收回右腳撐開的油布包,才沒毀掉珍貴的寶藏。今日黑夜狂風來得詭譎透了,平靜的大海突然變成風雷交閃的修羅場,轟隆隆震得人手腳發抖。

      「細蕊!」
      「來了!」
      「你到底在摸什麼魚?」細蕊趕到水筆仔身邊,幫忙她拉緊綁帆布用的麻繩時,這位姊妹依然滿臉責難。
      「我看到星星了。」細蕊為自己辯護。「柳條婆說過星星很重要,看到要趕快畫下來才行。」
      「很重要?你那顆肚子要是掉下來,我看哪一個才重要。」水筆仔說:「好在風雨變小了。」
       真的變小了,突如其來的風雨來得快去得也快,感覺像是哪方的魔神妖怪遮住日月,出來興風作浪。現在牠們玩夠了,就放過可憐的太陽和月亮,騰雲駕霧離去。負責掌舵的海欖仔趴在舵柄上直喘氣,負責左右的紅佳冬和海佳冬姊妹趕忙跳上去確認她的狀況。確定風雨過去,水筆仔和細蕊綁好船帆。

      「雨來得古怪,不知道是哪方的魔神出來了?」水筆仔說。
      「也有可能是黑心的天眾。不要忘記他們有好多雨工,隨時都能來一場大雨。」
      「我覺得不像。」水筆仔搖搖頭。「你星星有畫下來嗎?」
      「有,我都畫好了,和我的內褲收在一起。怎麼了?你想偷摸我的內褲嗎?」
      「不要說鬼話,我們給風這一吹,不知道會吹到哪裡去。」
      「你說的是往哪邊划?」
      「不要在那邊哭夭。」水筆仔說:「你看,潮水變了。」
       說得沒錯,他們的船變得不穩,不像剛才風雨乍到時一路向前衝。這不像是搭上不同的潮水,而是細細細小小的波動,附近很可能有東西干擾了他們原先搭上的潮流。

      「會是島嗎?」細蕊問。
      「不知道,快把圖拿出來對!」
        細蕊從內褲裡的油布包翻出一大疊圖紙,兩個薜荔多一下抬頭看天空,一下低頭對圖型,沒花多少時間就有了結論。
      「你們幾個快過來!」水筆仔喊道:「我們找到島了!」
       紅佳冬和海佳冬三步併兩步跳到船頭,細蕊顫抖的手指著圖紙上的地標。
      「我們找到了……」紅佳冬嘆道。他們出門前誰也沒想到居然會最先找到這個島,圍著圖紙的薜荔多都不禁莞爾。就像老鬼們說的,繞了好大一圈。

      「你們找到什麼呀?」沒辦法放開舵柄的海欖仔喊道:「也讓我看一下嘛!」
       細蕊撿起圖紙,捏著他們找到的小島,舉高走向船尾。海欖仔伸長脖子瞇起眼睛,好不容易才認清楚字寫什麼。

    山六
     「你手指擋到了。」
       細蕊把手指翹起來,海欖仔歪頭仔細看。就算沒了手指,圖上的字還是沒有好看到能輕易辨認。

       岱輿


      「快跑!」
       彤子忍不住喊出聲音,隨即羞得遮住嘴巴。
     「我失態了。」彤子一邊偷笑一邊說:「月天主不要罵我。」
       很難想像一片平坦的月峰殿,其實是月球的一部份。在月峰殿周圍有奇石塔林立,每座奇石塔上都有一位金剛力士負責守望,保護月峰殿中央的月宮天子。美麗的白天鵝用絨毛鋪成地毯,一身銀白的月宮天子側臥在上頭,蓮華杖隨意放在身邊。彤子很喜歡月宮天子的白天鵝,這溫馴的生物每次見到她,總是要來首歡欣的迎賓曲,配上月宮天子的笑容,成就最好的待客之道。

       為了回報月宮天子,彤子為他帶來一面鏡子,讓他也看看須彌山下的世界。每個月鏡華天女總是絞盡腦汁,從千萬面不同的鏡子中找出一面最有趣的帶出千眼遍照。月宮天子會和她一起躺在鵝絨毯上,兩人一同為三千世界中的悲喜歡笑、流淚。今天她帶來的鏡子映出一船在香海上漂流的小餓鬼,小餓鬼們在海上因為突來的風雨手忙腳亂,有個特別笨拙的還不小心給纜繩吊到船尾頂端,張大嘴巴尖叫的怪樣子逗得鏡外的兩人捧腹大笑。

        風雨漸漸加急,小餓鬼的處境變得危險,兩人也為之揪緊了心。月宮天子手捧著心口,憂慮讓他雅緻的銀袍和五官皺成一團。在最危險的時候彤子不禁喊出聲音,月宮天子給她嚇了一跳,兩人不禁相視失笑。

      「鏡華天女擔心他們?」月宮天子笑著問:「他們會脫險嗎?」
      「大部分不會。不過別擔心,今天這一面鏡子裡的小餓鬼運氣很好,總是可以化險為夷。」彤子說:「今天的鏡子會有好結局。」
      「但願如此。」月宮天子說。他看起來好疲憊的樣子,不過聽見有好結局時,他空洞的黑眸似乎冒出了一點靈光。海面漸漸回歸平靜,小餓鬼雙肩揹起哭號的孩子站在船邊眺望時,他露出寬心的笑容。
      「鏡華天女今天挑了一面好鏡子。」彤子用絲帶掩上鏡面時,月宮天子撐起身體,銀髮上的瓔珞髮帶鬆脫落在鵝絨毯上。「唉呀,我也失態了。」

       彤子笑得花枝亂顫。「月天主人真好,還幫忙給我台階下。」
     「比之月球黯淡的光華,鏡華天女的笑容更能照亮三千大千世界。」月宮天子說。
     「我們一個月也就見這麼一次面,月天主怎麼只想著要尋我開心?」
     「三千世界悲苦眾多,偶爾笑一笑總是好的。」
     「我帶來的鏡子還不夠好笑嗎?」彤子問。
     「鏡華天女別放在心上,我只是習慣說些喪氣話。鎮日守在月峰殿裡,滿目蒼涼讓我的眼界變得狹隘了。」
     「月天主怎麼這麼說呢?」彤子又問:「月峰殿也許蒼涼,但只要步出這方圓之地,三十三天天宮之中香陰成群,他們的歌舞歡笑也不能令月天主開心嗎?何況月天主還有白天鵝,如果可以,我也想在千眼遍照裡養上一隻神鳥。」
      「你說我這白天鵝嗎?」月宮天子伸手撫過白天鵝的飛羽,白天鵝垂下美麗的頸子,閉上眼睛側頭撒嬌。彤子不知道為什麼,今天的月天主似乎比平素更加傷感。

      「鏡華天女近來,可有察覺南方鹽海眾軍騷動?」
      「有,那是我來面見月天主之前,才剛剛發出一條警告,讓駐守南方的天眾各部集結。」雖然不喜歡說這些令人不愉快的事,不過青兒的遭遇是個警告,彤子不會再忽視這些警訊了。「鈞天部將首在天門糾集眾軍預備,熾盛光大勢至也讓難近女準備好隨時支援。就算阿修羅眾有心掀起風浪,我們勇敢的將士也會隻手將風浪弭平。」
      「鏡華天女對我們將士有信心,很好。」月宮天子說:「你沒因為上次失手失去鬥志,我的憂愁顯然多餘了。」
      「月天主知道了?」彤子臉紅了起來。「我真是丟臉,看守千眼遍照這麼久了,居然還會誤認鏡中的訊息。」
      「你那一天看見了什麼?」月宮天子問:「正如你說的,你看守千眼遍照這麼多年了,怎麼還會誤判情勢呢?」
      「我也不懂,那時看見鏡中的雲瑯琊出事時,只有幾個變形的小怪物在山裡亂竄。我以為只是幾個大膽的妖怪闖進仙門,才發出訊息想讓附近的力士去幫忙追捕妖物。誰知道才一回頭,整個雲瑯琊的地脈就……」
      「毀了?」

       彤子點點頭。「毀了。而且毀得好快,好像有人突然把那些小妖怪放進雲瑯琊一樣,一下子就到處都是。小妖怪變成大怪物屠殺凡人,好在青兒及時帶隊鎮壓,否則我真不知道事情會變成什麼樣子。」
       月宮天子沉吟了片刻。「事發突然,也不能全怪在你頭上。至少你有補救,而不是放任事態擴大。」
      「是聖主去補救的,我只是坐著看戲而已。」
      「唉,抬起頭,別喪氣。」月宮天子托起鏡華天女的下巴,憂傷的天女垂下視線不敢直視他。「要說三千大千世界中,我願意相信誰不是心存惡意,那人非你莫屬。今天雲瑯琊是為過往的業障付出代價,你我只是在這因果中出演的角色,沒有主宰的能力。他日你我因緣來到,屆時再來憂傷煩惱也不遲呀!」
     「月天主真會安慰人。」彤子苦笑著說。
     「安慰人非我專擅,我只是拾人牙慧,借用幾句而已。」月宮天子也笑了。
     「我會記得月天主說的話,好好扮演自己的角色。」彤子說。
     「如此甚好。」

      銀光燦爛的月峰殿,突然滲入絲絲金色聖光,天音異香隱約飄送,時間到了。
     「瞧瞧我這傻瓜,只記得勸說你,卻忘記我自己的職責。」
     「月天主,讓我——」
     「別,我難得活動筋骨,一個月也讓我替你服務這一次。」月宮天子伸手去撈他的拐杖,費盡力氣才將身體抬高,手腳抖得像剛出生的羔羊。白天鵝趕緊站到他身邊讓主人倚靠,月宮天子靠著蓮華杖和白天鵝,好不容易才站踱步走出鵝絨毯。彤子萬般不捨,也只能眼睜睜看月宮天子撿起她的銀壺,蹣跚走向一塊突出地面的潔白玉石。
月峰殿的地面不平整,這樣的玉石到處都是。月宮天子將蓮華杖插入玉石中再拔出來,一道冷泉潺潺滲出。

     「唉,真是晦氣。」月宮天子捻印施法,冷泉猛然拔高注入銀壺中。片刻後,銀壺裝至半滿。
     「這樣就夠了。」彤子趕忙喊說:「千眼遍照只有我一個,用不著太多蘇摩。」
     「要是給人說我虧待貴賓就不好了。」月宮天子又多等一下,才帶著滿滿的銀壺回到鵝絨毯上。雖然銀袍給灰塵弄髒了,但他滿布冷汗的臉上依然有笑容。「時候不早了,別讓聖主擔心你。」
     「多謝月天主招待。」彤子將散落的絲帶披回身上,起身向月宮天子行禮告退。
     「去吧!」

       隨月宮天子話音落下,滿天香陰立時聚集而來。眾香陰扶起嬌弱無力的彤子,緩緩飛上天,天空中一葉扁舟開出一道天河,舟天聖主駕臨迎接鏡華天女離開月峰殿。月宮天子佇著蓮華杖目送扁舟和鏡華天女離去,清瘦憂愁的臉孔,似乎比平日還要陰鬱。

     「來人。」他輕聲說,七名香陰立刻從天而降,俯在地上等候。「傳訊具光佛母,說月天子思念甚篤,欲與佛母相會論道。」

       香陰奉旨散去,月峰殿重回平靜,月宮天子的心卻沒有。長壽為他累積的不只是憂愁,還有諸般世事的歷練,鏡華天女不懂的事,聽在他耳中卻有諸般意味。他還不確定這些意味是什麼,不過想智慧光明如具光佛母,或許能為他解答一些才對。三十三天之上風雲詭譎,高潔如月宮天子也要為其中的暗潮憂心忡忡。




【待續】


PS新作《善提經》進度終於能夠調回每週更新。還請諸位讀者繼續支持


歡迎澆水交流

119 巴幣: 14
依玥
www.facebook.com/groups/2739452772969776

FB小說社,看大大有沒有興趣加入,裡面的管管會不定時辦比賽,可以和很多小說家一起努力競爭
2020-12-04 23:39:04
山容
感謝推薦!
2020-12-05 08:12:31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