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為了我異世界回來的青梅竹馬,我要成為救世主!!【4-2】

零零人 | 2020-11-29 16:07:02


2020/11/29校修



星羅棋布的願望 4-2

-----

  假日的學校操場幾乎不會出現學生。雖然這麼說很奇怪,但的確每次來的時候都是一些老人團在慢跑,而且彷彿他們體內有無窮的體力一樣,三四個人一小組跑在一起,可以從我到操場,直到離開前都還能看他們面不改色也不怎麼喘氣地持續跑著。

  「喂──!友俊你太慢了吧!」

  突然一聲熟悉的嗓音從遠處傳來,這讓我有有種不妙的預感。

  果然是這樣,袁瑞凱穿著運動服裝笑著跑過來。不止是他,夏析柔和郭紫櫻的樣子也壓根不像是要出門購物的穿著。

  我也跑了過去,穿過了袁瑞凱,到了夏析柔的旁邊。

  「喂……你們怎麼會在這裡?妳該不會把那些事情告訴他們了吧?」我抓著夏析柔的肩膀轉過身低語。

  「我才沒有說勒!不是你上次說好禮拜六的下午三點讓大家來操場集合的嗎?」

  「啊……」

  對喔,我好像有這麼說過。

  但接下來該怎麼辦?袁瑞凱已經看到我帶的那三個人了,他百分之五百會來問我的,要對他說實話嗎?還是先隨便編一個理由渡過危機後再洗腦他們?

  「喂!友俊,為什麼轉學生會跟你一起來啊?還有那兩個金髮的女生又是誰啊?快跟我說啊!」

  看吧。

  「好啦等一下跟你介紹啦。」

  我將不停貼著我的袁瑞凱給推開,迅速逃到了唐千玥三人那裡。

  「各位,突發狀況,等等妳們只要同意我說的話就好了,盡量不要說一些多餘的話,好嗎?」

  因為事態緊急,我的臉色有些嚴肅,所以她們三人也老實地點了點頭。

  之後我讓兩組人馬面對面,我開始介紹他們互相認識。

  「因為千玥剛來台灣肯定沒什麼朋友,所以我想讓她加入我們這群,所以擅自將她帶來和大家一起運動了,大家應該沒意見吧?」

  「你們好,我是沒什麼朋友的唐千玥,請讓我加入你們吧。」

  喂喂!這什麼愚蠢自我介紹啊!這也太奇怪了吧!而且語氣有夠平淡!

  「歡迎歡迎!千玥這麼可愛我很高興能和妳成為朋友哦!」郭紫櫻爽朗地笑著。

  夏析柔待在原地一動也不動,估計還在為了上次的事感到不可思議吧。

  不過最麻煩的果然還是這傢伙。

  「嘿嘿……那個……我叫袁瑞凱,請多指教。」

  袁瑞凱伸出了不停蠕動的右手想和唐千玥握手,一看就知道是想吃她豆腐,我直接將唐千玥往後拉,然後直接往下介紹。

  「這兩位是我從俄羅斯回來的表姐與表妹,表妹叫蒂娜,表姐叫門蘿。」

  蒂娜與門蘿聽完後笑著向他們揮手。

  「妹妹好可愛哦!姐姐也好漂亮!真好啊,我也好想要姐妹哦!」郭紫櫻雙手緊握在下巴的下方無法自拔地冒著粉紅色愛心泡泡不停晃動身體。

  「友俊……」

  我看到袁瑞凱慢慢靠了過來我就覺得沒什麼好事。

  「你姐姐交男朋友了嗎?」

  「……」

  「那沒關係,我等妹妹長大好了,還是說現在也可……噗哦!」

  因為我實在受不了了,所以一拳灌入他的肚子讓他清醒點。

  「總而言之……就是這樣,抱歉之前沒跟你們說,現在就拋開一切開始今天的主要活動吧。不管是減肥,還是提升自己的體力,慢跑都是最有效的,所以請大家先開始熱身吧。」

  我讓他們排一排在我面前,然後讓他們跟著我的動作熱身。

  首先是腳踝,腳尖貼著地上繞著圈圈轉,順時針八圈、逆時針八圈,換腳重複動作。接下來膝蓋、髖、肩、頸,再來是大腿與小腿。

  夏析柔和郭紫櫻在熱身完就已經開始喘氣了,而袁瑞凱則是已經攤在地上半死不活的樣子,完全不像是年輕人該有的體力。

  「喂,瑞凱,你再不起來我就要丟下你了喔。」

  袁瑞凱聽到我的話才勉強地爬了起來,站到跑道上。

  「大家就照著自己的步調慢慢跑就可以了,切記不要一開始就太快,不然一下子就會沒力的,所以不用跟上我沒關係,真的很累了就停下來休息吧。」

  眾人發出了「是!」的聲音,唯獨唐千玥用著微挑釁的眼神斜睨著我,嘴裡的笑意彷彿在對我下挑戰一樣。

  好啊,我就來接受妳的挑戰!

  「Go!」

  我發出了起跑信號,大家開始跑了起來。

  夏析柔和郭紫櫻貼在最內側並肩而行,門蘿配合著蒂娜的小巧腳步跑在最後面,袁瑞凱還是一如既往自不量力地跟在我後面,但很快就漸漸脫力掉隊了。

  我看向旁邊與我並肩同行的唐千玥,她果然是要和我一決勝負。哼,我才不會輸哩。

  因為一時賭氣,我漸漸開始脫離自己原本慢跑的速度,為了甩開緊追不捨的唐千玥。但對方也不甘示弱地反超前我,讓我更加惱火地再反超她。這個過程不知道持續了幾次,到了最後已經是用全力在衝刺了。

  「哈、哈……認輸吧友俊,你看起來快不行了吧?」

  哼哼,妳的喘息聲已經透露了妳的疲態了,會勸我趕快認輸也是妳瀕臨極限的證據!

  「哈、哈……妳才是不要逞強了,女生能跑這樣很厲害了,妳該知足了吧?」

  「哈、哈……小時候明明你都跑輸我的,還敢說?」

  「哈、哈……就讓妳看看吧!這六年來為了妳而不停鍛鍊的我究竟有多厲害!」

  「哈、哈……咦?」

  咦?

  我剛是不是說了什麼讓人很害羞的話?但我無法思考了,腦袋一片空白,想到什麼就說了什麼。

  但真的有點不妙了,我覺得再這樣比拼下去可能會有暴斃的風險,為了不讓父母白髮人送黑髮人,還有在三十歲前交到女朋友的願望,我決定向她提出和平條約。

  「哈、哈……我有個提議。」

  「哈、哈……說吧。」

  「哈、哈……這場比賽算平手好不好?」

  雖然我們從頭到尾根本就沒有說要比賽。

  「哈、哈……同意。」

  達成共識的當下,我們全速運轉的馬達終於停下,因為慣性運動的關係我們剎車還是花費了不少時間,真不知道我們剛剛到底跑得有多快。

  我們坐在一旁的階梯上仰天喘息,兩人像是被大雨淋濕的落湯雞一樣不停滴著汗。結果說要照著自己步調慢慢跑的人現在竟然落到這個下場,實在是有失威嚴。

  「拿去吧。」我從帶來的袋子裡拿出一瓶罐裝水遞給臉色很難看的唐千玥。

  「謝謝。」

  唐千玥很坦率地道了謝,這讓我很驚訝,自從她從那個世界回來後她的個性感覺有點改變,不對,不如說是表達方式還是哪裡怪怪的,好像在隱瞞自己本性的感覺。

  或許她是和我一樣因為體力耗到極限而使自己彷彿毫無後顧之憂似的說出了內心話吧。

  「慢點喝,別喝太快了。」我提醒。

  「哈──」

  唐千玥喝了大概半瓶水後暢快地大吐一氣,心中的暢快直接表現在了臉上。

  接著門蘿和蒂娜也跑了過來,只是她們看起來沒有我們狼狽。

  我也遞了兩瓶水給她們,她們也因為補給了流失的水份而感到重獲新生。

  「我跟妳們說哦,蒂娜超厲害的耶,她很努力地跟著那些老人跑,就這樣跑了四五圈耶。」

  那的確挺厲害的,而且蒂娜看起來也游刃有餘的樣子。

  「沒有啦,友俊哥哥和千玥姐姐才厲害呢!路上的人都看著你們發出驚呼聲哦!」

  啊……那其實只是我們兩個蠢蛋之間的愚蠢競爭,希望蒂娜不要學就好了。

  「話說今天天氣還真不錯呢。」

  門蘿邊說邊看向天空,而我也被視線誘導而看向天空。

  看著她的目光,我立刻明白那不是尷尬要找話題聊天的廉價台詞。

  「那個世界的天空,也和這裡一樣哦。」

  門蘿彷彿自言自語的聲音帶著淒然,讓我不自覺的將目光撇向她。

  茫然若失的表情充斥著門蘿的面龐,眼神也是透露著一縷寒灰,靠在階梯邊的身子,在我看來顯得十分纖柔,隱約讀出了她言語中涵蓄的一部份。

  天空……和那裡是一樣的嗎?

  那麼她們三人此時定睛仰望的,就是透過那片飄渺不定的藍天白雲中顯現的無數回憶吧。

  而我,不是那回憶的一部份。

  我沒辦法為她們分擔一絲哀愁,也沒有立場,甚至沒有詞彙能夠介入她們。

  我清楚,我明明早就明白這一點的,只是此時才更加讓我確信而已。

  所以我選擇低下頭,闔上雙眼。

  這樣我也許會好過些。

  黑暗中,浮現的是唐千玥被抓走時破膽喪魂的表情,響起的是唐千玥凌厲高昂的泣聲。

  感受到的……是痛入心脾的自責。

  『……友俊?』

  那天站在月光下的她,究竟是抱著何種心情喊出我的名子?那副宛如機器人般冰冷的表情是在壓抑什麼?是在壓抑受盡折磨的痛苦?是在壓抑久別重逢的喜悅?

  不,也許都不是。

  我能想到的只有唐千玥在拼命壓抑我當時見死不救的憤怒。

  我彷彿身處在一口乾涸的古井裡,腳下踩著支離破碎的白骨,天上慢慢降下宛如神的制裁般拳頭大的岩石,那些岩石慢慢將我的肌膚砸出濺血的傷口,那些沾染我鮮血如同罪孽般的東西慢慢將我掩埋。

  我沒有信仰,即使將那稱之為神的制裁,我也沒有秉持著必須要祈禱的觀念,既然那稱之為神的東西與我一樣袖手旁觀,我又為何該向祂懺悔?

  我只是抬頭仰望著那無私的月光悄然落下的慈悲,為了讓我能看清自己的罪孽,願自己能與她承受一樣的傷害。不夠,完全不夠,即使頭破血流,被鮮血染紅的雙眼依舊能窺見她慘絕人寰的絕望身影。

  直到我分不清我的痛苦是來自那扔然不停落下的岩石造成的撞擊,還是胸口不停緊縮的窒息感,我的視線也被覆蓋住了,身體被岩石壓得動彈不得的我下意識地向那溫柔的月光伸出血淋淋的右手。

  「──我想回去。」

  如同從惡夢般驚醒,我埋在雙腿的臉倏地轉向了一旁,為了確認是否為幻聽,我看了一眼如清風般拂過我耳邊、其聲音的主人。

  唐千玥對著我露出彷彿放下包袱般,豁然開朗地咧嘴微笑。

  「妳說……?」

  「我想回去。我想要拯救艾爾瑟姆,拯救那個世界,還有那裡的人們。」

  唐千玥露出心堅石穿的眼神,說明她是認真的。

  「我也想回去!」

  「雖然很可怕,但故鄉不是說拋下就能拋下的嘛!」

  我聽完後不禁啞然失笑,不曉得她們是不是因為耗盡體力而無法思考才將某些話脫口而出,還是看到了同一片天空而觸景傷情。總而言之,這的確是她們的真心話吧,至少她們三個人的表情讓我感到了九死不悔的覺悟。

  不知怎麼的,我本該因為這任性的要求而傷腦筋的,但我卻笑了出來,不……其實我知道原因。

  蒂娜臉上偶爾閃過的落寞、門蘿看著天空時哀愁的側臉,就連千玥回來後都還沒露出真正的笑容過。

  沒錯,我在高興,我很高興她們能對我說出心裡話,我很高興她們能露出這樣的表情。

  「嗯!我絕對會讓妳們回去的!」我拍拍胸脯。

  「那就拜託你幫忙打倒邪惡的黑魔法師囉!」唐千玥燦笑。

  「欸……?」

  將記憶回朔到與唐千玥相遇的那天,我才再度意識到她們為何「出世」來這裡的原因。

  「啊……黑魔法師啊,我家裡那把菜刀打得過嗎?」

  我開始自暴自棄,剛剛拍胸脯時的氣勢已隨著身上的汗滴落到地上。

  「大概連他的部下都碰不到吧?」門蘿說。

  「說得也是。」我絕望地燦笑。

  「放心吧,我有辦法。」

  眾人望過去充滿自信之聲的來源,唐千玥眼神堅定地說著:「只不過需要一點時間,讓我好好整理一下頭緒就是了。」

  我們雖然很驚訝但沒多說什麼,因為她的眼神足以讓我們無條件信任她。

  我看到不遠處的景象後,用眼神提醒她們該結束話題了。

  「喂──!結果為什麼是我們兩個跑最久啊。」

  語氣帶著抱怨的夏析柔,汗如雨下地慢慢走來。一旁的郭紫櫻也疑似腿軟而爬到第一個階梯就生無可戀似的倒下來。

  「哈哈……抱歉抱歉,發生了點事。不過妳們還真厲害,平常沒有運動,竟然還能堅持這麼久。」我邊說邊發給她們各一瓶水。

  「因為看紫櫻很拼命嘛,所以我就陪著她囉!」

  「對喔,紫櫻妳好像說是要減肥吧?我覺得妳又不胖,幹嘛減肥?」

  灌入了水後彷彿復活般的郭紫櫻從趴姿恢復成坐姿,「呵呵,女人就是永遠都會覺得自己胖的生物啦!」她也順便恢復了平常開朗的笑容與可愛的語氣。

  「咦?是嗎?喂──析柔……」

  「你確定你要問我這種事嗎?」

  夏析柔用著兇狠的眼神看我。奇怪了,我明明什麼都沒說,而且這是不能問的事情嗎?我抱著疑問撇向已休息完畢恢復精神的唐千玥。

  ……

  我連開口都沒開口,唐千玥就察覺到我的意圖向我輕輕搖搖頭,像是在向我表明我觸犯了什麼理所當然被視為常識般的禁忌一樣,不置可否地嘆了一聲長氣。

  什麼嘛!不就普通的問題而已,女人還真麻煩。

  「啊對了!袁瑞凱呢?他還在跑?真看不出來他這麼有毅力耶。」我問剛回來的那兩人。

  夏析柔擺擺手指著遠處的大樹,「我和紫櫻跑到第二圈的時候就看到他在那邊了。」然後若無其事地喝下了一口水。

  天啊,袁瑞凱,把我的佩服還來。

  我不甘不願地踱步到樹下,將一瓶水放在袁瑞凱的頭旁邊。為什麼是頭旁邊?因為他此時就像個試圖從大地中尋求真理而五體投地在髒兮兮的黃土上。

  袁瑞凱剛好回過神,就好像探求真理之旅失敗一樣哀愁地看著我:「我到底來幹嘛的……」

  我也想問你到底來幹嘛的。

  「總之先喝水吧,你看起來就像乾枯的屍體一樣,你變成屍體我是無所謂啦,但如果你害我妹妹看到這麼噁心的東西而造成心裡陰影的話,我會把你的骨頭磨成粉丟到化糞池喔。」

  袁瑞凱聽到後迅速爬了起來喝了幾口水,用比以往還認真的表情說道:「那可不行,因為你的妹妹已經被我預約了。」

  不是,就算你這麼認真地和我說這些,也是辦不到的。

  我打算不理會袁瑞凱發神經般的言論,逕自地走回階梯那裡,不過袁瑞凱也急忙跟上了。至少他沒有變成一具乾屍。

  郭紫櫻和蒂娜看似在聊天很開心的樣子,雖然怕會說出不該說的,但蒂娜一直以來的行為比起同年紀的人,相較之下比較成熟,而且門蘿也在一旁,應該能稍微放心吧。

  只是令人在意的是旁邊的那兩人。

  唐千玥靜靜地坐著吹風看著操場來來去去的慢跑老人團,但夏析柔卻在下面不時地用帶有寓意的目光睨著唐千玥。

  畢竟夏析柔是除了我以外唯一知道真相的人,也許她到現在還是無法相信吧,無法相信那個相信著這麼荒唐之事的自己。

  之後我們稍微休息了一下之後就解散了,郭紫櫻和袁瑞凱和我們家完全不同方向,所以在校門口就各自走各自的了。

  偏偏是她跟我們一起走啊……

  「析柔,妳回家有什麼打算嗎?」

  為了緩解路上的尷尬,所以我找點話聊。

  「……沒什麼,洗完澡就開始看書吧。」

  夏析柔的語氣聽起來也帶有一點緊張與尷尬,這就是她還沒有辦法輕易接受她們這種存在的證明。

  「哦……是嗎,這麼說來妳的成績都很優秀欸,從以前就很喜歡讀書嗎?」

  夏析柔看著自己映照在地板的影子,彷彿意有所指的輕嘆:「我也就只能讀書而已。」

  夏析柔看著她的影子,我看著注視影子的她。

  只有一瞬間,我確實看到了夏析柔曇花一現的落寞。

  雖然現在是綠燈,但我叫住了準備踏上斑馬線的夏析柔。

  「析柔,我們要去超市買晚餐的材料,要不要一起來呢?」

  「欸?不……不用啦,我也沒有要買什麼……」

  眼看夏析柔欲轉頭離開,我抓住了她的手:「走啦,我請妳喝香蕉牛奶。」

  ──3

  ──2

  ──1

  雙方維持著同樣的姿勢,待人行道上綠色的小人從奔跑的姿態轉變成罰站的紅色小人後,夏析柔才緩緩轉過身,「好啦。」一邊這麼說一邊跟著我們走。

  夏析柔跟著我們一起走就表示,又將有一段尷尬的路途要度過。

  其實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我會邀她一起來,只是有一種覺得自己「不能再錯過了」的感情不斷地催促著我行動,連行動的理由與目的都無法知曉。

  「析柔姐姐在家會自己下廚嗎?」

  意想不到的是,蒂娜竟然能在這種氣氛中帶著雀躍的可愛嗓音說話。不過想想也許正因為是蒂娜才能這樣肆無忌憚吧。

  而且如果是看起來毫無攻擊性的蒂娜的話,對夏析柔來說也比較放鬆吧。

  「家裡的飯都是我奶奶準備的哦。」

  因為蒂娜看起來就像是個毫無機心的可愛小孩,夏析柔放下了不必要的戒備溫柔地和蒂娜聊了起來。

  「千玥姐姐和友俊哥哥做的飯很好吃哦!下次也讓妳吃吃看!」

  「嗯!有機會的話。」

  距離不遠的超市只有幾步路而已,可以看見人來人往導致自動門幾乎是沒有時間休息。而停在門口的老奶奶沒有跟隨前面的路人一起進去,而是定睛看著我們這裡。

  「……奶奶?」夏析柔小聲說道。

  夏析柔似乎是不想被那個人發現,但可惜對方早已先發現了她。

  「析柔啊?跟朋友一起出去嗎?」聽得出來老人耗費了很大的力量發出了聲音,不過實際上傳到我們耳裡的聲音卻如灰炭般吹拂而逝。

  我斜覷了夏析柔一眼,打算窺視她沒有回應對方問題的原因。

  「抱歉,我想起來還有點事先回去了。」

  夏析柔沒有給我們反應的時間,話語還徐徐飄盪在夕陽下人就已消失在不遠處的轉角處,留下了錯愕的我們。

  「啊,弟弟,你是……」

  我被那個老奶奶叫住,之後我們一起進去超市採買各自晚餐的材料。

  老奶奶說我是上次那個將特價的牛肋條讓給她的人,她很感謝我。說實在的,老人的記憶竟然比我還好,我已經完全不記得她的模樣了。

  不過緣份真的很玄,這個人竟然會是夏析柔的奶奶。

  老奶奶行動緩慢,肢體擺動也不太俐落,重點是連拿起一顆高麗菜都不停顫抖的雙手,讓人感到同情又心疼。

  最讓人不解的是,夏析柔對奶奶的態度。

  夏析柔不是那種人。我很想這麼說,但我只能說夏析柔並不是壞人,夏析柔刻意買水給我喝、夏析柔很認真讀書、夏析柔即使辛苦也會陪著朋友到最後。而且她其實是刀子嘴豆腐心的那種人,但怎麼說呢,我也很清楚其實我並不瞭解她,也不理解她。

  沒錯,我瞭解的只有她展現給我看的一面而已。還有我不知道的她,當然,也許也有她不知道的她。

  老奶奶說夏析柔從前天開始在家裡就悶悶不樂的了,那天是她的生日,父母寄了一隻熊娃娃當作生日禮物給她,夏析柔的父母住在台北工作,為了盡快買個房子,到時候四個人就能住在一塊,在那期間,夏析柔就被寄託給奶奶照顧。

  老實說,父母雖然時常都在工作,也很少同時在家裡陪我,但基本上還是待在一塊,所以我並不能理解夏析柔的想法,但我能推測得出她之所以有這種態度的理由。


  回家後我開始準備晚餐。雖然大家剛運動完應該現在都一身汗,不過我以前聽夏析柔和郭紫櫻上完體育課後都在抱怨身體黏黏的很不舒服,所以我想女生對這種事比較在意吧,所以先讓她們三個用浴室了。

  不得不說,我覺得我洗澡算很久了,大概十五分鐘吧,但她們從進去到現在已經快要一個小時了耶,就算是泡在浴缸也太久了吧!我飯都快做好了,真是的。

  好像是聽到了我的祈禱似的,浴室的門終於打開了,一陣與自身汗臭截然不同的清香滿溢而出,沁人心肺的漂浮感彷彿上了花香瀰漫且百鳥高鳴的夢幻天堂。

  但當我走到浴室時,很明顯的她們有泡過澡,不過熱水都被放掉了。我本來想好好放鬆一下的說。

  「喂──千玥,妳怎麼把熱水放掉了?」我將頭探出浴室外小喊著。

  「你又沒有說要泡澡,再重放熱水就好啦?而且我們泡了很久了,水都快涼了吧。」從她們房間傳出微微的吹風機聲還有唐千玥的聲音。

  「算啦,馬上就要吃飯了,現在放水太久了。而且水涼了再加點熱水就好啦,妳該不會擔心我會喝妳們泡過的洗澡水吧?」

  「孫友俊,你說『喝』這個字的時候就應該去死了吧!」轟轟的吹風機聲中,唐千玥憤怒的聲音從中迅速竄出,貫穿了我的耳膜。

  啊……我只是開玩笑的而已,反應也太大了吧。

  我迅速淋浴完,換上一身舒服的衣服,很快地吹完頭髮就和她們一起吃晚餐了。

  餐桌上都是蒂娜的揮霍談笑,她很開心能和大家一起去運動,門蘿和唐千玥好像也並不排斥這樣的活動的樣子,也許這可以當作常態行程,或是帶著夏析柔、郭紫櫻偶爾一起出去玩之類的,當然是有包括袁瑞凱的,雖然他很討厭,但個性很直的人我覺得可以相處得很舒服,而且她們三個在這個世界都沒有朋友,至少讓她們也能和我的朋友們互相熟識一下。

  大家吃飽後,門蘿帶著蒂娜回房去了,說是還要練習織東西,唐千玥則是我說了我自己來就好了她還是堅持要幫我洗碗,所以我擦完餐桌後就幫她把沖好的餐具歸位。

  自來水不停地流出,不管是碰到碗還是不鏽鋼水槽,那些吵雜的聲音讓我有種安心感,讓我能夠拿出開口的勇氣,也許這就是不先將垃圾打包而是趁她洗碗時過來的原因吧。

  「千玥,我可以問妳一個問題嗎?」

  「什麼?」

  她一邊不假思索地問,一邊拿沖好的瓷盤給我。

  我雙手捧著瓷盤,也看著瓷盤上那極小塊凸起的部分,那是瓷盤製作時弄的小瑕疵,因為這個原因所以只花了一半的價格就能買回來。不過我看著瓷盤並不是因為要回憶這種貪小便宜的過往,而是為了要分散自己的恐懼。

  「妳對於見死不救的我,還會憤怒嗎?」

  自來水不停地流出,肆意的打在了空無一物的水槽裡。眼看唐千玥停止了手上的動作,我又慌忙地補了一句:「說實話。」

  過了我認為史上最久的三秒後,唐千玥用手中最後的碗去接那不知停止的水柱,俐落地沖洗完後關閉了水龍頭,緩緩地道:「是啊,我很憤怒,怒不可遏。」

  萬念俱灰的心情在我體內產生核爆似的反應,即使明白這是理所當然的回答,聽到的當下還是有想當場自盡的想法,但我膽戰心驚地睨向她時,她臉上並沒有她所說的那種感覺,沒有半點看起來像是生氣之類的感覺。

  她將碗遞給我接著說:「但如果被抓走的是你,也許我也會見死不救。」

  我接過了碗,想著她說的話,是否只是在安慰我而已?

  「我知道你很後悔當初選擇無視,但就理性來講你是對的,一個國小生能怎麼樣?能少一個人受害就不要對著未知冒險。」

  唐千玥的說法很簡單也很讓人信服,但這並不是我想尋求的答案,而是更深入的……

  「我不是在問這種客觀的問題!我只要知道妳內心的想法就好,不如說,我只想知道妳是否到現在還在生氣……?」

  我有點激動了,也許是腎上腺素什麼的被激發了,我心臟跳得很快,彷彿是被法官審判的犯人一樣。

  唐千玥將明眸轉向我,眼裡彷彿沒有雜質般,遼闊又清澈,卻又有一絲溫存縈繞其中。

  「我不是什麼神,所以感情的產生是沒辦法控制的,我當時的確很氣你沒有救我,但你不知道的是,我覺得……」

  如果,如果說時間能重來的話,就算要我代替她被抓走,我也會毫不猶豫地去做吧。

  沒錯,這不是什麼理性的問題,我的感性可沒辦法接受我珍視的人被莫名其妙的東西給從眼前帶走,即使那麼一瞬間很害怕,但我是這麼想的。

  「被抓走的是我就好了。」
  「被抓走的是我太好了。」

  一瞬間,雖然只有一瞬間,但我感覺我的心臟好像終於開始跳動一樣,我的時間好像此刻才開始轉動一樣。

  我和唐千玥因為對方的言語而稍微吃驚一下,隨之而來的是發自內心的微笑。她的笑容就像天使一樣救贖了我,這也許就是我等待已久的,她真正的笑容。

  我輕握著她的手,暗自在心底起誓。

  ──我願將她視為我至高無上的信仰。


235 巴幣: 252
摩卡奇諾
有點粉紅色愛心的背景出現的即視感XDD
2020-12-30 23:26:30
零零人
XDD
2020-12-30 23:40:04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