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繾綣一點厄 5-1 鑽入裂痕

零零人 | 2020-11-29 16:06:34



-----

5-1 鑽入裂痕

----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好痛啊啊啊啊啊!」

  我殺豬般的尖叫伴隨著淒厲的喊叫聲,充盈了靜謐無聲的夜晚。在含辛茹苦地經歷了上課和上班這兩件讓人意興索然的事後,我疲憊的身軀只想洗個澡,然後吃完宵夜好好度過一個美夢而已。

  然而……然而我才剛關上門,那拖行著的右腳在回到家的一瞬間就因為太興奮,以一躍至星空的力量踢出了耗盡全身力量的一腳──我的小拇趾就這樣和堅硬的桌腳來個親密接觸了。

  一開始我只是感受到一股衝擊,隨後我蹲了下來,那股觸電般的酥麻瞬間化為令人無法呼吸的疼痛集中在小指處,彷彿接連不斷的爆竹在體內炸裂一樣永無休止。

  看見我倒在地上蜷縮成一團的模樣,等著吃宵夜的死神姐姐有些無奈地上前關心:

  「有那麼痛嗎?沒事吧?讓我看看。」

  我在一片被被淚水浸溼而模糊的視線中,看著死神姐姐一手捧著我的腳踝,我的襪子在茫然之中逐漸滑落。

  這種腳被抓住的感覺,就像是被支配著一樣,疼痛和無奈使我像個嬰孩般繼續縮著身軀。

  「嗚哇……還真的是很慘呀。」

  就連將輕倨視為人生哲理的死神姐姐,也不禁用憐憫的語氣修飾了她原本想嘲弄我的話語。

  彷彿潰爛般的小拇趾染上了斑駁的血跡,被鐵鎚所敲打的疼痛以運動過後心臟跳動的頻率向我襲來,我的腳趾反射性地攫著空氣,一開一合的樣子在死神姐姐的面前盡顯糗態。

  「你的生理食鹽水放在哪?」

  也許是看我確實很痛苦,她的語氣開始有些急促。

  「妳不能用魔法幫我想想辦法嗎?」

  「我又不是魔法少女,我是死神耶!」

  之後死神姐姐匆忙地幫我傷口消毒後,我們坐在地上面對面吃著宵夜。

  乾麵配上在其價格兩倍的滷味,雖然她多了一罐啤酒,不過那都是她靠自己賺來的「不義之財」,於是我沒有再因為她的揮霍而感到多餘的經濟壓力了。

  話說回來,就是因為她能在琳瑯滿目的刮刮樂中精密地挑出一張金額不大不小的出來,我才會有她是不是什麼事都辦得到的錯覺。原來死神也不是萬能的啊。

  「雖然死神姐姐沒有開口我就沒有問了……,如果有其他想吃的可以跟我說。」

  「哦──臭小鬼你終於知道要討好本大爺啦?不過就算你再怎麼獻殷勤,我都不會幫你賺取不義之財哦?」

  「賺不義之財的是妳吧……。」她似乎沒聽見我的嘀咕。

  死神姐姐呼嚕嚕吸了一口麵,夾了一塊海帶放入嘴裡,最後大口喝啤酒,發出一陣「啊哈──!」的酥爽聲音,拿著喝一半的啤酒將背部靠在床邊,像是很享受放鬆的模樣,「吃什麼倒是無所謂,有人能記得自己、陪自己吃飯、偶爾互相發發牢騷,這樣普通的生活才是我生前想要的。」

  生前。

  看到她下垂的目光似乎穿越時空而失去了光采時,我便注意到,和這個從前也是個活生生人類的女人住在同屋簷下這麼久,我從來沒有去瞭解她這個人。

  她是誰?她以前是做什麼的?她以前的朋友和家人呢?她因什麼而死?

  還有,她拯救我的真正目的是什麼?

  太多的疑問油然而生,我卻對著只想從她身上撈點好處的、先前的自己,感到如洪水般的羞愧。自己笨手笨腳、不思進取,竟然想靠來路不明的死神來改變自己的人生?還有雖然她不曾再提起,但她也是因救我而被貶入人間,對這樣無償付出的她,我卻曾想過要用她來填滿我的寂寞?真的是……非常的……丟人現眼!

  我想為她做點什麼──我在腦海中不停構思、修飾這句話,想用最圓滑的方式釣出她的煩惱,就像她這一路上默默幫助我一樣。

  正當我抬起頭要開口的時候,死神姐姐用手摀住了自己的嘴鼻:

  「喔──!天啊,小鬼你真的好臭哦!快點去洗澡啦!」

  由於剛剛受傷實在很痛,才決定吃完宵夜再去洗的。

  不過她這個說話的時間點……。

  「這個臭味可是我努力過的證據耶?要不是我在辛苦地上學後還去揮灑著汗水努力工作,死神姐姐妳可就沒有這舒服的床和涼爽的冷氣吹,現在也沒有東西可以吃吧。」

  「不要說得好像我是巴著你不放的廢物女友一樣!沒有我救你的話你現在早就睡在太平間啦,而且就算沒有你我也能獨自生活!」

  唔……她說的沒有錯,我完全沒有辦法反駁。不過她如果願意當我的女友的話就算再廢都沒有關係,我會養她的……不行不行,我的女朋友只有一個人,那就是吳琦萱學姐!


  和韓羿琳正式成為朋友已經好一陣子了,為了訓練我對女生的應對能力,不只是每天大老遠的騎到那間和學校反方向的早餐店和她一起吃早餐,在Line上也是……

  沒有……,我們完全沒有任何話題可聊,除了互加好友那一瞬間傳的貼圖以外,我沒有打任何字,她也沒有開起任何話題。

  說到底,和她一起吃了這麼久的早餐了,確實都沒能和她聊起天啊!每次都是在一陣沉默中結束早餐時光,要是不認識的來看還以為是在冷戰的情侶呢!

  所以這次……一定要……!

  「啊……呃……羿琳?」

  「嗯?」

  「我叫妳羿琳可以吧……?畢竟我比較老……。」

  一如往常,我會提早到,並點了一桌的食物,韓羿琳也都默默接受了我會多塞一些早餐給她的行為,不知道是不是不好意思拒絕,但總之我是看不慣她一個還在發育的女生每天都只吃那窮酸的煎蛋土司,所以就算死神姐姐不命令,我也會繼續餵食她。

  我從以前就想要養寵物,但經濟一直不允許,這種行為讓我有種體驗當飼主的感覺,真棒。

  「什麼老啊,這說法真奇怪,你才大我幾歲而已吧?」韓羿琳呵呵笑出了聲,臉上的憂悶暫時被揚起的唇角推擠掉:「嗯!叫我羿琳就好了哦,那我叫你羅學長吧?」

  一陣砰然心跳使我差點無法呼吸,我輕輕抓住我胸口前的衣服,試圖安撫那聲「學長」帶來的衝擊。

  第一次……第一次啊!被這麼可愛的女生叫我學長什麼的,天啊,我好想哭!

  死神姐姐用著鄙視的眼神從旁捏住了我的側腹,像打開瓦斯爐一樣扭轉我的贅肉,那滲入腦髓的劇烈疼痛使我全身弓起、顫抖。

  「……怎麼了?」

  「沒事……,妳叫我學長我好開心。」我強硬裝著笑容說道。

  「呵呵,什麼呀。」

  結束了早餐後,我難得閃出一個想法。

  「我載妳去學校吧?」

  韓羿琳原本站起身要離開,因為我的話而止步。

  我自認我們的關係雖然還沒有發展到很後面,但少說這樣每天見面都有如故交了。

  沒想到她在一陣猶豫後還是笑著拒絕了。

  「我今天約了朋友一起走路上學啦,謝謝你哦。」

  她的身影逐漸縮小,直至消失都沒有再回頭。我有那麼一瞬間認為永遠都再也無法看見她了。

  我隱隱約約察覺到她對於我的邀請感到為難。是因為她有男朋友不方便嗎?還是被我這種人載她去學校怕會被認識的人看見並潮笑?

  不過……,雖然她是這樣楚楚可憐,一副受大家喜愛的模樣,但我卻又感覺她似乎沒有朋友的樣子。

  明明這是不可能的嘛,果然是我想太多了嗎?

  「喂──!」

  「嗚啊!好痛!妳幹麼?」

  「好險是她拒絕了,如果你載她去上學,那我怎麼辦?」

  這是什麼戀愛喜劇般的三角關係嗎?

  「妳不是死神嗎?咻一下飛回去不就得了?話說妳是在吃醋嗎?」

  「吃你媽醋啦!」

  自從這天以後,我發覺早餐店的熟客與老闆、老闆娘,都用著奇怪的眼神在看我。

  哼,要是我們三人之間是這般關係那我還挺慶幸,可以說是甜蜜的負荷,但一個是住在一起卻從不讓我碰,又天天嫌我臭的可惡死神,另一個可是連讓我載都不肯的憂傷型學妹。唉……,以前那種只要對方和我談話就誤以為對方喜歡自己的純真年代已經過去了,現在腦袋沒有以前那麼單純,意識到了高、富、帥皆無的自己不可能有女生會喜歡的現在,就像是失去了夢想的鹹魚一樣。

  唉……,吳琦萱學姐真的會喜歡上我這種人嗎?

  無時無刻都抱持著這種想法的我,在今天下午經由死神姐姐的口中得知了一項消息。

  吳琦萱學姐和她男朋友開始產生裂痕了……!

  「這是真的嗎?」

  我纏著死神姐姐的手臂不放。雖然別人情侶之間發生摩擦我這樣興高采烈是很惡質,不過我真的是打從心底對這件事感到無上的歡愉。

  「不信你可以去確認啊?」

  「確認?」

  死神姐姐被我纏到不爽後用鐮刀架著我的脖子,她似乎對這種動作愈來愈習慣了。

  「今天開始,小鬼你要天天去接觸那個學姐囉!」

  「欸咦咦咦咦──?」

  明明說是等她們分手的,我還沒有心理準備啊!而且我也沒有自信……。

  不過看死神姐姐的邪笑表情和那把緊緊抵住我的鐮刀,我看我是沒有辦法逃離這個命運了。


  原本以為要約女神出來是很難的事情。

  沒想到就只是簡單「好久不見學姐要吃飯嗎?」、「好呀,要吃什麼?」這樣幾句就把她給約出來了,這下子她們之間感情並不穩固的傳言也讓我逐漸相信了。

  就像是即將消逝的落日,僅有晦暗的橙黃色撐起了這片小小的黑暗。雖然都是簡陋型的木頭桌椅和看似隨興添加菜色而不彙整一冊的數張菜單,但這種昏昏暗暗又窄小的空間卻很令我感到安心。

  這不就是和我家一樣嗎!

  「彥叡!」

  吳琦萱學姐朝著孤身一人坐在角落的我喊道。

  她有著飄逸清新的褐色空氣瀏海、荷葉邊的無袖襯衫和使人對大腿上方產生無限遐想的牛仔短裙,這些要素加上她常年帶笑的迷人五官,我的女神大人更添上一層魅力啦!

  「這種地方真的可以嗎?死神姐姐?」

  死神姐姐擠在我的旁邊,由於這是僅供我和吳琦萱學姐兩人的坐位,於是和我擠在一個位子上的死神姐姐相當難受。

  「你們才大學耶?是要去多好的地方?而且這種地方昏昏暗暗的才有神秘感,這樣在狹小陰暗的地方面對面,啤酒飲下肚後,那由內而生的躁熱感會讓人分不清是不是戀愛的錯覺呢!」

  沒錯,我們約的地方是日式酒吧,也就是居酒屋啦!

  吳琦萱學姐依然姿態凜然、舉止優雅,那放下包包再坐下的動作足以讓我呼吸停止。要不是最近天天和韓羿琳這也稱得上可愛的女生一起吃飯,我看這一整天我都不敢用正眼去面對她吧。

  雖然死神姐姐有吩咐讓我先開口掌握話語權,但實際面對面以後我一個字都說不出來。

  我內心還在詠唱咒語啊!

  「呵呵,好久不見。怎麼突然找我出來吃飯呀?」

  笑容……好可愛!

  「呃……唔……最近事情忙一個段落了,想到之前受了學姐的幫助,還特地來探班,就想好好道謝一下啦……。」

  我腦袋直接當機,連思考能力也瞬間被奪去,好在有技能無冷卻的死神姐姐在旁指點我,我只需要擺擺表情當個復讀機就好。

  用自己平常很忙沒有空,只是偶然想到才約出來的理由來消除「我其實很想見妳」的事實,進而維持雙方的平等性──雖然死神姐姐老早就教過我了,但我真的臨時不知道怎麼把這些理論化為正常的言語來表達。

  吳琦萱學姐揮揮手:「沒有啦,我那些都只是順便而已,沒什麼啦。」

  之後我們點完餐,吳琦萱學姐看了一下手機後說要去上廁所。

  「男朋友打來囉。」死神姐姐賊笑。

  「她男朋友知道我們出來吃飯嗎?」

  「我怎麼知道。不過看她的表情和不敢在這裡接電話的舉動來看,至少他不知道這女人是和一個『帶把的』吃飯吧。」

  死神姐姐托腮,並且一副不是很想瞭解吳琦萱學姐的模樣望著遠處的生啤酒機。

  在她暫時離開又回到坐位上的這段時間,我終於變得沒有剛剛緊張了,內心也開始能構思下一句話要說些什麼。

  「是男朋友嗎?」

  看見吳琦萱學姐全身抖一下的模樣就知道我說對了,她稍微猶豫一下還是輕輕點了頭:「……嗯,他不知道我和你出來吃飯。」她連忙補充:「抱歉哦,這樣會讓你有壓力吧?」

  我正在腦補她的男朋友突然衝過來,看到我們約會冒著愛心泡泡的模樣之後,抄起酒瓶朝我的頭就是一陣暴打。

  「……哈哈……,不會啦,我們就只是單純學姐和學弟吃個飯而已,我也不怕別人看見會說什麼……,」

  咦──咦!死神姐姐,我真的要說嗎?

  好好好,妳先收起鐮刀,我會好好說的!

  我強撐起自信的笑容,微微向前傾身:「還是說,我們今天除了吃飯以外,還要做些什麼?」

  看到吳琦萱學姐睜大的雙眼,我整個人都著急了。這不算性騷擾嗎?她如果把這段話告訴她男朋友,我一定會被當場弄成太監吧!

  在吳琦萱學姐因為我的言語而雙眼呆滯時,死神姐姐指了指我的口袋,我才想起原本的計畫。

  我掏出兩張電影票在她面前:「聽說學姐和男朋友的關係變得有些冷淡,看到學姐這樣我有點擔心,所以希望你們能去看場電影散散心,雖然我原本是很想自己邀學姐看的啦……。」

  吳琦萱學姐的手停留在電影票的下方,似乎在思考著什麼。

  「你邀我的話,我會去呀。」她收下了電影票,並拿在手上。

  「可是妳男朋友……」

  「我們大概快要分手了吧,其實他一直在劈腿,雖然他向我發過誓了,但我隱隱約約還是能察覺到,他並沒有停止他在做的事情。」

  「怎麼可能,有學姐這樣的女朋友誰還會劈腿啊?妳還沒喝就會開玩笑了看來心情不錯哦?」

  當然這不是我的真心話,我光是想到那個未曾謀面的男人在得到學姐這種女神滿滿的愛還去拈花惹草的模樣時,我就無法不把憤怒全寫在臉上。

  大概也是因為我的表情和我的話不搭調吧,吳琦萱學姐也慢悠悠地說:「我是說真的,我不想和他在一起了……。」

  「這樣啊……,那學姐就找閨蜜一起去看吧,是愛情喜劇電影,至少應該看得懂才對。」

  我為了轉移注意力,咬下了一口烤雞肉串。

  「咦?彥叡你不是也想看嗎?我可以跟你去呀?」

  我很想,我當然想,吳琦萱學姐願意和我看電影什麼的,就像在作夢一樣!

  但死神姐姐的銳利視線正在「友善地」提醒我,現在還不到時機。

  我喝下一口生啤酒說道:「學姐現在還沒和他分手對吧?這和一起吃飯不一樣,在還沒有分乾淨之前如果被別人看到我和學姐在一起看電影的話……,我不想因為自己而讓學姐黑了名聲,所以……」我表現出了很難過不捨的樣子,不對,我是真的非常不捨啊!「之後我們雙方有空的話再約吧!」

  到這裡為止,我雖不知道死神姐姐的計謀到底有沒有用,但吳琦萱學姐倒是露出了不同以往的笑容。怎麼說呢……,感覺更有溫度?

  「不好意思,請給我一杯生啤酒,謝謝。」

  吳琦萱學姐攔下了路過的服務生,點了一杯生啤酒,並將原本點的可爾必思一口飲盡。

  「這樣好嗎?學姐不是騎機車來的?」

  「沒關係啦,我會坐計程車回去的。」

  原本只是想說難得來到這種地方所以品嚐看看的,啤酒這種東西平常覺得又苦又難喝,但配著這些重口味的東西卻意外合胃口,重要的是對面坐著自己的女神,就算喝苦瓜汁大概也會覺得非常美味吧!

  看著吳琦萱學姐拋開了矜持而放開喝著生啤酒的模樣,死神姐姐冷冷笑著說:「我還以為這女人能堅持更久呢,看來她的心房馬上就要打開了哦。」

  居酒屋放的日本流行音樂雖說不大,但隔壁幾桌看似上班族的大叔們說話聲逐漸開始吵雜,讓我們不得不提高音量來對話。

  「學姐很能喝嗎?」

  「嗯?」

  「我說,學姐很能喝嗎?」我提高兩格音量。

  學姐的臉紅通通的,就和她說的一模一樣:「我不太會喝唷,不過放心啦!我不會讓你背我回去的!」

  不過我也是,一杯喝不到一半而已,我就感覺臉部像是要燒起來一樣,心跳也變得急促,我都分不清是緊張還是什麼了。

  「那我希望學姐在外面不要喝酒。」

  「為什麼?」

  「因為我不想要別的男人看到學姐喝醉的樣子!」

  「……。」

  學姐放下了酒瓶,眼神直勾勾地盯著我,她那溫文儒雅的氣質已煙消雲散,整個人看起來搖搖晃晃的。

  「彥叡……」她輕啟雙唇:「你喜歡我嗎?」

  一箭穿心……就是指這種情況嗎?我的胸口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鼓動,彷彿渾身血液都在攪弄著我的心臟一樣,十分雀躍,也十分難受。

  是酒精的力量讓她說話這樣一針見血嗎?還是這才是吳琦萱學姐原本的個性呢?她那句話的聲音不絕如縷,讓我沒辦法去吸收這句話所帶來的含意。

  「哈哈……學姐喝醉了吧?來,我送妳回去吧!」

  要不是死神姐姐從旁給予我貫穿骨盆的強烈肘擊,我大概已經昏倒了吧。

  吳琦萱學姐似乎也察覺自己說了些什麼奇怪的話,也裝作泥醉的模樣表現出嬌弱的姿態。

  「彥叡,我自己就可以了……。」

  「不行,沒有親眼看到學姐回到家,我沒辦法放心。」

  將腿軟的吳琦萱學姐扶上計程車,準備關上車門時,被死神姐姐一腳給踹了進來,讓我不得不變成好像要趁著學姐喝醉而帶回去撿屍的渣男一樣。

  但聽見我這麼說的她,好像也沒有表現出過多的抵抗,雖然沒有靠在我的肩膀上睡覺,但她也卸下了防備,有些癱軟地靠在了車門上閉目養神。

  坐在副駕駛座的死神姐姐不時就飄來尖刺的眼神,就像是在提醒我不要精蟲上腦一樣。當然司機完全沒有察覺到她的存在。

  窗外的每一種顏色,都代表著不同的慾望,而那些慾望則構成了這座城市。

  車子微微的震動使人安心,收音機的聲音宛如搖籃曲,橙色的燈光彷彿幻燈片一樣,一張、一張地映照在她憂鬱的側臉上,我被那光景所吸引,躁動的心情在內心噴湧而出,久久揮散不去。

  「我好很多了,到這裡就可以了,謝謝你。回到家傳個訊息給我吧,晚安。」

  「嗯,學姐晚安。」

  吳琦萱學姐向我道別後,走進一間融於一片高聳叢林中的大樓裡。

  回到家後,死神姐姐因為剛剛完全沒有吃到東西而吃著剛順路買回來的炒麵,當然還有啤酒。

  「死神姐姐,學姐叫我傳訊息,怎麼辦?我要傳什麼?」

  死神姐姐咬著麵條所以無法轉過來,她用右手示意我把手機交給她。

  我才剛把手機放到她手上而已──

  「喔唔──!好痛喔!幹麼啦?」

  死神姐姐一拿到手機就抓起來朝我腦門尻下去,然後丟到床上,無法置信的表情光是從她的語氣中就能得知。

  「她是叫你報平安啦!白癡。」


134 巴幣: 30
天*€¶¢
比較愛死神owo
2020-11-29 16:35:26
零零人
嘿嘿 
2020-11-30 04:06:48
今天也在偷懶的黑薩
這就是愛情XD
2020-12-21 11:12:07
零零人
XDD
2020-12-21 19:30:26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