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符文工廠4 《符文世界》壹章、新手村 (2020.11.29)

歪星人ET | 2020-11-29 15:11:05 | 巴幣 4 | 人氣 84


  早晨醒來,身邊已經坐著睡得很熟的女僕了。我無語半晌,也幸好自己起床了,這種一起睡的morning call真的是有跟沒有一樣。

  印象中……遊戲內應該是沃爾卡農要求庫洛麗嘉叫我起床,要到城堡後院開始我的農夫生涯?

  不知道拉斯起床了沒有?

  邊胡思亂想著,邊換上了自己的便服--這就是現實與遊戲的差異性,遊戲內我還要花一大筆錢跟材料我才能擁有一個衣櫃,而現實就是衣櫃本來就是基本配備,一個諾大的城堡內,隨便一個房間哪個會沒有衣櫃啊?

  根本在逼玩家殷殷切切的當個農民。

  遊戲內的形象是雙馬尾,但礙於個人恥度還沒那麼高,我紮了個低馬尾了事。從衣櫃上的鏡子看來,女主角真的長的十分可愛,雖然就服裝上胸前的造型讓我有點疑惑,但這也不礙事,畢竟顏質身材擺在那邊,也幸好這件衣服看似麻煩,但實際上穿脫簡單。

  唔,真的越看越可愛。

  難怪一堆男性玩家在問為什麼不能也順便把女主角開放攻略──唉,遊戲真的做的非常好,就是攻略對象限制太多了,還好迪拉斯完全就是我的菜。

  像拉斯所說的,來這個世界至少給自己一點盼頭,至少不至於讓我完全迷失方向。遊戲跟現實一定有差別,遊戲裡的戀愛部份畢竟只是要素之一,或許實際碰到面會跟我所想像出來的迪拉斯完全不同。

  喜歡的嫁是遊戲人物怎麼辦?全靠腦補啊。

  ──嘛,船到橋頭自然直,想那麼多現在也不可能回到現實世界,何況這也算是劍與魔法的世界,未來會遇到什麼事情,再說吧。

  不對,未來好像也不太輕鬆,就遊戲走向還是要刷怪的──突然後悔玩遊戲不夠認真,沒有把劇情都解完。

  希望這副身體真的如遊戲裡面一樣十分耐操……

  「吶,該醒摟。」伸手,我搖晃起睡得香甜的紫髮少女,同時也把腦袋裡面那些亂七八糟的想法都給掃掉。

  「唔……早安。」
  「嗯,早安唷。」

  總覺得對話相反了。

  嘛算了。

  「那我先去忙了,有事的話記得起床,掰掰──」

  在遊戲中,這就是瘋狂按A跳劇情吧。也沒管庫洛麗嘉回神,我就自行走出房間後門,像遊戲中一樣,開門就是城堡的後院。

  「啊,公主!」

  也跟遊戲中一樣,剛開門,藍髮的執事就衝了過來,陽光燦爛的笑容飽含著止不住的興奮,而在後方的拉斯則抽了抽嘴角,慢慢地踱步過來。

  「唷,早啊,這傢伙對於能服侍『公主殿下』可是相當的期待呢。」揶揄的語氣以及破壞主角可愛造型的嗤笑,完美詮釋了什麼叫做玩世不恭。拄著一隻看起來破破爛爛的鋤頭,看樣子已經先開始了新手任務。

  後面原本應該被颱風掃過而慘不忍睹的田地,有一小塊空間是乾淨的,顯然拉斯的勞作時間開始了一小段。

  「都說了,我不是什麼公主。」我無奈的回答,切身體會到遊戲中的女主角心情是多麼的無奈。

  拉斯聳了聳肩,顯然是勸說無效,而這無奈估計要維持好幾天,直到亞瑟出現為止……

  想到就頭痛。

  「不,我等你很久了,公主!」他露出笑容,比起遊戲立繪還要好看的臉帥了我一秒鐘,「我叫比修奈爾,正為了成為獨當一面的管家,而在此處修行。或許會有些招待不周的地方,往後還請多多指教,公主!」

  「啊──關於這個,其實叫我拉雅就可以了。」
  「咦……」
  「看吧,就跟我說的一樣。」

  比修奈爾低下頭思索了一下,再度露出那副陽光燦爛的笑容,「好的,拉雅小姐。」

  「嗯,很棒!」終於聽到一個比較正常的稱呼了,略感欣慰。我露出甜美可愛的笑容,絲毫不浪費這具身體的先天優勢。

  「那麼現在進行到哪裡了呢?」

  「關於這點,剩下的會由拉斯少爺為您解說。」比修奈爾露出羞澀的笑容,「道具我都轉交給拉斯少爺了,那麼完成後,再麻煩請您到龍之間找尋賽爾澤薇德大人,我還有工作,就先行失陪。」

  「沒錯,那傢伙就由我來負責教導──我很看好你唷,未來的管家。」拉斯拍了拍比修奈爾的肩膀──雖然略有些矮,反而像小孩硬裝大人的模樣,有些好笑,而可愛的外貌絲毫沒有被影響到,看上去更加養眼了。

  真的是,大飽眼福。

  幸福。

  「好的,我不會讓您失望的!」比修奈爾雙手握拳用力的為自己打氣,眼中燃起了熊熊烈火,與外表不合的熱血模樣讓人深深感受到了他的熱忱。

  讓人不由自主心情也好了起來。

  「去吧。」拉斯推了下他的肩膀,而比修奈爾邁開腳步,大步跑回城堡內側執行他的工作。接著,黃髮少年朝我拋向了一個袋包,露出那副游刃有餘的笑容,語氣帶著點愉悅。

  「準備好上課了嗎?這個世界可比你想像的還要精采唷。」

  然後,我的世界觀正式碎裂。

  也,正式融入了這個世界。

  「……原理我不清楚,不過實際操作起來就是這樣。那個包包裡面有刻印符文,也就是跟遊戲中我們的鍛造、料理、製藥等等有關,一切都包含魔法,比如這個包包就是使用空間符文製作,所以不管什麼東西都可以丟進去,比較麻煩的是沒辦法跟遊戲一樣,相同的物品摺疊成同一格。材料部份呢,石頭太大就敲碎,樹樁還是木頭太大就劈成小,但也不必太講究,方便收拾就好,反正最後加工都是使用鍛造魔法,空間大小有限,如果發現塞不下去就代表空間滿了,至於收起來的辦法──把魔力集中到包包上,用意念想著收起來就行啦。」

  邊說著,他單手將地面上約三十公分左右大小的石頭提起,將石頭靠向自己的包包附近,果真包包泛起一陣淡淡的綠色光芒,接著就被收入囊中。

  「嗯……這個說法比較籠統,簡單來說用意念去想後你會感受到一股蠻奇妙的氣在體內打轉,像是你想放屁前屁卡在你的腸道內。那股氣就是所謂的魔力,喔對了,另外你把魔力集中在眼睛上,你就能看到對方的數據,姑且把這項能力稱之為『鑑定』吧。至於自身的鑑定同樣道理,集中到自己的大腦內就可以看到,這應該是跟遊戲內最大的差別。不過除了自己本身外只能看到對方的大概的血量、等級跟狀態。我嘗試過了,如果等級超過太多鑑定不出個鬼,而這個能力似乎只有大地之伴能使用──這點我跟比修奈爾確認過了。」

  說完,他的紫眸變的更加幽深,帶著一股奇異的光澤。再眨眼後,色澤消失,恢復成原本的紫羅蘭色雙眼。

  「魔力的使用方式同上,除了大地之伴的特殊能力外,這個世界可以借助刻有符文的道具使用魔法,製作原理一樣不清楚,反正我估摸要買到鍛造台還要一段時間,我們只能到野外找找看有沒有人掉落的武器再研究。總而言之,道具是一次性使用,使用過後即可習得,我猜是人體直接吸收符文的力量去做使用,這就蠻有RPG遊戲風格。」

  雙手一攤,手掌上散發著淡淡的螢光,閃爍而飄渺。

  「──別這麼看著我,你又沒毛。好消息是我們雖然進入新手村,鍛造那些姑且不提,至少本身的等級跟能力看起來挺高的,目前等級八十等,威力還沒試過,力量值跟防禦挺高的,你應該也差不多,這大概是大地之伴的加成。嘿,改哪天你可以試試看把妳嫁公主抱起來,那畫面肯定精彩。」

  聞言我嘴角抽了抽,不必從新手做起的確是個好消息,但就遊戲玩下來的心得而言,等級固然重要,但沒有相當的配備也無法發揮全部的能力。

  沉默半晌,我不可置否的撇了他一眼,「在那之前,敢問閣下是如何得知這些消息的,我們不是同時來到這個世界的嗎?」

  「喔──我沒告訴你嗎?我其實是個天才來著。」拉斯痞痞的笑著,身體拄在破舊的鋤頭上,眼中還殘留著滿滿的愉悅,顯然很滿意我的反應。「昨天睡前我自己琢磨了一下,加上今天早上我跑去找卡兄這傻白甜套話,目前我告訴你的是我確定過後的事情。」

  我以為對方是個青銅,沒想到是個王者。這把可以輕鬆吃雞,很好很可以。昨天還想帶他的我真的是十分自大,好在我沒說出對他的想法。

  隨後他晃了下頭,似乎是想起了什麼。

  「喔,對了,雖然我是不知道你遊戲總共攻略多少人啦,不過現實不是遊戲,這裡不能劈腿喔--以道德倫理方面跟我們原本的世界挺像的,比較不同的是戀愛包容度超大,基本上你想跟魔物結婚都沒問題,就是人妻的部分呢……嘖,只能走NTR路線。」

  拉斯隨腳踢了顆小石頭,似乎有些不滿。

  「……真是謝謝你了,如果可以的話希望你能記得自己原本的職業,別在法律邊緣來回試探。」

  哪天我看到你陷入追妻火葬場可能都不意外。我幽幽地想著。

  「嘖,這還用你說。」他無所謂的攤了攤手。

  拉斯轉了轉手中的鋤頭,將他插入土裡,瞟了我一眼,「廢話別多說,先幹活,順便看看你能不能感受到魔力。」

  「這個世界有趣著,趕快把農活幹完去找我嫁,然後我們去打架唄。」

  行叭,看樣子我得收回昨天對他的評價,人家可能耐著呢,似乎對一切刺激的事情都十分的上心──

  「啊,這樣的話有個人可能會跟你挺何得來的。」嘗試著從包包內取出鋤頭,我隨口說到。魔力就像拉斯說得十分好調動,像呼吸,不必刻意去探索,自然而然般的就能感受到,即便是完全生手的我也能輕易的與那股不可言語的力量共處。

  魔力像暖泉,靜靜緩緩的流淌在我的血脈中。不必特別說明,不必有人教導,當你意識到這股魔力,就知道如何使用,彷彿與生俱來。

  拉斯輕輕哼了一聲,愜意的在我身後撒下種子,「說來聽聽。」

  「以遊戲劇情來說,最後一名被救出的守護者。」我白了他一眼,繼續鋤我的土。

  「哈,那隻小狐狸嗎?」拉斯的語調上揚,反應出乎我意料的大。我回頭看了他一眼,只見他身旁泛起星星點點的螢光,而我知道,那是屬於拉斯的魔力。

  「幹嘛?魔力都湧出來了。」

  「我第一次死亡就是獻給他呢,害我被無良醫生搞到破產。」他嘖了一聲,吸了一大口氣,伸出手往身旁的螢光搧了搧,想讓身旁符起的螢光點點加速散去,小聲抱怨著魔力與情緒間的關係。

  被破產是其次,身為獸控同好,大概是對沒能撬開石板看大狐狸有深深的不滿吧。

  「玩遊戲死掉不是很正常嗎?話說回來你都玩什麼模式?」

  估計這就是所謂天才的怪癖吧?失敗對我等正常人來說十分正常,但在某些天才心中就會感覺不可原諒?

  「當然是地獄模式啊,蠻刺激的,可惜後來工作太忙,死過後還沒來得及重打就被送來這裡了。」

  身為普通模式玩家還能死好幾次,最後不得不微笑面對事實,改回簡單模式才勉強玩到二週目的我情何以堪。

  「順便說,死因是我在想棺材裡的小狐狸長什麼樣子。」

  我向他投出一個嫌棄的眼神,跟我想的完全一樣。

  「行叭,獸控,我懂。」

  打敗守護者之前都是魔獸樣子,偏偏雷歐就粗暴直接躺在棺材裏面,只露出左右兩邊可愛的狐狸。

  這世界魔獸原型能滿足這位的估計就只有塞爾澤、迪拉斯跟雷歐了。也不知道這裡跟遊戲內是否會有差別,守護者們還能不能變回魔獸形狀──遊戲內畢竟要刷素材,所以可以無限重生,但現實應該是不可能。

  對方的沉默讓我看向他,而此時的拉斯正低頭沉思,嘴中喃喃自語著什麼,即便個性有些抽風,但不可否認他的外表具有足夠的迷惑姓,看上去就是個溫順不具威脅的少年。

  重點也不高,我估計目前的身高有一百六,對方粗估最多一百七吧。

  「別用你這種眼神看我,再怎麼樣我還是比你高──」拉斯雙手懷胸,語氣蔫兒壞,走向前戳了我的額頭一把,

  「矮子。」

  我拍開他的手,語氣涼涼,「你高你了不起,且看最後你是不是都要仰著頭跟別人講話。」

  拉斯嘴角抽了一下,顯然對於現在自身的身高也有些戚戚。

  「走吧,找賽爾澤。」

  收好農具,回頭走回自己房間的門。這裡跟遊戲一樣有直通龍之間的通道,不過此時大門緊閉,復古而繁華的圖樣跟所熟知的巴洛克式建築有些相像,上面刻著四頭神龍的雕像,訴說著一個攏長的故事以及歷史。

  這也合理,不然來膜拜的人都能看到城堡後面跟廢墟一樣的田地了。

  超級有損威嚴啊。

  將包包內多餘的雜物先丟在房間內的箱子中,如果跟遊戲少有的幾件家具做對應的話,應該就是置物箱了。上面刻著繁複雕飾,比起遊戲的模樣顯得更加精緻,上頭鑲嵌的寶石散發著淡淡的魔力波動,這裡的魔力運用遠遠比我想像的廣泛。

  轉身,我走出房間,拉斯早已在走廊等待。

  「久等了。」
  「走啦,該去見我嫁了。」

  時間並沒有耗費多久,拉斯再看見賽爾澤渾身散發出來的興奮勁兒十足讓人摸了把冷汗。

  「咳,早安。田中的工作進行得如何?」才剛踏入龍之間,賽爾澤薇德便發覺我們的存在,立刻問到,「休息的還行嗎?記憶有沒有稍微恢復了?」

  「田裡都整理完了。」拉斯迅速回答,「至於記憶是基本沒什麼恢復,但不礙事。」

  「同樣,但生活自理是沒問題的。」

  「哦?那汝等對於自身擁有大地之伴的素質也有所感覺嗎?」

  「不太能夠確定,希望你能解釋一下。」拉斯笑了下回道。

  「大地之伴是能與魔物及大地對話者的總稱,自古以來就能由農物滋潤大地。不過汝居然連這種事情都忘了……」

  「但是若不是忘了,也不能被你收留呀。」拉斯的語調輕快而溫柔,像對戀人的低語,眼中專注的只能看見賽爾澤的身影。

  只可惜身為神龍之一,賽爾澤薇德每天所接受到的膜拜絕對不少,雖然拉斯的眼神刺骨了些,但尚且能在賽爾澤的接受範圍內。

  「唔姆,汝不用太過感謝妾身,不過區區小事而已。」賽爾澤薇德悅耳的笑聲響起,「至於記憶這種小事就無須在意了,反正汝等是公主王子嘛。」

  「就算不是也無所謂,這城鎮都是些溫柔善良的人,大家都會很樂意接納汝等吧。」

  我知道的。

  遊戲內也是這樣,而賽爾澤也確實比遊戲內給人的感受更加溫柔,這款遊戲真的十分的溫暖,人物刻劃也深植入我心中,是我最喜歡的作品。

  而現在這個作品已經成了我的真實世界。

  「……我知道,因為賽爾澤這麼溫柔的人,守護的城市想必也是十分溫暖的城鎮。」而這麼溫柔的賽爾澤卻要獨自承受無法對外人訴說的孤獨以及痛苦,每每思即至此就很想寄刀片給遊戲腳本的負責人。

  或許可以趕一下解救守護者的進度?

  等級擺在那邊,晚點是看看能不能使用魔法,如果真的沒辦法,乾脆就找本技能書吧,至少就目前的數值來看,拿農具也還是能打上一架的──如果這些農具比看上去的堅固的話。

  「就算奉承妾身……也沒什麼好處。」出乎賽爾澤薇德意料之外的回答令巨龍看上去有些害羞,她發出了小小的哼聲,卻掩飾不住字句裡的愉快。

  「拉雅說的是真的喔。」拉斯笑了笑,「說不定我跟拉雅就是為了賽爾澤才到這裡的。」

  賽爾澤薇德顯然有些無措,大大滿足了我跟拉斯對獸獸的喜愛,不愧是人氣第一的風龍,可愛的爆炸呢。

  「──不好意思,打擾了。」溫柔溫潤的聲音響起,從大門走進了一名金髮的男子,標準的眼鏡以及五芒星筆記本的配置,不用說我就知道他是誰。

  亞瑟,真正的王字殿下。

  「咳,汝是何人?」端正了坐姿,賽爾澤薇德收斂了與我們聊天時的溫和,略帶威嚴的聲音響起。與方才的差異十分巨大,言語間盡量將情感放置最低,彷彿高高在上的神明。

  「諾魯德王國第13王子,名為亞瑟˙D˙勞倫斯。」

  --接下來的發展都跟遊戲的一模一樣,只是拉斯一點都不肯吃虧,趁機要求賽爾澤給初一點福利。

  讓他摸摸翅膀什麼的,別說,我也趁機摸上一把,真的比想像中的柔軟好摸。

  即便城堡的房間數量遠比遊戲中來得多,亞瑟依然希望能夠幫出去,似乎有些事情住在外頭比較好調查。

  原本預計隔天要出發的計畫也暫且擱置一小段時間,城鎮說小不小,說大也不大。和拉斯分別將城鎮內的居民都認過一遍後才發現多了許多遊戲內沒出現的生面孔──也可以說是遊戲內屬於背景板的存在。

  要學習的事物也很多,除了每日必做的農務外,姑且也暫時先搭建好了魔物小屋,以及若干委託箱的任務內容。委託箱的任務絕對不只有遊戲內出現的那些,還多出了一堆莫名其妙的委託,舉凡幫忙寫情書之類的委託都有。

  而鍛造台也以免費協助巴雷特未來工作一個月的交易方式暫且先帶了回來,就先安置在我房間後面的小空間內。理由是自稱天才的拉斯在鍛造方面真心沒什麼天分,在耗費無數材料狀況下製作出來的道具依舊只能擔得起廢鐵的稱呼。

  「天才也不是完美的,不然我不就成神了嗎。」本人倒是對此看得很開,果斷放棄繼續鑽研鍛造,值得慶幸的是與此相比,在製藥方面他就做的十分得心應手了,也算是交換專長了。

  料理的確會增加人體的一些能力素質,但以攜帶來說還是以藥水為主,當然這也有部分是受到包包容量大小的限制,以及在外面食用的便利性。料理雖然只要放入含有附加保鮮功能的盒子內,可以維持一個禮拜的新鮮度,但在戰鬥過程中並不方便食用。

  而最基本的魔法「順移」,以及飛行船的使用許可也成功獲得,比較麻煩的是若沒有地標或者該地域的登入許可,所使用的卡片必須先注入當地的魔力才得以獲得飛航許可。

  至於順移限制也比遊戲內的多,必須有「地標」,也就是留下自己的魔力再用符文刻的傳送陣才能只用,並且傳送陣上的圖文不得有任何毀損,否則都會失效,而「地標」的替代品道具最多也僅能維持一天的時間。

  充實的一個禮拜已經結束,事情已經步上正軌,基礎設施及配套也已經完成。

  我敲了敲拉斯的房門,喀擦一聲,拉斯將門打開,露出那副人畜無害的臉,嘴角掛著十分有辨識性的笑容,似乎他的好心情不會被任何事情影響。

  「拉斯,我跟你討論一件事情。」
  「我也想著差不多要找你聊正室了。」他往旁邊站,把通道讓出來讓我進入,「我打算明天出發去找那什麼守護者,趕快把事情做一做。」

  「唔,我也是這樣想的。」

  接過他遞過來數十瓶的小綠藥,我露出笑容。

  「明天麻煩你去約克米爾之森瞜,水之遺跡就交給我負責吧。」

  該來推劇情瞜。




我決定迅速刷主線!
其實原本我只想寫甜甜的日常文,發現真的照遊戲進度寫我會累死XD
論大綱的重樣性(X

下一章就可以先碰到小迪了
在然後跳是調教雷歐日長(姆湯

糧食少的可憐,只能自己產來吃了Q_Q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