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紀錄者之書 第一章 神狼山的少女與狼

悠路 | 2020-11-29 11:40:36 | 巴幣 10 | 人氣 259

連載中紀錄者之書
資料夾簡介
發生在《卡歐斯的魔法使》故事開始的200年前,彌悠與她的快樂夥伴們(?)一起踏上討伐返祖魔族的旅途,拯救世界的未來的奇幻冒險故事。

第一章 神狼山的少女與狼
 
  朝陽從地平線上冉冉升起,從夜色還未完全褪去的天空中灑下的陽光,就像是一張廣闊無邊的金色輕紗,溫柔地包覆了整座山林,並喚醒了在夢鄉裡度過整夜的動物們,彷彿正向全世界宣告著,新的一天已經開始。
 
  黎明的其中一道曙光劃破雲層,照射在神狼山深處的一棟小木屋上,柔和的光線毫不受阻地透過窗戶進入屋內,隨著時間過去,晨光逐漸充溢了整個房間。
 
  在這個地板散落著書本的房間裡,一名少女用棉被將自己緊緊裹住,在一張鋪在地上的睡鋪上熟睡著。
 
  當陽光輕輕地拂上少女的臉龐時,少女被迫從睡夢中醒了過來。
 
  「嗚嗯……」
 
  少女翻了個身,將闔著的雙眼閉得更緊,殘餘的睏意使她不禁在被窩裡掙扎了起來,試圖讓自己重新睡著。
 
  但沒過多久,少女還是睜開了她那雙紺紫色的眼睛。
 
  「好亮……搞什麼啊……?我昨晚忘了拉窗簾嗎?」
 
  一臉不情願地從被窩中爬起來,少女隨意地抓了抓睡亂的黑色長髮,然後閃過落在地上的書,搖搖晃晃地走向窗邊。
 
  「再睡一下……」
 
  就在她拉上窗簾,解決了干擾她睡眠的因素,並鑽回被窩裡準備睡她的回籠覺的時候,房間的門被砰的一聲打開了。
 
  「起床了!彌悠!太陽曬屁股囉!」
 
  響亮又充滿朝氣的聲音從門口闖入房間內,一口氣就將房裡的睡意通通趕跑,彌悠再次從被窩裡爬起來,嘆息了一聲後,有些不悅地瞪向站在門口的人影。
 
  接著,她一把抓起了枕頭,直接朝那人丟過去。
 
  「澤洛你吵死了!」
 
  「喔!又在發起床氣了。」
 
  那名身材高大的少年接住了朝他飛過去的枕頭並說道。
 
  少年有著一頭灰棕色的短髮,和一雙褐色的眼瞳,在彌悠看來這名少年的外貌姑且可以被稱作是帥哥,除非她的審美觀有問題,而少年身上穿的是有些破損的皮革衣,戴著一條銀色的金屬項鍊,再加上他那健壯結實的身材,給人一種狂放不羈的感覺。
 
  然而與這種感覺互相抵觸的是,他的頭上有根翹起的呆毛。
 
  「快點起床吧!我們去森林裡打獵!我肚子餓了等不及要吃早飯了!」
 
  澤洛露出虎牙,天真無邪地笑著把手上的枕頭還給彌悠,完全不把彌悠那張明顯地表現出不爽的臉當作一回事。
 
  「唉……我又不會打獵,叫上我要幹嘛?就不能讓我再多睡一會,要做飯的時候再叫我起來嗎?」
 
  「我自己一個很無聊啊,陪我去吧!我們去獵山豬!今天早上就吃山豬火鍋!快點快點!我到外面等妳!」
 
  不理會彌悠的抱怨,澤洛說完後就像風一樣,一溜煙地就跑不見蹤影,當然他並沒有順手把房門關上。
 
  彌悠看著敞開的房門外那空無一人的走道,接著又看了看手裡的枕頭,過了好一會,她才終於把枕頭放回原位,帶著一副死魚眼的眼神從床鋪站起來。
 
  「完全不聽人說話……一大早吃什麼火鍋啊……唉……」
 
  她無奈地再次嘆氣。
 
  簡單地梳洗了一下,換上了淺色調的長袖上衣與便於在山林裡行動的短裙,最後,圍上了一條天藍色的圍巾,做好出門的準備後,彌悠走出自己的房間,朝著玄關的方向走去。
 
  就在她穿好長靴,正要伸手打開大門時,忽然有沉穩的女性聲音從背後傳來,叫住了她。
 
  「彌悠,妳要出門啊?」
 
  彌悠順著聲音傳來的方向回過身,一名身穿繡著金色花紋的長袍的成年女性就站在她身後。
 
  這名女性有著過腰的淺金色長髮,以及一對相同毛色的狼耳和狼尾,她瞇著眼睛以致看不出她的瞳色,宛如雲霧一般纏繞在她的手肘間的披帛不自然地飄動著,卻更加凸顯出她那清靈脫俗的氣質。
 
  很明顯的,這名女性並非是普通人。
 
  「是神狼啊,對啊,澤洛邀我一起去森林打獵。」
 
  彌悠點了點頭,伸手拉了一下脖子上的圍巾,一副有氣無力地回答,接著她又碎念道。
 
  「雖然我不知道我跟去了能幹嘛,我們家裡沒有打獵用的工具,而我又只是個人類,甚至連一丁點魔力也沒有……大概是去搞笑的吧。」
 
  「這樣啊……」
 
  神狼將修長的手指抵在唇前,一副若有所思的樣子,過了不久,她拍了一下手,然後用一種豁然開朗的語氣說。
 
  「你們要去森林打獵啊,那太好了!今天晚上就吃烤鰻魚吧!」
 
  「哈?這種深山裡妳要我上哪去找烤鰻魚啊?」
 
  聽了神狼的話彌悠立刻沉下臉,而前者則是用和她的外貌不符的輕浮語調,不負責任地回答道。
 
  「只要努力總是會有辦法的嘛──要不然,山下的城鎮說不定會有賣……」
 
  「妳知道從這裡到山下來回一趟要花掉一整天的時間嗎?再說了,就算城鎮裡真的有賣我們家也沒錢買好嗎?」
 
  「沒有錢的話,去搶就好了啊。」
 
  「不要把這種完完全全就是犯罪的事情說的好像理所當然一樣!妳這樣也算是神獸嗎!?」
 
  面對神狼那聽起來好像很有邏輯,但根本就是土匪才會說出口的鬼話,彌悠先是忍不住扯開嗓門大聲吐槽,接著她轉身伸手轉開門把,頭也不回地踏出家門。
 
  她覺得要是再繼續認真和神狼交談下去,她的頭一定會比睡眠不足的時候還要更疼。
 
  「真是……我出門了。」
 
  「說好的烤鰻……」
 
  「沒有說好!也沒有烤鰻魚!」
 
  說完,彌悠輕輕關上了門,毫不留情地將神狼的聲音隔絕在屋內。
 
  才剛走到室外,一道陰影馬上將她整個人罩住,她抬頭與堵住前方道路的人對上視線,看清對方的臉孔以後,她開口問道。
 
  「你怎麼還在這裡?」
 
  「什麼叫『你怎麼還在這裡?』我可是在這裡等妳等了很久欸!?」
 
  澤洛一臉無辜的說,他張開手臂在空氣中比劃著,這使他的身形看起來更加魁梧,彷彿多了幾分壓迫感,但這對早已習慣對方的舉動的彌悠來說根本沒什麼差。
 
  彌悠將雙手環繞在胸前,繼續仰望著澤洛的臉,並毫不動容地說。
 
  「你長那麼高大害得我脖子好痠,還一直動來動去的,感覺挺礙事……」
 
  「唉……這樣總可以吧?」
 
  溫和而不刺眼的光頓時籠罩澤洛的全身,緊接著光芒退去,原先澤洛站著的位置在眨眼間就換成了一匹體型略大的成狼站在那裡,灰棕色的皮毛在陽光的照耀下好像會發亮似的,而那匹狼的頸部則掛著一條銀色的金屬項鍊。
 
  「對嘛,變成狼的樣子就好多了。」
 
  彌悠滿意地伸手拍了拍狼的頭,那匹狼則是直勾勾地看著彌悠的眼睛,語氣有些不悅卻又百般無奈地開口。
 
  「妳啊……對長輩就不能稍微有禮貌一點嗎?我就算了,神狼大人可是放下自己身為神獸的身段,收養了還是嬰兒的妳,還把妳拉拔到這麼大,至少對她表示一點尊敬吧。」
 
  「我很尊敬她啊,澤洛,你沒看到我剛才是很輕地把門給關上,而不是用力甩上門嗎?」
 
  「那樣就叫做尊敬嗎!?」
 
  澤洛張大了嘴,雖然變成狼的模樣後就看不出他的表情,卻還是能輕易地從他的語氣和動作判斷出他現在的驚訝情緒。
 
  這時彌悠將身子壓低,以相同的高度面對澤洛的臉,一邊用兩手搓揉著澤洛頸部最柔軟的毛,一邊以平靜的口吻說著。
 
  「而且我可不記得神狼有好好負起教育責任過啊,從我懂事起我就每天做家務、煮飯和陪她聊天,每天喔!澤洛你說她有照顧過我嗎?」
 
  「好像……沒有,神狼大人只有讓妳住進家裡,妳小時候都是我幫妳換尿布的。」
 
  「這種事情就別提了。」
 
  面對澤洛脫口而出的那有點尷尬的情報,彌悠皺起眉頭,趕緊站挺身子並撇過頭去,裝作一副完全不在意的樣子。
 
  接著,她隨便將話接了下去,試圖轉移這個令她感到有些困窘的話題。
 
  「在這種環境下我還能順利長到十六歲,我覺得已經算是奇蹟了。」
 
  「嗯?對耶,這麼說來,妳今年已經十六歲了啊……」
 
  澤洛上下打量著彌悠,不由自主地感慨了起來,不過,他的情感徹底地沒有傳達給彌悠。
 
  「沒錯,所以以後不要再隨便闖進我的房間,我好歹也是個亭亭玉立的少女了。」
 
  「亭亭玉立的少女……我在妳房間裡看到的明明是一坨賴在被窩裡不動還亂丟枕頭發起床氣的爛泥,妳之前還一點也不害臊地說過,宅在家裡睡懶覺就是你一生中最大的樂趣……」
 
  「……」
 
  彌悠又一次撇過頭,對於澤洛的話,她完全無法反駁,而澤洛則是用後腳搔了搔耳朵,發出唰唰唰的聲音後,又繼續說了下去。
 
  「而且才十六歲而已,不就還只是個小孩嗎?」
 
  「不然你是有多大,你這個外表卡在十八歲不會衰老的神狼眷族。」
 
  「不告訴妳。」
 
  「呿……」
 
  對於澤洛的回覆,彌悠感到有點不是滋味,她思考了一會兒,試著想出從澤洛的嘴裡套出話的方法,不過也就只有想一下子,生性懶散的她馬上就放棄了。
 
  此時,澤洛突然把嘴巴張到最大,露出了尖銳的狼牙。
 
  「對啦!打獵!都忘了我肚子快餓扁了!快走吧彌悠!我們去獵山豬囉!」
 
  看著澤洛冷不防地轉身,並踩著興奮的腳步奔跑進森林,一個人被扔在家門口前的彌悠趕緊跟在他的尾巴後面,以她最快的速度追著跑。
 
  「你等我一下啊!澤洛!」
 
  「聞到味道了!這附近肯定有山豬來過!山豬一定就在更前面的地方──!」
 
  「就跟你說了等……」
 
  澤洛的人影……噢不,是狼影,轉眼間就在森林裡消失地無影無蹤,只剩下他的聲音還在樹林間迴盪,彌悠逐漸放慢腳步,最後停下的時候她把兩手撐在膝蓋上,喘著粗氣,大口的呼吸著。
 
  調整好呼吸後,彌悠猛地抬起頭,瞪視著前方,忍不住咒罵起那個跑不見的毛茸茸的傢伙。
 
  「那隻蠢狼……竟然就這樣丟下我自己跑了……」
 
  「話說……為什麼我要跟著跑進森林啊?為什麼我不讓蠢狼自己去森林裡胡搞瞎搞,自己轉身回家裡睡覺……不對,回家的話神狼大概會一直要我陪她打發時間,根本沒法好好睡……」
 
  彌悠無力地垂下手臂,她兩眼無神地四處張望著,最後,她的視線坐落在一旁自土壤枯葉中冒出的一株植物上。
 
  「就這樣在森林裡席地而睡說不定會被山豬踩過去……我記得家裡的食材好像快沒了,我還是一邊採點野菜,一邊等澤洛回來好了,雖說沒帶籃子出來也帶不了多少回家……」
 
  說著,彌悠走到那棵野菜附近,伸手準備將其拔起。
 
  自某處發出的窸窣聲此時此刻忽然傳入彌悠耳裡,彌悠馬上將手收回,從小就在深山的森林裡長大的她憑著十幾年的經驗,不費任何力氣就發現了,聲響源自於自己前方不遠處的樹叢。
 
  「是澤洛嗎?不對,澤洛他往反方向去了……」
 
  「不會是山豬或魔獸吧……可惡,那隻蠢狼為什麼偏偏要在這種時候跑不見啊?」
 
  彌悠緊盯著眼前那比人還要高的樹叢不放,她腳步小心且極度緩慢地向後倒退著,試圖在不驚動來者的情況下拉開與其之間的距離,同時她也將圍巾稍微往上拉遮掩自己的口鼻,盡量減輕自己的呼吸聲以隱藏氣息。
 
  隨著窸窣的聲響越來越近,彌悠也感覺到自己的神經也越來越緊繃,雖然不是沒有遇過這樣的情況,但這種空氣彷彿快被緊張感凝結,以致難以呼吸的感覺令她感到相當不適。
 
  就在這個時候,樹叢從另一邊被撥了開來,隨後映入彌悠的眼簾的,是金色的髮絲,以及一對紫水晶色彩的美麗眼瞳。
 
  「是人類……是女孩子!?」
 
  在看見來者的外表是與自己相同的人類,還是個與自己年齡相仿的少女時,緊繃的弦頓時鬆了開來,讓彌悠一瞬間覺得有點腿軟,但她還是咬緊牙根撐著,畢竟她並不知道來者是否有敵意。
 
  直到她看清了那名穿著白色連衣裙的少女的容貌。
 
  「為什麼……她的臉……長得和我一樣……?」
 
  一鬆手,遮住不到半張臉的圍巾就滑回了原本的位置,彌悠瞪大紺紫色的眼睛,不可置信的嘟噥著。
 
  接著彌悠將視線移到了少女緊抱在懷裡的,有著銀色書皮的書上。
 
  不知道為什麼,她有種那本書正在吸引自己的感覺,彷彿有股不可思議的力量在中間牽引著,使她難以將視線再從書上移開。
 
  渾身傷痕累累的金髮少女愣了好一陣子,她低頭看了看懷裡的那本厚重的書,又抬頭望向彌悠的臉龐。
 
  此時少女的眼睛就像是被希望的火焰點亮的燈一樣明亮了起來。
 
  「終於……終於見到您了!」
 
  金髮少女湊了上來,等彌悠回過神的時候,少女已經緊緊握住了彌悠的手。
 
  她懇切地呼喚著。
 
  「繼承者大人!」
 
  「呃……什麼?」



悠路碎碎念:

序章的標題和內容已做了微幅度的修正,每次都等發文過好幾天才想到要改,真的很抱歉,不過我會盡量別修太多,大概就增減或修掉幾個字,基本上對劇情是不會有影響的,除非後面吃設定……希望這種事情不會發生。

新版介面一整個不習慣,但還是試著用了,如果覺得舊版看起來比較舒服的話可以留言給我,我再改回舊版。

至於宣傳圖目前我還弄不出來,可能等寒假才會有了,也想把魔法使的那個莫名其妙的塗鴉換掉。

創作回應

邪惡布丁
新版介面我到現在還是不知道怎麼搞,畢竟我是用手機app為主,就連小說都是再手機上打字來著,所以說那個介面我根本沒在用的(茶
2020-11-29 12:33:27
悠路
我習慣用電腦,手機版巴哈我怎麼用怎麼手殘,而且我用手機打字的速度真的是慢到一個不行,只有打遊戲的時候手指才會動得稍微快一點XD
2020-11-29 13:27:58
青藍雨天
新版介面(遠目
2020-11-29 16:11:21
悠路
新版用電腦看感覺有點亮,而且看不到佈景左邊的貓貓(貓貓才是重點(大誤
2020-11-30 23:01:27
依玥
www.facebook.com/groups/2739452772969776

FB小說社,看大大有沒有興趣加入,裡面的管管會不定時辦比賽,可以和很多小說家一起努力競爭
2020-12-04 23:39:30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