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黑暗神官長 431 半精靈席爾砝 第五章 共治皇帝

台灣化中華民國 | 2020-11-29 00:54:18


第五章 共治皇帝


聖曆425年4月初,人類帝國帖薩羅尼加省,不知名森林處。
    「準備好了嗎?」在森林深處的一間木製小屋外,一名穿著摩納絲教神官衣的厄爾刻西斯,手中的弓箭對準眼前同樣穿著摩納絲教神官衣的半精靈女性,不過半精靈女性雙手的衣袖上的多了兩條紋路。

    當厄爾刻西斯看見半精靈女性點頭後,便在箭矢上附上火焰魔法後射出箭矢。

    箭矢受火焰魔法影響變成一隻火鳥,直直朝半精靈女性飛去,但半精靈女性只是雙手掌心朝前,半精靈女性前方就自動產生魔法護盾,火鳥撞上護盾後隨即被魔法護盾上的黑暗魔力給吞噬。

    「幹得漂亮席爾砝!接下來換你攻擊。」

    「嗯。」席爾砝開始念誦咒語,雙手朝天準備丟出巨型魔法彈。

    此時突然有發魔法彈砸中席爾砝的背後,席爾砝被擊倒在地,手中的魔法彈隨著咒語的中斷而消失。

    倒在地上的席爾砝轉身一看,發現攻擊自己的人是阿普利希。

    「看來你在這方面還有再多磨練一點。」阿普利希隨即深深將席爾砝拉起。

    這時的席爾砝已經二十五歲,由於半精靈在十五歲成年後老化速度會變成人類的一半,所以席爾砝看起來還像是人類未滿二十歲的妙齡少女。

    席爾砝以前粗糙的頭髮,也變成滑順的烏黑長髮,根據席爾砝自己的印象,自己的髮色應該是和母親一樣是金髮,不過隨著自己的摩納絲之力覺醒之後,金色的頭髮逐漸變成現在的黑髮。

    當席爾砝站起來後,忍不住對臉色蒼白的阿普利希抱怨:「師傅,你怎麼可以趁人不備偷襲人呢?」

    阿普利希先是深呼吸兩口氣後,擺出嬌柔的體態回答:「我可愛的神官長,如果是在戰場上,有時候不只要應付前後左右的敵人,有時候還要提防自己人。」

    「像是……你?」席爾砝這麼說,馬上遭到阿普利希的手刃。

    「我是要你要機靈一點,席爾砝,就算你現在的實力已經能接下神官長的職位,但你的實戰經驗可是零。
    對了席爾砝,我剛剛那一擊有對你怎樣嗎?」

    「你現在才問也太慢了吧!」

    「你就體諒活了四百多歲的老人嘛!」

    「真是很難從外表看出魅魔的年紀……」席爾砝一邊吐槽長得比自己漂亮但年紀很大的阿普利希,一邊轉身讓阿普利希和厄爾刻西斯看見自己的後背。,兩人看到席爾砝的後背,發現神官袍上只有些微的燒焦痕跡。

    阿普利希伸手碰觸席爾砝的後背,感受席爾砝神官袍內的鎖子甲後,說道:「看來讓你穿附魔鎖子甲是正確的選擇,鎖子甲會自動吸收你的黑暗魔力,除了能抑止你的非戰鬥期間溢出的黑暗魔力,還會自動強化鎖子甲防禦力。

    所以席爾砝你聽好,如果哪天你要離開森林外出旅行,一定要好好保養這套鎖子甲,不然被光明教會的人發現,就算能打贏他們也會被追殺一輩子,他們的勢力已經遍佈半個中央大陸和南方大陸上了。」

    「我會遵循你的教誨的,師傅。」

    「媽媽!」突然有個聲音從席爾砝的身後探出,席爾砝往身後看,一名嬌小的女孩正抱著席爾砝的腰部。

    這名女孩是席爾砝的女兒伊琳娜•阿佩西亞,今年十歲,十年前席爾砝重獲自由前懷孕後所產下的孩子。

    雖然伊琳娜和席爾砝一樣都不知道自己的親生父親是誰,但與席爾砝不同,伊琳娜從出生就受到母親無比的照顧,除了童年沒有父親,伊琳娜的童年生活和正常人沒兩樣,在這個戰火四起的時代已經算很好了。

    附帶一提,現在的摩納絲教的成員由牧首阿普利希,神官長席爾砝和神官厄爾刻西斯組成,伊琳娜並沒有正式加入摩納絲教。

    因為摩納絲教對光明教來說是絕對邪惡的存在,只有三個人的摩納絲教隨時都會滅亡,席爾砝在領悟到自己的真身與使命後,決心加入摩納絲教,就算會失敗盡力完成摩納絲交付的使命。

    但席爾砝不希望伊琳娜陷入和自己一樣的危險,而且伊琳娜出生後只是個有成為魔法師資質的混血人類,沒有染上席爾砝任何的黑暗魔力,所以席爾砝就沒有因為伊琳娜是自己的女兒,而把自己的使命也強加於她身上。

    不過伊琳娜出生後就被三位摩納絲教的人教導,所以伊琳娜知道摩納絲教的處境,她也比較早熟,就算沒加入摩納絲教,也默默支持養育自己的人。

    回到現實,席爾砝摸摸伊琳娜的頭,擺出慈祥的表情問道:「伊琳娜你怎麼了?是不是肚子餓了?」

    伊琳娜搖搖頭,害怕的臉色回答:「我剛看見有個大人躺在溪流上,身上插了好幾根樹枝,好可怕喔!」

    「樹枝?」席爾砝不懂伊琳娜口中的樹枝。

    但有十來年戰場救治經驗的厄爾刻西斯,向席爾砝解釋:「應該是指箭矢、斷矛之類的東西插在人的身上,我們沒有教伊琳娜跟武器有關的知識,所以伊琳娜誤以為是樹枝。」

    「現在可不是解釋的時候,席爾砝;厄爾刻西斯,趕快去溪流把人抬過來,那個人可能有生命危險。」阿普利希命令席爾砝等人前去救人。

    席爾砝得令後將女兒丟給阿普利希,與厄爾刻西斯趕去溪流。

    伊琳娜看媽媽跑掉,開始覺得無聊,就問阿普利希:「阿普利希奶奶,我長大後能和你一樣漂亮嗎?」

    「當然可以啊!伊琳娜小妹妹,但我以前就說過不准叫我奶奶,要稱我為女士或小姐。」被小孩稱為奶奶的阿普利希,用她的雙手用力捏住伊琳娜,讓伊琳娜體驗到說錯話的下場。

    幾分鐘後,阿普利希看見席爾砝揹著一名穿著羅馬風貴族服飾的中年男性過來。
(隔天早上)
    早晨的太陽陽光從窗口打進席爾砝居住小木屋時,在床上昏迷不醒的中年男性被刺眼的陽光弄醒。

    中年男性醒過來後,發現自己躺在床上,同時身上的傷口都有被醫治的跡象,比較嚴重的部位也有用繃帶包起來。

    「你終於醒了!」厄爾刻西斯拿著一盆水走進中年男性所在的房間,此時的厄爾刻西斯是穿著類似希臘風格但有長褲和厚底靴的平民服。

    「你是…?」

    「我叫厄爾刻西斯•米斯特拉,是名醫生,你人現在在我的小木屋裡,昨天我們發現你倒在附近的溪流,所以我們就把你帶到我的屋子治療。」

    「這麼說你是我的救命恩人?」

    「你的傷是我醫治的沒錯,但我的腰最近不是很好,把你揹進屋內的人其實是這位女士。」厄爾刻西斯講完,視線飄到一旁。

    中年男性也跟著飄過去,中年看見一名和厄爾刻西斯同樣服裝風格的半精靈女性。

    「你好,我是席爾砝,是醫生的助理,我和醫生在溪流發現你的倒在那邊,因為醫生的腰不是很好,所以是我揹你過來的。」

    「……」中年男性不發一語,靜靜的看著席爾砝。

    中年男性看見席爾砝比人類長但比精靈短的耳朵就知道她是半精靈,但中年男性的心中開始小鹿亂撞。

    「先生?」

    「阿!是的。」中年男性現在才回過神來。

    「你還好嗎?」

    「不…呃…對!我現在很好,多虧你救了我,我現在才能活著。」中年男性說著說著,臉就紅了起來。

    席爾砝看中年男性有點不對勁,中年男性趕緊說道:「我的名字叫做弗拉維斯•傑拉尼斯•菲尼克斯,很感謝你救了我。」

    弗拉維斯隨即向席爾砝伸出右手,席爾砝知道意思,便也伸出右手,和弗拉維斯行握手禮。

    這時席爾砝的發現弗拉維斯的右手戴著散發紫色光芒的戒指,好奇的問道:「你的戒指挺漂亮的,還是罕見的紫色,是魔法戒指嗎?」

    「呃…這個…對,不瞞你說,其實我是個貴族,這戒指代表我貴族的身份,我收到薩爾坦堡政府高層的任命,要前去薩爾坦堡擔任官職,結果在路上就被政敵的刺客偷襲,我的人馬全軍覆沒,我運氣好隨著河流飄走,然後就被你們所拯救。」

    「那我們還真是有緣份,貴族先生。」席爾砝開心的語氣說道。

    「叫我弗拉維斯就好,沒有你們,我現在連貴族也不是,只是一具不知名的屍體。」

    「知道了弗拉維斯。」席爾砝隨即改口。

    聽到席爾砝親口稱呼自己的名字,弗拉維斯的心跳又跳得更快。

    就在席爾砝和弗拉維斯聊得很高興時,厄爾刻西斯站起來,說道:「我去拿藥水給你喝,你還需要休養一段時間才能康復。」
    話說完厄爾刻西斯離開房間,留下席爾砝和弗拉維斯。

    厄爾刻西斯離開後,席爾砝突然擺出臉笑肉不笑的表情向弗拉維斯說:「那麼弗拉維斯,你可以告訴我實話嗎?」

    「咦?」

    「你剛才的話中夾雜著謊言。」

    「你在說什麼?我聽不太懂。」弗拉維斯的臉頰留下幾滴冷汗。

    「通常人們說謊話時,無論是善意還是惡意的謊言,都會產生黑暗魔力,雖然產生的黑暗魔力很稀少,但我可是看得一清二楚。」

    「你到底在說什麼鬼話……什麼看見黑暗魔力……」作為不會使用魔法的普通人類弗拉維斯,他的肉眼可以親眼看到席爾砝的周為充滿被光明教會視為邪惡存在的黑暗魔法。

    「唉呀!看來我的功力還不夠,不靠附魔鎖子甲就只能撐這麼短的時間不讓體內的黑暗魔力釋放。」在席爾砝自言自語時,弗拉維斯既感到恐懼又感到疑惑。

    「你是什麼人?」

    「我是席爾砝,摩納絲教的神官長。」

    「摩納絲教……你在開玩笑嗎?摩納絲不是傳說中差點毀滅世界的惡魔,摩納絲教則是惡魔的信徒所建立的宗教。」

    「對光明教的信徒來說,是的,我就是信仰摩納絲的信徒,同時我也是摩納絲教的神官長。」席爾砝說著的同時,席爾砝周圍的黑暗魔力開始吸收弗拉維斯因謊話產生的黑暗魔力。

    現在弗拉維斯也可以看見自己的謊話所產生,如絲線形狀的黑暗魔力慢慢流進摩納絲的體內。

    以前弗拉維斯就聽過摩納絲的傳說以及摩納絲教似乎重新復活的謠言,但看到席爾砝產生連普通人的弗拉維斯都能感受到的黑暗魔力,這讓弗拉維斯確信與摩納絲有關的事物是真實存在的。

    「以我的能力,我是可以靠謊話產生的黑暗魔力讀取你隱瞞的真相,不過……我還是希望能親口聽到你說實話。」

    「咦?」弗拉維斯對席爾砝突然的轉變感到疑惑。

    「作為摩納絲教神官長,我是不希望有外人知道我的存在,但是這不符合我的本意,我只會殺威脅到我生存的人,我可沒有將人救起後再殺掉的癖好,不過我非常厭惡說謊的人,尤其是說謊的男人。」

    「……好吧!我就告訴你實話。」弗拉維斯深吸一口氣後:回答:「其實我並不是貴族,只是個有公民身分的羅慕露斯平民而已,但那只是我其中一個身分,我的另一個身分是人類帝國的凱薩,又稱作共治皇帝或副皇帝,人類帝國西部疆域統治者,而這枚紫色戒指是我作為共治皇帝的象徵。」

    弗拉維斯說完並沒有流出因謊話產生的黑暗魔力,席爾砝請弗拉維斯繼續解釋下去。

    「根據上上任奧古斯都(人類帝國皇帝的稱呼)薩爾坦二世的遺囑,人類帝國由兩位皇帝分治,正皇帝奧古斯都以薩爾坦堡為中心統治帝國東半部,副皇帝凱薩統治以米蘭達為中心統治帝國西半部。

    名義上奧古斯都比凱薩大,但兩方是不能互相干涉彼此的外交、內政,但遇到外敵則是要齊心共同對抗,另外根據遺囑,奧古斯都駕崩後,凱薩將前往薩爾坦堡成為新的奧古斯都,並在米蘭達重新立一位新的凱薩。

    最近薩爾坦堡的奧古斯都去世,作為共治皇帝的我馬不停蹄地從米蘭達趕往薩爾坦堡赴任當上新的奧古斯都,沒想到卻在這裡遭到政敵的刺客暗殺,但沒想到我現在還被信仰惡魔的摩納絲教教徒抓住。」講完話的弗拉維斯覺得自己的好運到頭了。

    不過席爾砝看到弗拉維斯講出實話,則是高興的說道:「那麼弗拉維斯,在你康復前你就在這好好的靜養吧!」

    「什麼?你沒有要對我怎樣?」弗拉維斯有點驚訝。

    「我都已經救你一命,我當然希望你能康復,至於會不會放你走,等我好好的認識你在說,能和一國之君認識可是很罕見的事情。」席爾砝對弗拉為絲產生濃厚的興趣。

    雖然席爾砝看起來有點可怕,但對席爾砝逐漸產生好感的弗拉維斯,於是這麼回答:「呃……那麼作為人類帝國的共治皇帝,非常感謝你救了我。」弗拉維斯再次向席爾砝鞠躬道謝。

    「作為摩納絲教的神官長,很高興認識陛下。」席爾砝也站起來向弗拉維斯行鞠躬禮。

    就這樣即將成為皇帝的弗拉維斯為了養傷,在摩納絲教的藏身處與剛成黑暗神官長摩納絲住在同一個屋簷下長達一個月,同時兩人開始互相了解對方。

22 巴幣: 0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