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短篇】老樹食堂與漢堡排

Mr.Onion_洋蔥紳士 | 2020-11-28 22:46:14




  嗯,讓我想想,那是我還在念大學時候的事情。

  當時我讀的學校,旁邊就是老舊的住宅區,那裡的建築物密集的擠在了一塊兒,複雜的巷道交錯綜橫,而老樹食堂就隱身在這深不可測的巷子裡。

  老樹食堂是一間專賣咖哩飯的食堂,因為店門口長著一顆頗有年歲的老榕樹,所以就叫做老樹食堂。店老闆是一名日本北海道人,據說他的祖父曾經負責台灣阿里山鐵路的建造工程,他在聽說了這段故事之後來台灣尋根,之後因緣際會認識了他的台灣太太,結婚之後在這裡開了一間食堂,接著就一直在台灣待下來了。

  老樹食堂的店面並不寬敞,六張四人座的桌子外加兩張兩人座的桌子,還有圍繞著櫃檯的單人座位。牆上除了日治時期的黑白老照片,還有一件火腿隊的十一號球衣。牆上的架子放著老闆在北海道的回憶,不過大部分也都是火腿隊的周邊商品。店裡附有飲料機,可以免費的暢飲著柳橙汁跟可樂,這也是為什麼我當時喜歡那間店的原因之一了。老樹食堂其實很有名,但座位就那幾個,尖峰時段總是可以看見店門口擠著等待入場的客人。

  每個禮拜三晚上,我都會來這裡吃飯。因為這是這間店人最少的日子。我大學時是個不折不扣的窮學生,每一餐基本上都用便當店最便宜的合菜飯就打發過去了。早餐更是一個只有十五塊錢的火腿三明治,連一杯豆漿都捨不得點。每個星期三來這裡吃一頓一百多的咖哩飯,就是那個時候我最奢侈的享受了。

  我那時很閉俗,很討厭排隊,發現這間店禮拜三晚上生意都很冷清的時候,對我來說就像是發現了寶藏一樣。

  老樹食堂負責外場的是一名年輕的女孩子,大概是工讀生,我當時想那間店負責外場的大概不只這一位工讀生,但是我去的時候,負責外場的都是她,而且只有她一個。

  那女孩剪著短短的頭髮,總是帶著一種酷酷的、看不清楚確切情緒的表情。我覺得她臉紅起來的時候大概會很可愛,但是不說話的時候全身都帶著凜凜的威嚴。跟店長的墨鏡和二頭肌一樣,大概光是靠著這股威嚴就嚇退了不少來找麻煩的奧客了吧。

  她有一個很奇怪的點,每次點餐的時候,都會問我要不要點漢堡排。

  她在把菜單遞給我的時候,都會說一句:「漢堡排很好吃。」又或者,「這次可以點點看漢堡排。」可是她那凌厲的表情跟冰冷的語氣,聽在我耳裡,就像是叫我把口袋裡面的財產通通都掏出來一樣。

  雖然她每次都跟我說漢堡排很好吃,可是我卻沒有一次點過漢堡排。原因很簡單,蛋包咖哩飯加上兩塊唐楊雞一百元,唐楊雞咖哩飯一百二十元,豬排咖哩一百四十元,可是一份漢堡排加上咖哩飯就要一百九十元。這個價格實在是讓我在良心上過意不去。

  我很想跟她說如果可以讓我進去廚房裡面洗碗的話,我就點一份漢堡排,但是這種話我無論如何都說不出口。

  我最常點的是一百二十元唐揚雞,每次我點唐楊雞的時候,「哼!」那個女生就會露出一臉想要殺人的表情,然後迅速的把菜單給收走。

  我覺得她應該很討厭我,但是當時我已經離不開這間店的咖哩飯了。

  有一次,她在遞菜單給我的時候,我注意到了她的手腕。她的手腕戴著一條以前不曾出現過的手環。

  我看到了之後「啊!」的一聲叫了出來。

  她停下了動作,狐疑的看著我。

  我興奮地把手伸進旁邊的包包裏頭,我拿出了我的手機,我那個時候還在用掀蓋式的手機。我的手機上掛著一條吊飾,我指了指我的吊飾,又指了指她的手環。

  我看得出來她懂我的意思,因為她也睜大了眼睛看著我的吊飾。

  「很像耶。」我說:「妳也是在公園廣場的那間攤位買的,對嗎?」她凝視著我,於是我慌張地補充,「在銅像下面,一個圍著奇怪披肩的老闆娘。」

  她點點頭,「覺得很好看,就買下來了。」她的回應鼓勵了我。

  於是我繼續說:「啊,好不好看是一回事,那個時候老闆娘可是跟我說她的吊飾有神奇的效果,我才會買的。」

  她歪著頭,「效果?」

  「說是可以讓我跟合適的女孩子相遇,哈哈,我可能是想談戀愛想瘋了吧。」我苦笑著,「結果當然一點用處也沒有,白白花了我兩百五十塊。」

  聽完我的話,她撥了撥頭髮,「哼——」的回應了一聲,然後就收回菜單,跑進去廚房了。我那個時候有點驚慌失措地望著她的背影,因為我根本就還沒點餐。幸好過了一會兒,她就端著我平常會點的唐揚雞出來了,老闆多給了一塊給我,我覺得賺到了,那一餐我吃得很開心。

  總之,那條手環幫我跟她打開了話題。

  後來每個禮拜三我去吃飯的時候,都會試著跟她小聊一會兒。

  我那個時候才知道她還在念高中,而且已經高三了。

  我擔心的問:「這個時間不是都要開始準備考試了,功課沒有問題嗎?」

  她想了一下,然後從口袋裡掏出了一張紙,那是她模擬考的成績單,我看了一眼上面的分數,從此以後再也沒有質疑過她了。

  我問她想要考哪一間學校,她說:「隔壁那一間。」原來她想上我們學校啊,我跟她說她的分數絕對沒有問題,她好像很開心的樣子。很奇怪的,我當時好像已經可以開始解讀出她的表情訊號了。

  除了功課之外,我們還會聊一些其他有的沒有的,沒什麼客人的時候她還會坐在我對面陪我說話,不過大多數時候都是我在說,她在聽,然後偶爾搭一句話就是了。

  聊過之後,我才發現我們看過同一本書,喜歡同一部電影,也都欣賞著同一類的歌曲,甚至喜歡吃的東西也一樣。我們兩個都知道黛朗姑娘的車輪餅,而我們去買車輪餅的時候,也都被那名穿著奇怪民俗服飾的小姐調戲過。

  我會對她說一些我在學校遇到的某些趣事,我不是一個擅長用語言描述一件事情的人。每次都覺得好笑的事情,從我嘴裡說出來,都變得不好笑了。但有一次她聽完我的話之後,居然掩著嘴,開始吃吃竊笑了起來。那是我第一次發現,原來她一笑就會臉紅,就像我一開始說的,她臉紅的樣子真的很可愛。

  後來我來這裡吃飯,煩惱的都不是今天要點什麼,而是煩惱今天要怎麼才可以把這女孩給逗笑。

  聽到她的笑聲,老闆都會撥開簾幕從廚房裡探出頭來。看到員工正在偷懶,每次老闆都會露出一臉想要殺人的表情。

  但是明明偷懶的是他家的工讀生,他凌厲的視線卻總是投射在我的身上。

  後來就這樣,一段日子過去了。

  我有說我來的時候,她每次都會跟我推薦漢堡排,但是熟一點了之後,她就很少這麼做了。

  不知道為什麼,有點覺得落寞。而且她這麼熱心的推薦,代表他們家的漢堡排一定有什麼過人之處。也許她在這裡上班,也背負著老闆規定的業績壓力之類的。她對我這麼好,我卻一次都沒有支持過她,這讓我覺得很過意不去。

  所以有一次我下定了決心,我走進去店裡面,她拿著菜單走過來的時候,我跟她說我要點一份漢堡排。

  聽到我的話她愣了一會兒,接著她用力地點點頭,然後小跑步進去了廚房裡面。

  餐點上來的時候,我愣住了,因為我沒有想到那是一塊這麼大塊的漢堡排。這個份量只賣一百九啊,原來我一直都被價格給誤導了,這分明是我賺到了啊。

  我切了一塊漢堡肉放進嘴裡,說真的,那肉汁的香氣在嘴裡不是散開的,而是用暈開的,而且一直暈進了心坎裡,讓人整顆腦袋都變得暈陶陶的。

  我抹了抹眼角的淚珠,哽咽地對著這塊漢堡肉說:「真不敢相信我居然跟你錯過了這麼久。」

  「咦?」

  身旁的一個聲音讓我回過神來,我沒有注意到她居然還站在我的桌子旁邊,剛剛我的胡言亂語該不會都被她聽見了吧?

  我眨眨眼睛,尷尬地說:「哈哈哈,難怪妳以前都會跟我推薦漢堡排。」

  她垂著頭不發一語。

  我望著桌上的盤子,感嘆地說:「我剛來的時候一直在想,奇怪,為什麼妳每次都希望我點漢堡排……」

  「其實——」我沒有注意到她說話了,如果注意到了我會停下來聽她想說些什麼的。

  我自顧自地繼續說著:「後來我發現我誤會了,那其實是老闆要你們刻意推銷漢堡排對吧?也對,我能夠理解老闆的心情,這麼好吃的東西,如果是我也想要多讓客人點啊。」

  她用細不可聞的聲音說:「那個漢堡排其實——」

  我繼續說:「抱歉喔,都怪我沒有早點注意到,我這種客人應該給妳帶來很多困擾——」

  「不是這樣的!」她大喊。

  我這時終於抬起頭看著她,只見她手裡緊緊抓著托盤,指甲都泛白了。

  「人家……人家……」她用一種不曾看過的表情,對我大聲喊著:「人家只是想讓你吃吃看我親手做的漢堡排啊!」

  話一說完,她就抓著托盤衝進廚房裡面。

  過了一會兒,她又從裡面又喊了一句:「別讓我說得這麼明白啊!」

  老闆撥開簾幕,從裡面探出頭來,用一種想殺人的表情望著我。

  我呆呆拿著筷子跟湯匙,完全不知道該怎麼反應,她的聲音跟表情在我腦袋裡迴盪著,到了隔天早上我都還在恍神。

  因為當時的衝擊力實在是太強大了,所以後來我每次去老樹食堂,都改點漢堡排了。

  都這麼久的事情了,哈哈,可是現在說出來還是讓人感到害臊。

  總之,孩子們啊,這就是為什麼每個禮拜三晚上我們家都要吃咖哩飯跟漢堡排的原因啦。



  (完)
















  後記:

  說來慚愧,就在不久前,我接觸了人生第一款galgame。遊戲的名字就不提了,哈哈。反正破完之後,我也沒什麼感想。不過有一段劇情卻吸引到我的注意力。

  遊戲中,主角常常去一間食堂吃飯,裡面有一個常常叫他點漢堡排的服務生。

  這個服務生並不是主要腳色,也稱不上配角,就只是一個在敘述中被帶過,沒有立繪,甚至連一點推進劇情劇情的功能都沒有的路人。而主角對那名服務生的感想是:「她很煩。」

  有一天關掉遊戲之後,我想起了這段劇情,就想:事情該不會沒那麼單純吧?於是我就把腦補的東西寫了下來。

  有部漫畫,輝夜姬想要讓人告白,其中158話提到同人作品的時候說了:「很多原作幾行就帶過的描寫都被拿來當主題發揮。」我當時終於懂了這是怎麼一回事了。

  最近剛好想要寫點構造簡單然後又可以紓壓的故事,就把當時的筆記找了出來,想了一下該怎麼寫之後,最後就變成了這篇作品。不錯,果然寫得很開心,雖然有點太隨意了就是了。

  故事中的老樹食堂在現實生活中有原型,同樣是咖哩專賣店,也同樣是日本老闆經營的傳統食堂,不過已經經過了適當的改編。

  寫這篇的時候突然很想吃咖哩飯,總覺得應該找時間再過去拜訪一次。


311 巴幣: 48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