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虛空戰記 短篇集】#2 【她有鉑銥聖經,你有渣男聖經!】(上)

東堂隼人 | 2020-11-28 22:23:13

連載中【虛空戰記 短篇集】
資料夾簡介
主要是補完【虛空戰記】設定背景的支線故事,搞笑成份居多,請大家不吝指教!

  【虛空戰記 短篇集】#2 【她有鉑銥聖經,你有渣男聖經!】(上)
 
  張開眼睛之後,我發現自己身在一個不熟悉的空間。

  是一個填滿了雲白色的廣闊空間。

  有一個巨大的金色拱門就矗立在我的正前方,但即使是擁有《太初之眼》的我,也沒法估量它那有如山脈般的寬廣與高度。
 
  「唔……這裡是!?」環顧了四周之後,我發現自己是這個空間中唯一的一個訪客,其他的部份皆由不知名的雲白色物質填滿了。
 
  「嗚───────!」
 
  一陣如同船笛鳴起般的聲響透進了我的耳膜,來自於後方。
 
  我向後方看一去,一隻足以遮住我視角的灰色巨獸漂浮在我眼前的空中,揮舞著粗壯的胸鰭及尾鰭,緩緩的朝向金門前進。
 
  巨獸頭上頂著一隻幾近一半體長的巨大犄角,劃開了充滿這個空間的雲白色物質,揚起了陣陣漣漪。
 
  「是【遊鯨】……!?」看到了童話繪本中才會出現的生物,我不禁一陣愕然,抬頭看著牠那淩空破雲的優雅身姿。
 
  §
 
  霎時間,我感到一個黑暗的身影走近我的身旁,稍然無息。

  「看來你正在天堂的金門前躊踷不決呢……【神選者】……。」
 
  一個身穿黑色符文戰甲,背後有著黑色翼翅的棕髮矮人,一邊若有所思的抓著大鬍子,一邊笑著走到我面前。

  「克羅克!?」看到熟悉的臉孔穿著不熟悉的裝扮,我先是一陣愕然,最後還忍俊不禁,笑了出來!

  「噗……哈哈哈……你是什麼怪打扮!」
 
  「身為深淵之主的僕人……區區虛名實在不足掛齒……但為了讓【神選者】正確的了解我的身份和來意……請容我簡短的自我介紹……。」

  「呯──────────!」
 
  棕髮矮人背後的黑翼倏地向外展開,爆出數百片黑色羽毛!
 
  接著羽毛的尖端,像是自動沾上了墨水,在空中書寫著怪異的文字。
 
  「吾乃“達克羅克”,深淵的使徒,位列【深淵之父】左側第二位階,凡人皆稱我為……【沉淪者】。」
 
  「【沉淪者】!?」這些話聽的我一頭霧水,這是那本灰色童話中的人物呀?
 
  「今日,奉吾主之神諭,我為你帶來了深淵的福音……【神選者】……。」
 
  「深淵的福音!?」
 
  「對……【神選者】……睜大你的眼睛……傾聽你的內心……述說你的渴望……這福音便會降臨在你的眼前……。」
 
  「呃………。」聽著這如同宣教辭令般的繞口令,眼前這位老兄應該不是克羅克……只是……他到底想幹什麼??
 
  「【神選者】……我感受到了……你那祈求導引之聲的內心……。」
 
  (奇怪,我心裡什麼都沒想呀。)
 
  「來吧……深淵的福音……顯現在這天堂的金門之前,讓這令人作嘔的純白化為吾等所嚮往的闇黑……。」黑翼矮人高舉右手,打開掌心,一個拳頭大小的漩渦出現在掌心之中。
 
  (我已經非常確定這位老兄不是克羅克了,那老酒鬼根本沒這等文采……。)
 
  頃刻間,由黑色羽毛所書寫的奇異文字開始被吸入黑翼矮人右掌心中的漩渦,數以千計的文字在其中不斷地開始被絞碎,再被重組,再被絞碎,再被重組,反覆著這個過程。
 
  最後,一本有著精美浮雕的黑皮書,出現在矮人的右掌上。
 
  封面的中央,是一個黑色的漩渦圖騰。
 
  「【神選者】,伸出你的右手,讚頌這本神器的惡名……也就是……。」
 
  「【渣男聖經】─────!」

       黑翼矮人將書本舉高,大聲的叫喚著!
 
  §
 
  「這是什麼鬼東西──────!?」聽到這無比詭異的奇怪書名,我不禁大叫一聲。
 
  「【神選者】……收回妳的懵懂之語吧……。」黑翼矮人緩慢將黑皮書移至自已的胸前,冰冷的黑霧從書中向外溢散。
 
  「神人確實有無限的時間去追求深淵的真理……但是少了導引的燈塔……你將有如汪洋中的一隻扁舟……永遠抵達不了應許的港灣……。」
 
  再次聽到他那如同教義般的華麗辭令,我打從心底認為,如果這位老兄降臨塵世,應該也可以創建一個跟【光明之徑】分庭抗禮的新教派。
 
  「【神選者】,你可曾聽聞過一個名字……【戰姬】雪菲拉嗎?」
 
  「嗯……應該沒有人不認得已知平面最光耀者吧……。」
 
  「她和你一樣,是【神選之人】,不過她所接受的是天堂來的虛偽福音……【鉑銥聖經】……。」
 
  「受到【鉑銥聖經】祝褔的她,成為已知平面最強的女人……進而妄稱自己是吾主之女……【深淵新娘】……。」
 
  「不過她所帶來的死亡與哀嘆,是深淵薔薇最肥沃的養料……寬宏大量的吾主……允許【戰姬】繼續使用那虛飾的稱號……。」
 
  (如果香緹說的沒錯,【戰姬】也不希望自己被稱為【深淵新娘】吧……)
 
  「【神選者】,我在這裡向你揭露一個深淵最底層的祕密……。」這時,那本黑皮書倏地打開!鐵灰色的內頁不斷翻動,黑色的文字像有生命一般開始在書頁上舞動著!
 
  突然間,我開始覺得腦袋一陣發熱!
 
  「你很榮幸……能和我共享這個祕密。」
 
  「這本書……擁有能和【鉑銥聖經】分庭抗禮的神權能力……。」
 
  「【戰姬】雪菲拉接受了【鉑銥聖經】的祝福之後……成為已知平面最強的女人……。」
 
  「同樣的……如果你願意接受【渣男聖經】的祝福……你就可以成為……。」
 
  「就可以成為……!?」我抬起頭,看著黑翼矮人將黑皮書高舉過頂的模樣。
 
  一輪漆黑的光圈在黑皮書的外側閃爍著!
 
  「成為已知平面最渣的男人了─────────!」
 
  黑翼矮人霍地將手向外展開!黑色的羽毛如煙火般向四週爆開!
 
  「呃……!」聽到黑翼矮人完全沒有恥度的直率發言!我不禁瞠目結舌,下巴一歪,楞在那裡!
 
  §
 
  「住手──────────!」突然間,一段拔尖的聲音從右方傳來!
 
  「嘖─────!那老藥袋又來了─────!」黑翼矮人咂了一下嘴,立即將黑皮書收起!
 
  一道球狀銀熖倏地朝著我們的方向衝來!在白色的空間中劃出一道銀線!
 
  「魔頭!以【虛空之母】聖名!我今天要你灰飛湮滅─────!」一名穿著素淨白袍,有著司祭打扮的男性精靈,騎著一隻銀色音速龍,快速地向這裡逼近!
 
  「華……勒……斯……!?」來者跟我的另一個好友幾乎是同一張臉孔!
 
  (這兩個老傢伙是在玩什麼Cosplay嗎?)
 
  銀熖迎面而來!只見黑翼矮人不急不徐,輕輕彈了一下手指,一隻巨大的烏鴉從異度空間現身!
 
  黑色巨鳥立即衝向銀色熖球!兩者在空中相撞!爆出巨響!被銀熖灼燒的黑色羽毛像一陣煙流般四散,伴隨著令人作嘔的焦味。
 
  「你這老藥袋真是沒有學習能力呀!今天就跟你玩到這裡啦!」矮人抓抓大鬍子,露出志得意滿的笑容!
 
  「放肆─────────!」白袍精靈隨即高舉法杖,打出四發橙黃色的光箭!
 
  黑翼矮人一派輕鬆,轉過身來看著我說話。
 
  「【神選者】!我們後會有期了───────!」對我比出一個艦艇兵的啟程手勢之後,這矮人就化成一道黑色流星,朝向我的左方奔去,眨眼間就消失在視界內!
 
  「可惡!又讓這魔頭跑了─────!」不一會,白袍精靈和他的音速龍,降落在我身旁,精靈一陣搥胸頓足,氣憤難平!
 
  (我瞇細眼睛,仔細瞧著眼前的人物……這兩個根本就是華勒斯和他的坐騎“渦流”跑來串場的吧!)
 
  在白袍精靈憤慨稍平後,他牽起龍繮,一人一龍慢慢朝向我走過來。
 
  精靈先是行了一個平舉禮:「吾乃【虛空之母】的僕人,日光司祭 萊特勒斯……幸會了,【徘徊者】。」
 
  「你是【虛空之母】的忠僕?那麼……這裡不就是!?」
 
  「是的,這裡是吾主的聖域,【天堂】前的靜謐之地,【寧靜海】。」
 
  「哇────!」我不由得讚嘆起來,在莉妲的繪本中才會出現的瑰麗場景,居然活脫脫就在眼前出現。
 
  「幸好你平安無事,【徘徊者】,那魔頭的低語可不是一般人能夠抵擋的!」
 
  「魔頭!?是指剛剛那個黑翼矮人嗎?他到底是誰?」
 
  「他是【沉淪者】達克羅克……掌管499層煉獄平面的【邪靈可汗】之一,位居二階,常常藉機搭上【游鯨】,來到此處來收割徘徊的靈魂,也就和你一樣的存在,我們所說的……【徘徊者】……。」
 
  「比較起來,地獄平面的【惡魔大公】們就規矩多了……。」
 
  「【邪靈可汗】……【惡魔大公】……灰色童話中的角色居然真的存在!」
 
  (但老實說,我覺得那傢伙只是一個路過的搞笑矮人……。)
 
  §
 
  「嗚───────!」另一段低沉但響亮的鳴聲從金門的方向傳來,打斷我們的對話。
 
  一隻純白的巨大【游鯨】,搖晃著他的犄角,穿過那巨大的金門,張起看似惺忪的眼睛。
 
  萊特勒斯回頭朝著金門的方向,露出微笑:「來的正好呢!」
 
  白袍精靈豎起拇指向後比去:「搭上這隻【游鯨】吧,【徘徊者】,它會帶你前往塵世,抵達你原本應該要去的地方。」
 
  「塵世……。」我抬頭看著慢慢向我飛翔而來的巨獸,仔細端詳著它身上那不斷閃爍的獨特符文。
 
  巨獸似乎也注意到我,碩大的尾鰭一拍,加快了速度,朝我的位置前進。
 
  「對了,作為臨別的禮物……。」白袍精靈在我肩上輕敲一下。
 
  「【徘徊者】,倘若你再次遇到來自深淵的誘惑,就在口中唸出我待會告訴你的這段禱詞。」
 
  「禱詞?」
 
  「對,是【虛空之母】所賦予的神聖之語,它可以讓你的神權核心暫時和【天堂】連結,摒除所有來自於深淵的力量,仔細聽好了……。」
 
  【虛空之母的天堂在我心中】
 
  「就……這一句……話!?」我不禁睜大眼睛,這句神聖禱詞簡潔的讓我有點吃驚。
 
  「嗯,就一句話!」
 
  這時,一陣溫暖的白光包圍了我,頭頂上的【游鯨】發出高亢的鳴叫,似乎在催促我上路。
 
  「對了!我還有一句忠告要送給你!」萊特勒斯突然升起他的右手食指對著我!。」
 
  「那就是……。」
 
  【暖男和渣男只有一線之隔】
 
  在我的眼前,萊特勒斯的身影開始矇朧……。
 
  §
 
  「啾啾啾─────!」
 
  我緩緩的睜開眼皮,午後的和煦日光透過那半開半閉的門窗,將溫熱感傳導到司掌視覺的神經區塊中。
 
  偏過頭去,一隻掠鳥正在我的右肩上跳著圓舞曲,哼著自己引以為傲的小調。

  而雪花則是躺在毯子上,枕著我的左大腿,繼續她的午憩。
 
  輕柔的呼吸聲規律地和涼風調和在一起。
 
  一個鐘頭前,我們倆個跑完任務,找了一顆枝繁葉茂的大樹來乘涼用餐,前晚熬夜的敗家皇女抵擋不了睡魔的誘惑,枕著我的大腿打起瞌睡來。
 
  而我則是趁這個空檔,看著吟遊詩人胡德爾的雜記來消磨時間,結果沒想到連我都睡著了。
 
  「原來是夢呀……。」我用手指捏捏後頸,好讓自己快速的打起精神。
 
  就在這時,我眼睛瞄到我右大腿旁的一本黑皮書,是胡德爾的雜記,應該是我方才打盹時從手上滑落的。
 
  我將書重新拾起,看著黑皮書上用銀色墨水寫下的書名。
 
  【深淵的主宰們】
 
  我再次打開黑皮書,尋找著我睡著前的最後一個章節。
 
  下一刻,我的目光停在某一頁上。
 
  頁面上繪著一個擁有黑色羽翼的矮胖惡魔,手上拿著一本巨大的黑書。
 
  「【沉淪者】達克羅克……,【邪靈可汗】之一,煉獄平面第二層的主宰者……。」
 
  「【渣男聖經】嗎?」再次回想起剛才夢中的情境,我不禁噗哧一笑。
 
  「老兄……很遺憾……我跟渣男這兩字無緣……。」
 
  §
 
  隔天。
 
  【庫伯哈市】
  【下城區】
  【極西邊境傭兵公會】
 
  雪花跟其他的【戰場嬌妻】們在公會餐廳的一隅開著女子會。
 
  紅茶和蘋果派的香味充斥著四週的空間和女孩們的舌尖,這群【戰場嬌妻】一邊等著自己的【戰場丈夫】完成委託後回到公會,一邊天南地北的說笑著。
 
  由於兩天後公會將舉辦為期三天的旅遊活動,因此高階傭兵們便開始協助新進傭兵去處理一些推置許久的任務委託,免得造成委託者的抱怨。
 
  身為【極西傭兵公會】最高階軍官的卡雷斯,也帶著一群新兵進行急行軍般的任務清除,每一個抽到和卡雷斯同組的新手傭兵們都欣喜若狂,因為這可是能夠近距離欣賞【格武龍爵】戰鬥美學的難得機會。
 
  沒一會,公會祕書薇拉,抱著一個精美的禮盒,走近她們。
 
  「凡妮莎,【皇女衣櫥】的店員把妳訂的衣服送到了!」貼心的薇拉,將禮盒放在另一張乾淨的桌子。
 
  「這麼快就好了!?」穿著迷彩獵兵服的金髮女子,拔起腿包上的匕首,俐落地揮了幾下,綁在禮盒上的緞帶立即四分五裂!
 
  「沒有人這樣開禮盒的好嗎……?」薇拉不由得翻了個白眼。
 
  「只要盒子裡的東西沒傷到就好了呀────!」凡妮莎將匕首在空中轉了幾圈,熟練地放回腿包裡。
 
  「喲……好姐妹……妳去買了什麼名貴的衣服呀!?我還想說妳這輩子只會穿迷彩服了!」其他女子會的參與成員走了過來,一臉好奇。
 
  「嘻嘻……鏘鏘───────!」凡妮莎將內容物攤開到所有人的眼前,其他的女孩瞬間刷紅了臉。
 
  那是一件幾近透明的細肩帶性感睡衣,只有重點部位多了幾片羽毛狀的刺繡,幾乎可以說是衣不蔽體。
 
  「凡妮莎,妳怎麼會買這種……沒羞沒臊的衣服呀!」眾人之中,個性最保守的薇拉,率先提出問題。
 
  「什麼叫沒羞沒臊!女人穿這種睡衣給喜歡的人看不是很正常的嗎?」凡妮莎將手上的性感睡衣又在眾人的眼前晃了一圈,像在展示難得的戰利品。
 
  「不過妳怎麼會突然買這種衣服……?」女孩中年紀最大的碧倩,將性感睡衣接了過去仔細端詳,但還是紅著一張臉。
 
  「嘿嘿,幾天前斯卡拿了一個東西給我看,是一張房屋所有權狀,他買了一間在【七霧區】的庭院別墅!」
 
  「【七霧區】!那麼斯卡不就噴了不少錢!」
 
  「對呀,幾乎花光了他這幾年的積蓄!然後呀,他還跟我說,這幾年我一直跟著他窩在【下城區】的便宜旅館,真的委曲我了。」
 
  「那時我聽到這句話都快哭了!」
 
  「沒想到個性這麼粗線條的斯卡,也有這麼貼心的一面呀!」雪花聽到昔日教派的下屬做出難得的溫柔舉動,也點頭稱讚!。
 
  「所以這三天的旅遊行程,總是要給他一點甜頭────!嘻嘻!」
 
  隨後四週爆出一陣驚呼聲!
 
  §
 
  「說到這個……嘿嘿……。」凡妮莎突然將睡衣拎到雪花的眼前!
 
  「皇女殿下要不要也來一件呀!」
 
  「本皇女怎麼可能穿這種毫無矜持可言的睡衣!」雪花立即別過頭去,但雪白的臉龐再次刷紅。
 
  「嘻嘻!看來恩格里斯上校還沒有跟皇女殿下有過肌膚之親的事,是真的囉~~~~~!?」
 
  「本……本皇女……怎麼可能讓那個野生神人碰我一根手指!」雪花此時築起了防線,她絕不能讓別人覺得自己是主動投懷送抱,挑了卡雷斯當【戰場丈夫】!
 
  「是這樣嗎~~~~~~?」其他五人瞇起眼睛,暗自竊笑。
 
  「不過呀─────!皇女殿下不怕上校被別的女人搶走嗎!?」凡妮莎突然把話風一轉。
 
  「什麼!?」雪花此時不禁愣了一下。
 
  「雖說在【傭兵公會】制度下,【戰場嬌妻】最大,可以全權代表自己的【戰場丈夫】,可是出了我們這個圈子,人家看的也還是識別證本上配偶欄的名字。」
 
  「而且皇女殿下眼下就有兩個強力競爭者,一個是妃麗娜,一個是米莎卡,別忘了她們都是能傾倒眾生的大美人喔~~~。」
 
  「唔唔唔────。」雪花此時開始感受到壓力了,因為幾乎天天跟卡雷斯待在一起,完全忽略了他身旁其實有著一直準備伺機而動的傾城美人。
 
  「凡妮莎,妳少算一個,在【鐘塔區】第六大道的高級酒吧,【微醺牡丹】的老闆娘……香緹……。」碧倩這時插了一個嘴。
 
  「喔,妳是說【微醺牡丹】的漂亮老闆娘!沒錯,我覺得那個女人光是用笑容就可以醉倒一票男人!」
 
  「對,上次赫德跟著槍哥跑進那家酒吧後,死都不肯回旅館,最後是我拿槍抵著他的後腦勺才肯乖乖跟我走的!。」碧倩一邊說話一邊敲著桌角,當天的尷尬情景似乎讓她餘怒難消。
 
  「唔──────!」一聽到香緹的名字,雪花不禁神經蹦緊。雖說時之皇女個個都能站上美人之巔,但她每次一看到那位東方來的雪髮美人,總會覺得香緹除了姣好臉蛋和誘人身姿外,連身上散發的氣息都能讓男人神魂顛倒。
 
  此時她不禁開始懷疑起卡雷斯的意志力了。
 
  「我說呀……你們都想的太簡單了……。」女孩們之中最年輕的貝兒朵打了個響指,吸引所有人的目光朝向他。
 
  「風流倜儻的男人當然會中意花容月貌,風姿綽約的女人…但是像恩格里斯上校這種一本正經的男人,喜歡的會是如同鄰家女孩般的清秀佳人。」
 
  「所以呀,我覺得對皇女殿下威脅最大的,應該是……莉妲小姐!」
 
  「莉妲!應該不會吧────!」雪花一陣愕然,她很難相信溫柔婉約,秀氣端莊的莉妲會是情場對手。
 
  「皇女殿下可不要大意喔!先不說莉妲那隱藏在一襲白色洋裝下,令無數女人汗顏的完美身材……。」貝兒朵先摸了摸自己單薄的胸部裝甲,嘆了口氣。
 
  「每次見到她,我總是覺得,眼前這個美人胚子,從靈魂到髮梢,舉手投足盡是溫柔婉約……。」
 
  「再加上,莉妲可以說是活生生的百科全書,對喜歡看書的上校可是有致命的吸引力呢───────!」
 
  「對呀對呀,妳們不覺得每次看到上校和莉妲在討論書本時,那個畫面很溫馨嗎?」少根筋的薇拉,這時又上來補了一刀。
 
  「溫馨……。」一陣冷冽的低溫噴流從雪花身上迸出,雙眼投射出足以令人汗毛直豎的兇光。
 
  「對不起~~~對不起~~~!我失言了!殿下請見諒───!」為了避免公會瞬間變成冷凍庫,薇拉連忙道歉。
 
  「唉呀……皇女殿下冷靜一下,喝杯茶解解氣。」凡妮莎連忙把茶壺和雪花的杯子端過來,補上一股帶著甜香的溫流到杯中。
 
  「【戰場丈夫】受人歡迎也不全然是壞事,這是表示妳的眼光好~~~~。」凡妮莎這句話似乎讓雪花釋懷不少。
 
  「所以呢~~~~皇女殿下要不要也來一件呀?」凡妮莎再度當起了【皇女衣櫥】的推銷員,拎起性感睡衣在雪花的眼前攤開。
 
  「唔唔唔……。」只見敗家皇女此時臊紅著臉,一陣支支吾吾。
 
  §
 
  女子會結束之後,女孩們一哄而散,各自換個地方消磨時間。
 
  槍哥和他的神眷剛回到公會,走上側棟二樓的餐廳,準備到吧台點些消暑的飲料,正好跟走下樓的凡妮莎打上照面。
 
  凡妮莎對著槍哥比了個“OK”的手勢,槍哥則點了一下頭。
 
  兩人互相給了對方一個心照不宣的笑容。
 
  (下集待續)
 
 
 
 
 
 
 
 
 
 
 
 
 
 
 
 
 
 
 
 
 
 
 
 
 
 
 
 
 
 
 
 
 
 
 
 
 
 
 

128 巴幣: 1034
夜風196
每一段要縮排會比較好閱讀喔
2020-11-28 22:44:39
東堂隼人
收到,馬上更新![e12]
2020-11-28 22:46:09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