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為了我異世界回來的青梅竹馬,我要成為救世主!!【4-1】

零零人 | 2020-11-28 16:32:02


2020/11/28校修



星羅棋布的願望 4-1

-----

  「哇──!這裡好多漂亮的衣服哦!」

  蒂娜對著五顏六色、琳瑯滿目的展示衣物驚訝地喊著。

  那天看過她們原本的衣服,比較起來果然還是我們這裡的服飾業比較發達。而且早上看到唐千玥還穿著我買給她們的衣服,我才想到我還答應她們要讓她們選自己想買的衣服。還可以順便讓她們散散心,畢竟昨晚因為我不負責任的話而讓她們陷入了低潮,我想稍微補償一下她們。

  蒂娜與門蘿就像第一次出門的小孩一樣,整個路上都處在亢奮狀態,雖然百貨公司走路就到了沒辦法讓她們體驗到捷運或公車,但一路上的人行道和雜亂無章的招牌,甚至看到百貨公司的手扶梯都能從瞳孔射出興致滿滿的光芒。

  那個世界不知道有沒有類似這種地方?

  她們三個開心的瘋狂拿著衣服不停貼在自己身上想像自己穿上的模樣。

  「那邊有試衣間,妳們有想穿穿看的衣服可以在那邊試。」

  我試著提醒她們,以免到時候直接當場脫衣服試穿,然後隔天就會在新聞上看到「兩個女外國人在知名百貨裡裸身試衣」之類的標題。

  「今天時間很多,妳們慢慢選吧,我去男士區逛逛。」

  雖然我沒有要買衣服,不過我聽說女生不管是化妝還是購物,都會花上很長的時間,好險她們還不會化妝,雖然也沒那個必要就是了。總而言之,我不想在這裡乾等,於是我說完後轉頭就走。

  「欸……等等。」

  唐千玥一手拿著想要試穿的衣服,一手慌忙地抓住我的手臂。

  「怎麼了?」

  難道她不會用試衣間嗎?不可能吧?不就一個小房間進去換衣服而已嗎?

  唐千玥眼神渙散又扭扭捏捏地開口:「我想讓你幫我選……可以吧?」

  「不要,等等妳又要說我的性癖什麼什麼之類的了,妳自己選妳喜歡的就好了啦。」

  如果再繼續幫她們挑衣服,我的癖好就真的會被完全掌握了,雖然感覺沒什麼,但就好像私藏的小黃書被發現裡面內容都是偏好某一款一樣。

  「欸……我也想讓友俊幫忙挑的說,畢竟我對這個世界的打扮不太熟。」

  「我也想讓友俊哥哥幫我選!」

  這是某種懲罰遊戲嗎?

  幫她們選衣服的過程很糾結,為了不被掌握我的癖好我偶爾會選一些路上看到的那種普通衣物,而且不知道我的喜好對她們來說到底合不合胃口。

  但我還是很享受這個過程的,她們面容姣好,身材又苗條,根本就是個衣架子,整個試衣間都是她們的伸展台,就連路人女性都看得嘆為觀止。

  雖說幾乎都是我挑選的,但這還是花了將近兩個小時,所以說女人購物都很久這點我該提出更正,因為每件衣服穿起來都很好看又要在限定的金額裡割捨,是人都會猶豫吧。

  因為她們真的是只有一套能穿出去的服裝,所以這次狠下心一次買了好多套,包括運動用的汗衫和運動短褲,鞋子因為她們已經有了形似羅馬涼鞋的鞋子,我覺得那挺好看的,所以除了一般休閒鞋外只買了比較講究運動的運動鞋。

  就算是平價服飾店,但在百貨公司果然也不會便宜到哪去,只是覺得她們也許沒有來過這種地方,如我所料,她們一踏進裡頭就像看見期待已久的遊戲終於發售了的遊戲宅一樣,她們的目光如果是具有攻擊性的話,那她們所在的這層樓肯定已經陷入一片火海了。

  採買完後門蘿和唐千玥各提著一個中袋子,「我們的貼身衣物自己拿就可以了啦。」蒂娜則是拿著諸如髮飾之類小物的小袋子。

  但為什麼只有我得邊提著四袋大袋子還要將那疊起來快和人一樣高的鞋盒疊在我手上啊!貼身衣物妳們拿,那其他所有東西都丟給我就可以了嗎?

  什麼「這是你昨天害蒂娜哭了的懲罰」啊!說好的男女平等到哪去了,坑洞嗎?都流到路上那些永遠填不平的坑坑洞洞了對吧!


  回家後唐千玥發現良心似的說午餐交給她處理就可以了,讓我休息一下。

  我將她們買回來的衣服都先丟入洗衣機,洗完後脫水烘乾。我把她們房間裡衣櫥原本屬於我的東西全部都撤了出來,總之先丟在我那小小的房間裡,為了把她們的新衣服放進去。

  結束後唐千玥的午餐也做好了。這麼說來其實我沒有吃過她親自做的料理耶,我只知道她菜刀拿得很好而已,也許可以吃到她們那個世界的料理?這麼想我還真有口福,別人吃異國料理,而我卻能吃異世料理。

  「這個是……什麼?」

  如果換作別人,肯定一定絕對必須會和我說出同樣的話。

  這坨像個綠色的史萊姆一樣一邊晃動著牠得天獨厚的蠻腰一邊對著你咯咯笑的樣子,就像在嘲笑你沒有見過世面一樣,一旦輕易對「牠」吐嘈你就輸了。

  我微微抬起頭看著其他人的反應,但很無奈,她們就像啃著學校營養午餐一樣稀鬆平常地聊起天來了,獨留我一人在這瞎操心。

  這種東西……真的能吃嗎?

  「我知道你在想什麼,我第一次看到也是這種反應。吃吧,我不會害你的。」

  唐千玥看破了我的心境,對我敦促著吃下這不可名狀的詭異物體。不如說是她的態度反而讓我更加起疑這究竟能不能正常下嚥,不會我吃下去後牠開始在我肚子裡啃食內臟,最終掏空我全身吧。

  好吧,就抱著我被愛心筆騙的心態,勇敢地嚐下一口吧!

  我用湯匙的邊緣切下一角軟狀物的身體,然後舀起這孔雀石綠色的物體,入嘴前還能看到牠還持續地在抖動,這跟我以前不小心弄死蜘蛛卻發現斷在地上的腳還在持續抽動一樣,既恐怖又噁心。

  因為恐懼而使我彷彿變成了被母親餵食的嬰兒般,一邊喊著代表咀嚼的「阿姆」聲一邊含下從未見過的食物。

  「哦哦哦──!」

  食物入口的瞬間讓我不自覺地叫了出來。不是因為牠在我嘴裡吐出腐蝕液體,而是心理預期與實際品嚐有了巨大的反差。

  「好吃!」

  「我就說嘛,你竟然連自己的兒時玩伴都不信任。」

  我竟然誤會唐千玥了,我內心深感愧疚之外,也感到對方的厲害。

  「妳該不會在那裡是廚師吧?」

  「千玥姐姐是我和門蘿姐姐的老師哦!」

  「老師什麼都要會嗎?」

  「千玥姐姐教我們這個世界的語言還有各式各樣的東西哦!比我們的廚師長做的料理還好吃,連裁縫師都誇獎千玥姐姐可以獨自開店賣衣服了呢!」

  「我只是空閒的時候會學習啦……文化交流!之類的。」

  唐千玥慌張地解釋,門蘿在一旁笑笑的,好像理解唐千玥此舉動的含意是什麼一樣,但我覺得這不是什麼好隱瞞的就是了,這代表她在那裡過得還挺開心的,而這對沒能救下她的我也是一種不上不下的慰藉。

  「嗯?我想說這味道很熟悉,這果然是用類似青醬的東西做出來的吧?主體是蛋?」

  「沒錯,用九層塔、堅果、大蒜、橄欖油為主體,另外還加上青蔥和起司做成的醬汁,混在蛋液裡就是這個顏色的由來了。」唐千玥自滿地解釋著。

  的確是這樣的話,這種奇怪的顏色就能理解了,但如此富含彈性又充滿空氣感的感覺是……啊!我懂了!

  「原來妳把蛋白給打發了啊!」

  不會錯的,這種形狀,我在書上看過,就是「舒芙蕾鬆餅」的變化版。將蛋黃與牛奶混合均勻,加入過篩好的麵粉和鹽,接著把蛋白和砂糖打發,與混合牛奶的蛋黃攪拌在一塊,然後分次舀入平底鍋中疊高大約兩到三層,煎過後就是這個軟綿蓬鬆的模樣了,只差在唐千玥加入了青醬做成鹹味的舒芙蕾鬆餅。

  「哦……原來你也懂啊,這道料理在那個世界無人不知呢。」

  「哼,我不只懂,我還可以做得更好吃哦。」

  我自信滿滿地向唐千玥立下挑戰書。

  受到挑釁的唐千玥自然露出不悅的表情說道:「如果你做得比我好吃,我就隨便你,但我的比較好吃的話,你也要答應我一件事。」

  看來是她體內的料理魂被挑釁給點燃了焰火,這麼衝動就提條件不符合她現在的個性啊。不過……

  「什麼事都、可、以、嗎?」我露出了野獸發現兔子的銳利表情咧嘴問。

  唐千玥自以為說出那些話她就能嚇唬我,可惜她將得為她說出的話負起責任。要說為什麼的話,就是我有十足的信心會贏。

  「什……什麼事都可以,不是!你的表情怎麼這麼噁心啊!你是不是在想什麼奇怪的事情啊,先說好哦,違反善良風俗的命令是不可以的喔!」

  看到唐千玥慌張的表情我內心的愉悅就更加地膨脹,我等不及看到她被我的料理打敗後跪地求饒的表情了。

  我雙手攫住唐千玥細膩的肩膀,用著電視裡反派的口吻說道:「你剛剛已經說了什麼都可以的哦?」為了不讓她說話不算話,我轉過頭問了蒂娜:「蒂娜,妳剛有聽到對不對?千玥姐姐說輸了的話要她做什麼都可以哦,對不對?」

  「門蘿!」唐千玥大喊救兵。可惜門蘿還在吃著美味的午餐活在自己的世界,聽到唐千玥的暗示也來不及伸出手摀住蒂娜天真無邪的嘴巴。

  「嗯!千玥姐姐說她輸了的話要她做什麼都可以!」

  真不愧是小孩,被噁心的大人利用還渾然不知,毫不遲疑地笑著將自己的老師逼入了絕境。

  我無法止住心中的愉悅,毫無遮掩地邪笑了起來,看著唐千玥因為惶恐不安而淚眼盈眶楚楚可憐、那個引以為傲的自信受到動搖而啞然失色的反差模樣,我只會更加地興奮,我等不及馬上展開料理對決了。

  「喂,我是不在乎你們之間的打賭啦,不過友俊你的表情很噁心喔。」

  被女生說出「噁心」兩個字的話,我想那就是真的很噁心了,所以我瞬間退回自己的位子丟下餘悸猶存的唐千玥一人在那裡恍惚出神。

  後來想想覺得自己有點過火了,所以吃完飯後我自願一個人收拾殘局。

  我以前有這麼噁心嗎?

  不……我只是和小時候一樣,不曉得該怎麼和她增進關係,卻又有點笨拙而已……。

  休息了一下子後,看到現在時間兩點半,我走到她們的房間。

  「蒂娜、門蘿,我有給妳們買汗衫和運動褲吧?趕快換上吧。」

  「怎麼了?這麼突然?」門蘿闔上手中的漫畫。

  「我和千玥平常都有上課,但妳和蒂娜平常幾乎都在家吧?我想說至少假日能帶妳們出去運動一下。還是妳們有事要忙?那我自己去好了。」

  「我要去我要去!我要跟友俊哥哥去運動!」蒂娜興奮地丟下手中的毛球,衝去衣櫃拿出自己的衣服出來。

  「看不出你還蠻貼心的嘛?好吧,我們換好衣服就出去,你先在外面等吧。」

  門蘿看起來沒有抗拒我的邀約,而蒂娜也興致十足地在準備,所以我換好我的戰鬥裝備就坐在客廳上等著了。

  過了五分鐘後,她們三人出現在了我面前。

  「欸?千玥妳也要去啊?」

  「妳不是叫我們換上衣服嗎?」

  「我不是只喊蒂娜和門蘿嗎?」

  唐千玥低著頭稍為思考了一下後,疑似得知了是自己的誤會而漲紅了臉,十分可愛。

  「算了!我自己一個人看家!」

  唐千玥氣噗噗的用穿著彷彿還散發著新品味道的白色短襪一邊氣憤地踩著地板發出「砰砰砰」的聲音一邊打算走回自己的房間。

  「我開玩笑的啦!一起來吧!」

  我一個箭步將身子拉到她身後,抓住了她的手臂,因為她突然被往後拉的緣故,襪子滑過光滑的地面讓整個腳懸在了空中,我下意識的將空中的她拉了回來。

  電視劇才會發生的場景就在我身上發生了。

  唐千玥整個身體壓在了我身上,而且很痛,還有她穿著汗衫和運動短褲,也沒有意外的曝光問題發生,這讓我很失……讓我鬆了一口氣。可能是因為沒有什麼值得在意的地方,如今全身的感知力聚集了在胸口上那軟綿富有彈性的凶器上。

  這就是……安全氣囊嗎?

  原來如此,難怪汽車都會裝這種東西。

  雖然平常看起來她的胸部中規中矩,但實際撞到……壓到我身上時,卻無比震撼,好似銀河宇宙般雄偉遼闊,又彷彿回到胎兒時期般感受到何謂生命的真理一樣。啊……我感覺我好像見到了……見到了從一道曙光中從天而降的聖母瑪利亞──!

  「孫友俊……」

  因為那一摔而趴在我身上的她,羞澀地在我耳邊喃喃細語,嬌柔的氣音在耳邊近距離帶著從唇齒之中吐出的輕微熱氣一同縈繞其中,宛如是天下無雙的調情技之一,加上她的體溫與肌膚柔滑的觸感不斷地在考驗我的理智,我的雙手不受控地緩緩繞到她背後,就在即將把她狠狠地抱住之前──

  「你已經想好自己的死法了嗎……?」

  唐千玥露出白骨死神般的表情,用右手緊緊捏住我的側腹,就像咬住獵物的毒蛇一樣死纏不放,我愈是想逃離她便會更加施力。

  不是說好讓我想自己的死法嗎?

  「痛、痛、痛……痛啦!好痛啦!」

  我一邊流著男人淚一邊不停晃動全身,可是唐千玥用全身的力量加上不知哪裡學來的擒技將我一個大男人壓在地上讓我不停哭天喊地。

  直到門蘿半開玩笑而且笑咪咪地說:「希望你們還記得我們是要去運動的,你們應該不是打算就在這裡開始運動吧?」唐千玥才心不甘情不願地從我身上離開。

  真是的……我們以前是這種相處方式嗎?

  我能感受到她變了,不只是外表。但我認為我還是把她當成我那個很要好的青梅竹馬。

  她呢?她會討厭現在的我嗎?還是自從那天的那一刻開始,

  她就對我失望透頂了……?

226 巴幣: 132
摩卡奇諾
主角表示:那是不可抗力因素啊啊啊啊啊!!!
2020-12-25 01:27:43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