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少女的天象對話 (1) -- 暗巷遭遇戰

伍德‧瓦懷特 | 2020-11-28 15:34:26 | 巴幣 152 | 人氣 436

連載中少女的天象對話
資料夾簡介
《Math Server》X《魔都妖探》X半月《月夜消逝的彼端》X該隱《見習探員的工作日誌》──跨越四部作品、三位作者的大型合作《國北市異界騷亂—少女的天象對話》揭開序幕!

0
  從小開始,我就不喜歡父親的擁抱。

  「維珍妮亞,今天在學校過得開心嗎?抱一個!」

  「唔,爸爸!不要抱這麼緊啦!」

  請別誤會,我並不討厭父親。畢竟在我兩歲時母親過世後,他就是我唯一的親人了。只是他的擁抱總摻雜著工作後的熱氣、汗水,以及怎麼驅也驅不散的菸味,而且總是抱得用力,就像一鬆手我就會散掉一樣。

  他似乎在某個政府機關當科學家。我還小時,他雖然工作忙碌,卻總會抽出時間講各種有趣的故事給我聽。從人類和妖怪能和平共存的城鎮,或是能把知識化為武器戰鬥的世界,他總一手捧著陳舊的札記,將那些奇幻說得栩栩如生,彷彿親身經歷一般。

  有一次我見他出門時把札記擱在桌上,本來想帶到附近公園看,但那天發生的事情我幾乎不記得了,只記得傍晚回家時,就見到父親呆坐在客廳,一看到我就衝上來抱著我。那天的擁抱除了菸味和汗水,似乎還多了淚水。

  「維珍妮亞,還好妳沒事!太好了、太好了……」

  「爸爸!我、我快不能呼吸了──」

  仔細一想,那似乎是我最快樂的時光。

  「那個,維珍妮亞,冷靜下來聽我說。妳爸爸他──」

  就只是上個月的事情。父親在實驗室暈倒後,就沒再醒過來。

  儘管父親的好友替我打理了後續事宜,我卻始終像是被囚禁在記憶中,看不見、聽不進現實的一切。直到孤身一人回到家中,說出了再也聽不見回音的「我回來了」,殘酷的現實才化為淚水,肆無忌憚地從臉頰滑落。

  為什麼連聲再見都不說?為什麼不再擁抱我了?就算全身都沾滿菸味也沒關係,為什麼再也感受不到你漬滿汗水的胸襟?

  我悵然若失地坐在客廳,心裡明白父親不會再回來了;留下來的就只有他幾乎不離身,暱稱為「天象書」的那本札記。

  我輕輕拾起札記,上頭還殘存著父親的味道。第一頁寫著他一位名為威廉的詩人朋友的詩句,爸爸也因為很喜歡而常掛在嘴邊。

  「There are more things in Heaven and Earth, than are dreamt of in your philosophy。」

  「威廉叔叔這句詩到底什麼意思?」父親還在時,我曾忍不住問道。

  「『天地之大無奇不有,甚至可能超乎你對世界的認識』。」

  那時父親說完後,輕輕摸了摸我的頭:「現在還不懂沒關係,總有一天你會懂的。」

  當時的我還不知道父親這句話的深意,更不可能知道不久後我將會明白:他所說的故事也好,我幼時被他邊哭邊擁進懷內的那天也好,那些天地間的無奇不有都將透過天象書緊密連結,而父親的離去只是一切的開端。

  因為跨越不同異界的危機正在暗處蟄伏,隨時等待將我捲入。

  《Math Server》X《魔都妖探》X半月《月夜消逝的彼端》X該隱《見習探員的工作日誌》
  ──跨越四部作品、三位作者的大型合作《國北市異界騷亂—少女的天象對話》揭開序幕!

  1
  「你到底是誰?為什麼可以使用跟他一樣的異能?」

  深夜的暗巷裡,少女舉著槍質問著眼前的少年。在肅殺的沉默中,槍口襯著蒼涼的月光更顯懾人,讓少年嚇得連忙舉起雙手,身軀和聲音一同顫抖著:「等、等一下,你、你聽我解釋,這不是什麼異能!」

  「可以憑空造出武器和使其消失,不是異能是什麼?」

  「我、我才沒聽過什麼異能!那都是我手上這支手錶Connector和Server的功能啦!」

  之所以有如此混亂的狀況,必須回溯到幾分鐘前。

  哈亞士‧瑞爾,T大數學系二年級生。剛結束餐館打工的他由於比平常晚下班,本想抄平常少走的小徑回住處,不料才彎入人跡罕至的暗巷,就聽到附近傳來兩陣重物落地的聲響,似乎在靜謐的夜中隱隱能聽見回音。

  「發生什麼……」

  一方面擔心,一方面好奇,瑞爾快步走向聲音的來源,但他的腳步在巷弄轉角倏然而止。他躲在牆後,悄悄觀察著路燈下的一男一女。

  「一切幾乎都如我的計算。」

  男性年約三十歲,銀髮及肩,身上披著一件實驗室的白大褂,更顯身材高挑。他一手叉著腰,秀氣的臉龐上揚起一股微笑,卻隱隱帶有危險陰鬱的氣息。

  與之相對,女子的身材嬌小,看上去似乎尚未成年。儘管被連帽衣遮住大部分,瑞爾仍能瞥見她白裡透紅的肌膚和稚嫩的五官,然而眼神卻散發著超齡的意志力。

  少女不自覺退了一步,充滿警戒地問道:「你做了什麼?這裡是……」

  「呵呵,傳聞是真的呢。那女孩真的有能穿越異界的異能哪。」

  男子朝少女走近一步,冷笑了聲:「把你捲進來是我的失算,但還是可允許的誤差。因為──」

  「砰!」「乓!」「什麼?」

  說時遲、那時快,少女從腰際拔出手槍,朝男子開了一槍。沒想到男子僅輕輕揮手,面前就出現一面淺藍色、半透明的盾牌,將子彈擋下。

  「唉呀,真危險。都不等人把話說完呢。」男子打了個響指後,上頭爬滿數字和公式花紋的盾牌便化為一陣煙霧消失,徒留子彈掉在地上的聲響。

  少女見攻擊無效,雖啐了聲,卻仍堅定地宣告:「前『獸檻』研究員,伊薩克。我根據盧森堡協定,對你執行逮捕程序!」

  「哼,正合我意!」名為伊薩克的男子一手叉在口袋中,另一手作勢一揮,一把淺藍色的長刀瞬間成型:「在這裡幹掉妳,我就能放心遠走高飛了!『自然哲學的數學原理』!」

  語音甫歇,伊薩克便猛地砍向少女。速度之快讓她來不及開槍,但她仍輕巧一躍閃過攻擊。與此同時,少女借力使力,冷不防朝對方左腹踹去,卻同樣被避開。

  看著攻勢有來有往的兩人,瑞爾不禁暗忖道:哇、哇咧,到底發生什麼事?是不是乾脆報警比較──不對,這好像已經超過報警的程度了吧?什麼獸檻?研究員?那個男的是犯罪者嗎?他口中喊的那句話好像在哪裡聽過。更重要的是──

  瑞爾瞥向手腕上微微泛著淺紅光芒的手錶納悶著:為什麼他使用的能力和我的Connector幾乎一模一樣?

  「只有妳一個人,妳的勝率幾乎是零。」

  伊薩克將長刀消去,霎時又憑空造出一支匕首。本想發動攻勢的少女見狀連忙拉開距離,讓對方緊接而來的劈砍揮空。

  儘管面容稚氣,少女的動作卻彷彿訓練已久般相當純熟。即使遭受挑釁,她仍不發一語,緊盯伊薩克握著武器的右腕,本想趁隙抓住以制服,不料手才剛伸出去,伊薩克又削去匕首,空手一推就震飛數步之遙的少女。

  「呀──」「糟糕──唔!」

  眼見少女被擊飛到自己身旁,瑞爾忍不住出聲。然而話一出口,瑞爾就自覺不妙。

  少女和瑞爾對上眼,語氣藏不住訝異:「你是──不相關的人快離開!這裡交給──」

  「小心!」沒等對方把話說完,瑞爾就急著大喊。少女向旁一滾,俐落地站起身,而一把刀就砍在她剛才倒地處。

  「受不了,竟然有人盯著。」伊薩克舉起刀,盯著瑞爾冷笑了聲:「你等著,等我解決這小姑娘後就輪到你!」

  「趁我擋住他時快離開!」少女雙手握拳,護在身前,卻仍不忘吼道。

  「還有時間擔心別人呀?」「唔啊!」

  伊薩克倏地抓住少女的手腕,毫不留情向後一扳,慘叫聲讓瑞爾思忖著:這附近都是廢棄大樓,要找人幫忙很困難。雖說不該擅自行動,也還不清楚雙方底細,但這種情況──顧不了那麼多了!

  「哈亞士‧瑞爾:Real Mode!」

  瑞爾連忙將手錶湊到嘴旁,隨著嗶嗶聲後,一把發著橙色光芒的長劍便隨著一陣煙霧在他手上成形:「看我的──」

  「什麼?」「鏘!」

  伊薩克一把推倒少女,趕忙回過身,下意識造出一面盾牌,擋下瑞爾的攻勢。就在此時,他才看清眼前的少年手中拿著的劍同樣刻著滿佈數字和希臘字母的圖騰:「這、這是──你也是異能者嗎?」

  「我才想問什麼異能啦!為什麼你能使用Connector?你是Server II的人嗎?」

  「呿!少礙事!」見得不到解答,伊薩克大步一跨,直接撞開瑞爾。但瑞爾只踉蹌幾步便扶著牆壁站穩身子,一腳猛力踢牆,靠著反作用力,再次衝向伊薩克。

  瑞爾的劍身在空中劃出一道橙紅色的光芒,氣勢驚人地劈向伊薩克:「『戴德金切割』(Dedekind Cut)!」

  「唔……」伊薩克退了幾步,勉強擋下攻勢,神情也沒有先前的從容。

  「伊薩克,安分點!別再做無謂的掙扎了!」與此同時,少女再次拔出槍,槍口直接對準伊薩克的胸口。

  瑞爾聽了也幫腔:「雖然不知道你是誰,但這麼晚襲擊少女,肯定不是什麼好人啦!」

  「哼,有異能的異界嗎?這可難辦了……」

  伊薩克瞪著眼前莫名加入戰局的少年,眼角餘光則用槍指著自己的少女。他只不服氣地嘆了聲,手上多了顆球形物體,並用力地將其砸向地面。

  「糟糕,那是──」「煙霧彈!」

  少女和瑞爾不約而同喊道,但話都還沒說完,視線就被煙霧占滿。少女連忙掩住口鼻,瑞爾也不得不消去劍,趕忙變出一台巨型風扇,希望能加速煙霧散去。然而等兩人視線再次清晰之際,卻只剩下夜晚的風聲隱隱迴盪在巷弄間的回音。

  逃走了嗎?瑞爾張望著四周,卻怎麼也找不到對方的蹤跡,只好喚了聲還警戒地觀察周遭環境的少女:「妳沒事吧──唔哇!」

  少女並未如瑞爾想像地鬆懈,反而拿槍對準瑞爾質問著:「你到底是誰?為什麼可以使用跟他一樣的異能?」

  「等、等一下,你、你聽我解釋,這不是什麼異能!」瑞爾被突然指著,嚇得連忙舉起雙手後退,卻發現背已經貼在牆上。

  「可以憑空造出武器和使其消失,不是異能是什麼?」

  「我、我才沒聽過什麼異能!那都是我手上這支手錶Connector和Server的功能啦!」

  瑞爾瞥向左手腕上還泛著紅光的手錶,心想著要解釋,卻又擔心過多的舉動會刺激對方開槍。不料就在雙方對峙之際,巷子的另一端又照來一陣刺眼的亮光和震耳欲聾的引擎聲。

  「哽──」「危險!」

  一輛改裝機車好似完全沒注意到兩人一般,從巷內疾駛而過。要不是瑞爾及時奮不顧身拉住少女,她可能就被撞個正著。

  「真、真是,這種巷子裡還騎這麼快。」瑞爾瞥向對方的車尾燈罵了聲後,才低頭望向身高只比他肩膀稍高一些的少女。儘管連身帽遮住她大半臉龐,瑞爾能感受到她已經不像剛才那麼慌張和混亂。

  他鬆開少女,再次輕聲問道:「妳沒事吧?」

  見少女僅退了一步,微微點頭後一語不發,瑞爾尷尬地搔搔後腦:「嗯,不然──我們去吃消夜吧,我請妳。我會好好跟妳解釋武器的事情啦,別擔心。」

  少女別過眼,將槍收回腰際,瑞爾見狀微笑著伸出手:「我叫哈亞士‧瑞爾,T大數學系二年級。妳的名字是?」

  少女猶豫了數秒,終究沒有握住瑞爾的手。但她一手握在胸前、抬起頭,直盯瑞爾的眼神已卸下武裝,微微露出相符年齡的稚氣和無助。

  「瑤光,秦瑤光。對異能犯罪特殊調查局『獸檻』(Cage)的探員。」
.
後記:
  從五月開始徵集的感謝祭活動,讓不同作者的筆下角色到在下作品世界觀中的特別篇正式啟動。今天先登場的是來自該隱《見習探員的工作日誌》中的角色秦瑤光,似乎在執行任務中被捲入異界的她能否完成任務呢?
  此外我要承認從開始寫魔都妖探後,好幾個月沒有動Math Server,希望對瑞爾的感覺還沒跑掉。因為顧慮本篇情節發展的緣故,這裡將瑞爾設定成二年級,時間點是現正連載中的Volume 3結束後。
  瑞爾所使用的戴德金切割(Dedekind Cut)是在建構實數時,將數線一分為二,進而──啊?你說把它當成咒語或酷炫的招式名稱比較快?
  現實有點忙,沒辦法生新的專用縮圖出來(佛系徵圖中(X)),就索性在寫MS側為主的故事時放MS的縮圖、魔都妖探側為主的故事時放魔都妖探的縮圖吧。不過照著順序兩邊都看,才會是完整的故事。本合作企劃希望能夠週更,再怎麼樣都會盡量雙週更,也請大家期待下一次登場的另一些角色吧!

創作回應

勳一(閉關修羅模式)
瑤光之後遇到彩欣,應該要從那邊習得「過肩摔」才對。國北市女性自保專用XD
2020-11-28 18:21:14
伍德‧瓦懷特
這概念還不錯XDD 給瑤光帶回去當國北市土產(X?)
彩欣不愧是國北市普通人的戰力頂點(O)
2020-11-28 18:36:29
項熙
來人啊!牛頓跟莎士比亞的棺材板壓不住了!(X)
2020-11-28 18:46:11
伍德‧瓦懷特
還好有人看出來我借了哪兩位(其實還有幾位,之後應該會越來越清楚)XD
這算是致敬該隱作品的作法。
2020-11-28 18:54:16
項熙
然後這種開頭我好像在亞什麼王的故事開頭也看過(頭痛)
2020-11-28 18:48:54
伍德‧瓦懷特
類似的Boy meets girl不少見啦,像Bleach的開頭也類似這種做法。
那個什麼瑟什麼的故事,其實我沒有仔細好好看過,應該細節不太一樣吧(?)
2020-11-28 18:56:41
悠閒紅茶(冷卻中)
他所說的故事也好,我幼時被他邊哭邊湧進懷內的那天也好>好奇問一下,後半句是「擁」嗎?
周更?紅茶過去也曾有過這般可愛的想法呢wwwwww
期待那個整天抽卡的偵探XDDDDD(雖然目前也只看過《魔都妖探》就是了(,,・ω・,,)
2020-11-30 12:11:30
伍德‧瓦懷特
感謝紅茶常常幫我抓語句的Bug和錯字 <3
偷偷預告,這次某偵探不抽卡,跑去做其他事情了XD
我會努力週更的嗚嗚嗚QAQ
2020-11-30 13:11:20
悠閒紅茶(冷卻中)向創作者進行贊助 ✦
伍德鴿超進化!期待《蘑菇妖探》問世的那天UwU
2020-11-30 12:12:53
伍德‧瓦懷特
喔喔喔竟然有贊助QAQ
趕快把坑填一填才能來寫《蘑菇妖探》。是說伍德鴿進化了還是鴿子嗎(X)
2020-11-30 13:12:21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