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殘業‧第七章‧神塔巴比倫(伍)

幻夢‧謊言 | 2020-11-28 11:50:46








本作品中,有著許多血腥、暴力、黑暗、殘酷之劇情描寫,請自行斟酌是否觀看。






  在賽恩茲王國的國王諾藍賽恩茲,與教宗利亞斯賽恩茲被殺的三天後,賽恩茲王國爆發內戰,將國家一分為二。
 
 
  內戰的兩派分別是,由守舊派王族所統領的賽恩茲王國,與革新派的平民所領導的賽恩茲共和國。
 
 
  不過,兩方的戰力十分懸殊,王國派擁有的國土僅有不到三分之一,且領內各地皆爆發支持共和國的內亂而共合國派則擁有約三分之二的國土與賽恩茲多數民眾、軍隊的支持,還有接受委託的殘業協會的支援。
 
 
  而巴比倫擊殺嵐漪的巨塔,在共和國佔領王都後,被賽恩茲共和國史官記錄到國家史冊中那座巨塔被視為是,打破過去王國時代過度的宗教狂熱思想的革新象徵。
 
 
  另一方面原先前來支援賽恩茲王國的羅薩帝國軍,在得知諾藍與利亞斯死亡後,便停止了行軍。
 
 
  但很快的羅薩帝國軍便再次開始行動因為攝政首相萊斯普勒向軍隊下達了新指令由救援改為不計代價的侵略與佔據將賽恩茲與羅薩帝國接壤的領土一一佔據。
 
 
  那些領土上的人民與駐軍,都對此感到不滿,而發起抵抗,但反抗者全都遭到帝國軍殘忍的屠殺。
 
 
 

 
 
  時間回至八月三十一日夜晚,羅薩帝國攝政首相萊斯普勒,得知諾藍、利亞斯死亡,而命令進入賽恩茲領土的帝國軍,停止行動時。
 
 
  帝國全國各地的王貴族、大臣、將校,紛紛蜂擁至皇宮中,有的人指責著萊斯、有的人詢問著下一步、有的人勸說著與諸國議和、有的人堅持著繼續作戰。
 
 
  你們這些只想到自己的利益,腦滿肥腸的無能豬玀,都給我滾!面對種種話語,萊斯按耐不住心中的焦躁,與被指責的憤怒,大聲怒斥並將所有人都趕了回去!
 
 
  當驅逐了所有人後,萊斯便關上大門,獨自待在空蕩蕩的宮殿中開始苦思。
 
 
  我聽了他的勸說,而支持賽恩茲與諸國對抗,但現在賽恩茲那兩個蠢貨卻被殺了!?還是死得一文不值!連個六扉都沒帶走,也沒給哪個國家造成嚴重打擊,該死啊!!萊斯歇斯底里的以雙手大力的抓著頭髮。
 
 
  而且那傢伙在勸服我之後,也消失無蹤了,他媽的!該死啊!從得到配方至今,一年半的時間以來,全國全速量產強化藥,扣除因副作用而死亡的士兵,現今成功的強化兵,也不過就佔全國兵力的百分之七,也就是七萬人上下。
 
 
  短期或許還能在與諸國的戰爭中取得優勢,但長期下來,因戰火影響,勢必難以再量產強化藥,且我國不論是經濟還是兵源、糧食,肯定也都無法支撐,除此之外,如果北方那尚強於我大羅薩帝國的霜之國,處理完『暗潮』這後顧之憂,然後加入諸國聯軍,那麼我方就必敗無疑了。萊斯緊抓著桌上的資料呢喃著。
 
 
  縱使從全國各地抓了上百萬人,進行改造、精神破壞,也沒能產出強大的罪,受改造者中,有九成不是因為精神崩潰變成廢人,就是肉體無法承受而死亡,剩餘的一成中,不是還沒有變化,就是沒有特殊罪名,且不受控的瑕疵品,只能銷毀,現在唯一有特殊罪名的只有一個……但是一樣不受控,且對我方的敵意很深,只能將他封閉起來。
 
 
  啊啊啊啊啊!!我到底該怎麼辦才好?縱使現在和諸國求和,肯定也會被提出許多不合理的要求,裁軍、賠款、軍武管控、讓他們安插官員到國內……等等不論是哪一項,都會嚴重打擊帝國的實力!而且強化兵計畫與人造罪計畫,也會被發現,被發現的話,肯定會以違反人權法、恐怖主義、戰爭罪……等等罪名把我處死,咕嗚!說完,萊斯便忿恨、苦惱的緊咬住下唇,導致牙齒頓時便扎破嘴唇,鮮血隨之自唇上破口流出。
  而且最重要的是,有極大的風險會暴露陛下的事,若暴露了……對了!不知道陛下如何了?話還未說完,萊斯便驚慌的拍桌起身,並開始奔跑。
 
 
  跑了一會兒後,萊斯來到了尼祿的寢宮外,萊斯深呼吸了一次後走到門前,小心翼翼的將耳朵貼在門上,聽聞門後的聲音。
 
 
  莎莉亞……我好痛苦……好想死……沒有妳在的世界……是如此空虛兵冷……我真的好想死……但不論我怎麼拿刀刺自己……都無法死去……為什麼那時候我沒有跟妳一起死去呢?尼祿悲傷而空洞的聲音傳入萊斯的耳中。
  好痛苦……為什麼只有我如此的絕望與痛苦?為什麼只有我失去了所愛之人?為什麼……我這麼努力的讓其他人幸福、富足、安心的生活……我卻無法得到同樣的生活?嗚啊啊啊啊啊!!尼祿聲嘶力竭的嘶吼著,隨著他發出嘶吼,門後開始傳出東西撞擊、破碎的聲音。
 
 
  『陛下……命運啊!神啊!為什麼要如此捉弄、折磨如此善良的陛下?』聽著尼祿的嘶吼,萊斯緊閉起雙眼、皺起眉頭,一臉悲痛的流下淚水,並握緊雙拳使指甲深陷入皮膚之中,鮮血隨著指甲扎入皮肉之中而流出。
  不久後,萊斯張開雙眼露出充滿覺悟的神情,並緊咬著牙:『既然命運對善良、恩愛的陛下與殿下如此不公,那我就讓這個世界上所有的人,也體會陛下的絕望與痛苦!!
  隨著萊斯在心中暗暗發誓,他的身體湧出了暗紅色的氣息。
 
 

 
 
  九月一日,諾藍、利亞斯死亡一天後的某座森林內謎樣的黑髮紅瞳男子悠哉的坐在地上背靠著樹幹。
 
 
  他的身前站著兩個人,一個是向他講述賽恩茲情報的支配之罪,另一個是手上拿著一份資料的狂蓮。
 
 
  沒想到那個神塔巴比倫居然會出現在賽恩茲出乎我的意料之外但我本來就沒對支配與強慾那種貨色抱著期望不過──羅薩帝國應該能好好期待一下畢竟那裡有我所創造的『絕望在啊呵呵呵──男子看著遠方露出一抹滿是惡意的微笑。
 
 
  絕望?你又搞了什麼把戲?狂蓮皺起眉頭冷冷的看著男子。
 
 
  沒什麼,之後你就會知道了。
 
 
  哼!也罷,反正只要能夠達成我的目的,你想耍什麼把戲都無所謂,這是崇空的最新情報,和之前的沒什麼差別,還有你給的藥已經沒了。狂蓮將手中的資料丟給男子。
 
 
  男子接住資料後,邊看邊揶揄狂蓮:真虧你為了要確認狂扉是否有鍛練出新的能力,而故意找他交手這麼多次還沒被發現,是因為他知道你的性格十分惹人厭嗎?
 
 
  少說些沒有意義的廢話,把那個藥給我。狂蓮以著冰冷的眼神看著男子。
 
 
  呵呵──還是老樣子這麼的兇惡啊,拿去吧。男子從口袋中拿出兩瓶裝有混濁液體的藥瓶,並扔給狂蓮,狂蓮接過藥瓶後便轉身準備離去,男子見狀立刻以帶著笑意的聲音問:話說,我挺好奇的,為什麼你當初沒殺那個不祥之子?
 
 
  你知道我跟那個不祥之子的事……你在監視我嗎?狂蓮轉過頭以從太陽眼鏡空隙露出的紅瞳怒瞪男子。
 
 
  別說監視這麼難聽的話,只是收集各方面的情報確保計畫無虞而已,不然你以為不上你道的其他四個六扉,還有包含煙鬼在內的霧的情報我是怎麼取得的?男子滿臉笑意的看著狂蓮。
 
 
  哼!只是暫時不殺罷了,等到他成長後再殺掉才有樂趣可言,雖然估計那時候我的目的已經達成,對他也就沒有分毫興趣了。狂蓮露出一抹充滿惡意的病態微笑並離去,看著狂蓮逐漸遠去的背影,男子露出冷笑:已經如此扭曲卻因為極度憎惡著罪,而沒有變成罪,真是有意思的案例,不枉費我殺了那個人,呵呵。



幻夢‧謊言的話:

第七章至此結束。
63 巴幣: 2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