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米迦勒機關-地下黑獄 第十章 宛如風的男人

夯特大大 | 2020-11-28 10:11:51



  照巴庫的話所說:那些鳥籠形狀的鋼鐵牢籠,原本是用來關押獄卒獸的地方。每一隻獄卒獸都是單獨關押,並且會依照時間讓牠們去「值班」。

  放眼望去,這裡至少有數百個鳥籠牢房,而這些鳥籠牢房如今是全部敞開的情況。也就是說,至少有數百隻以上的獄卒獸,正在這巨大無比的牢獄中到處徘徊著。

  而方御鏡與巴庫的周圍原本則是關押「新人」的地方,是一間間獨立開來的大型牢房,每一間牢房都能一次關押三十個人以上。這裡的牢房並不嚴格,甚至連上鎖都沒有!如果想要逃獄的話,輕輕鬆鬆就可以逃出牢房的程度。雖然看似很不嚴謹,但是這樣的設計卻是故意的。

  不長眼逃出去的囚犯,就會在其他囚犯的眼前被放出來的獄卒獸給殘酷虐殺。有時候獄卒獸肚子餓了或是壓抑不住殺戮的慾望,甚至還會衝進沒有上鎖的牢籠中大殺特殺。

  簡單的來說,中層的牢獄就是讓新人與獄卒獸日日夜夜待在一起,讓他們徹底體會到獄卒獸的可怕。在這樣的精神壓迫之下沒有過多久,這些囚犯就會哭著要求趕快把他們送到下層去了。

  但是現在,這裡的牢房都被破壞殆盡了。

  很顯然就是在「爆走事件」發生的那一天,全部的獄卒獸同時失控,中層牢房首當其衝遭到血洗。如今的中層牢房區不僅只是個荒蕪的廢墟而已,而且還是遭到了完全破壞的廢墟。

  原本高大廣闊的大型牢房全部倒塌,在周圍形成一面面的斷牆殘壁。乾枯的血跡還殘留在地面上,隱隱約約還能見到幾根白骨。

  「嗯?」在此時,方御鏡突然感到一絲的違和感。

  等一下……為什麼這裡的屍體都已經是森森白骨了,下層的屍體還在半腐爛的狀態?即使是中層的囚犯先死,屍體腐壞成白骨的速度也不至於相差這麼多吧?

  這麼說來,一般的屍體轉化成白骨的時間究竟是多久?有可能兩年過去了還是半腐爛的狀態嗎?

  來不及讓方御鏡思考這些問題,因為戰鬥的聲響越來越靠近了,「轟隆隆隆隆!」的聲音已經近在咫尺。

  就在這時,巴庫對著方御鏡比出停下的手勢。他靠在一面矮牆的後方,並且指示方御鏡躲在了另一面矮牆的後面。

  「方小姐,請等一下!先別急著過去。」

  方御鏡照著巴庫的指示躲在矮牆後,並且看向戰鬥中的情況。在距離他們大約二十米外的地方,方御鏡與巴庫見到那正陷入激烈戰鬥的……一人一虎。

  方御鏡一眼就能夠看出那就是所謂的「妖虎」!

  妖虎的眼睛閃爍著一種詭異的黃白色光芒,足足有三米多長的巨大身軀散發著令人畏懼的可怕陰冷寒氣。

  彷彿幽靈一樣的青綠色半透明身軀,身上的虎紋同樣是半透明的白色。那虎紋並非是固定在某處,而是會慢慢的飄動轉移著。那並不是毛髮,看起來更像是一種不知名的能量體。

  而正在與妖虎激烈戰鬥的……則是一名男人!

  他有著金色的短髮,碧綠如同寶石般的眼珠,眼神裡透露出高度的自信。金髮碧眼,顯然是西盟國家的人。他看起來十分年輕,大約在二十五歲左右。這名男人的顏值在標準值以上,絕對算的上是一名帥哥。

  他身穿跟方御鏡同樣款式的軍服,身高大約在一百八十左右。身材並沒有像巴庫這樣的壯碩,但卻十分挺拔。

  在他手上拿著一把劍身大約一米五長的雙手長劍,如果包含刀柄部分的話,幾乎要和他整個人等高了。這把劍看起來十分的不普通,在劍身上刻印著神祕的淺綠色符文。神秘符文在微微地閃爍著,看起來就好像整把劍擁有著生命,而且正在呼吸一樣。

  「吼!!!!!!」妖虎對著男人大聲咆嘯著,從牠身上散發一陣又一陣的可怕氣息波動。妖虎的整隻身體是漂浮著的,巨大的虎掌踩踏在半空之中,並且朝著男人揮出牠的虎爪。

  在下一刻,妖虎前腳上的白色紋路竟然是隨著牠的腳爪給揮了出去!

  三道以上肉眼可見的白色能量波動以極快的速度朝向金髮男子轟了過去。但只見金髮男子輕輕一跳,竟是直接跳躍了將近三、四米高!

  他彷彿沒有體重似的,體態輕盈的宛如一根羽毛。那看起來毫不費力的輕輕一躍,直接躍到了這一層某一面凸出來的樓層平台之上。

  也就是在這一刻,那名金髮碧眼的男人發現方御鏡以及巴庫的存在。他微微睜大眼睛,並且露出些許吃驚的神情。似乎對於方御鏡出現在這裡很是驚訝。

  被揮出去的能量爪擊自然而然的落空。而不可思議的是:在那能量爪擊命中了某一面的矮牆之後,整面矮牆竟是覆蓋上一層厚厚的冰霜!

  「吼!!!!」攻擊再度落空的妖虎看起來非常生氣。牠腳踏虛空,朝向那樓層平台之上的金髮男猛衝而去。

  金髮男腳踏牆壁,他就好像真的沒有體重那樣的輕盈,整個身體承受反作用力而高速衝了出去。下一瞬間,妖虎的前爪轟進那平台的地面中,大量的石塊與沙塵飛了出來,同時又化成一粒粒的細脆冰屑。

  「鏡鏡!你們不要過來!」金髮男大聲的喊著。他的聲音十分好聽,而且充滿了朝氣蓬勃的活力。在他語氣裡帶著十足的自信,即使面對著這可怕的巨大妖虎,金髮男看起來連一絲膽怯的神情都沒有。

  鏡鏡?這個人叫我鏡鏡?他跟我很熟嗎?

  方御鏡此刻確定了,眼前這個男人就是自己的夥伴沒有錯!他不但認識自己,而且這個聲音與自己那片段記憶之中的男人一模一樣。但方御鏡心中又無比的錯愕……他竟然這麼強?竟然跟巴庫一樣,也是可以一個人對抗那可怕獄卒獸的狠角色?

  「方小姐,她就是你的夥伴嗎?」巴庫的聲音聽起來也很是吃驚。

  「應該……是吧?」此刻方御鏡的聲音又有些不確定了。

  如果夥伴這麼強的話,那為什麼原本應該是屬於同一支隊伍的自己卻是一個普通人?如果自己一個人遇到獄卒獸,毫無疑問絕對是被秒殺的下場。

  「你的夥伴很強啊!」巴庫讚嘆的說著:「原本說只有一個人的時候還讓我擔心了一下,現在看來是完全不需要擔心啊。他是經過嚴格訓練的戰士,放心吧,他絕對能打贏那隻妖虎的。」

  「……我看得出來。」方御鏡心情有些複雜的說道。

  眼前的男人就是自己的救命恩人吧?而且在那模糊的記憶中,隱隱約約還記得他說過:「接下來就是我一個人的任務了。」現在看來似乎並不是逞強的話語,而是真的有那個實力去完成自己尚未想起的任務!

  「看起來是不需要我們的幫忙了。而且就算我們想幫,也不知道該怎麼插入他們之間的戰鬥。胡亂插手的話,可能還會礙手礙腳的。」

  「嗯。」

  綠色妖虎與金髮男的戰鬥逐漸進入白熱化,渾身寒冰氣息的妖虎與拿著雙手長劍的金髮男正在激烈廝殺。雖然金髮男並沒有辦法如同妖虎那般的腳踏虛空,但是身輕如燕的他卻能在周遭充滿施力點的空間內,藉由踏地的反作用力恣意翻轉跳躍著。

  綠色妖虎似乎很想跟金髮男搏擊,不斷追向他並且揮動前爪來進行猛烈攻擊。但金髮男的身影卻宛如一陣輕盈的風,他的身軀在半空中靈活躍動著,感覺就好像是調皮的妖精在嘲弄著憤怒的大老虎。

  「轟隆隆隆隆!」又是一次的攻擊落空,一根柱子被妖虎給轟的倒下來。在柱子之上的平台看起來是搖搖欲墜,但好險還有其他的柱子支撐著,所以還沒有面臨整個崩塌下來的結果。

  方御鏡愣愣地看著那金髮男的動作,雖然他的身上並沒有翅膀,但是她卻總是覺得……

  這個金髮男,他在飛。

  有時候像小鳥那樣的滑翔,有時候又像蝴蝶那樣的躍動。他的飛翔,充滿了自由。

  「吼吼吼!!!!」妖虎憤怒的大吼出來,牠看起來已經生氣到快要受不了了。只見牠將自己停留在某一個平面之上,在牠身上的白色紋路迅速往牠的嘴中靠近,並且從口中噴出了大量的冰寒氣息!

  海量的白色寒冰能量噴發而出,恐怖的白色吐息幾乎覆蓋了在牠面前的二十多米範圍。這是一個超大範圍的攻擊!而且噴發速度快的無與倫比,幾乎讓人無法閃避。地表與矮牆在被白色氣體觸碰到的那一瞬間都立刻結冰,並且高速的擴散開來。

  「糟糕!」巴庫第一時間感受到危機,右腳用力往地面剁了一下。「砰!」的一聲從原地爆發起跑,接著一把抓住方御鏡的衣領,拖著她朝向離戰場更遠的地方跑去。






158 巴幣: 34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