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艦風戰華 八十九章 神秘空間 久遠的艦娘

冰雪 霜華 | 2020-11-27 18:31:17




       為什麼會在這時候想起這些……是回憶跑馬燈嗎……我要死了?
 
       冥月只記得被棲艦群圍攻後,因為受到強烈的衝擊而意識模糊,如果自己還有這餘韻想這些,那自己應該沒事?
 
       他微微睜開眼睛,用模糊的視線看了看自己的手,除了頭痛外,他並沒有其它疼痛感,手上也沒有血或傷口,這倒是出乎他意料之外。
 
       等視力逐漸恢復,他發現自己在一片漆黑的海洋上,和他之前做的詭異夢境一模一樣。
 
       『這是怎麼一回事?』
 
       此時周邊突然出現許多光點,這些細小的光點逐漸聚成一個人形,一位身穿華服的少女出現在他眼前。
 
       冥月愣愣的看著,內心想著莫非我真的死了,人在陰曹地府,眼前的是要送我過冥河的使者?
 
       好吧至少這個使者還挺漂亮的,多少還能緩解自己死亡的衝擊。
 
       『雖然不確定你在想什麼,但我肯定絕對不是你想的那樣。』
 
       少女苦笑的看著楞神的冥月,冥月也發現少女雖然身著華服,她做著的椅子有著甲板的造型,周圍也圍著像是艦裝的東西。
 
       『妳是艦娘?第一次看到啊……』
 
       見冥月提到艦娘,少女露出淡淡的微笑,身邊的光點四散開來,將漆黑的海面點亮,讓冥月能看清自己的全身。
 
       『容我自我介紹吧,我是富士,是日本最早由外國交付給日本的戰艦,同時經歷了二次世界大戰並活到戰後。』
 
       富士?
 
       冥月想起當時的夢境,自己眼前的船艦群中就包含富士艦,但記得沒有這位艦娘,而且這也是很久以前的老船了。
 
       如果是這樣的話,莫非現在在這空間的船艦都是很久以前的老船?
 
       『你會有這些疑問是因為你的記憶被我封印住了,所以才會有這麼多的疑問,要重新解釋也很麻煩,依現在的走向看來也沒有保密的意義了,還是還給你吧。』
 
       冥月再次愣住,自己的記憶被她封印?她不是艦娘嗎,是怎麼做到這些的?
 
       富士並沒有多說些什麼,幾個光點隨著她的手的比劃聚集起來,她接著指向冥月,這些光點就咻的一聲全鑽進冥月的腦中。
 
       他只覺得腦中突然閃過大量的信息,本來就有些發疼的頭這下疼到如要裂開一般,整個身體下意識的捲曲在一起,並忍不住痛苦的呻吟起來。
 
 
 
       當年他沒救到穂生,他也昏迷的倒在海上,然而當他慢慢甦醒時,發現自己就處在這神秘的空間。
 
       『這裡是哪裡?』
 
       他說話時意外發現自己的聲音直接出現在腦海中,這更顯得這個空間的異常,他也發現自己身上的傷都不見了,包含衣服在內完全看不出曾受過大出血的傷。
 
       『這裡是經人世溢流而出的情感聚集的地方,你眼前所看到的一切都是人類的情感所構成的。』
 
       一名少女出現在冥月眼前,身邊齊聚的光點與奇怪的儀裝顯示來者不是普通人。
 
       他正打算問少女是誰,她似乎早猜到冥月會問,抬起手示意讓冥月別說話。
 
       『我是富士,要用你們的話來說的話就是船靈吧?』
 
       『船靈?為什麼我會在這裡,船靈又是怎麼一回事?』
 
       富士的回答並沒有讓冥月的疑惑有被解開,相反更多的疑惑湧現在他腦海中。
 
       『我先問你一個問題,你被棲艦的艦載機擊中,為什麼還能活著見到穂生?』
 
       冥月被這問題問倒了,腦子瞬間一片空白,當下他完全沒想過這個問題,直到富士這一說他才想到,對啊他被艦載機擊中了。
 
       雖然威力和棲艦的主砲不同,但這一轟自然足以讓人的身體被炸開,這也是此次戰役中許多人是掛失蹤人口的關係,估計就是被轟擊到只剩渣了,他只有身受重傷,相比之下好非常多。
 
       見冥月說不出話來,富士微微一笑,光點聚集起來,再次散開時,穂生出現在他們眼前。
 
       『要不是有少女的祈禱,你早就去世了,她們一族的祈禱雖然因為人逐漸凋零而弱化,但如果只對一個人的話是很強大的,這也是這個空間的本質所在。』
 
       見冥月還是有些不明所以,她嘆了一口氣。
 
       『人類的戰爭有著許多情感,為了權力,為了國家,為了自己,為了家庭,其中又有死亡的不甘,權力與資源的鬥爭的慾望,這些複雜的情感糾葛經過時間洪流的掏篩,最後會流入這個空間。』
 
       記憶會被遺忘,但情感不會,這些逐漸消散的情感最終構築成了這個空間。
 
       富士伸出手一劃,白皙晶亮的痕跡出現在空間中,另一隻手雖做出同樣的動作,但是卻漆黑如墨。
 
       『你們所看到的棲艦,就是這個空間流出來的,經歷了數百年的時間,負面的情感逐漸積累反溢流回去,最終形成了棲艦並朝人類反撲。』
 
       冥月的表情有些複雜,重點是他不知道自己聽的是真是假,這聽起來就像是神話故事一般。
 
       『那這和穂生的祈禱又有什麼關係,對穂生我是萬分的感謝,但這和祢說的關聯性不高啊?』
 
       『我的意思是,人類的情感最終會形成連自身都不知道的奇蹟,包含讓你本該死亡的事實被扭轉,如果少女只是祈禱自己能活下來,最終你們兩人都會死。』
 
       這種純粹的心意所做的長時間的祈禱,反而比為了自己而活還來的強大,與之相比求生的意志只有短短一瞬。
 
       本應會死亡的事實因為少女的意志而得到緩和,最終扭轉了事實,這與奇蹟無異,對少女來說可謂是人生第一次,也是唯一的一次奇蹟。
 
       『只是一位少女的祈禱就能有如此大的力量,如果是上億人,出現棲艦這種東西也不意外吧?』
 
       『那為什麼是現在!』
 
       人類的戰爭史已經有數千年的時間了,為什麼是數千年後的現在才出現棲艦,並讓自己遇到。
 
       富士嘆了一口氣,周圍此時出現許多船的影子,樣子和現在的船艦有些不同,似乎是很早期的型號。
 
       『都有棲艦了,自然也會有像我這樣的船靈啊,棲艦是由人類的惡所構築而成的,那自然也會有人類的善所聚集成的船靈。』
 
       方才富士手中白皙晶瑩的光逐漸四散成無數光點,這些光點又分裂成更多的光點並在空間中散開,幾次分裂下來,海洋逐漸壟罩在幽暗的螢光中。
 
       『過去幾百甚至上千年來都是由我們在暗中保護人類,讓你們口中的棲艦不會危害到人類,對我們這些船靈來說,保護創造並愛護我們的人是再自然不過的事了。』
 
       戰爭是極為殘酷的事情,負面的情緒與情感無所不在,宛如人間煉獄,但就因為是在人間煉獄,其中所蘊含的正面情感才會比平時更為耀眼。
 
       『但我們所做的也是有極限的,最終超出我們所能負荷,棲艦在我們無法壓制後數量逐漸增加,最終達到失控的程度。』
 
       這導致的結果就是人間的浩劫,直到現在人類依然找不到能擊毀棲艦的可能,就算能靠棲艦所掉落的特殊金屬,還沒等到能做出相關的兵裝,人類就滅亡了。
 
       『那讓我知道這些有什麼用?對我來說已經沒有什麼好留戀的東西了,這祢應該也知道吧。』
 
       他本來就是因為家鄉而從軍,也是為了要幫助少女保護的地方,現在少女已經過世,別說家鄉,國家都在滅亡邊緣,目標已經全部都沒了。
 
       富士苦笑著,祂的身邊圍繞著許多光點,有些光點飄向冥月,光點的溫暖讓他激動的情緒有些緩和下來。
 
       『你說的也沒錯,我們換個角度來想吧,既然你以對你的人生毫無戀眷,那就將你的人生讓給我們吧。』
 
       讓給祢們?
 
       見冥月疑惑的皺起眉頭,富士讓光點四散開來,只見黑暗中,數個人形佇立在其中看著冥月。
 
       『我們是船艦之靈,由身為人類的你們來給予我們指示,由我們來擊敗棲艦,就如數百年前你們對我們做的事情一樣。』
 
       光點照映出黑影的真身,這些人和富士一樣都有女孩的樣貌,身上也有和富士很像的東西,看起來的確像是兵裝。
 
       『所以我們需要有一位人類的幫忙,讓我們能以一個比較能解釋的形式出現在人間,另一方面我們並不像棲艦已經四溢而出現在人間,也需要一些媒介。』
 
       『所以需要我的幫忙?』
 
       富士點了點頭,並將手放在冥月的頭上,冥月只覺得腦門一熱,接的他再次失去知覺。
 
 
 
       時間回到現在,冥月揉了揉太陽穴,試著讓頭痛緩和下來,並牢牢盯著富士。
 
       『我需要一個解釋,要我幫忙那為什麼封印我的記憶,那段記憶並不礙事吧?』
 
       『這不是我的決定,而是瑞鳳,準確來說是穂生和瑞鳳的決定。』
 
       『穂生那時已經去世了,而且這和瑞鳳有什麼關係?』
 
       『你不覺得奇怪嗎,明明同一艦娘並不限於一位,為什麼其它基地都沒有瑞鳳。』
 
       冥月愣了一下,他的確有想過,莫非這也和富士有關?祂除了封印記憶到底還做了多少事?
 
       艦娘的部分是他延續田謙的想法,在一次研究那些特殊金屬時意外製造出來的,那時他認為這些是特殊金屬的特性,畢竟這些金屬本身就夠特殊了,再多一兩項不尋常的事也沒什麼好意外的。
 
       之後瑞鳳就出現了,其餘艦娘也慢慢出現,有時也會出現只有一位,其餘人都無法取得的特例,像大和、武藏,川的卯月也是。
 
       見冥月表情有變,也大概能猜到冥月的心思了。
 
       『你所見到的瑞鳳是穂生與瑞鳳的船靈相容的結果,這是有經過穂生同意的,她希望能以別的形式繼續保護著你,那個情感非常深厚且純粹,瑞鳳與她的向性最合,所以就讓兩人相容了。』
 
       說到這邊,富士苦笑著看著懷中的一個藍白色光球。
 
       『讓我與她相見有什麼不可?』
 
       『唯有失去才會想要牢牢緊握住,這點是穂生所說的,讓你體會到一次失去,接著才會想要守護,這兩種心態並不相同,這也不是什麼Happy Ending,而是戰爭。』
 
       少女當初是這樣對祂說的,實際上當年在冥月來到這個空間時,穂生已經先一步來到這邊,這個決定其實並不輕鬆,且非常痛苦,但她依然做出這個選擇。
 
       如果他還是那個她所知的冥月,他接下來會繼續守護艦娘,並讓這片大海有機會回歸最初的平靜。
 
       『為什麼祢要做這些……這已經超過艦娘所做的範疇了吧……』
 
       冥月的聲音有些嘶啞,這些信息量過於龐大,而且如果富士所言屬實,那他很難面對過去與瑞鳳相處的時間。
 
       為什麼他第一次見到瑞鳳時會流淚,為什麼他會想要保護瑞鳳,明明她在對棲艦方面是遠超乎他能力的艦娘。
 
       不同於前面有問必答,這次富士並沒有回答冥月的問題,只是提了另一件事。
 
       『你這次玩命般地狂奔回日本,是為了要救失蹤的瑞鳳吧,看到這空間應該有點想法了吧。』
 
       瑞鳳失蹤,所以他想要趕回日本……
 
       『祢的意思是,瑞鳳或那些艦娘的失蹤是因為這個空間?這個不是只是由情感所構築的空間嗎?』
 
       『因為象徵棲艦的負面情感逐漸擴大,加上大量棲艦所造成的傷害又加劇的這情況,本來還在能控制範圍,但前陣子棲艦的情況有了新的變化。』
 
       冥月想起有一陣子不知為何都沒有棲艦,這雖然是人類之幸,但也算是一種異常情況。
 
       『就像暴風雨前的平靜,這些負面的情緒讓空間難以維持住而出現破口,除了導致棲艦數量暴增,另外空間的破口也逐漸擴大。』
 
       『那我們要怎麼做,總不會讓凡人的我們來做這些事吧?』
 
       富士露出詭異的笑容。
 
       『這個我們這邊自有分寸,不要小看在這片海洋持續數百年的存在,而且你說的也沒錯,這已經不是一介凡人能處理的了。』
 
       冥月正打算繼續問下去,畢竟這樣沒道理讓他來到這個空間,這時周圍有許多光點齊聚。
 
       『本來也不用讓你來到這個空間,畢竟持續封印你的記憶是那個孩子的希望,但是如果什麼都不做,你也會在未來來到這裡,畢竟你想見瑞鳳對吧。』
 
       聽到關鍵字,冥月的反應比剛才大多了,但是他又瞬間萎了下來。
 
       『不要想太多,好好遵從你的情感。』
 
       『祢怎麼知道我的想法?』
 
       『你的思緒,你的情感,你的念想會在這個世界留下痕跡,只要看著這些痕跡就能看出來了。』
 
       雖然冥月想要見瑞鳳,但想想瑞鳳就是穂生,他又不知道要如何面對,這種情緒對他來說非常複雜,沒想到會被看出來。
 
       富士並沒有給冥月其它機會反應或拒絕,一顆藍白色的光球從祂懷中飛了出來,光點將光球包裹起來,接著慢慢化為人形。
 
       『艦娘如果來到這個空間會回歸到最原始的型態,不過這次情況特殊,所以我會想辦法讓祂們再變成艦娘,瑞鳳因為有穂生在,相比之下會比較容易一些。』
 
       瑞鳳慢慢恢復了意識,她總覺得自己睡了一個很長的覺,她睜眼一看,發現自己回到一個再熟悉不過的地方,接著她又看到冥月。
 
       突如其然的相遇讓她顯得有些措手不及,四處張望,在找到目標後便開始發難。
 
       『這是怎麼回事,富士。』
 
       『嗚哇,好可怕,我好歹是時間遠長於妳的存在耶。』
 
       見瑞鳳的表情依然有些怒色,祂擺了擺手示意讓她消停些。
 
       『如果我不這麼做,妳會繼續在這個空間,等冥月對妳的思念能足以重塑妳的身形,雖然不知道要多久,但至少可以肯定要用年來當單位。』
 
       富士接著解釋細部的緣由,因為瑞鳳本身是有瑞鳳與穂生兩者所共築而成,而冥月對這兩個存在都有一定的念想,這些念想可以做為媒介讓她們離開這個空間。
 
       如果是一般的艦娘,必須用土方法,先讓人類世界有金屬做為媒介,讓祂們在人類世界形塑後,祂再接著直接干涉將本來的記憶與思緒容進去,相比之下會比較花精力和時間。
 
       所以要馬上帶瑞鳳走,這個方法是唯一的方法。
 
       聽完之後,瑞鳳的反應依舊有些大,視線一直極力避免和冥月接觸。
 
       『所以……我平常到底是在和瑞鳳還是穂生說話,還是兩人是沒有分別的?』
 
       瑞鳳的瞳色忽然逐漸變深,最後變成漆黑的黑色。
 
       『富士……雖然知道原因,但這玩的有些大了。你是冥月吧,我是瑞鳳,具體來說是名為瑞鳳的存在,你平常見到的是穂生。』
 
       見冥月有些不明所以,祂嘆了一口氣。
 
       『我比較像是藉著穂生來到人間的,所以一般情況是無法取得瑞鳳,也就是我的分身,理解了嗎?』
 
       艦娘實際是上由正面的思緒組成,這些思緒並不會全部都構成一位艦娘,而是一縷思緒與金屬結合後化成的。
 
       如果如瑞鳳所說,那祂就是以其它方式構成的艦娘,卯月這類艦娘可能也是這樣幻化而成的。
 
       『穂生需要一些時間來整理自己的情緒,找到一個比較適合的形式,這邊就由我來和你交流,可以吧。』
 
       冥月點了點頭,這也對現在的他比較好一些,因為他也在想要如何面對這多年未見,只能在深夜時回憶的少女。
 
       『那就回到現在,先讓我們想辦法離開這裡吧。』


=================================================================

終於將這個很大的梗收起來了。(擦汗)
瑞鳳與穂生這個設計很早就有了,最早是在幕間,也就是二十六到二十七章之間的過渡回時就有類似的橋段了,那篇更新是2016年11月底的事情,昨天剛好滿四年。

寫到後來都會有一種終於的感覺,嘛畢竟這部差不多從我剛辦巴哈帳號時就在艦收板更新了,後來移到小屋一直更新到現在。

回憶篇到這一篇結束,之後就是最後的篇章了,之後應該會至少更新一個番外篇,稍微提一下當年冥月醒來的事情,這篇現在已經規劃出大致上的內容了,不過應該會在完結時才會更新。


這邊也讓我稍微提一下有關富士的部分,這個部分是很早,幾乎是最早就規劃出的篇章,富士也是在當時就設計會有的角色,但並沒有確認要是誰。
最初是有很多想法,最後使用富士艦,一來名字也不錯,是日本的富士山,另外也活到二戰後的1948年,和艦隊收藏的船鑑定位差不多。
當初另一個備選方案是三笠,但相比富士艦,三笠在1923年就除籍了,個人還是覺得富士艦這方面的象徵意義難以取代。


這是我第一次用新版的介面,剛開放時有測試一下,個人是覺得還不錯,也可以在下面回應這部分覺得如何,是舊版還是新版的比較好。

148 巴幣: 8
雪芽
新版雖然好但考量到作者的壓力所以我沒意見自行選擇吧!
2020-11-27 20:30:01
冰雪 霜華
我這邊沒有多少壓力阿,追我的小說那麼久應該知道我盡可能的讓我在創作方面沒有壓力了,主要還是讀者,畢竟能看到這邊的讀者的想法比較重要。
2020-11-28 10:51:59
Gcat
恭賀大大終於把一個大的梗給收好了
不過老實說 原本以為在這篇 會知道冥月為什麼那麼痛恨庫克 希望可以在番外中得知

至於巴哈的介面 我個人是認為 在閱讀上真的會需要重新適應 會比較想要看到舊的
不過如果大大在發文上會覺得新的比較好 那就用新的吧~~
2020-11-27 23:56:21
冰雪 霜華
庫克應該接下來一兩章就會說了,其實不難猜,畢竟會讓冥月怒火沖天的事不多。

我也有想過要不乾脆每個篇章發兩篇,反正內容一樣,一個舊版一個新版,畢竟雖然功能上還不錯,但是的確需要時間習慣,這方面還是希望能顧慮到讀者的想法。
2020-11-28 10:54:13
雪芽
不過沒有前無畏艦是挺可惜的。
2020-11-28 10:54:02
冰雪 霜華
有阿,富士就是前無畏艦,在日本戰列艦中算是最早的前無畏艦,武裝和噸位都達到前無畏艦的標準,也是以君權為模板製作的,時間點上來看屬於比較早期的前無畏艦。
2020-11-28 11:04:47
雪芽
不過…我想要西方的前無畏艦,或甚至是比前無畏艦更早期的船艦。
2020-11-28 11:18:39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