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殘業‧第七章‧神塔巴比倫(肆)

幻夢‧謊言 | 2020-11-27 17:54:59








本作品中,有著許多血腥、暴力、黑暗、殘酷之劇情描寫,請自行斟酌是否觀看。






  同一時間的宮殿內。
 
 
  身體湧出強烈罪之氣的巴茲拔出軍刀,以著遠勝於凡人的速度衝向了坐在王座上一臉疲憊的諾藍。
 
 
  呵!你以為你能用我的力量來殺我嗎?蠢貨。諾藍露出一抹冷笑。
 
 
  巴茲無視諾藍的話,衝到諾藍的身前並以手中的刀,朝著他的額頭突刺而去!試圖一刀將諾藍刺殺。
 
 
  但在刀尖來到諾藍額頭前五公分的瞬間巴茲身邊的罪之氣,便毫無預警的消失不見!而且他感覺到身體如同被凍結般動彈不得。
 
 
  巴茲停止動作後,諾藍緩緩的舉起右手,以食指與中指夾住近在眼前,卻紋絲不動的刀尖,並輕輕一折巴茲的刀被這麼一折,立刻被折斷!
 
 
  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你使了什麼把戲?巴茲一臉忿恨的瞪著諾藍。
 
 
  我可是支配之罪啊獲得我力量的你是無法反抗我的還有啊我能給予你們力量自然也能收回好了你這叛徒就給我去死吧!眼中充斥著殺意的諾藍,先是將夾著折斷的刀尖的手指向內彎折,接著又將其向前甩出,使刀尖飛向巴茲!
 
 
  看著逐漸逼近的刀尖無法動彈的巴茲本能的雙眼瞪大、瞳孔縮緊,死亡前的恐懼與專注,充斥在巴茲全身的每一條神經,也因為那專注使得他對於周遭時間流動速度的感受,變得十分緩慢。
 
 
  能看到刀尖緩緩的飛向自己,卻無法躲避,這對巴茲而言是段漫長、痛苦的折磨與絕望。
 
 
  ────刀尖如同刺入豆腐中般,輕易的刺入巴茲的前額並刺穿額骨,下一秒,刀尖些微穿出巴茲的後腦勺並停止移動,斷刃就這麼卡在了巴茲的頭部裡面接著,雙眼失去神采變得空洞的巴茲無力的向後倒去。
 
 
  在巴茲倒地數秒後宮殿的大門突然被猛力推開接著手上拿著一把黑杖、散發著冰冷且強勁的氣的向郎走了進來。
 
 
  這股使人感到冰冷的強烈的氣,還有那把黑色的杖……你這傢伙是殘業六扉的向郎吧?諾藍一邊上下打量著向郎,一邊瞥向宮殿大門外,只見大門外的地面上有著大量倒臥在血泊中的禁軍。。
 
 
  哦?你知道我嗎?向郎冷冷的看著諾藍。
 
 
  你們六扉的傳聞我都聽說過像你這傢伙就是個冰冷無情的傢伙,只要認定是敵人就會毫不留情的砍了,對了!你似乎還把自己出色的徒弟給殺了吧?諾藍露出壞笑揶揄著向郎。
 
 
  把自己出色的徒弟給殺了嗎……聽完諾藍的話後,向郎的眼神中流露出轉瞬即逝的悲傷與懊惱,之後,向郎又變回冰冷的表情並以雙手橫舉起杖,緊接著他將抓著杖的雙手向兩側拉,被這麼一拉,杖身隨即分離露處藏於杖身內的刀。
 
 
  既然你已經知道我是什麼樣的人那就準備去死吧。向郎舉起刀以刀尖指向諾藍並釋放出強烈的殺氣。
 
 
  ──殺氣迅速向諾藍衝襲而去,遭到衝襲後,諾藍的身體浮現出數道血痕下一秒,血痕綻裂湧出鮮紅的血珠,血珠向下流下並滴落到地上。
 
 
  這就是傳聞中的戾氣嗎!?居然只是這樣就對我造成了傷害?諾藍驚訝的摸著流血的臉頰。
 
 
  ────就在諾藍驚訝之際,向郎已以著留下殘像的速度移動到他的面前並橫揮出一刀!見刀揮來,諾藍回過神來緊急低下頭閃避,那滿是凌厲殺意的一刀,在諾藍低下頭的同時,向郎的刀掠過了他因為猛力低頭而飛起的髮絲,並將諾藍身後那厚實的王座靠背輕易的斬斷!
 
 
  在斬斷王座後,向郎轉動手腕使刃面朝向左上並將刀揮至王座正上方,緊接著他又將刃面轉向朝下並迅速劈下!同時,諾藍以右手用力往王座的手柄一撐,順勢翻身轉出王座同時,王座被向郎一刀斬成了兩半!諾藍見狀立即與向郎拉開距離。
 
 
  好驚人的凌厲攻勢!不愧是被稱為鬼扉的男人真的像鬼一樣冷血無情不過那是因為我還沒有把力量全收回來!話音剛落,諾藍身體所散發的罪之氣的強度與量開始急遽增加。
 
 
  就算讓你收回力量又如何?向郎將刀收入杖身內並快步襲向諾藍。
 
 
  要使用你那傳聞中如同鬼影般快速的得意技,拔刀術居和斬了嗎?有意思!就看看你的刀有沒有辦法突破我強大的力量吧!諾藍露出充滿惡意與興奮的笑容,向上彎起左手肘進行防禦。
 
 
  諾藍進行防禦的同時,向郎以著連因為變成罪,而強化了包含反應能力在內的,全方位素質的諾藍的動態視覺,都無法捕捉的速度使用居和斬。
 
 
  ────不過一瞬間,向郎那刀身附加著,薄薄一層妖異紫氣的刀,便掠過了諾藍,那表面有著強烈罪之氣保護的左手肘下一秒,諾藍的左手肘出現血痕並噴血,接著他的左手臂以手肘為分界點開始分離!
 
 
  ……!?諾藍一臉錯愕的看著掉落到地面上的左前臂。
 
 
  在斬斷諾藍的左手後向郎順著居合斬揮出的路徑,流暢的將刀向右側劃了個圓弧,使刃面轉為朝左上,並由右下往上將刀揮出!
 
 
  處於錯愕狀態的諾藍回過神來他將身體向後傾進行閃避但仍被刀尖些微刺入了左胸口,並一路向上劃至鎖骨才脫離刀脫離身體後,諾藍奮力向一後與向郎拉開些許距離。
 
 
  你這傢伙為什麼有辦法斬斷我的手臂?你刀上的氣,明明看起來是如此的飄渺脆弱!諾藍一臉忿恨、懊惱的以右手握著左手肘的斷口,並質問向郎。
 
 
  集中淬鍊後的氣各方面都比你那種看似強大,卻渙散的氣要強。向郎冷冷的看著諾藍。
 
 
  那眼神真是令人不悅啊……我可是賽恩茲王國偉大的國王諾藍賽恩茲!給我臣服在我的腳下!你這愚民!諾藍惱怒的衝著向郎怒吼。
 
 
  隨著諾藍的怒吼他的身體突然爆發出了,氛圍與先前截然不同的罪之氣而隨著爆發,那氣也迅速的逼向向郎!
 
 
  你真以為你能夠支配我嗎?向郎釋放出比方才更加強烈的殺氣。
 
 
  兩人的氣互相碰撞推擠試圖將對方的氣擊潰但不過幾秒的時間向郎的氣便將諾藍的氣給擊散,並衝擊諾藍!被向郎的殺氣這麼一衝,諾藍開始不自覺的顫抖,就連他的牙齒也不斷的打顫著。
 
 
  不、不可能!不可能會有這種事!就算你是人類中頂尖的強者好了!我可是超越人類的高等存在,強大的罪啊!如此高貴的我怎麼可能會輸給你!諾藍歇斯底里的衝著向郎嘶吼咆嘯著。
 
 
  吼了幾秒後,諾藍突然感覺眼前一黑下一秒,他的視覺又恢復了正常,他立即發覺,本應在視線範圍內的向郎已消失無蹤與此同時,向郎的聲音從諾藍的左側下方傳來:沉醉在身分這種無用的稱號的人,是無法看透其他事物的。
 
 
  聽到聲音的諾藍,如機器人般僵硬的轉頭望向聲音傳來的方向只見向郎正單膝跪在諾藍的左側下方而向郎手中的刀,此時正斜刺在諾藍左側第四與第五根肋骨之間,直接貫穿了他的心臟!
 
 
  諾藍以著滿是忿恨與無法理解的眼神看著向郎接著向郎緩緩的將刀拔出,並將沾在刀上的血甩到一旁同時,雙眼失去了神采的諾藍無力的倒地。
 
 
 

 
 
  諾藍死亡後位於教廷內的利亞斯,立即因為感覺到諾藍的罪之氣消失,而焦躁、匆忙的收拾著,堆滿了整個教宗寢室的財寶。
 
 
  該死!諾藍居然被殺了!?看來殘業的傢伙比想像中還要厲害很多啊所以我才說不要亂搞嘛!你個王八諾藍,偏偏要聽信一個陌生人的鬼話,害我也被拖下水!該死!該死!該死!得快點把財產打包逃走才行。利亞斯一邊咒罵著諾藍,一邊手忙腳亂的收拾行李。
 
 
  ──你挺有錢的嘛──看來你靠著教宗之名榨取了不少民膏民脂啊。應脈靈指示的四人中,被喚名為卡爾洛斯的藍銀髮男子,睡眼惺忪的站在門口看著利亞斯,聽到卡爾洛斯的聲音後,利亞斯驚慌的轉過身質問:你、你這傢伙是誰!?誰准許你進來的?
 
 
  我是殘業六扉的睡扉卡爾洛斯門沒鎖我就進來了至於那些想招呼我的人我都讓他們睡下了放心吧嗚啊──卡爾洛斯打了個使眼角流出眼淚的哈欠。
 
 
  『該死!居然是六扉之一的睡虎嗎?不過這傢伙看起來也沒什麼了不起的我應該也能解決他才是。利亞斯一邊在心中呢喃,一邊上下打量著卡爾洛斯。
 
 
  別看了想出招就快出吧反正不管你是先出招還是後出招都會被我扁一頓,而且我還趕著回去睡覺呢。卡爾洛斯伸出手對利亞斯比出放馬過來的手勢,看到卡爾洛斯的手勢後,利亞斯頓時暴怒,他一把握住一旁鑲滿寶石的黃金權杖衝向卡爾洛斯:你個死魚眼囂張個什麼勁啊!
 
 
  利亞斯轉動權杖不斷以著不同方向朝著卡爾洛斯揮擊但不論利亞斯怎麼攻擊,卡爾洛斯都靠著後仰與滑步輕鬆將之閃避。
 
 
  隨著攻擊不斷落空利亞斯逐漸感覺到自己被愚弄而更加的憤怒。
 
 
  利亞斯一杖刺向卡爾洛斯,卡爾洛斯見狀立即將上半身向左傾並向外張開右臂,權杖因為卡爾洛斯閃避而從他的身體與右臂之間的空隙穿過。
 
 
  同時,卡爾洛斯將右臂向身體猛力一夾,將權杖夾在腋下並舉起併攏為手刀的左手,將權杖從中段處劈斷!
 
 
  權杖被劈斷後,利亞斯立即放開斷杖並向後退了兩步做出防禦姿態但卡爾洛斯依舊沒有要發動進攻的樣子。
 
 
  你這個死魚眼到底有沒有要打啊!感到不耐煩的利亞斯朝著卡爾洛斯揮出左拳卡爾洛斯側身移動到利亞斯左側,並抓住利亞斯的手腕與肩膀使利亞斯的左手臂呈現打直的狀態卡爾洛斯在利亞斯耳邊低語:別小看死魚眼啊。
 
 
  ──卡爾洛斯微跳起身並提膝重踢利亞斯的左手肘利亞斯被強行打直的左手肘頓時應聲折斷利亞斯隨之發出淒厲的慘叫!
 
 
  在踢斷利亞斯的左手肘後卡爾洛斯的雙腳落回地面,同時他向左側回轉身體,以一記迴旋低踢重壓利亞斯的左膝窩被這麼一踢,利亞斯的左膝蓋隨即被踢斷而重重的跪了下去。
 
 
  你這……跪地後利亞斯低下了頭,接著他的額頭上開始爆出青筋與冷汗,突然,利亞斯以尚且完好的右腳單腳站起身,並釋放出強烈的罪之氣,同時,他抓狂似的衝著卡爾洛斯嘶吼:你這混蛋啊啊啊啊啊!!
 
 
  在利亞斯釋放罪之氣的剎那,卡爾洛斯見即將上半身後傾並以腳跟蹬地,向後進行閃避但他才剛移動數步便停下了腳步
 
 
  嗯?身體沒辦法動了?面對身體無法動彈的怪異狀況,卡爾洛斯依然表現出一副無所謂的樣子。
 
 
  你的身體已經被我用能力支配了現在的你就只是我的人偶而已不過還真是驚人啊被我的能力支配居然還能夠保有自我但這也是你的可憐之處你就一邊感受著漫長的痛苦,一邊迎向死亡吧!額頭上滿是爆浮的青筋、雙眼佈滿血絲的利亞斯張大了嘴,露出極其病態的笑容。
 
 
  嘎茲──隨著利亞斯的話音落下卡爾洛斯的雙臂開始不受控制的向後折肌肉與骨骼拉扯的聲音極為清晰。
 
 
  眼看著卡爾洛斯的雙臂就要折斷時卡爾洛斯的身體爆發出遠勝過利亞斯的氣!
 
 
  唉呀呀想控制我的身體哪那麼容易?能控制我身體的,只有我。卡爾洛斯隨意的甩了甩雙手,面對卡爾洛斯奪回身體控制權,利亞斯一臉驚恐的向後退:不、不可能!我的能力居然被破解了?這不可能!
 
 
  你已經沒戲了去死吧。卡爾洛斯露出一抹冷笑,接著他像瞬間移動般出現在利亞斯的身前,並向前重踏出左腳,接著他向左側轉動腰部,順勢朝著利亞斯的左胸口擊出一拳!
 
 
  ──隨著拳頭擊打在利亞斯的左胸口上,一股強烈的發勁貫穿了利亞斯的身體使他的心臟爆裂!心臟爆裂的當下,利亞斯立即口吐鮮血,接著他全身癱軟無力向前倒了下去。
 
 
  用我最擅長的八極拳的發勁了結你,也算是給你面子了吧?啊已經聽不到了啊嗚啊──看了死去的利亞斯一眼後,卡爾洛斯慵懶的打了個哈欠。
 
 
 

 
 
  另一方面,利亞斯死亡後的廣場處。
 
 
  嗯?這裡是?我做了什麼?被利亞斯以能力控制的人們清醒並露出茫然的表情。
 
 
  這個是?連接全國廣播系統的通訊器?向郎的聲音從全國的廣播系統傳出。
 
 
  諸位賽恩茲王國的人民我是殘業協會的向郎想必你們都聽到了你們的國王諾藍賽恩茲已經成為了罪同樣的,教宗利亞斯賽恩茲也成為了罪所以根本就沒有什麼神預只不過就是罪在利用你們罷了希望諸位賽恩茲的人民能夠停止對我們殘業的敵對行為不然我們也只能繼續應戰了。
 
 
  國王和教宗是罪!?大量的士兵與平民一臉錯愕的發出驚呼。
 
 
  我們到底都做了些什麼啊?先前在廣場朝著殘業成員扔擲物品的平民們崩潰似的抱著頭。
 
 
  別、別被他們給騙了!這一切一定都是殘業的異端們想出來的陰謀!他們想捏造國王陛下與教宗殿下變成罪的假象,好分化我們!某個穿著別滿勳章的軍服的將軍從人群中走出,並對周遭陷入錯愕與茫然中的士兵與平民們大喊。
 
 
  果然已經解決了啊?
 
 
  難得卡爾洛斯會比我們還快。
 
 
  是啊話說這塔是怎麼一回事?
 
 
  嗯?你、你們是殘業六扉的崇空和白政焉!?將軍望向聲音的源頭,只見崇空與白政焉正緩步走來,看到兩人後,將軍立即露出畏懼的表情並向後退了數步。
 
 
  你這傢伙應該也是被你們那個什麼國王賜予罪的力量的惡黨吧?崇空以著凌厲的眼神瞪著將軍,被崇空這麼一瞪,將軍一臉心虛的低下了頭。
 
 
  在知道自己被罪利用的事實後還有哪個傢伙想打的嗎?想打的話就給我站出來!我崇空奉陪到底!正好可以把你們這些愚蠢的傢伙盲目無理的傷害我們殘業的人的帳一併清算!滿臉不悅的崇空提起右腳並往地面重踏,地面頓時產生了強烈的震動。
 
 
  ……聽到崇空說的話後,平民與士兵們盡皆面面相覷。
 
 
  崇空別太為難他們了他們也是受害者。白政焉拍了拍崇空的肩膀。
 
 
  呿!知道了幹的不錯啊小鬼們。崇空走向察司麟等人。
 
 
  辛苦你們三位年輕人了嗯?這麼強大的氣還有剛才看到的巨塔……您不就是與會長齊名的神塔巴比倫尚嗎!?跟在崇空後方的白政焉驚訝的看著巴比倫。
 
 
  神塔巴比倫先生!?好久不見我們是殘業六扉的崇空與白政焉能再次親眼看到與會長並駕齊驅的您,我深感榮幸感謝您協助我們殘業的年輕人。崇空一改平常豪氣放蕩的態度恭敬的向巴比倫鞠躬。
 
 
  好久不見了呢你們也成長了不少啊崇空、白政焉。巴比倫拍了拍崇空的肩膀。
 
 
  是的!我希望有一天能與會長和您一樣強!希望到那時候能與您切磋一番!雙眼彷彿綻放著光芒的崇空,如同立下志向的孩童般緊握著拳頭加強展現出的氣勢。
 
 
  沒問題!我期待那個時候。巴比倫露出爽朗的微笑。
 
 
  謝謝您!
 
 
  崇空這裡就交給你和向郎他們處理了我先帶他們去治療了,然後明天再帶他們回本部以防還有找事的人偷襲負傷的他們那麼巴比倫先生,我就先告辭了。白政焉向巴比倫點頭致意。
 
 
  哦!知道了。崇空走向仍在茫然著的平民與士兵們。
 
 
  看來事情大致上已經平息了那麼我也差不多該前往下一個地方了期待下次再見面時能看到你們更加的成長。巴比倫對御月等人露出微笑,接著他便朝著某個方向離去。
 
 
  謝謝您的幫助!御月等人向巴比倫鞠躬道謝。



71 巴幣: 2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