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無惡不善 2-2 虛假歷史

帝六君 | 2020-11-26 20:30:01



  克拉拉聽見十四號這麼說後,也想起小時候上歷史課,都會被帶去歷史紀念館中,觀看破壞神的畫像。

  塔塔希真的跟破壞神極度相似,讓她也接著出現覺得驚訝,又不可思議的神情。

  「破壞神是在說我?」塔塔希見他們似乎是在說自己是什麼破壞神,聽得一臉困惑,完全聽不懂。

  伊蓮娜隨即解釋:「對於不知真實歷史的人來說,破壞神是一千年前,王朝分裂的歷史罪神,是最邪惡的存在。」

  塔塔希從那話聽來,瞭解當初阿比烈王朝的祖神們,似乎沒有回歸,還發生爭鬥導致分裂,自己則被祖神們當成罪人,還封上了個破壞神的形象。

  這個感覺讓他很無言,也很不爽。

  自己當初無奈的被穿越,與相愛之人分離,結果他們沒回歸,如今還被編造一個破壞神的身份,來掩蓋他們的罪惡。

  如此被利用、玩弄,讓他相當憤怒,但他卻沒有能真的表現出生氣的模樣,而是覺得活著好累,心中滿滿的沉重,讓他不禁兩眼無神,不發一語的發愣了起來。

 

 
  而伊蓮娜的意思,還有塔塔希的反應,讓克拉拉感到納悶與好奇的發問:「所以,我們所知的歷史是假的?」

  「歷史向來都是勝者寫的,只要多數人相信,它就是真的。」伊蓮娜沒有正面回答,而是意有所指的說著。

  聽到這些,克拉拉看著飄定在空中的塔塔希,一臉鬱悶的沉默,如此明顯的哀傷神情,讓她看了覺得心疼。
  

  與此同時,十四號發現克拉拉不再是悲傷的模樣,這讓他很納悶。

  且貝爾的屍體也不在剛才的地方,加上塔塔希身後那條白尾巴,還有剛才這裡發出的詭異光芒,把這些線索加起來,讓他猜到塔塔希可能是貝爾變的。

  只是他還不太確定,畢竟太超脫現實了,更何況他還長得很像破壞神。


  而這時的塔塔希,心情稍微平復了些,想著事情還是要有個結果,想去見當時的祖神們,於是向伊蓮娜問:「那當時的祖神,現在還有活著的?」

  伊蓮娜雖不知道他想做什麼,但還是盡自己所知的回答:「據我所知,在這伊茲尼亞的創始神,尼亞似乎還活著,至於雷姆利亞的創始神;那烏塔那,還有獸之國,泰米爾的創始神,巴狄力扎我就不清楚了。」

  「是嗎?那我就先去見尼亞。」三個名字中,除了尼亞外,那烏塔那和巴狄力扎,都是改過的,塔塔希有點意外,不過聽到尼亞還活著,他便想再見一面。


  「酷!破壞神,要去見這個國家的創始神,我也要去!」而出身於地下城的十四號,本身就是景仰破壞神,讓他聽見後,一臉期待的也想跟。

  「我不是破壞神,我叫塔塔希。」討厭被稱為破壞神的塔塔希,神情有不悅的看著他,並說出自己的名字。

  「塔塔希?」克拉拉聽到這名字後,跟著小聲念了一遍,然後意識到他或許真的不是貝爾了。

  「原來破壞神叫塔塔希!歷史上可從來都沒人說過!我是第一個知道的!」十四號聽見之後,一臉興奮左右來回走動。

  「再叫一次,我就殺了你!」塔塔希瞧見他的反應後,難以理解得開口警告。

  十四號隨即停下腳步,看了他一眼後,一臉尷尬的愣住。

  在這尷尬的氣氛下,伊蓮娜開口替十四號說話:「大神別生氣,對於出身地下城的他來說,破壞神是他們信仰的神,在那貧困又承受各種壓抑生活下,不論如何向祖神祈禱都無法改變別人對他們的差別待遇,與異樣眼光,所以他們開始信仰破壞神。」

  「信仰之後,他人眼光也不會有所改變吧?」塔塔希有點意外,但覺得那份信仰根本沒有意義。

  伊蓮娜接著解釋:「是沒錯,但他們更懂得做自己了,就如同當時所描述的破壞神一樣,雖然破壞了和平,但他忠實做自己,毫無畏懼當時的祖神們。」

  聽到這些,塔塔希這次真的感到意外了,只是聽著她那話的感覺,信仰破壞神的人,似乎不會做什麼好事,讓他不禁想問:「所以,那些信仰的人,都做了什麼?」

  這問題,十四號聽到後,一臉得意的回應:「一開始有能力、身手當起殺手,替那些骯髒的貴族做事,等到賺到一些錢之後,把一些有頭腦的人包裝成平民或貴族去讀書,然後靠著他們的頭腦與手段,打造了一個什麼都能買的黑市,還炒作不少市面上物品的價格,積攢了更多得錢。」
  
  但話一說完,十四號就一臉錯愕又尷尬的說:「差點忘了,這好像不能說。」

  「有趣。」那些故事,與他的前後反應,讓塔塔希覺得很有趣,甚至還猜到他們可能要做的事情說:「你們做這些,大概想找機會推翻人類的王之類的,只是因為這時代還存在得更高一等的神,所以一直不敢輕舉妄動。」

  「你怎麼知道!」十四號很是驚訝,瞪大雙眼的反問。

  而爺爺也是從地下城奴隸窟出身的克拉拉,很意外十四號也是從地下城而來,更沒想到會聽見地下城的人們在準備這些,讓她不禁懷疑爺爺可能也知情。

  「很容易猜到,但既然有很多錢,為什麼不去外地生活?要侷限在別人給你們的枷鎖,甚至以命相博?」

  塔塔希同情他們,但更想起當時藍天給他的啟示,覺得無須把自己困在一個地方。

  而塔塔希的想法,讓十四號覺得不可思議得愣了一下,然後覺得有道理念著:「好像……真的沒想過這個。」

  同時在心裡納悶以前為什麼都沒人想過,總認為他人給我們痛苦,我們也要回敬回去,就這樣一直糾結又痛苦的活著。

  「好了,我要去找祖神了。」覺得有提醒到他的塔塔希,要去了結自己的事,打算去找祖神了。

  只見他一語畢就轉身,往感應到很多能量的城中央方向前進──  

  看著他慢慢遠離的克拉拉,突然發覺看著他這樣離去,心中會覺得缺少了什麼,有股想留住他的衝動,但沒有理由留住他,只能眼看他離去。

  
  但當,塔塔希遠離到看不見人影之後。
 
  涼亭之上,突然出現一名年約六十,身材瘦矮,泛白的西裝頭短髮,明顯得M字形高髮線,鼻挺、尖下巴,眼神與表情高傲的男子,身穿西裝燕尾服,左手擺在身手,站姿挺拔得站在涼亭的屋頂上看著他們三人。

  以囂張的語氣說:「──吾乃瓊斯男爵家老管家,來此討罰傷害我家小姐之人。」

  此人是芙蕾亞家的老管家;羅伯‧達溫利。


  同時,不久前出現的雷斯恩也出現,不過他是從圍牆毀壞的這一面出現,而且還揹著芙蕾亞。只見芙蕾亞受傷的右手腕纏上繃帶,上了四片木板固定,換了一身黑色短袖的蕾絲短裙,與一雙黑色平底鞋,背後,還揹了個黑色小揹包。

  但除了他們兩人,在他們左側一公尺處,還多了個男子。

  這名男子看起來年約二十出頭,該男長相還相當俊帥,掛著瞇成一線的笑眼,臉上帶著淺笑,一臉開朗,頂著一頭留著八二分快齊眉的瀏海,捲度微捲有型的短髮。

  身高一米七,站姿挺直,身穿黑西裝、白襯衫,西裝外套後面有個紅色十字圖案,然後腳上穿著一雙黑皮鞋。

  他是瓊斯男爵家,幾年前從獸之國泰米爾買來的護衛;奧修‧格斯特。




  克拉拉沒想到芙蕾亞又出現,還帶幫手,馬上露出厭煩的神情瞪著她。


  「怎麼?沒想過我會再來嗎?」芙蕾亞先是看了一眼陌生的伊蓮娜後,再以不屑的眼神瞧了一眼十四號,然後一臉得意的看著克拉拉。


  「這是我家,請離開。」克拉拉見她又是那種表情,雖然討厭,但她知道若做出厭惡的表情,他會更得意,於是表情淡然的要她離開。


  「隨妳怎麼說,你現在最好給我下跪求饒,要不然可是會出人命的。」芙蕾亞不悅之於,也開口警告。


  而揹著芙蕾亞的雷恩斯,由於不太喜歡這種場合,感覺像是在欺凌他人,所以一臉覺得難堪的表情。


  「明明是妳先花錢請我弄她,受傷了,就變成受害者了嗎?」十四號見她明明是加害者,現在卻似乎一副受害者模樣,忍不住說著。


  「那你呢?害死那隻狗的是你,好意思說我?殺手良心發現變好人?」芙蕾亞聽見他這麼說後,一臉不悅的回嗆。

  「……」十四號尷尬的看了克拉拉一眼,沒想到只是想替克拉拉說話,卻反讓自己無話可說,不過他隨即穩住態度,擺出不在乎的表情說:「我那是意外,妳卻是始作俑者,差別可大了。」

  而克拉拉其實早已不在意,畢竟事情已經發生,而且就和十四號說的一樣,若沒芙蕾亞,才不會發生這些事,所以她只是靜靜看著。

  「無論如何,不下跪,就是這種下場。」羅伯羅伯在這時,眼神犀利的盯著克拉拉看,雙手往下一放,從兩手的袖口各放出一條寬八公分、長約兩公尺的黑色長鎖鏈,兩邊前端都各有個鋒利的菱形矛刃。

  且,放出兩條鎖鍊的羅伯,神情變得更是神氣,並以左手抓起鎖鏈,隨即往前一拋甩,使其鎖鏈瞬間變長,「──咚!」的一聲扎實聲響,飛快打穿一旁松樹的樹幹。

  克拉拉見他沒用魔法,便能徒手打穿松樹,的確是有點嚇到,但她從不打算屈服,所以眼神堅定的看著羅伯。

  「哼!這下妳沒活命機會了。」羅伯見她眼神堅定,沒有打算下跪的意思與動作,便以右手抓起右邊垂放的鎖鏈,往克拉拉拋丟過去──

  克拉拉看著尖銳的矛刃,連帶著鎖鏈飛來,舉起雙手想釋放魔法阻擋。

  與此同時,覺得危急的十四號衝到克拉拉身前,雙手合十,從中放出黑色魔力,然後兩手移開後,右手變成握狀,握住了由自己魔法所化的一把黑色長劍。

  十四號用這把長劍,揮砍掉往迎來的矛刃,使其彈飛到一邊。

  「唉!我沒用魔法陣,就釋放出想要的魔法了!」但,打掉之後,十四號一臉驚訝的看著手中長劍,想著自己剛才只是想,就釋放了魔法,對此感到很驚訝。

  伊蓮娜趁著這時,往右邊移動,遠離克拉拉。

  然而,羅伯還沒停手,那彈開的鎖鏈,在他身上釋放出紅色魔力,連接上那條鎖鏈上後,隨擊控制鎖鏈迴轉,繞反克拉拉而去──

  十四號見狀跳上前,持著他的黑色魔劍揮砍,卻在劍刃與他的矛刃互砍之後,黑色魔劍被削掉一半,沒能起到作用。

  「是因為,沒有實體,才砍不贏嗎?」十四號整個人往前落地,錯愕得看著自己的黑魔法劍。

  同時,鎖鏈還朝著克拉拉突進──

  克拉拉見狀緊張得連忙往左跳一步,矛刃剛好落地,插入她剛才所站的地方。

  而攻擊還尚未停止,矛刃在羅伯控制之下,手抓著鎖鏈往上一扯,前端的矛刃與鎖鏈從地面上騰空飛起,甚至還旋轉了起來。

  旋轉的矛刃,在羅伯露出揚起嘴角微笑的表情後,再度往克拉拉飛去──

  加上旋轉的鎖鏈,速度更快,短短一瞬間就直接貫穿克拉拉的左肩,衣服破一個洞,鮮血飛濺,整個人還被鎖鏈的貫穿力,被往後拉了一段距離,然後倒躺在地。

  「──呃哼!啊噁嗯!」如此貫穿之傷,克拉拉不禁表情極度痛苦得發出哀鳴。

  「這就是跟我作對的下場。」芙蕾亞見她終於復出了點代價,一臉開心又得意。

  揹著他的雷恩斯,神情顯得不忍,不知道為什麼事情會變成這樣,覺得自己似乎成了壞人的一方,感到為難。

  總是掛著瞇眼笑臉的奧修,則依舊事那樣笑著,讓人看不清他的真實情緒。

  另外,想保護她的十四號,轉頭見她受傷後,手中斷成半截的魔法劍消散,瞪大雙眼,一臉錯愕得愣住,整個人定格,一動也不動,像是陷入什麼情緒之中,難以自拔。
  


  「從來……都是妳找我麻煩,我……才沒興趣……跟妳作對。」而聽見芙蕾亞那番話,克拉拉以右手壓在左肩鎖鏈下,忍著痛,撐著勉強的模樣反駁。

  「哼!看來,妳真的很想死。」芙蕾亞很意外她還能嘴硬。

  「那就只好這樣了。」羅伯配合著芙蕾亞,右手拉起鎖鏈。
 
  「──啊啊啊啊啊啊!」整條鎖鏈往上騰空,克拉拉整個人個人從地面跟著被拉起,痛得她皺著眉叫了幾聲。

  這樣的拉扯,也造成傷口不斷滲血,左半邊的衣服都變鮮紅的。
  
  接著,羅伯拉出左手那條,剛才打穿松樹的那條鎖鏈,使其矛刃飄移到克拉拉眼前約半公尺,然後告誡:「這是最後的警告,我知道現在的妳不能下跪,所以現在只要道歉,至少還能活命!」

  一旁看著的芙蕾亞,神情得意不已,認為在這種情況下,克拉拉肯定會低頭。

  但對於失去貝爾的克拉拉來說,根本不可能道歉;且,此時此刻她所想的是,後悔沒有留住塔塔希,甚至覺得就算留不住,也可以跟著他,去他想去的地方。

  這些想法,讓她在這情況下,不自覺輕聲的說:「好想跟他在一起。」

  「說什麼?算了,去死吧!」由於聲量過小,羅伯沒聽清楚,但從她表情也看不出什麼道歉之意,於是冷酷旋轉起那條鎖鏈,準備給予最後一擊。

  
  陷入自我情緒中的十四號,在這時回過神,看見這情況,想都沒想,就衝上用雙手抓住那條正在高速旋轉的鎖鏈,結果雙手根本難以抓住,還瞬間噴血。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但,十四號仍拼命抓住,想阻止悲劇發生,神情猙獰又有氣勢得邊抓邊叫,雙掌還不斷的噴血。

  羅伯見狀露出厭惡神情,隨即控制鎖鏈往右一甩,將他整個人給甩出去,讓他摔落到一旁地上。

  接著,鎖鏈重回克拉拉面前。雙掌幾乎血肉模糊的十四號,痛到難以起身,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鎖鏈的矛刃逼近克拉拉。

  當尖銳的矛刃距離克拉拉兩眼前,約不到五公分瞬間──

  從剛才塔塔希離去的方向半空中,突然出現出現無數道白色光線──

  有如流星般,飛速而來,在克拉拉面前組成一個人形,並在矛刃距離克拉拉兩公分的距離,人形轉換為塔塔希的實體,最後在在只剩一公分的距離下,塔塔希以右手抓住矛刃,將其捏碎成數十片大小碎鐵。

  神奇又快速的過程,令在場所有人看得目瞪口呆。

  而克拉拉看著他出現,即使重傷被吊著很痛苦,仍不禁露出微笑。

  塔塔希見她左肩被鎖鍊貫穿,如此殘忍的對待,讓他感到不悅,隨即放掉手上其餘殘碎鎖鏈,抓住那條,就見整條鎖鍊都化成無數細小的白光,然後一一消逝……

  只是克拉拉也隨即往下掉,不過塔塔希及時上前,以公主抱的姿勢將她抱住,免於掉落地面,再次受傷。








    由於幾個月前突然想修改我第一部長篇仙狐傳,一改就幾乎除了故事背景,很多地方都大修等於直接重寫了,所以這篇故事進度嚴重落後,如果又消失很久,敬請見諒。

  希望我一坐電腦不要被其他東西誘惑,能專心一點。
77 巴幣: 4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