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奇幻長篇】《救濟的魔女》CH1-魔女中的魔女-6

湛藍琴海 | 2020-11-26 20:09:22


  我持續將克勞迪雅鎖死在牆上,深知這樣很瘋狂,完全不符合我的作風。平常我都是忍氣吞聲,努力逆來順受,接受命運的擺弄。在克勞迪雅面前,我也總是無法招架,在她面前做不了演員,無論如何逞強,最終只能展現最赤裸的自己。就像現在一樣──

  不,無論如何都未曾像現在,展現出強硬的一面。不知道是哪來的勇氣,讓我願意不顧一切,就為了說出真心話。是因為下定決心,今晚要做個了斷,才有這樣的勇氣嗎?

  或許不只如此,可能我早已隱隱地想做個了斷,只是一直不願去意識它。一旦意識到了,過去被隱藏的積累,就會排山倒海而來,將我的理智覆沒吧。

  我看似強勢,其實在溺水。

  雖然我有身高優勢,但也很清楚對方是魔女,要對付我易如反掌。但已經顧不及這些了,她若用魔法驅趕我,也是無可厚非的。或許我已經搞砸了。

  但真的別無他法了,而且……

  「夏洛特,妳怎麼了?妳是怕我逃走,才會這麼做嗎?」

  眼前擁有一頭烏黑長髮,擁有幽藍瞳眸的白衣女孩,柔聲詢問。

  「我只是希望,妳能好好回答我的問題。好好地面對我,妳知道嗎?妳這麼做,不單是逃避我,也是在逃避妳自己吧?」

  「我自己?」

  「不去正視自己的感受之類的,其實妳也很壓抑吧?比誰都還壓抑吧?像妳這樣的完美主義者,什麼都想做到最好,將自己不堪的一面隱藏起來,想要獨自承擔一切,不就是非常壓抑嗎?」我嗓音發顫:

  「不然妳有正視過,自己放棄旅行的心情嗎?還是只想將那一切拋開,若無其事地做個魔藥師?」

  「……我想自己就是因為很清楚,才會放棄旅行的。就像夏洛特說的,我是除了會用魔法,與凡人無異的魔女。其實我也很清楚自己能力有限,就像妳說過,我又不是勇者,根本沒有救濟義務。我也說過自己因為很弱小,因此做不了勇者。但是,我還是希望能藉由自己的治療魔法,多少拯救一些人。事實上,也真的拯救過不少人,但是……」她垂下眉宇:

  「魔法不是萬能的,夏洛特很清楚吧。再強的魔法,都無法解決一切。就如同我的魔法也無法拯救雙親一樣。當旁人將一切希望都託付於自己,最終還是無法達成他們的期望時,那是很遺憾的吧。」她壓低聲調:

  「當然,還不只如此。假使這樣的魔法,非但救不了人,甚至還害死人了呢?甚至是害死很多很多人呢?魔法有時候是會反噬的。」

  啞口無語。

  「這樣的魔法,還該使用嗎?就算要使用,還要作為『四處救濟』的工具嗎?我自從回來後,就不再使用治療魔法了。即便有客人要求過我,也不再這麼做了。」

  她神色黯然。

  「任何人要求都不行了嗎?」

  「除非我有足夠把握吧,也要看對方有多少覺悟,真的願意承擔風險,我才可能願意做。」

  「風險真的有這麼高嗎?這樣的話,治療魔法還是值得被推崇的珍貴魔法嗎?而且要因為一點風險,對很多人見死不救?」

  「很多時候,不需要治療魔法也可以解決。過去我更仰賴治療魔法,現在只是比較謹慎使用罷了。而我很清楚,只要我繼續旅行,我就會持續仰賴這種魔法。因為旅途中,會有很多狀況,一個衝動就會出手了。若忍住不出手,又會過意不去;若只用魔藥救人,那能做的又太少了。還不如專心經營魔藥工坊,有更好的環境可以調藥,有需要的人自然會上門。」

  「那順便提供治療魔法的服務如何?反正就是等客人上門──」

  「我說過,我國很和平。有這方面需要的人遠不如其它國家多,我若要用魔法救濟,那一定得藉由旅行;若只能使用魔藥,或大多時候只能使用魔藥,我就沒有太大用處了。魔藥師多的是,比我優秀的魔藥師也比比皆是,在各國都一樣。」她輕輕搖頭:

  「我的價值,在於擁有治療魔法。若它派不上用場,甚至可能帶來一些風險,我覺得為此旅行是不划算的,如此而已。」

  「但說不定妳可以藉由無償提供魔藥,去幫助一些買不起魔藥的人──」

  「重點是,一旦持續旅行,我就不可能只會這麼做。剛才說得很清楚了。」

  話題回到原點。說再多都只是徒勞嗎?正因為她想得那麼清楚了,才會如此堅定嗎?只是不期望被理解?

  「所謂的『救濟』,可能是有些奢侈的吧。可能我太奢侈了,才會遭遇那一切。也正因為遭遇了『那一切』,才會認為或許回到原點是最好的。」她眨動藍瞳:

  「即便有魔法,我還是很渺小的。魔法能實現的事情實在太少了,魔法無法實現奇蹟。越是深諳魔法,越能深刻感受到,魔法與奇蹟的距離是多麼遙不可及──我應該有跟妳說過吧。」

  「有,我印象很深。」

  「魔法無法實現奇蹟就算了,若還會帶來詛咒,甚至是災難,那麼,還該如此仰賴魔法嗎?尤其是用來救治的治療魔法。」她抬眼,加重語氣:

  「我不希望,我的治療魔法,再傷害到任何人了。」

  字字句句都是悲切。

  平常語調如此平和的她,還難掩悲切,肯定是很痛苦吧。

  很想安慰什麼,但不知如何開口。

  「這樣說可能還是無法完全讓妳明白吧,但真要說清楚的話,實在太說來話長了。現在也不知從何說起,不過……」她搭住我的雙肩:

  「謝謝妳願意這樣關心我,夏洛特。」

  我赫然。

  她沒有推開我,明明早就能推開我,甚至用魔法對付我,但她完全沒這麼做。現在還搭住我的肩膀,眼波一片柔和。

  「夏洛特果然改變了吧,已經不是從前的夏洛特了呢。以前的夏洛特沒有這麼強勢的,也不會這樣奮不顧身的,結果為了關心我,不惜做出這些,有這樣的意志,想必是成長了吧。」

  「是嗎?或許只是忍太久了,才會這麼瘋狂也說不定吧。」

  我放開雙手,不再鎖住她的去路,克勞迪雅也放開我的雙肩。

  「或許是我旅行的五年間,妳有什麼改變也說不定。像是有了婚姻,總是會使人更成長吧。」

  「不,沒有……」我奮力搖頭:

  「哪有什麼改變?生活還是一成不變,最大的改變就是我被囚禁在婚姻的牢籠,還有承受妳不在的孤獨!」我提高音量:

  「我至今還是無法明白,妳為什麼會在我結婚時離開我?為什麼就那麼巧?就在那樣的時機?原本不是在猶豫要不要旅行嗎?怎麼我一結婚,妳就下定決心了呢?這個問題,妳還沒回答我!」我單手扶牆,擋住她的去路:

  「這絕對不是巧合,對吧?妳肯定是故意的吧?」

  「……嗯,確實是刻意的。我有想過,有可能會在我旅行前,妳跟查理斯就結婚,這樣的話我也會盡早離開,當然前提是可以脫離家庭的束縛;若是我下定決心旅行了,你們還沒結婚也無妨。實際的狀況類似前者,我旅行前你們就結婚了。那時我也擺脫家庭的束縛,只要我有心,就能踏上旅程了。」她似乎故作若無其事:

  「會有這樣的打算,是因為我不想打擾你們,我相信你們可以幸福,你們的世界有彼此就好。而我,只要踏上自己的旅程就行了。我們的人生,註定會踏上不同的道路。」

  「……妳確定是這樣嗎?真的只是這樣嗎?因為不想打擾我跟查理斯,所以就旅行?難道妳是真的抱持永遠不歸的心態嗎?」我聲調不禁再度提高:

  「雖然之後妳回來我很驚訝,但如果妳是因為旅行夠了才回來我還可以理解,但妳很顯然不是這樣。若真是怕打擾我們,那回來了,不就無法達成這個目的嗎?」

  「我只是想避開一段時間而已,一開始就沒說一定要旅行終生,或者移居他國。旅行沒有時間表,隨時都可以結束。那對我而言只是沒有繼續旅行的理由了,就結束了。至於為什麼要回來,主要是因為我還是想回去承擔繼承家業的責任,即便我不想再做了,也總要找個繼承人來繼承這間工坊。」她露出若有似無的苦笑:

  「無論如何,都是得回來一趟的。」

  「意思是,只要找得到繼承人,妳就又會離開了嗎?」

  「不排除這種可能性,但問題在於,該如何找到繼承人?可能還是得結婚生子,在此之前還得先找到對象才行。」她輕輕推開我:

  「不過,這都不是現階段有辦法考慮的事情,這需要機緣,現在的我盡好我的本分就夠了。」

  她的背影,占據我的視野。

  「那為什麼要避開一段時間?這麼做的意義到底是什麼?妳的說法我還是──」

  「因為你們都是我最珍貴的朋友。」她回身,與我四目相接:

  「無論是妳,還是查理斯,你們都很重要。看到兩個最好的朋友,可以結為連理,我是真心祝福的。我只希望你們幸福,這樣我就滿足了。」

  「是嗎?難道妳的幸福就無所謂嗎?」

  「我的幸福?」

  「是啊,妳有為自己的幸福考慮過嗎?就算實現了旅行的夢想,到頭來還是為了救濟不是嗎?而且成為旅人,還有辦法找伴侶嗎?妳是想要獨自旅行,對吧?」

  查理斯也說過,她既然想旅行,自然不會想要有任何牽絆。因此或許才……

  「嗯,我喜歡獨自旅行。這樣最自由,也沒有任何牽掛,可以按照自己的步調前行。我可不是純粹的觀光旅人,要肩負的事情會更多。如此一來,我自然不希望有任何人受我牽連。」

  「那妳就是想要什麼都獨自承擔啊,根本沒為自己想過──不對,還是妳真認為這就是滿足自己的最佳方式?就像剛才討論過的,『若視為他人而活為自己的價值,那是否算為自己而活』,當妳將救濟視為自己活著的價值,那到頭來就是為了自我滿足。」我再度上前:

  「到頭來,妳為什麼這麼執著於救濟?到底是為什麼?」

  「是啊,為什麼呢,我也想過這樣的問題,不過說來話長吧。也或許,我還沒有確定答案。」她眨眼,堅定語氣:

  「但可以肯定的是,我不是只為了自我滿足──不如說,除非真的無欲無求,不然無論做多『無私』的事情,到頭來都有『自私』的成分。或許只有聖人才能真正無私,但我不是聖人啊。」

  稍微收斂了語氣,其中摻雜黯淡。

  「我已經盡力過了,我只要好好地,把自己能做好的事,做好即可。」

  「……妳腦中還是只有責任。只想到『自己該做什麼』,即便妳認為這就是妳想要的。」我加重語氣,持續上前:

  「但我想問的是,妳到底想要什麼?除了『救濟』以外?妳已經放棄了救濟,至於繼承家業也是『責任』,撇開這些,妳還希望實現什麼?妳為了履行責任,肯定捨棄了許多願望吧?」

  深吸一口氣,緊握雙拳,一定要將我內心深藏已久的疑問,勇敢問出來──

  「像是捨棄了自己的感情吧?說是祝福我跟查理斯,不想打擾我們而離開,但其實妳不是完全這麼想吧?是不是為了逃避而離開?」我聲嘶力竭:

  「妳喜歡查理斯,對吧?」

  沒錯,就如同查理斯肯定也喜歡她一樣,即便彼此都沒承認過,但我都看在眼裡。他們是魔法學校的同學,可以朝夕相處,而且我也知道克勞迪雅接受過查理斯的幫助,只是究竟是什麼幫助,就不得而知了。

  他們之間肯定有不可告人的秘密,才會一直讓我感覺到,我未曾走進他們的內心世界吧。

  「我說過,他只是我最珍貴的朋友,而妳也是。」她依舊保持沉穩:

  「既然過去早就有旅行夢想了,就不會有這種多餘的感情的。戀愛之類的,都只是阻礙夢想的多餘感情罷了。」

  似乎壓抑嗓音,不讓它有一絲動搖。

  「騙人……妳才沒有那麼無情。妳就算理性上知道,但實際上還是……妳跟查理斯一定有些什麼,我知道的。我就連你們如何熟稔都不清楚,不管我怎麼問,你們都避重就輕。但我看不到你們平常相處的情形,你們實際上關係是如何,我完全不清楚。這讓我深深覺得,我一定被排除在外吧。」我渾身發顫:

  「再說了,結婚後我深深感受到,查理斯更不快樂了。他越來越沉默,我們相處的時間已經夠少了,難得可以共處的時間,我們總是沒有話說,他也總是鬱鬱寡歡。他跟我在一起,一點也不幸福,我不是能讓他幸福的女人!」

  克勞迪雅抿唇,神色更加凝重了。

  「我就一直在想,或許因為我,破壞了他的幸福。我感覺得到,他想的人是妳,真正喜歡的人是妳,所以當他一結婚,妳還離開的時候,他一定更加痛苦了吧……」

  「……他肯定沒有喜歡我的,沒有,絕對沒有。夏洛特,妳要相信他,他是愛妳的,你們很登對,會這樣一定是有什麼誤會──」

  「不!別騙了!不需要這樣安慰我!我不需要這種善意的謊言!我不需要!」

  胸口中的火苗燃起,愈發灼熱,血液逐漸沸騰,理性漸次蒸發。

  離自燃更近一步了。

  「我就是讓一切都變得不幸的罪魁禍首!我讓查理斯不快樂,讓妳承受這樣的煎熬,為了遠離這一切,才會下定決心旅行吧!什麼不想打擾我們都是藉口吧!」我摀住臉:

  「我摧毀了你們的幸福,我……」

  「沒這回事,不要什麼都怪罪到自己身上,夏洛特。這樣太沉重了,真的太沉重了……」克勞迪雅將雙手放到我的雙肩上:

  「對不起,讓妳有這樣的想法,真的很對不起……沒辦法讓妳有安全感,這一點我絕對有責任……但我已經盡力了,聽起來可能很像藉口,但是,我跟查理斯真的……他知道夏洛特是他未來的結婚對象,我也很清楚這點,因此我們……」她用左手持續抓住我的肩,右手輕拍我的背:

  「更何況,就像我說過的,我早就立志要旅行了,因此我很清楚,不能有任何牽掛,這樣才能自由地去旅行。」

  「但是……妳這樣不會很痛苦嗎……為了不要有任何牽掛,而犧牲了感情……妳是刻意割捨的不是嗎……」

  嗓音越來越微弱,似乎快哽咽了。

  「為了實現夢想,這一切都值得。沒有痛苦的問題。」

  她停拍我的背,抓住我的雙肩,與我對視。

  她的雙瞳仍是深邃的藍。

  深沉的藍。

  黯淡的藍。

  「那妳現在放棄旅行了,就不會割捨感情了嗎?在我看來,妳還是在壓抑著自己吧?就像妳回來後,我感覺到妳不像從前那樣熱情,甚至連對我都變疏離了。妳對待我的態度,比起老朋友,可能更像客人……至少原本是這樣,妳這種捉摸不定的態度,我不曉得是怎麼回事?」

  我不再摀臉,強使自己鎮定。

  「……可能我也還在想,到底該用什麼態度來對待比較好吧。我不希望妳太掛心我,但後來想想,與其一直迴避,或許正面面對是比較好的。」

  「那妳到底怎麼看待我?妳真的把我當成老朋友嗎?還是妹妹?還是什麼?」我的音調又無法自拔地拉高了:

  「還是會因為我奪走了查理斯,妳會恨我……」

  「我說過,是真心祝福你們了。再說了,婚事也不是妳定下來的,妳只是遵從安排罷了。這樣的話,妳哪需要負起什麼責任呢?」

  又來了,跟查理斯說過的一樣。

  這完全無法減輕我的罪惡感。罪惡感的來源,不單是剝奪了她跟查理斯的幸福,還有我自己對這樁婚姻的想法。查理斯不愛我,就如同我也不愛查理斯,這是互相的。我心中始終還住著別人,最在意的、珍視的,始終是──

  「夏洛特?」

  ──何其矛盾的心情啊,明明她的耀眼也使我睜不開眼,她的光明更突顯了我的陰暗。即便如此,影依舊追隨著光。

  依戀著光。

  沒有那道光,影子早就消失了。如今那道光逐漸消逝了,我想找回來。

  再一次地照亮我。

  「夏洛特,妳還好嗎?」

  克勞迪雅搖晃我的雙肩,我輕輕推開。或許該保持一點距離,否則的話……

  ……為什麼要這麼溫柔呢?

  太過於溫柔也是一種殘酷啊,就是因為太溫柔,一直為人著想,為了成全我跟查理斯,還不惜遠行,更別說她在此之前就一直克制自己……但這樣的溫柔,卻也使我更加孤獨,罪惡感更深。她越是為我犧牲,我越是罪孽深重。

  她溫柔的善意,逐漸壓垮了我。

  視野逐漸發黑,心神漸次崩壞。我不斷緩緩後退,她似乎越來越遙遠了。

  遙遠。

  就這樣下去,現在一旦靠近她,我一定就會──

  「夏洛特,妳──」

  「不要過來!拜託不要過來!」

  嗓音拔尖而嘶啞,用手保護自己,我知道這對一個魔女而言毫無意義,但還是反射性地防衛了。

  立場似乎對調了,怎麼換我躲著她了呢?

  她不該留我下來的,不應該因為溫柔,就留我下來。

  別讓我產生,可以更加接近她的錯覺──

 
  你朦朧地出現在我的眼前

  以為是那早已被遺忘的 夢的殘影


  ──不對,為什麼耳畔會響起這段歌聲?這個不就是……

 
  但你伸出了手 將我拉出窗外

  贈送一片星空

  我問你為什麼

  你說想讓我 一起擁抱這美麗的世界

 
  腦海驟然映現以往在雨中,在魔藥工坊外獻唱的光景。

  為什麼偏偏在這種時候?在這種瀕臨失控的時刻?

  如此一來,我一定會自燃的……

 
  你說那是 我早該擁有的

  那一刻深深感受到 朦朧的你化為實體

  讓我相信 我們曾經如此接近
 

  撞上了牆壁。換我退到牆壁了。退無可退了,猶如當初的她。

  不同的是,她沒有追上來,只是遙望著我。

  我應該逃跑,拋開腦海中的歌聲,但辦不到。

  辦不到──

 
  一直很害怕 那一切是多麼脆弱

  曾與我如此接近的你 一個轉身就消失無蹤

 
  「夏洛特,妳在唱歌?」

  她這一問,才驚覺到,我已經不自覺與腦海中的記憶同步,一同吟唱了。

 
  試圖找出更多 你不會消失的證據

  遍尋不著

  你時常背對著我 只能凝望你那美麗的背影

  相隔似近似遠的距離

  邁步追上前 總是被巧妙地若即若離

  不想放棄 努力追上你

 
  一切都無法遏止。

  身體不聽使喚,情不自禁地唱起,這些年來一直想好好對她唱的歌。當年她喜歡,我也很喜歡的〈似近似遠的你〉。

  即便這首歌早已唱給她聽不知多少次,但那也是很久、很久以前的往事了。尤其在她旅行的五年間,我總是承受著深沉的孤獨,來到她架設結界的工坊前淋雨歌唱。那是只有我,才能耳聞的歌聲。

  肯定只有我才能聽見的。

  如今,我終於──
 

  相信總有一天 我們能共享的不只星空

  還有更多更多 散落世界各地的夢

  只要我繼續追尋你

  這一切 就不再是隨時消逝的泡影

 
  她肯定不曉得,我是多麼希望,她永遠不要旅行、不要離開──

 
  你看起來就近在眼前 我以為觸手可及


  伸手之後才發現

  在我眼前的 是你留下來的殘影


  可是她消失了。殘酷地消失了,她道別的身影,我永生難忘,那是何其美麗,又何其縹緲的身影。

  縱使百般想抓住她,但深知只能忍耐、只能忍耐。


  你早已踏上星空的階梯 即將成為星座的一份子

 
  她就這樣成為了更耀眼的恆星,照亮了多如繁星的生命吧。在目不可及的彼方。

  那天起,我再也看不見星空了。因為烏雲未曾散去。

 
  唯一能做的 就是目送你

  你與我漸行漸遠 沉默是最好的祝福

  當你與星星們手牽手 意謂世界不再有我

  靜靜闔上雙眸


  歌聲逐漸喪失了,視野似乎又下雨了。

  又下雨了,明明在室內。


  你朦朧地出現在我的眼前

  那是沒齒難忘的 夢的殘影
 

  歌曲畫下休止符,歌聲逐漸消逝於空氣中。

  視野一片朦朧,看不清克勞迪雅的身影。但我知道,自己該離開了,這難堪的模樣無論如何都不能被她看見。

  拔腿飛奔。

  她似乎擋住去路,我理當撞開,然而──

  「……放我走……」

  我撲進她的懷裡,抱住了她,越抱越緊,感受她的體溫。我不知道為何身體如此不聽使喚,不知為何。

  「對不起,我做了很莫名其妙的事情吧……帶給妳很多困擾吧……我不曉得為何我剛剛會……」

  「沒關係,妳願意袒露自己很好。妳壓抑很久了吧,一定很久很久了吧。那沒關係,我陪妳,一定會好好陪妳的。」她柔聲絮語,回擁住我:

  「沒想到,妳還會唱這首歌給我聽。我還記得這就是妳第一次唱給我聽的歌,有特別的意義呢。是因為這樣,剛剛才會唱給我聽嗎?」

  「誰知道呢……」抽噎逐漸模糊了聲音:

  「或許我只是希望,妳可以明白,這些年來,我到底承受了什麼……妳去旅行的那段時間,我時常就會……冒著雨,去妳的工坊前歌唱,尤其是唱這首歌……」

  說出來了,簡直是自掘墳墓。

  總覺得這樣更噁心了,更討人厭了吧。

  縱使如此,我還是無法再隱藏自己下去了。

  「這些年來一直都在下雨,從我有記憶以來就是如此,妳離開了以後,更是……但妳回來後,雨還是沒有停……」

  持續傾訴莫名其妙的話語。

  「我就想,一定是還有什麼問題還沒有解決,無論是妳,還是我……所以我才會想今晚了斷一切……結果就是變成這樣,對不起……」

  「沒關係的……」她輕拍我的背脊。

  「但我還是想說,那首歌……我會那麼喜歡,喜歡得無法自拔,或許就是因為……」

  「我明白,應該是把自己帶入進去了吧。妳很怕我就這樣永遠離開妳,對吧?」她輕撫我的頭:

  「抱歉,這些年來讓妳受苦了……至少我現在回來了,若有什麼幫得上忙的我一定……」她話鋒一轉:

  「不過,妳真的是希望我的幫助嗎?沒有想要我的幫助以外的嗎?」

  「什麼意思?」

  「比起我的幫助,沒有更重要的事情嗎?若我幫助妳就能解決一切,那為什麼以前就在下雨呢?」

  我啞然。

  「夏洛特沒有其它願望嗎?」

  「願望?還能有什麼願望,那種奢侈的東西,畢竟就連我想留住妳……」

  「不,無關於任何人,是只需要自己,就能實現的願望。像是有想做的事情嗎?」她鬆開擁抱,抓住我的雙肩,與我四目交接:

  「妳考不考慮去當吟遊詩人?妳不是很喜歡唱歌嗎?以妳的歌聲,一定可以大受歡迎的。」

  「怎麼可能?吟遊詩人至少還要會樂器,我完全不會樂器,而且我也不認為我的歌聲搬得上檯面──」

  「可以的,一定可以的。樂器的話,去學就好了,有些很好上手的樂器吧,不用花太多時間應該就能練成了。」

  「問題是,我覺得那不適合我,再說了我有家庭了──」

  「可以跟查理斯商量。」她回以莞爾:

  「我相信他會接受的,查理斯也一定會希望妳快樂。若這會使妳快樂,他一定會祝福妳的。」她掏出手帕,為我拭淚:

  「至於妳的父母,我想妳也可以好好商量,只要妳還是可以顧及家庭,好好照顧自己,我想他們還是會接受的。畢竟他們還是希望看到女兒幸福的樣子吧?」

  「不,我不認為,真是如此的話,那我早就不會……」

  「試試看吧,有什麼問題的話,我們再一起想辦法。」她已經替我拭乾淚水:

  「有我在,總會有辦法的。」

  總會有辦法的。

  當腦海重播這段話語時,淚水再度潰堤。

  「沒關係,好好發洩吧,妳辛苦太久太久了……」

  她將我擁入懷中,我身子一癱,全身重量壓到她身上,她往後傾,我們就這樣倒在了她身後的床上。

  徹底喪失了氣力,靈魂被掏空了,身子也輕了。

  「妳還可以為了其他人──不,甚至只為自己而唱的,夏洛特。不需要只為了我,妳還可以讓更多人,聽到妳美妙的歌聲。但這一切的根本,是為自己而唱。」

  不需要只為了克勞迪雅……嗎?

  當初會開始唱歌,就是因為克勞迪雅的啟發,這也使我決定只為她而唱。如今她告訴我,還能為了別人,或只為自己而唱。包括唱給更多人聽,也是能讓更多人聽見我。

  這就是剛才提過的「為自己而活」吧?若真這麼做,就能不再如此孤獨了嗎?

  真的能嗎?

  雖仍有些遲疑,但收到她的心意了。

  「我明白了,會好好想想的……謝謝妳,克勞迪雅……」

  被掏空的軀殼,只能氣若游絲地,擠出幾個字。

  現在的我,只是一具放下一切重擔的空殼。這樣的空殼,被擁抱著。

  或許想要的,僅止如此而已。

  若真說還想要什麼,那就是雨停的方法吧。

  或許這場永不停歇的雨幕中,已經乍現一絲曙光了。

 
  ☆★☆
 

  那一夜,我們相擁而眠。僅僅只是化為空殼的我,需要她的溫度,她也依從了我任性的心願而已。

  印象中,因為早已筋疲力竭,才相擁片刻便沉入夢鄉了。似乎做了一場很美好的夢,美好到任何文字都無法言喻的夢。詳細的內容已經記不清了,但可以肯定的是,在夢裡,我在一個陌生的街道歌唱,沒有樂器。有許多人圍觀聆聽,克勞迪雅僅僅只是路過,但她駐足傾聽片刻,便對我頷首微笑,離開了。對此我沒有任何不捨,對於能夠看到那麼多人聽得入神的神情,就心滿意足了。

  醒後,很快就與克勞迪雅道別了,在我踏出工坊時,發現雨停了。

 
  回去後,我很認真思考我的未來,一段時日後終於下了決定。查理斯返家後,我跟他說我的決定,他支持我。緊接著又跟父母商量,起初父母有不少疑慮,最終還是選擇了觀望。為了證明我的決定是正確的,便投入大量心血努力。

  一段時日過去,我終於自認努力有成,於是爭取了餐廳駐唱的工作機會──比起自彈自唱的吟遊詩人,我更希望專注於唱歌,若需要音樂,有人幫忙伴奏即可。

  不過這不代表不願意學習樂器,我開始自學豎琴,自學有成後,還是會自彈自唱,屆時要去街頭兼任吟遊詩人,也未嘗不可。

  過程並不盡然順利,但至少還是爭取到一些餐廳、酒吧駐唱的機會,由於時間地點不固定,時常會到處跑,甚至偶爾會跑到附近的城市,在當地過夜,算是一趟小旅行吧。沒想到居然會用這種方式,另類實現了「旅行」這回事。

  在自學豎琴有成後,我偶爾也會街頭表演,由於已在駐唱時逐漸建立了口碑,有些人還會認得我,跑來跟我打招呼。或許逐漸地,成為了小有名氣的歌手了吧。

  周遭的親朋好友,無論是克勞迪雅,還是查理斯,甚至是父母,都很樂見這樣的改變。我也深刻感受到,自己一度被掏空的軀殼,有新的靈魂注入,身心比以往更加充實了。

  ──看妳越來越有笑容,我就比較放心了,夏洛特。

  查理斯曾如是說,聲色比以往更柔和了。

  ──妳喜歡現在的生活嗎?夏洛特?

  克勞迪雅曾如此問我。

  喜歡,當然喜歡。我如此回答。

  ──那妳幸福嗎?
 

  當下,我肯定回以了,無比幸福的笑容。

 
  能夠露出那種笑容,不單是因為我的生活更加充實,更是因為,我不再受困雨牢之中了吧。





  第一章終於告一個段落了(再度破九千字了啊),想說的大致如下:

  1.第一章就是「夏洛特篇」,雖然夏洛特是悲劇角色,但我還是希望她能獲得救贖,就給她有希望的結局了;從第二章起,會換視角了,至於換誰的視角就請拭目以待了。

  2.關於克勞迪雅旅行的遭遇,是刻意不寫明的,往後會再詳細交代,現在先提一個大致概念作為伏筆。

  3.克勞迪雅、查理斯、夏洛特三人究竟是什麼關係,往後也會慢慢揭露;至於夏洛特對克勞迪雅的感情為何,就請自行解讀了,不過可以確定的是原本我是想寫得更露骨的(當然不會到R18程度,所謂露骨主要是指情感部分),也會有更多對於婚姻不貞而產生的強烈悖德感的描述。但實際上寫時很自然地過濾掉了,可能是因為這些也不是重點吧。

  4.雖然歌詞只是串場,但至少我覺得挺重要的,雖然不曉得有多少人會注意歌詞就是了

  5.雖然第一章的女主角是夏洛特,但由於真正的主角不是她,而這篇另一個重點是要帶出真正的主角,所以第一章才會以「魔女中的魔女」為名。

  6.下章不一定是周更了,並不是說從此以後不周更,但至少下一章我可能會想隔久一點再發,總之更新頻率就看狀況吧。

  大抵如此,剩下的就不多說了XD

1639 巴幣: 86
戒子
雖然還有些許文句戒子仍覺得不順,但那已經不是重點了,而是故事的內容已把那些小缺點全部掩蓋住啦,(如果再去提起,就顯得刻意了)閱讀了前篇及此篇,感覺劇情有很大的突破,故事中的設定架構已有漸漸築成的趨勢,雛鳥脫下幼毛,生成了新的豐厚羽翼,會這樣形容是覺得故事漸漸有帶出克勞迪雅的存在感,對於他的溫柔感同身受,不再是一直圍繞在夏洛特身上(因為她沉悶)。
2020-12-03 04:15:24
湛藍琴海
能夠帶出克勞迪雅的存在感真是太好了,現階段就是先讓讀者明白她的溫柔,而她其它層面則是未來會慢慢揭露的XD
2020-12-03 14:57:09
戒子
老實說前面開始夏洛特找克勞迪雅攤牌內容讀起來仍是枯燥乏味的沉悶劇情走向,於是戒子為了能順利閱讀下去,打開了音樂,有了音樂的加持、閱讀起來的節奏就不太一樣了,正當看到夏洛特吟唱起詩歌時,讓戒子受到莫名的感動,尤其是夏洛特腦中想起這首歌曲但本身卻已經不自覺唱起來這點~居然讓我起了雞皮疙瘩,後面簡直是劇情中的神翻轉,雖說有種太衝促的進行,但戒子並不討厭這樣的編排,反而覺得這樣是最好的安排,那一夜猶如天使般的兩人沉睡在一起,她們做了一個夢,彷彿回到童年一起睡在小木屋中的那一場夢,沒有壓抑、糾葛、煩惱等,終於化解了(冰釋前嫌!?)兩人心中各自的那個難題,夏洛特領悟了~解決在她心中長久以來的陰雨,但克勞迪雅的難題似乎還沒清除,當然這是後續的伏筆吧!(笑。期待後續的第二主角登場,但最好不要又是沉重的類型才好...@@"
2020-12-03 04:15:51
湛藍琴海
我剛剛留言後想說有地方要改所以要重留,結果內容沒複製成功,只好全部重打了QQQQQ

第一章確實比較沉重,對戒子來說可能真的比較沉悶,這我可以理解~至於唱歌雖然是本來就安排要寫的,但也是實際寫到時,靈光一閃就有了這樣的臨場發揮XD

我也知道後面的轉折或許有些倉卒,但以要在這麼有限的篇幅內給夏洛特一個好結局,差不多就是這樣了,至少對我來說是如此@@

會想給好結局,也是想首尾呼應(始於下雨終於停雨

克勞迪雅的難題就是後續要慢慢解的,而第二章內容氛圍跟第一章應該差滿多的,感謝戒子的期待[e12]
2020-12-03 15:22:38
戒子
對了...做一個小小補充,對於枯燥乏味是指我自己的個人觀點,並非琴海寫作能力不好,由於前面好幾篇都已經大致上交代清楚夏洛特及克勞迪雅跟查理斯的三角關係,然後這篇又一直寫同樣的事情、如果三人習題有解答~那倒還好,反而沒有一個所以然...讀難免會有這樣的感覺,請見諒呀!
2020-12-03 15:05:15
湛藍琴海
了解,關於克查夏的三角關係,會拿來提是因為克勞迪雅被夏洛特質問,我認為這是有必要提的所以就去寫了,雖然還沒有徹底明朗化,但就是先做一個鋪陳這樣[e34]
2020-12-03 15:26:40
戒子
琴海在夏洛特及克勞迪雅的感情的描述上下了很大的功夫呢,引頸期盼了五年,好不容易歸來的克勞迪雅,可想而知夏洛特的心境有多開心及悸動,面對他朝思暮想的人、可以這樣毫無顧忌地釋放他的情感,那是要提起多大的勇氣呢? 我們只能給予掌聲:夏洛特,您辛苦了! 而回應方的克勞迪雅似乎也老神在在的猶如天使般的溫柔回應,如果這時候克勞迪雅不耐煩(可以想像他旅途不順暢而遷怒夏洛特的可能性!?)的回答的話,那場面必定會失控到不可收拾的局面呀~~~,好險有holl住了,琴海對故事中的角色內心描述很懂呢,讓我不禁好奇想問:琴海到底經歷過哪些事情才能寫出如此令人感動的內心戲呢?
2020-12-05 01:13:56
湛藍琴海
先感謝戒子的肯定,真是不敢當XD

我想融入角色,設身處地地去想,就比較能揣摩出角色的心境吧。身為作者能做的就是這些,就跟演員一樣,寫手就是文字演員XD
2020-12-05 19:33:25
今天也在偷懶的黑薩
細膩的文筆果然超級好看~~
2020-12-18 18:17:51
湛藍琴海
不好意思現在才回,過獎了XD
2020-12-28 20:00:23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