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罪惡侍從》【第三章】09.創世紀封印術裡邊

FunFun | 2020-11-26 19:00:24


【第三章】09.創世紀封印術裡邊



       喀啦、喀啦、沙⋯⋯沙⋯⋯喀啦、喀啦、沙⋯⋯沙⋯⋯喀啦、喀啦、沙⋯⋯沙⋯⋯

       白色空間無邊,九歲黑髮男童的脖子被金屬項圈勒出紅痕。白色空間無際,黑髮男童雙手纏滿金屬鎖鏈,垂墜於地的鎖鏈兩端,各自向外牽連著另外兩個比他高大許多的人影。一個十七歲黑髮少年,一個三十一歲黑髮男子。

       喀啦、喀啦、沙⋯⋯沙⋯⋯啪滋⋯⋯喀啦、喀啦、沙⋯⋯沙⋯⋯啪滋⋯⋯

       金屬鏈在白色的地上拖出鮮紅。

       三頂荊棘編成的頭冠,緊緊嵌在三人的額頭上。溫熱液體順臉頰而下,沿著鎖骨來到雙臂濕黏了鎖鏈,匯積成足以滴落的份量。在地上開成血花。血,構成的彼岸花。

       豔紅彼岸花在三人身後綻放簇擁,擁著三個人影朝無邊無際白色空間的無邊無際走去。是走進亦是離去。

       喀啦、喀啦、沙⋯⋯沙⋯⋯啪滋⋯⋯喀啦、喀啦、沙⋯⋯沙⋯⋯啪滋⋯⋯

       不知過了多久,空間中生出一點,一點再生四點。四點間拉成線,線與線之間等速緩流出金色液體漫成面。金黃色的五個面上,由內向外浮出大大小小的轉動齒輪,齒輪彼此嵌合在既定位置自轉。

       最後一個面,金黃液體隨齒輪轉動產生的振動頻率凝成鐘面。長針留在僅能回首的過去,短針止於進退不得的現在,秒針定格無去無從的未來。

       喀啦、喀啦、沙⋯⋯沙⋯⋯喀啦、喀啦、沙⋯⋯沙⋯⋯喀啦、喀啦、沙⋯⋯沙⋯⋯男童的腳步停在懸浮空中的金色正立方體不遠處。他抬頭仰望,一雙黑色眼球裡的紅色瞳孔,望那自齒輪縫隙間竄出粗細不一的跳動青紫與豔紅血管,將金色正立方體密麻包圍攀附其中。

       彷彿是精算好的時機。一切準備就緒後,憑空冒出的一群黑色粒子淡入白色世界,躁動的粒子群泉湧而出,拼組成清晰身影。自白色天空緩緩降落,落在金色立方體上。黑髮少女悠然將垂下的青絲撥向耳際後方,優雅坐在面與面的交界處,那雙靈動黑曜岩眸裡頭的笑意漾成謎。

       「你來啦,沙利葉。」

       「哼。這不都是妳計算好的嗎,莫寧兒。不,應該要稱呼『妳』為『莫靜兒』才對。」向上仰望的視線,異常冰冷。

       「嗯哼?為什麼你會知道『莫靜兒』的存在?」黑髮少女姣好面容上的笑意頓時變成高度警戒,眼神冷峻。

       「實驗編號為F9267016,本名為『莫寧兒』的黑髮少女,其不同於一般人造異能實驗軀體。黑髮少女本為人類,在其父親——羅曼特——『無意間的行為』之下,無意間發現女兒有多重人格——莫寧兒與莫靜兒——的現象,於是旋即將其編入異能軀體實驗。透過反覆到數不清次數注射大量誘發異能基因的病毒藥劑,加上各種『實驗』手段,最後成功由人類轉化爲後天人造異能者。」 沙利葉以毫無抑揚頓挫的聲音陳述少女來歷,像在廣播一則編排在報紙位於角落的簡略篇幅。

       「歐齁?」黑髮少女神情不為所動。

       「十幾年前,慕梧介、慕零零和葉爾欽將困在種子實驗室裡的黑髮少女帶回卡登諾沙的過程時,『莫寧兒』就已死了差不多了。差不多死在心裡。是『莫靜兒』將『莫寧兒』最後一丁點尚存的意識,以『瑪門』的身份保留在殺意內。控制住強烈殺意產生的強大異能力,中斷了羅曼特蓄意企圖誘發『異能災厄』的發生。但,『莫寧兒』僅存的人性意識非常不穩定,隨時都有自願融入殺意而徹底消亡的可能性。『莫靜兒』必須不斷扮演『莫寧兒』的模樣,好讓無時無刻企圖自我消亡的『莫寧兒』能夠多多少少想起『自己』。這樣不穩定的自我意識在『生與死』之間徘徊,延緩『莫寧兒』自我消亡的強烈慾望。」沙利葉以稚嫩的聲音繼續說道。

      「然後?」黑髮少女雙手抱胸,看不出她在想什麼。

      「但這樣的延緩,終究只是延緩。四年前在執行某次殺手任務時,碰巧撞見的『畫面』再次勾起『莫寧兒』強烈的自我消亡慾望,導致異能失控。『莫靜兒』見機不可失,發動隱藏很久的『視神經病毒異能』入侵到編號N6451079異能軀體的意識,操控編號N6451079的軀體,殺掉F9267016的軀體。強制讓『陸迦儂』意識崩潰,產生新的特殊異能,以完成『莫靜兒』佈局的最後一枚王牌棋子。」沙利葉紅色瞳孔裡的冷冽,直勾勾盯著那雙黑曜岩眼眸。

       「再來?」黑髮少女的挑眉意味著某種挑釁。

       「當下察覺到妳企圖讓『陸迦儂』精神崩潰的計謀,我立刻現身接下編號N6451079軀體的意識操控權,卻無法奪回軀體操控權。導致讓『陸迦儂』旁觀自身軀體砍下F9267016軀體首級的畫面,不僅精神崩潰,異能控制力也崩潰。最後必須動用『創世紀封印術』才能結束整個失控狀況。無論是『陸迦儂』失控,還是現在我帶著『陸迦儂』、『N6451079』來到創世紀封印術前找妳。這些,全都是『妳』所算計好的。對吧。莫靜兒。」面對黑髮少女的挑釁,沙利葉以直球回擊。

       「沙利葉,你會知道是我故意要讓『陸迦儂』崩潰的部分,我不意外。但前面關於莫寧兒的內容,你是如何得知的?N6451079、陸迦儂、沙利葉三個人格共用一個軀體,但以『沙利葉』這個人格最為淡漠,從不主動掌控意識。98%都隱藏在意識中當旁觀者的你,為何會知道莫靜兒與莫寧兒的事。」黑髮少女這次倒是挺直接地表現出疑惑。

       「妳還記得四年前,與陸迦儂在沙發上做愛的事吧?」沙利葉冷笑。

       「齁?原來是那個時候啊。你藉由神經元發出電流,透過兩副軀體的體液接觸,然後傳送意識進到F9267016軀體,解讀了F9267016軀體的腦細胞記憶儲存體。我可真是低估了你啊,想得到用這種方法偷窺別人的秘密。」黑髮少女一臉除了恍然大悟之外,還流露出鮮少地佩服。

       「哼。妳只是沒料到,自己有一天也會被人用一樣的方式對待,成為被窺看秘密的對象而已。」

       「我確實沒料到你會知道視神經病毒異能的操作原理,而且能做到如此精密的使用方式。控制在不讓使用同屬性異能的異能者察覺到的程度,著實值得令人稱讚。」

       「為了對付全・知・全・能・的『妳』,我可是花了不少心思。」

       「呵呵呵,好意思調侃我全知全能,你不也一樣嗎。」

       「哼。還不是妳教的。」

       「真是的,一點都不可愛了誒。第一次見面的時候還不是這樣喜歡頂嘴的小傢伙。」

       「我的年紀一點都不小好嗎。」

       「照理來說,你現在應該要有二十三歲的模樣了。不過既然是以回到九歲的模樣來到這個術式空間,就表示你把『什麼』不想面對的記憶,交給了創世紀封印術。」

       「妳很囉唆。」沙利葉眼神瞥了瞥白色的空間,邊際見不著。

       「呵呵呵,沙利葉啊沙利葉。『創世紀封印術』的術式結構是『虛實同存』,必須以『實』和『虛』作為獻祭。『實』的是由心臟連結到左腦裡邊,連結AI腦中晶片周遭的所有神經與血管。以期『術式的作動時間』和生命存活的長度相同。『虛』的是腦中細胞核裡的核醣核酸所儲存的『記憶』。以期『封印容量』與『封印內容』的收納。既然共用同一個軀體,封印術式也正常啟動作用,就表示『N6451079』、『陸迦儂』、『沙利葉』三個人格都將自己某部分的記憶,獻祭出來了。」

       「我知道啦。」沙利葉撇了撇嘴。

       「既然來到創世紀封印術面前,就表示你做好準備了。」莫靜兒意味深長地俯視沙利葉。

       「『沙利葉保護兩儀去救太極』寫得這麼清楚,不是嗎?」

       「你可以選擇無視的,不是嗎?」

       「哼,我『選擇不了無視』這項行為,都已在妳的預料之中了,妳還有什麼好明知故問。」

       「別把我的預料當成擋箭牌。『創世紀封印術』能成功啟動,受封印者必須自願獻祭出記憶;要能再進到封印術的異度空間,也必須是受封印者自願踏進才能找到入口。更遑論要解開封印術,更必須是要受封印者自願取回被封印的記憶。取回記憶的行為,必定伴隨記憶迴流時帶來的衝擊與強烈痛楚。誰叫是『不想面對的記憶』呢。」

       「嗯,我知道。」

       「作為創世紀封印術的異度空間管理員,在此警告受封印者。取回記憶時,若在整理記憶的過程迷失自我,意識散在強勁迴流中是無法復原的。僅有一次取回的機會。失敗了,管理者不會將打開封印的記憶恢復成受封印的狀態。受封印者不僅連同現有意識會淪陷在異度空間的無我之中,現實世界的軀體也會成為一副僅剩生物機能的空殼軀體。」

       「嗯,我知道。」

       莫靜兒起身,自金黃正立方體上一躍而下來到沙利葉面前,捧起那張幼小的臉。

       「『虛實同存』並且『虛實相當』。」莫靜兒說。

       「一橫一縱,故等長。」沙利葉接著說。

       「等長的生命十字,架在胸膛。」她說的,字字清晰。

       「是獻祭,是代價。」他說的,平穩有力。

       「禁錮記憶,監禁生命。」鮮紅跳動血管從齒輪間的縫隙增長攀到黑髮少女身上。

       「阻止不應該被釋放出來的『某種』東西。」青紫色暗沉血管自立方體上快速移動如巨蟒緊縛纏住黑髮男童。

       「你,做好準備了嗎?」管理員問受封印者。

       「我,做好準備了嗎?」受封印者自問。


       「來吧,沙利葉。吟唱吧,墮落的天使。」


       Au Lecteur

       讀者們啊!謬誤、罪孽、吝嗇、愚昧,
       佔據我們的精神,折磨我們的肉體,
       如乞丐餵養他們身上的蝨子,
       我們餵養我們可愛的「痛悔」。

       我們的「罪」頑固,我們的「悔」怯懦;
       我們為懺悔索求巨大的報酬,
       我們高興地走上泥濘的大道,
       以為不值錢的淚能洗盡污濁。

       在罪惡的枕上,三倍偉大的撒旦
       久久撫慰我們受蠱惑的心靈,
       我們的意志是塊純淨的黃金,
       卻被這位大化學家化作輕煙。

       正是這個魔鬼操縱著我們活動的線!
       腐敗惡臭,我們卻覺得魅力十足;
       每天我們都向地獄邁進一步,
       穿過惡濁的黑夜卻毫無反感。

       像一個赤貧的浪蕩子,親吻吮吸
       老娼妓受盡摧殘的雙乳,
       我們一路偷盜隱密的歡蕩,竭力詐取幸福
       像捏擠一枚乾癟的老柳丁。

       像萬千蠕蟲密匝匝地麋集一處,
       一群魔鬼在我們的腦中痛飲狂歡,
       我們張口呼吸,胸膛裡的死神
       就像看不見的河,呻吟著奔馳而出。

       若說姦淫、毒藥、匕首和火焰
       尚未把它們可笑滑稽的圖樣
       繡在我們可悲的命運上,
       唉!那是我們的靈魂不夠大膽。

       我們罪孽的動物園汙穢不堪,
       有豺、豹子、母狗、猴子、蠍子、禿鷹,
       還有毒蛇,牠們東奔西走,
       咆哮,爬行,發出了低沉的叫吼,

       卻有一隻野獸,更醜陋、更兇惡、更卑鄙!
       牠不張牙舞爪,也不大喊大叫,
       卻往往把大地化作荒蕪不毛的廢墟,
       還打著哈欠,欲將世界一口吞噬。

       牠叫「厭煩」!——眼中含著無意湧滿的淚,
       牠吸著水菸,夢想著斷頭臺。
       讀者,你認識這愛挑惕的怪物,
       ——虛偽的讀者——我的兄弟——我的同類!(注)


注:此引用波特萊爾《惡之華》開卷詩〈致讀者〉



***《罪惡侍從》最新進度與更多內容在【原創星球】喔!***

原創星球《罪惡侍從》連結:https://www.novelstar.com.tw/books/2066.html
92 巴幣: 18
一色玲樹
大貓引用原本屬於小耶的象徵記號,荊棘冠冕原意是以無罪為有罪,十字架是原意犧牲與贖罪。大貓是要引導讀者思考什麼呢?(其實神獸發現這個現象好多次了!)其實大貓這一部作品,神獸覺得寫得最隱晦的就是罪的定義,但也感覺得出大貓其實在一直暗示與引導讀者去思考這個問題。
2020-11-27 16:35:49
FunFun
神獸很仔細地察覺到大貓暗藏在其中的象徵意義:以無罪為有罪的荊棘,犧牲和贖罪的十字。這裡,還要加上究竟是自己還是他人為我們套上纏繞束縛的手銬腳鐐。以及,荊棘造成的傷痛。

神獸已經說出大貓要讀者思考的主旨:何謂「罪」。探討罪的時候一定會去追究什麼是「惡」,去思考「罰」的意義。

大貓的目的在引導每位讀者思考,從泥淖掙扎中找出自己的生存根源價值,而不是替誰下定義。因為「定義」即是一種框架不是嗎:)
2020-11-27 19:18:44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