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為了我異世界回來的青梅竹馬,我要成為救世主!!【3-2】

零零人 | 2020-11-26 15:23:38


2020/11/26校修



帶來騷亂日常的轉學生 3-2

-----

  上課的途中,我偶爾會和唐千玥對到眼,但我不知道她此時看著我的想法為何。

  自從她回來後,從來都沒有向我展現她所承受的痛苦,裝作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待在我身邊,而得知了我的見死不救後卻還是將自己拋在一邊顧慮著我。

  究竟是這六年改變了她什麼,還是這六年她完全沒改變呢。

  不過話說回來……

  今天一整天都從背後感到尖銳的視線在直直瞅著我,但因為我知道後面是誰所以我堅決不回頭。哼哼,這就是我的縱容。

  ──縱容個鬼啦我該怎麼跟夏析柔解釋她在我家裡看到的青梅竹馬竟然是從誰都沒聽過的小國家轉學來台灣的包含從那個世界過來的唐千玥現在有三個身份加上家裡從俄羅斯來的姐妹其實也是異世界的公主和護衛我家難道是外交(世界)部嗎──!

  可惡……要再來一次洗腦嗎?也就是說又要把同班同學的女生騙來家裡,笑著請她喝一杯摻了迷藥的蘋果汁然後讓她昏迷在我家嗎?

  爸……媽……抱歉,如果我改天坐牢了請向大家解釋我是為了世界的秩序和平才這麼做的。

  今天一整天,只要下課時間一到我就會帶著唐千玥出去閒逛,不過就真的只是帶她認識校園而已,一路上我們沒有再談到其他的話題。也許我心裡認為我們不必再多說什麼,或是現在不適合多說什麼吧。

  雖然被全班男生視作妨礙他們交友的公敵而怒視著,不過袁瑞凱身為其中的一員倒是很樂得開,上課還轉過來雀躍地和我分享他的喜悅。

  「欸欸友俊,那個轉學生今天一整天都在偷偷瞄著我看耶,該不會……」

  把那個該不會的後續收起來吧,不是你想太多,就是你想太多。

  「啊──好羨慕喔,我也想被她瞄。」我托腮用剛起床的那種瞇睎眼神看著他。

  「什麼嘛,這種無所謂的態度……啊,話說回來你每節下課都帶她出去吧?該不會……」

  所以我說把那個該不會的後續收起來吧,我跟她只是,只是……

  該死,被袁瑞凱奇怪的話影響,唐千玥無意撇過來的眼神讓我不經意地轉過頭。

  「沒什麼啦,我只是普通地照顧轉學生而已。」

  袁瑞凱聽完用富含寓意的口氣說道:「哦……還真是『普通地』照顧啊。」

  我不打算繼續理會他所以敷衍地回了他一聲「喔」,為了繼續思考夏析柔的問題,還有不被老師點名起來解那該死的多項式運算。

  放學後我和夏析柔一起走到了學校附近的咖啡廳,唐千玥則是放學第一時間就衝過來了,總覺得第一天就和轉學生一起放學進展得也太快,為了避免起疑或是又被人包圍才出此策。

  可能是因為我們還沒到的關係,唐千玥就一個人靜靜地看著店門口擺放的、宛如長在地上的櫻花般瑰麗的美女櫻若有所思的模樣。

  疑惑的是,有個穿著黑色T恤搭配黑色緊身牛仔褲,右手還有著奇怪刺青的男人正在和她對話,唐千玥面有難色的樣子,而且那個男的模樣……不會錯的,就是路上隨處可見的小混混。

  「嗨,抱歉我遲到了。」

  我從遠處慢跑過去,一手抱住將唐千玥的腰往自己摟了過來,然後不經意地看向小混混。

  好險對方也算識相,並沒有繼續死纏爛打,搔搔後頸後掉頭就離開了。

  我看危機解除後就鬆開了摟住唐千玥的手,然後說出「妳沒事吧」邊將頭撇向她時,我就被她強烈的肘擊打在了腹部上,因為在大街上所以我忍住這彷彿被鐵柱貫穿的疼痛對她笑了笑。

  「那個……請問妳在做什麼呢……?」

  唐千玥帶著殺意斜睨著我說:「下次再一聲不吭地碰我,我就讓你跟地板親熱。」

  「哈哈哈!真是好笑的玩笑啊……」

  我邊打趣說著邊看向她依舊視殺著我的眼神。

  啊……看來不是玩笑啊。

  「那個……」

  我們的注意力被後方的聲音給吸引過去。得救了!

  「抱歉,析柔,我們進去再說吧。」我示意剛在一旁看著的夏析柔跟我們一起進去咖啡廳。

  夏析柔小跑步跟上來後,在我一旁低聲說道:「你一點都沒變呢。」

  那句話小聲到幾乎聽不見,所以我不以為意。

  我們選了個最角落且隱蔽的位子坐下,雖然被路人聽到也只會被當作幻想故事而已,但我就是不想被他們暗自嘲笑。

  夏析柔正襟危坐在我對面,唐千玥則是一如往常冷心冷面的酷寒表情斜覷著我,就像在叫我快點乾淨俐落地處理完這件事,不然她就讓我和地板親熱一樣。

  為了不要在未來找工作時,填寫自我介紹那一欄時寫著對咖啡店地板的味道有何感想之類的,我決定議不反顧地向發現了矛盾的夏析柔解釋。

  其實我很緊張,因為解釋完會有幾種結果產生:她全盤相信我說的、被當作精神病、被當作精神病大肆宣傳、被當作精神病通報精神科醫生來檢查。

  我雖然畏懼了,但又不得不開口。我可是關鍵時刻不會臨陣脫逃的男人啊!我可以的,絕對沒問題的!上啊孫友俊,不是說好從那天起不再猶豫了嗎?

  我和夏析柔的眼神對上,我鄭重其事地緩緩撬開我的雙唇。

  謊言加上謊言只會造成事情盤屈交錯而已,夏析柔之所以發現矛盾就是因為她被灌輸了兩個謊言,兩個謊言相互碰撞造成了不和諧的產生。

  所以現在唯一能做的,就是用真實來突破矛盾了。

  ──「我旁邊這位唐千玥,是我的青梅竹馬,不是那個奇怪國家來的轉學生。」

  夏析柔倒吸一口氣表示驚訝。但那只是消除了其中一個謊言而已,接下來的話她可能會當場昏倒。

  「但她六年前被帶去了另一個世界,就在前陣子我和她又意外地重逢了,包括家裡妳『認為』的俄羅斯來的我的妹妹和姐姐,都不是這個世界的人。」

  夏析柔沒有當場昏倒,但也頓時啞然失色,並且不知所措。她的手不安分地在自己的胸口游移,我一度以為她要掏出手機打電話幫我掛號。

  就在我還在疑惑要不要接著說下去的同時,服務生打破了沉寂,端來了我們的咖啡,並且用著標準笑容鞠躬後離開。

  我看著咖啡上因為有著咖啡脂而得以在上面用牛奶畫出的愛心圖案,心想著該用攪拌匙毀掉這幅畫還是直接對嘴從愛心的尾巴開始啜飲。

  「你發誓你說的都是真的嗎?」

  夏析柔沒有玩弄她那杯焦糖瑪琪朵上浮誇的鮮奶油,而是一臉嚴肅地注視著我說。

  「我發誓的話妳就會相信嗎?」我回問。

  「老實說,我不相信。」

  她的回答讓我認為她這個人是個正常人。沒有錯,到底誰會因為一個人過來和你說誰誰誰是從異世界穿越來的,然後你就會「嗯嗯」地點頭相信啊?

  「不過……」

  在我認為該轉另一個作戰計畫的時候,夏析柔又喃喃開了口:「我願意試著相信你,不過請給我一點時間。」

  我因為過於驚訝而張大了雙眼,高興的同時又懷疑她是不是真的如她所說。

  不知道夏析柔會不會裝作煞有介事的樣子敷衍我後,走去醫院通知醫生把我帶走。

  「唐千玥……叫妳千玥可以嗎?妳的確是那天我在友俊家裡看到的那個人吧?」

  「沒錯,友俊說的都是真的。」

  面對夏析柔的疑問,唐千玥依然不疾不徐地回答,並且喝下一口看起來很苦的美式咖啡。她喝完一口後我看到了一瞬間的蹙眉,我沒辦法在這個沉重的當下吐槽她「不會喝就不要裝大人了」這件事。

  接著我將事情經過一五一十地告訴了夏析柔。當然包括了她來我家被我用迷藥迷昏的事情。希望她大人不記小人過,不要突然拿出手機按下警察局的電話號碼才好,這種事傳出來我就肯定、必定會社會性死亡了。

  「我還是很難相信,不過就目前的資訊來說,不是你們說的這樣的話也說不通。」

  看起來她總算是接受了我們的說辭了,畢竟抱有矛盾的人會為了急著解開這種複雜的心情而失去大部分判斷力、去相信能最低限度解開矛盾的理由。

  「如果能讓我看看那什麼『魔法』的話,我就相信你們吧!」

  嗯,夏析柔這番話沒有脫離我的預料,我早就知道她可能會要求這種理所當然的事了,而且這本來就是我的B計畫。雖說不是很想讓太多人知道關於魔法的事情,但事到如今繼續隱瞞夏析柔只會讓她更加認為我在詭辭欺世而已。

  「要帶她回去找門蘿嗎?妳的魔法不太方便吧?」我撇頭問唐千玥。

  唐千玥頓了半晌像是在思考什麼似的,然後看向我說道:「不用,在這裡就可以了。」

  「可是妳的洗腦不會太麻煩嗎?而且要對誰用?對我的話看不出真假吧,而且如果再對析柔洗腦的話就沒意義了。」

  「我又沒說要用那個。」她給了我一個相當鄙視的眼神。

  「咦?」

  在我還呆若木雞雙眼發愣的時候,唐千玥伸手抽了一張餐巾紙,然後遞給了夏析柔。我此時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直到夏析柔從她手裡拿起原本應該隨風飄舞的紙、卻像是凝固的水泥一樣維持著飄盪的姿態,但早以靜止的模樣,簡直就像是一幅擬真的油畫一樣……

  「我也要看看!」

  雖然我早已對不合常理的事情有了抗性,但實際發生時還是讓我不得不懷疑是不是在做夢。夏析柔掛著驚魂未定的神情,顫抖地將那張「靜態紙」遞給了我。

  ──!

  是硬的……這張餐巾紙竟然是硬的?

  我小心翼翼地來回撫摸,紙的觸感摸起來像是被鐵給覆蓋一樣,但重量卻沒有鐵那麼沉重,不如說幾乎只增加了幾張餐巾紙的重量而已。我試著撕開或掰開,但都毫無反應。

  「這是怎麼回事……?」我茫然地看像唐千玥。

  「這是一種附加術,將魔力附加在物體上使其堅硬的魔法。過一段時間後魔力會自動消散,物體會回復原狀。」

  在唐千玥悠然自得地輕聲解釋後,我手上的紙開始隨著空調帶動的空氣而飄浮於其中,沒多久就恢復成一般餐巾紙原本該有的狀態了。

  「抱歉……我有點不舒服,我先回去了。」

  夏析柔神志迷惘,茫然若失的樣子,迅速站了起來後侷促不安地急步離開了。留下的只有動也沒動過的焦糖瑪琪朵和兩張百元鈔票,我該追出去和她說她那杯沒有這麼貴嗎?

  我可能有點明白夏析柔的心情,一時之間要我相信這麼離奇的事我也沒辦法說接受就接受,何況我還是在早已知道唐千玥到底有多離奇的情況下還照樣感到錯愕。

  「妳怎麼沒說妳除了洗腦外還有這種魔法?」

  「嗯?你又沒有問。」唐千玥皺眉用反過來怪我的口氣回道。

  「唉……」

  我嘆了一口氣,不是因為唐千玥隱瞞我她還有另一種魔法的關係,是有一種費盡千辛萬苦終於達成任務的解脫感。雖然夏析柔的臉上依舊寫滿疑惑,但看她那樣子應該也是不得不相信這一切才是,畢竟電影裡才可能出現的東西就在眼前成真了。

  我並不擔心夏析柔會到處亂散播我們的事情,雖然沒有證據,但我不知為何覺得她是足以讓我信任的人,明明還相處不久,真是奇怪啊,這難道就是她的人格特質所造成的影響嗎?因為平常那副認真且鉅細靡遺的模樣。但這也間接造成了我的決定,讓我決定將所有實話原封不動地告訴她這件事,也許就是我信任她的證據吧。


  晚上我們依然聚在一起吃飯,不過今天爸媽都放假所以久違地也一同吃飯,不過對她們來說是第一次和我爸媽一起吃飯吧。

  這對我們是一種考驗,為了不在這過程中露出馬腳,唐千玥和門蘿都相當地謹慎。

  「自從門蘿來了以後,家裡就變得很乾淨耶。」媽媽說。

  「哈哈……沒什麼啦,我只是在家裡照顧蒂娜而已,沒什麼事做嘛。」門蘿僵笑。

  「千玥也會幫忙友俊一起買菜煮飯,好乖喔,當初把妳收養過來果然是對的。」媽媽燦笑發動二連擊。

  「哈哈……這是應該的啦,我才該感謝你們呢。」唐千玥和門蘿一樣,用著抽搐的嘴角僵笑著。

  真虧她們這麼不自然還能不被發現,我都嚇得吃不下飯了。

  「蒂娜要多吃一點哦,以後長大才能變漂亮喔!」爸爸使出切換發動三連擊。

  蒂娜咧嘴笑著開心地晃動她的雙腳,口不擇言地說出「好的爸爸!」這四個字。

  我和唐千玥還有門蘿頓時啞然失色地同時撇向蒂娜,但蒂娜沒辦法讀懂我們的臉色,繼續看著『爸爸』微笑。

  接著我們轉過頭看向爸爸有什麼反應。畢竟這影響了我們該不該再對他使用一次洗腦的行動。

  大家緊張地互相觀望,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爸爸那低著頭若有所思的樣子。難道他已經產生了矛盾嗎?魔法果然要被解除了嗎?

  當我和唐千玥互相用緊張的眼神討論要啟用ABCDE哪種計畫來處理情況時,粗曠的呆憨奶聲將我們的思緒沖刷乾淨了。

  「──啊啊啊啊啊!好可愛!蒂娜好可愛!竟然叫我爸爸耶?這麼想讓我當蒂娜的爸爸嗎?好啊!從今天起我就是蒂娜的爸爸了,咿耶──!」

  爸爸失控地用臉瘋狂蹭著蒂娜,直到被媽媽一邊嘆氣一邊抓回來。

  「老公你這樣被我姐夫發現他應該會從俄羅斯殺過來吧。」

  「啊哈哈哈!抱歉,誰叫蒂娜那麼可愛,害我一時失控了。」

  總覺得蒂娜的可愛接下來也可以無視所有危機,蒂娜萬歲!

  原本只是轉瞬即逝的事,不過我有點在意;當蒂娜喊出「爸爸」的當下似乎從那雙湛藍瞳孔中閃過了一絲的落寞。不到一秒的畫面,卻深刻在我的腦海裡,像是使命般令我揮之不去。

  吃完了令人膽戰心驚的晚餐後,我們對洗腦的結果又更添一層信心。至少日常的對話能夠正常地進行,這就足夠了。

  洗完澡後,我躺在床上看著天花板,「這樣就好了嗎?」的想法始終不停地在我體內縈繞不斷。血液從心臟迸發出來產生的震動就像在提醒著我還有事情沒有做完,我不能就這樣闔上雙眼。

  出自於同情心也好,還是因為想滿足自己的自私心希望能彌補些什麼,都已經無所謂了。我現在只是純粹憑藉著自己的意志來行動而已。

  我推開了我房間的門,正確來說是我原本的房間,雖然我的東西大部分因為我新房間太小而繼續留在這裡。

  唐千玥在用我的電腦看一些關於青春校園的電視劇,那是我為了讓她能更融於學校生活而提議的,好險她還有一點使用電腦的記憶,我只是稍微講解一下她就會使用了。

  「喂──!進來女生的房間要先敲門吧?」

  我的注意力從唐千玥轉到另一邊的床上、拿著棒針像是在織東西的蒂娜與坐在她旁邊叫喊著的門蘿。

  我後退了一步關上了門。

  「叩叩。」我用手指關節敲了兩下門。

  「都已經進來了不用再出去敲門了啦!」門蘿在裡頭大喊。

  我再度推開門進去,裡頭的景象沒有改變。

  「友俊哥哥,怎麼了嗎?做惡夢?要我陪你一起睡嗎?」

  先不說蒂娜的提議讓我想舉雙手贊成,但我不是為了這種事冒著生命危險闖入女生的地盤的。

  「我有事想跟妳們聊聊,可以耽誤一點時間嗎?」

  也許是我的態度很認真,門蘿和蒂娜馬上將床上的東西都收了起來,一直沉默看著電視劇的唐千玥也按了暫停關上螢幕將身體連同電腦椅轉了過來。

  三人正色地注視著我,房內頓時沉寂一片。

  「先坐下吧?」

  看著許久未開口的我,門蘿親切地挪了一點床邊的位子給我。我沒有多想,踱步到床邊將沉重的身子放到了柔軟的床墊上。

  身體彷彿被無形的手掐住心臟一樣,我的呼吸變得急促,全身不明地顫抖,電腦主機發出的機械聲與我心跳的收縮聲恍若這個世界僅存的聲音般,不停迴盪在我的體內。

  我真的能說出來嗎?讓她們強行接受自己認為的好意,那不是只能稱為傲慢狂妄的自以為是嗎?沒有經歷過她們所遭遇的事情的我,真的有那個資格對她們說出口嗎?

  「說吧,你不說的話我們也不會明白你在想什麼。我想知道你在想什麼。」

  是嗎……果然是這樣,就如同唐千玥所說的,雖說只相處不到幾天的時間,但我們也是住在同一屋簷下的夥伴啊!我想知道她們在想什麼,而且也想為了她們做點什麼。

  「妳們……會想回去嗎?『那個世界』。」

  我說出這句話的同時,宛如被浪潮打入海中漩渦一樣,撩亂與蔽塞感襲捲全身。

  讓我如此痛苦的理由,就是明知道她們會像現在這樣悵然若失地垂下頭,我還直言不諱地逼迫她們想起殘酷的回憶。

  門蘿和蒂娜不用說,看到養育自己長大的國家即將滅亡還得拋下自己所認識的人們逃離,一定承受了我無法想像的痛苦。

  唐千玥雖說是被強迫帶去的,但在我看來她也是屬於那個世界過來的人,兩個世界哪個比較重要,對她來說是無法比較的吧。

  我從眼神讀取了她們的想法……或者該說她們抗拒著思考,我將屁股從床墊上推開,步到了門旁。

  「抱歉,妳們當我什麼沒說吧,我有點睏了,妳們也早點睡吧。」

  當我離開了房間關上門後,全身如釋重負地癱軟在地上。

  我逃跑了,我可能還沒辦法承受她們所背負的一切。

  也沒辦法因為她們說了「是啊,想回去」就能夠達成她們的願望,我只是給了她們無法稱之為希望的、比默然置之還要更加過份的絕望。

  那天我自己在心中發起的誓言,如今看來脆弱得不堪一擊。

  我明白我身為一個普通人類,有多麼的無力。

  今晚,我背後靠著門一邊聽著裡頭傳來的蒂娜的哭聲,一邊在責罵自己的自作主張與優柔寡斷中失去意識,直到早晨因為唐千玥開了門而讓我失去支撐點倒在地板。

  「唔……」

  因為是在突然驚醒的情況,我有些不知所措。但眼前的畫面對我來說實在太震撼了,我頓時不曉得我該做出什麼反應。

  唐千玥穿著我買給她的黑色A字短裙,我的視線剛好可以從膩理光滑的小腿延伸至緊緻白皙的大腿。雖說唐千玥修長的纖纖玉腿讓我嘆為觀止,但頂端閃耀的蕾絲三角褲才是擊殺我最後一絲意識的元凶。

  明明我從精美的架上拿下來時沒有什麼感覺啊,為什麼一穿在人的身上就會具有魔力呢?

  然而從觀測到感想,這只花了我一秒的時間而已。唐千玥意識到底下有個充滿野性的目光後迅速退後兩步並且又羞又氣的模樣。

  「早啊,千玥。」我淡定地向她道了早,但這只是為了掩蓋我此時心臟快炸開的事實。我在潛意識中早已模擬了十二種我的悽慘死法了。

  聽到了我的問候,唐千玥並沒有像以前一樣咧嘴開心地說:「早安啊!」反倒是讓羞澀漲紅的臉充斥著她秀氣皎潔的面龐,然後一隻緩緩發顫的手指指向了我:「你……」

  我還以為唐千玥不會對這種偶發事件那麼在意,她果然還是個女生啊……嗎?

  ……

  隨著腦袋逐漸清醒,我意識到了唐千玥大概不是因為自己被窺見裙底風光而害羞,而是看見了「剛起床的男性」這件事所衍伸出的其他方面……。

  現在最感到害臊的反而是我,我用幾乎違反人體工學的奇怪姿勢跳起來後,雙手壓住喜悅瘋狂地連滾帶爬到我的房裡去。

  啊,

  真是美好的早晨。

270 巴幣: 20
摩卡奇諾
最後那個真的是相當尷尬,讓人很想挖一個洞鑽進去XD
2020-12-23 23:14:31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