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小說】長夜不渝 (9)

小褎 | 2020-11-26 10:59:31

連載中《長夜不渝》(完結)
資料夾簡介
這是一部溫馨、緩和、細水長流的戀愛故事......

第九章 連環

  每隔幾天就有一回新的報導,有時候兩天,有時候三天,有時候隔了五天才有更吊人胃口的新八卦出現。

  先是某製片人的婚外戀接二連三地被爆出來,甚至在外頭還有私生子女──該製片人在群眾之間不算特別有名氣,但與其相好的地下情人也有公眾人物甚至是有夫之婦;

  談話節目的來賓們像是被魚餌誘惑的魚群,努力動用自己的關係打聽到蛛絲馬跡,在電視臺控制的範圍內大肆談論著關乎該製片人的私生活糜爛,卻也有默契地不涉及與電視臺合作的演藝人員或相關從業人員。

  然則不受控的群眾們可不會受制於電視臺之間的人情關係,一篇又一篇的討論話題喧囂塵上,甚至在討論熱度還沒上升至頂峰時便又有新的新聞炸開了鍋──

  該製片人與導演挪用經費的醜聞如同一記震撼彈一般,甚至將電影的出品公司與近來意欲投資電影的企業也都給拖下水!

  金融財閥的實力不容小覷,而如此邏輯的推理暫且並無人發覺是人為的蓄意操作。

  各大相關公司的公關部忙翻了天,最後有不少筆已然要撥下的資金也都臨時叫停,惹得其他受到池魚之殃的製片人紛紛叫苦連天,連帶著的自然有對惹事的製片人與王導演的怨氣。

  不少八卦媒體察覺了存在於同個圈子裡的默契出現了裂痕,便是趕緊見縫插針,果然又扯出了一連串的事件,其中惹事的製片人所圍繞的新聞早已不復新鮮,取而代之的是圍繞在王導演身旁的各式八卦!

  王導演在拍攝過程的一言一行皆被放大檢驗,隨之而來的自然也包含了姪女王記者過去所獲得的特權以及曾經留下的案底。所謂影視圈的「黑幕」在媒體的報導與群眾的推波助瀾下愈演愈烈,到最後孰真孰假早已不是焦點,網路新聞底下的留言甚至是各大討論區充斥著各種爆料──無論是「夢見」或「聽說」甚至是「推測」與「想像」,直到最後又被新一波的新聞掩蓋。

  浪潮過後一片狼藉,卻在一則又一則的新聞發布之下、彷彿這一個多月以來的驚濤駭浪都不曾存在,唯有一篇篇舊聞下頭的上千則留言宣告著報導曾經熾熱存在的痕跡。

  宋豫學究竟懂得適可而止的道理,但他更相信「好人不長壽,禍害遺千年」的名句。

  班云遙向來不關注八卦新聞,直到這一連串事件發酵了兩週、便利商店架上的八卦雜誌封面出現了某製片人夥同王導演開立假發票並讓陳姓助理背鍋上法庭的消息後才曉得了有這回事。

  班云遙順路往超市買了調料回家後,看見的是正煎著魚排的宋豫學的背影。

  一旁的電鍋早煮好了五榖米飯,生菜上頭還有高麗菜絲和胡蘿蔔絲,四散的玉米粒與對半切的小番茄上頭淋著和風醬汁,色彩活潑且看起來十分可口。

  班云遙放下了手中的購物袋後,便是整個人往宋豫學的背後貼了上去,宋豫學反手摸了摸她的腰,嘴邊勾起濃濃笑意。

  距離那連串爆料事件後又過了半年,兩人的生活早已風平浪靜,縱使偶爾相偕出入公共場合逛街購物也不曾有人叨擾,除卻偶爾仍有影迷偷偷摸摸地拍照外,一切倒是相安無事。

  只是那樣的「相安無事」倒也可以套用在兩人身上。

  沒有過分激情的火花,兩人的相處僅在於淺嘗即止的親吻又或者充滿溫情的擁抱,並未有更近一層的親密舉措。

  兩塊魚排擺在白色平底瓷盤上,金黃色的色澤與泛著的油光特別吸引人,蒜末、洋蔥碎屑、白胡椒與奶油所調製而成的澆淋在上頭,在光線的照射之下,醬汁反光所畫出的線條將水滴型的魚排一分為二,不規則的形狀更別具美感。

  「你的擺盤技術越來越好啦!」班云遙將瓦斯爐上頭燉煮著的洋蔥胡蘿蔔湯關了火,與宋豫學相對而坐。「我倒是一點長進也沒有,女朋友失格了,怎麼辦呢?」

  宋豫學看著她隻手托腮看著自己的模樣不住莞爾,又道:「妳這方面不在行,可以找其他方面彌補?」

  班云遙仔細地想了想,自己除了對付那些庶務與清掃挺有耐心以外,還當真一無是處,當下也有點氣餒,索性自暴自棄地說道:「我好像很沒用!」

  「怎麼會?」宋豫學知道她不是在撒嬌,又道:「至少我看著妳就開心。」

  「但我總想替你做點什麼呀!」班云遙說了這麼一句,接著又賊兮兮地笑著:「乾脆我把炸東西的技藝練到爐火純青,把你餵成三高的大胖子好了!」

  宋豫學笑了出來:「妳真想這樣?」

  「不想!」班云遙也哈哈地笑了出來:「己所不欲、勿施於人嘛!」

  兩人愉快地用了餐,班云遙也搶著洗了碗。

  這幾個月來,他們多了飯後相互依偎的時光,也就是在沙發上並肩坐著,又或者哪方躺在哪方的大腿上有一搭沒一搭地說著話,僅此而已便令兩人心中都感到十分滿足。

  他們本非喜歡尋求刺激或者新鮮感的人,如此倒也是相處得愉快。

  宋豫學的手機響起。

  躺在他腿上的班云遙隨手從客廳桌上一撈,將手機交給他。

  電話的那頭是來自曲美瓊的視訊電話,看著畫面中的時間顯示正是那頭的清晨。

  「臭小子!你給我說明白!」曲美瓊開口便大罵:「阿暻都跟我說了,你在國內搞了那麼多事情是怎樣?還有,你跟阿遙交往了怎麼沒跟我說?」

  曲美瓊口中的阿暻是宋豫學的哥哥宋暻學,兩週前親自接待國內與公司合作的大客戶,上一週才又回到國外,這一來一往間自然也在宋豫學的坦誠下知道了事件的前因後果,又曉得了兩人交往的事。

  班云遙聽得曲美瓊的聲音,早就悄悄地要從宋豫學的腿上溜走。

  她手撐著沙發,慢慢地將自己的身體不斷地往下滑,在宋豫學的眼角餘光中就像是想要逃回大海的章魚一般逗趣。

  曲美瓊顯然發現了宋豫學的不專心,又從視訊畫面的背景意識到不對勁,便問:「你在阿遙家?」

  宋豫學這才開口:「對,剛吃飽。」

  曲美瓊咬牙切齒了一會兒,這才盡可能放緩聲音道:「阿遙呢?她在哪裡?」

  「她……」宋豫學看了一眼班云遙雙手合十拜託他的模樣,盡可能忍住自己的笑意,道:「妳要跟她說話?我把手機給她。」說罷,便站起身來跟著班云遙往廚房那頭走去。

  班云遙才裝模作樣地接過宋豫學的手機,對著曲美瓊揚起笑意道:「阿姨,好久不見!」

  曲美瓊出國以後,兩人平均也是一個月才通一次視訊,並未如同還是鄰居時一般頻繁交流。

  「唉喲!阿遙啊!」剛才曲美瓊對宋豫學的態度有多兇、現在對班云遙的聲音就有多溫柔。「我們家那個垃圾堆撿來的臭阿豫有沒有欺負妳啊?」

  垃、垃圾堆?

  班云遙看了宋豫學一眼,後者是滿臉無奈。

  「妳別看他了!看也看不出花來!」曲美瓊嗔了一句,又道:「怎麼你們交往了沒跟阿姨說?是不是那個臭小子威脅妳的?我跟妳說,我有兩個兒子、就缺女兒,他如果欺負妳了我就跟他斷絕母子關係,直接讓妳當我的女兒!」這段話自然是開玩笑的。

  班云遙苦笑道:「阿姨,他很好。」

  「這樣啊!」曲美瓊笑咪咪地:「這樣就好,阿姨也不是催你們,就想問問你們有結婚的打算嗎?」

  班云遙微赧:「阿姨……」那聲音聽起來綿軟,像是在撒嬌。

  宋豫學在一旁看了心裡頭暖洋洋的,險些沒不顧曲美瓊正看著就想要抱上去。

  曲美瓊笑得可開心:「你們如果有這樣的打算再跟我說,我和阿豫爸爸也好回去一趟見見未來親家,妳心裡頭別想多,兩個人好好相處才是最重要的,知道嗎?」

  班云遙乖巧地應下了:「會跟阿姨說的。」

  曲美瓊又自顧自地笑了一會兒,在螢幕那端的背景裡似乎晃過人影,曲美瓊又道:「唉喲!你別在那兒瞎晃!我跟阿遙說話呢!」

  視訊那頭傳來宋豫學的父親沒好氣的聲音:「妳整天都在說話,要說不會出去說?我還沒睡飽!」

  「那是你未來兒媳婦!」

  夫婦倆竟然就在視訊的另一端拌起嘴來了。

  宋豫學接過了視訊,又道:「爸、媽,你們慢吵,我要跟阿遙約會去了,再見。」

  「喂!臭小子你等──」

  宋豫學緊接著把手機按了靜音,隨手扣在桌上,滿臉笑意地將班云遙牽回客廳,如方才還沒被曲美瓊打擾時一般讓她躺在自己的腿上。

  「不要緊嗎?」

  「媽的個性妳又不是不知道,沒什麼事的。」宋豫學轉眼便毫不猶豫地出賣自己的哥哥:「當年我哥為了女朋友堅持留在國外、不回來任主管職時,媽也是氣得七竅生煙,但轉眼間出國一趟看見嫂子就沒了脾氣,我嫂嫂當年也是因為媽的緣故才答應我哥的求婚。」

  班云遙沒發現宋豫學悄悄地把慣稱的「我媽」改成了「媽」,又道:「阿姨的確很親切。」

  宋豫學撫著她的長髮,隻手托起了她的腦袋,俯身吻了上去。

  班云遙瞇起眼來任著他在自己的臉上任性,好半晌兒才坐起身來重新賴到了他懷裡,卻是一句話也沒說。

  宋豫學一面玩弄著她的頭髮,一面道:「有考慮過結婚嗎?」

  班云遙點了點頭,又道:「但我沒想過是什麼時候。」早在她答應了他的告白時便想過這個問題,只是那時是因為不排斥而點頭,現在則是對於無可想像的未來有幾分困惑。

  現在的他們除了最後一步未曾做到外,還有什麼與結婚不同的?──這樣的想法或許有語病,但兩人之間的相處如今似乎已然無須再磨合。

  還有與雙方家長會晤?融入彼此家庭?

  縱是與彼此親朋好友都認識了一輪,最終不還是在這兩棟房子裡與他家各過各的,也沒什麼差別不是?

  莫不是就差那張紙?

  若是如此,班云遙還真的覺得可有可無。

  宋豫學看出了她的茫然,又道:「妳答應我後不久我就想過,但是擔心嚇到妳。」

  「如果一開始就說,我大概會猶豫。」班云遙終於坐正了身子,又伸了伸懶腰才道:「但是我沒有那麼容易被嚇跑,要不然當初跟你一起遇上記者時,早就跑了。」

  宋豫學失笑,終究是沒再說什麼。

  兩人的關係就像是一開始就略過了最為熱情的那一步,至今要說親密也是、要說仍有一段距離也不算錯。

  班云遙倒是認真地考慮起宋豫學的提議,只是想起屆時還得與自己的雙親彙報,她便感到頭疼。

  在班云遙還沒來得及想出兩全其美的方案時,宋豫學的父母便悄悄地訂了機票回國,挑在宋豫學的上班時間殺回家。

  那時,班云遙正放了掃地機器人在宋家打掃,自己則在家裡重新收拾家宅,打算將舊衣物與許久不用的物品都分類回收或丟棄。

  曲美瓊帶著丈夫宋潮衡悄悄地回家,又做賊也似地在自家四處巡邏,發現沒曾有兩人生活的痕跡後,便躲開了掃地機器人所在的房間,蓄意找了面乾淨的牆面背對著,撥了通視訊電話給班云遙。

  班云遙接了手機,道:「阿姨,怎麼了嗎?」

  「阿遙啊!妳在忙嗎?」

  「噢,不忙,我在客廳整理要丟的東西。」

  「需要幫忙嗎?」

  班云遙沒發現曲美瓊的異狀,又道:「阿姨,這些我自己來就可以啦!阿豫也還在上班,晚點我還要過去搬掃地機器人……」

  「噢噢,那掃地機器人是妳的啊!」

  視訊那頭的確傳來了掃地機器人的聲音。

  班云遙疑惑了半晌兒,一張清秀娟美的臉龐傻在手機鏡頭前,看得曲美瓊在心裡頭直喊著「二兒媳婦!就是妳了!」

  宋潮衡被迫看著妻子那興奮得簡直能被稱為花癡的臉而頻頻翻白眼,直到最後曲美瓊含含糊糊地與班云遙說了幾句掛了電話後,便大大方方地改撥了班云遙的手機道:「阿遙,我和阿豫爸爸過去妳那裡咯!」

  「咦?阿姨?」

  在紙箱堆中的班云遙忙從地板爬了起來,跌跌撞撞地跑到了後頭的廚房,果然看見曲美瓊笑咪咪地推開門走了過來,道:「好久不見啊!阿遙!」

  「阿姨!……宋伯伯!」

  班云遙沒有絲毫扭捏,開開心心地跑到曲美瓊面前笑道:「你們要回來怎麼沒有和阿豫說?我們也能開車去接你們啊!」

  曲美瓊看著昔日最疼的小鄰居可是越看越滿意,又讓開了位置道:「妳是第一次看阿豫爸爸吧?」

  「是啊!以前都在視訊裡面看到的。」班云遙笑得開心:「好像見到了電視裡頭的人物一樣!」

  宋潮衡聽了竟有些不好意思:「說這什麼話!」

  「說你肥你就喘!你還當自己是大明星啊?」曲美瓊笑道:「這次回來也帶了不少好吃的,晚點我幫妳放到餐廳,妳再看著要怎麼收。」

  「好呀!謝謝阿姨!」班云遙臉上的笑容燦爛,又道:「伯伯和阿姨才剛回來,要先吃點什麼還是先回家睡一下?」

  「剛才在飛機上都睡飽了,下午再補個眠就好。」

  「伯伯、阿姨先坐坐,我弄個好消化的食物給你們。」

  宋潮衡忙道:「不用那麼客氣了!」

  「伯伯才太客氣了!」班云遙見曲美瓊將宋潮衡拉到了座位上,便是往廚房裡頭忙活去。

  顧慮到夫婦倆長期生活在國外,或許想念了家鄉的味道,班云遙淘了米煮了一小鍋蔥花清粥,又炒了一盤蛋、一盤菜心與切了一盤蘋果上桌,最後又沏了壺黑糖黑豆茶讓兩人暖胃才算結束。

  曲美瓊往前就曉得班云遙做起事來俐落又細心,這回有了她與自己兒子交往的事後重新看來,竟是越看越滿意,直想著班家養出來的好女兒就要落入宋家田中,可謂說不出得滿足,就像是自家撿了便宜。

  曲美瓊從前也算是控制慾不低的母親,曾為女強人的她也曾認為只要兒子們接受自己與丈夫安排的課業與課外教育,就能夠成為社會菁英、出人頭地,而這樣的想法也不免延伸到嚴格控管兒子們的私生活上,舉凡交友、男女關係、娛樂與興趣一類;但在兒子們長大、幾經磨合後也老早學著放手,除卻從前因為大兒子與女友愛得死去活來的緣故而曾與大兒子有過幾回口角,如今小兒子有了女友也就沒了當年曾有的偏見。

  當宋豫學下班後,習慣性地往班家走來時,看見的便是精神熠熠的自家父母與班云遙玩著印有航空公司標誌的紙牌的場景。


--

  碎念:下一章完結、沒有外傳!畢竟是短篇嘛!有些該帶過的就帶過了!說來回頭看這部作品雖然沒有當初寫作與寫作完後的熱情,但依然還是很喜歡這部的基調與兩人的相處模式,很溫馨、細水長流的感覺真的挺好也挺美。

  最近巴哈創作大廳陸續改版,終於也改到小說發表的部分,以後終於可以預約發表了感動XD!




94 巴幣: 16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