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漆黑之劍》 第十六話—拖延

Ren_レン | 2020-11-25 23:41:29


前言:
因為太久沒更新過小說了,沒想到巴哈居然在創作面板有所更新,害得我花了點時間去理解這個新的系統。因為剛才用了新的板面,所以就把那篇給刪了換回了舊的,畢竟我還是比較習慣舊的面板,抱歉對各位造成了困擾(跪

<>

  在月光的照耀下,昏暗的草原映出嫩綠的色彩。本應如此。

  在龍的高溫吐息之下,原來的綠色都在火焰的燃燒下成為了暗紅。不,就連那到底能否還能算是草原也令人感到疑惑。任誰來看,那都只是一片焦土而已。

  像是在宣示著自己對這片土地的主權,或是在展示著自己的力量,鱗片早已腐爛的黑色飛龍在高空上盡情地拍動自己的翅膀,彷彿在宣告著自己的君臨。

  在它的爪下,數名身穿整齊盔甲的騎士經過了頑強的抵抗後還是不禁倒下,身上穿著的鎧甲亦因為龍的吐息而稍為熔解,化成火紅色的液體。

  然而,在這片宛如屍海的焦土上,還有一名身穿著跟其他騎士們相比更要華麗的鎧甲,手持長劍和巨盾的男人站立在龍的身前。

  那是雷斯。他的臉上掛著一副嚴峻的表情,眼神之中流露著不屈的目光。這份目光,使得高高在上的龍亦不禁感到有所威脅。

  只見天上的黑龍對著雷斯發出一聲刺耳的咆哮,可是雷斯卻未見懼色,甚至連嚇退雷斯也無法成功。

  「……少在那裡小看我,臭龍!」

  雷斯少見地罵了聲髒話,並毫不猶豫地向龍的方向衝刺。

  面對雷斯的突擊,黑龍亦警戒起來,向雷斯使出威力巨大的火焰吐息。然而,就連海洋都能使之蒸發的吐息在雷斯的盾牌面前,連一絲傷害都未能造成。

  那是理所當然的。

  雷斯所用的盾牌外型上或許比一般的騎士使用的華麗一點,不過兩者的分別可不只在外觀上。雷斯的盾牌,是由教會為聖騎士特意製作的東西。不僅在物料的採用上經過嚴格的挑選,而且更是按照使用者的習慣有所調整。重要的是,在盾牌上施加了「庇護」的奇蹟。

  「庇護」這一奇蹟不僅能大幅提升使用者的身體抗性,而且更能阻隔一切對使用者抱有惡意的事物,是只有聖騎士才能被授予的強大奇蹟。

  但是,這也只限於雷斯的盾牌。「庇護」充其量也只是為使用者提供保護,並非提升身體能力。因此,雷斯也多少受到吐息所伴隨而來的熱量所傷。那高溫的火焰甚至使空氣都變成能使人的皮膚灼傷的武器,雷斯的臉龐也因而受到灼傷。

  不過,這點輕傷既無法對雷斯造成重大的傷害,甚至無法使雷斯屈服。但是,光是一味防禦也是無法取勝,只是將必然的敗北拖延一會而已。

  雷斯也深知這個道理,因此他從一開始就沒有打算要跟龍種正面對抗。只要成功為瑟蕾亞爭取時間,一旦援軍到來,就是己方的勝利,這就是雷斯的盤算。但是雙方之間的實力差似乎不容許雷斯繼續抱持著如此天真的想法。

  也許「庇護」能夠將自己從宛如地獄的火焰之中保護起來,可是,那些已經倒下了的騎士們又怎樣?即使他們身受重傷,卻還未氣絕。只要盡早為他們提供治療,依然能夠救回來。早提是,他們不會再受到更多的傷害。

  幸好的是,剛才釋出吐息的方向剛好是在雷斯面前,因此沒有波及到倒下的騎士。但是,下次又如何?即使下次同樣被運氣所保佑,再下一次呢?

  現在的雷斯不僅是要想辦法拖延著瘋癲的龍種,還要從中保護自己的同伴。換言之,就是處於不可過度進取,卻也不可過於消極的處境。

  那麼,到底要怎麼辦才好?

  答案很簡單,只要將龍的注意力全放到自己身上便可以了。只要將它引到安全的位置,雷斯就只需要採取防守態勢便可。

  得出答案的雷斯緊握右手的長劍,筆直的沖向龍的腹中。

  從旁人的角度來看,這或許是一個瘋狂的決定,畢竟兩者之間的身體能力實在是天壤之別,要是一個不慎遭到尾部的橫掃,即使身懷守護奇蹟的雷斯也難以撐住。

  但是,雷斯自有自己的考慮,從他的眼神中便能感受到他對於自己的行動堅信不疑。

  高掛在半空中的黑龍看見渺小的人類試圖僅憑肉身之軀向自己作出挑戰,心裡想的只有對雷斯的蔑視。只見黑龍再一次從喉嚨裡吐出火焰,將附近一帶的草原化為火海。

  「就知道你會這麼做了!」

  眼見黑龍的對應正如自己預料的一般,雷斯狂妄的露出了笑容,並握緊右手中的長劍。

  那把長劍在外形上明顯跟騎士團所用的不同,在劍身的寬度上比起一般的長劍來得要小,卻在長度上要長上些許,而且在劍上還刻有了細小的文字,像是碑文一樣。

  光憑這把宛如觀賞用的長劍,實在使人難以想像能就此跟黑龍對抗。可是雷斯卻沒有一絲的遲疑,反而使著這把長劍揮向迎面而來的吐息。

  剎那間,雷斯的身影被猩紅的火焰吞噬。可是,從火焰之中卻沒有一聲悲鳴發出。

  那是因為火焰並沒有維持很久。正確來說,龍的吐息在吞噬雷斯的那一瞬間便被一道閃光一分為二,消失得無影無蹤。

  那是,劍氣的光輝。

  雷斯揮落的長劍並沒有實際觸碰到火焰,而是由揮動劍身使發出的劍氣將火焰驅散。

  那並非是單純的劍氣,從劍氣中發出了不可能的金黃色光芒便是最好的證據。畢竟,光是揮動長劍是不可能產生任何光輝。

  那麼,那到底是什麼?

  聖騎士並非僅僅是一個稱號。在教會中,存在著這樣的一個傳言:

  假如魔法能夠施展在武器和防具上形成附魔的效果,那麼將之直接施加至人體身上會發生什麼事?

  若是普通的增強身體能力的魔法在國家圖書館中便已經記載了不少,即使是坊間的書店也有售賣類似的書籍。可是,所謂的聖騎士卻不止於此。

  魔法的來源是精靈的力量,只有驅使魔力從能借助精靈的力量,使出所謂魔法的奇蹟。可是,如果將精靈封在人體之內又會發生什麼事?被封有精靈的人會成為魔法的存在嗎?

  儘管教會沒有公開詳細的內容,不過將精靈封於人體之內的實驗確實是成功了。其結果,出現了名為聖騎士的存在。

  聖騎士無法使用魔法,那是因為體內的精靈使得他們無法跟大氣中的精靈進行交流。不過作為其代價,聖騎士能夠自由地驅使體內的精靈而無須支付魔力。儘管聖騎士只能使出跟體內的精靈相同性質的奇蹟,不過其威力卻足以跟上位魔法匹敵。

  這也是為何雷斯能夠光憑劍氣便驅散黑龍的吐息;這也是為何在劍氣中會出現金黃色的光芒。

  那是因為雷斯體內的精靈是在眾多精靈之中最為高等的聖屬性的精靈。只要是被歸類為「聖」的現象,雷斯便能借由體內的精靈隨意使出,就好比能夠驅散黑暗的光、能夠淨化不淨的神聖。

  藉著這超脫凡人的力量,雷斯以聖精靈的力量在身前展開了能夠切斷一切的光,斬開了燒盡一切的火焰。

  「怎麼了,已經完結了嗎?」只見雷斯挑釁著黑龍:「如果這就已經完了的話,接下來就是我的回合了!」

<>

  在雷斯正在奮力阻擋龍種的同時,亞修和瑟蕾亞兩人正奮力從聚集了魔物的森林趕到雷斯的身邊。

  由於龍種的出現,使得森林裡大部分弱小的魔物都因為它的氣息而紛紛逃跑,可是也有一小部分的魔物因為強大的同族出現而感到亢奮,同時亦因為龍種的咆哮而令正在沉睡的魔物變得活化起來。

  因此,若要趕到雷斯的位置,除了地理環境的因素,還要加上來自魔物的重重包圍。然而,對於失去了武器的亞修來說,要赤手空拳對付一群魔物還是有點勉強。因此在戰鬥方面只能依賴瑟蕾亞的魔法。

  儘管如此,亞修也無法在那邊老實地旁觀,因此他亦以魔力製造了一把蒼藍色的長劍。可是,跟慣用的長劍不同,魔力製成的武器比起劍更接近刀,也就是東國特有的武器——太刀。

  不過,對於亞修來說用起來卻跟平常愛用的黑劍沒有太大分別,因此在那發出青藍光輝的刀刃之下,不少魔物的屍體堆積成山。但是,即使再怎麼順手也好,刀刃終究是用魔力製成。對於魔力量不算豐裕的亞修來說更是造成了多餘的負擔。

  只見在跟魔物砍殺的過程中亞修因為魔力的過度消耗而跪倒在地。這樣的情景碰巧被一旁的瑟蕾亞看見。

  「亞修!」

  瑟蕾亞一臉擔憂的跑到亞修身旁,卻遭到了亞修的喝止。

  「別過來!」亞修面露苦色地說:「現在有能力戰鬥的只剩下你而已!」

  對於魔力已經快要耗盡,甚至連刀刃都無法維持的亞修而言,他已經無法成為戰力。能夠打破這個僵局的人,只有瑟蕾亞而已。

  明白了亞修的言下之意後,儘管是個艱難的決擇,不過瑟蕾亞還是停下了腳步,將魔杖舉向身後的魔物,像是要將亞修護在身後一樣。

  沒錯,這樣就好……倒在一旁的亞修心裡念道。

  為了打倒那條隸屬化的龍種,我可不能在這種地方再浪費魔力……!畢竟要使出「那個」所需要的魔力可不是一般的多,要是再胡亂使用魔力,等對上龍種時就無計可施了……!
94 巴幣: 2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