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Fate/Grand Order -永動人造都市‧最初夏娃-《第二節》

ノララノダ | 2020-11-25 22:22:52



第二節 無人城鎮

  「A.D.1818,地點倫敦。應該是順利抵達了吧?

  如此的不確定是否有正確到達指定年代,其實是有原因的。

  藤丸三人回過神來,發覺他們正位於一棟看似長久沒使用過的廢屋內,裡頭佈滿許多的灰塵與蜘蛛絲。因此不知道此處的情況,才使藤丸不曉得是不是到達他們所指定的地點。


  --前輩,附近有沒有能夠明確標示出日期的物品嗎?


  從錶帶內傳出馬修的聲音。

  而在藤丸要聽從指示來尋找的時候,莫里亞蒂則早以確認過這棟看似廢墟小屋內的大概了。

  「看來我們很順利的抵達目標地點了。」

  「詹姆斯教授,這話怎麼說?

  只見教授將拐杖深入疑似垃圾筒的物體裡頭,並勾出一張被揉爛的紙。

  「這是信?」

  「上頭的日期是1818年以及此處的正確地址。所以我們是否有抵達正確的地點以及年代,十之八九是不會有錯的。」

  的確,莫里亞蒂所找出來的信件的確是標注此處的地址,但藤丸對於上頭的年代卻還是有所疑問。

  「可是詹姆斯教授,這間屋子看起來已經廢棄很多年。單就以信封上頭的年代來推算是不是1818年,可能過於急促了。

  「非也。這裡並不是御主您口中所說的廢屋,依我看來這裡在上個月還是有人在居住的。」

  莫里亞蒂只是單單在廢屋內走過一圈。

  在他的觀察下發現牆壁上的大量詭異刮痕,以及一本乾淨的手札掉落在那其中一張桌子的桌面上。

  那莫里亞蒂也簡單的翻閱那手札,同時也讓藤丸以及傑克能看到上頭的內容:

  「從這上頭最後的日期,以及房屋內的有居住感卻宛如廢墟的情況看來……這戶家庭,也許是在急忙之間從這間屋子徹夜逃走的。應該是遇到什麼恐怖或是緊急的事情,才會急忙連行李都沒準備逃走的。」

  「……徹夜逃走?」

  藤丸並不解。是什麼緊急的事情會讓人連行李都不帶,也要急忙逃走的?

  不過既然莫里亞蒂是這麼說的話,那應該是不會錯到哪裡去。

  「媽媽,有東西朝著這裡過來。」


  --複數魔力跡象正前往前輩你們的所在地。這與第四特異點時出現的機關人偶是幾乎一樣的魔力波長,但還是有些許的地方不太相同,請前輩與另外兩位慎重應對。


  傑克警戒與馬修的通知幾乎是同一時間。

  與第四特異點時出現幾乎一樣的那個機關人偶嗎?

「傑克、詹姆斯教授,就拜託你們了。

  聽到指示的傑克以及莫里亞蒂兩人便武裝,拿出各自的武器出來。


  
--距離與敵方接觸,剩餘不到十公尺……


  能感覺到外頭有不少的腳步聲逼近。

  藤丸站在兩名從者的身後,他深呼一口氣並將自己的性命交給眼前的兩位可靠的夥伴。


  未知的特異點。在這裡發生什麼事情都不會奇怪,但現在這種敵人攻擊到眼前的場面,也只能盡力去突破現在的處近。


  門與窗戶都因為外頭大量的腳步聲所產生的震動,而震震作響。


  腳步聲比起方才還要近上許多,都能夠感覺到它們已經在門外了。而在藤丸等人眼前的唯一一扇門漸漸出現裂縫,宛如外頭的機械人形們正爭先恐後的壓迫那扇木製的大門。


  門,裂開。從隙縫中能看到不少純白色的機關人形。


  這的確是他們在第四特異點時遇到的其中一種敵人沒有錯。只不過面對這一群機關人形,藤丸卻對這群機關人形有種說不出來的厭惡感。


  有如馬修說的,雖然它們很像曾經遇過的那群人形,只不過實際看到後卻能夠知道它們兩著的差異在哪裡。


  宛如縫合般的線條,就像是把人的軀體縫在這群人形身上。有的是手臂,有的是大腿……更有的完全是人的軀體接上人造的肢體。


  藤丸想起夏洛克‧福爾摩斯所提出的猜測。


  「果然與維克多‧弗蘭肯斯坦脫離不了關係嗎。」

  

  門與窗戶只要在施加一點壓力,就會像餅乾一樣的輕易碎裂。


  壓力繼續朝門與窗戶施壓,而先將福爾摩斯的猜測放到一旁的藤丸,先將精力放在現在的戰鬥之上。


  「從中央突破!」


  藤丸看準時機的下令。


  而這時門與窗戶也跟著應聲碎裂,大批的機關人形湧入這間廢屋之中。



  傑克,縮地且拔出匕首一閃。


  前排的機關人形在進入房子的同時,頭與身體兩者在一道刀光下而分家。


  不愧是人稱傳奇連續殺人犯的開膛手傑克。


  她的每一刀都精準的命中人體的要害。


  即便他們現在面對的並不是人類,但只要將頭或是手腳分離,威脅性也會一口氣降低許多。


  莫里亞蒂則是提起機槍,為眾人從中央打出一條能夠逃走的通道。


  兩名從者一個負責將太過於接近的機關人形一一排除,另一名則是專注在製造能夠逃脫的路線。兩者簡直是配合的天衣無縫。


  空隙。藤丸抓到莫里亞蒂製造出的一瞬間空檔:


  「就是現在,快點這裡離開!」


  與此同時機槍停止運轉。


  這時的大門旁並沒有太多的機關人形,但這情況可能不會持續太久,要在機關人形在聚集之前趕緊從這棟廢屋內突破離開此處。


  脫離。


  回頭一看,那間廢屋內在藤丸等人離開的下個瞬間,就立即被大量的機關人形給填滿。


  「有驚無險,是嗎?」


  藤丸自問但卻無法自答。


  雖然是從可能會在被困住的廢屋逃出,但看來目前的狀況並沒有好到哪裡去。外頭還是有剩餘不少的機關人形,而廢屋內的機關人形發現目標從屋內逃脫,也一定會全都從屋內跑出來。



  --前輩,請趕快從那裡離開。更大量的機關人形正朝你們的方向移動,再過不到五分鐘就會抵達前輩你們的所在地點。


  「是敵方的增援嗎?御主,您現在有什麼好計策嗎?」

  「媽媽,我能斬了它們嗎?可以嗎、可以嗎?」


  目前數量莫里亞蒂與傑克勉強還能應付,如果數量在持續追加的話,遲早一定會全軍覆沒的。


  明明才剛抵達這個特異點而已,沒想到敵人會馬上出現這麼一大波。連要理解目前這個特異點都還有問題,現在根本沒有時間去查明這個特異點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只能盡全力逃走,可不能在這裡就結束。」


  眼見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現在就連思考的時間也不能浪費。



  「不要回頭,直直的朝前方的街區跑過去,有人會在那邊接應你們。」

  這時,男性的聲音從藤丸等人的後方傳來。



  黑色的手、黑色的手、黑色的手、黑色的手、黑色的手、黑色的手。大量黑色的手掌從地面竄出,將那一隻隻的機關人形給抓住。


  「這是寶具?」


  藤丸見到如此大量的黑手暫時將機關人形給制伏,並很快的推測出這可能是從者所為。


  但是這個時代也有其他從者?到底是誰?


  回頭。映入藤丸立香眼中的是一個熟悉的身影……


  「夏爾=亨利‧松桑!」


  不禁將對方的名字給喊出。


  出來救援的男子是在迦勒底與藤丸以及馬修等人一起拯救人理的其中一名從者|暗殺者『夏爾║亨利‧松桑』。


  「恩,你認識我嗎?不過很可惜,現在並不是能詢問太多事情的時候。


  你們先撤退吧,按照我說的朝著這條街道直直的前進,我的同伴會在那邊接應你們。」


  雖然藤丸認識對方,但從者並不會保留被召喚出來的記憶,也就理所當然夏爾║亨利‧松桑並不會認得藤丸立香等人,而這點藤丸是最清楚不過的。


  「御主,現在也只能先聽從他的建議了。」


  「……我知道了。傑克,
詹姆斯教授,我們先撤退吧!」

  語畢。趁在場上的機關人形們被困住時,籐丸等人也朝著夏爾║亨利‧松桑所說的方向撤退。



  『--死亡將為明日的希望。』


  而從他們的身後則是傳出這句話,以及大量的戰鬥聲響。


  身後的戰鬥聲響起,能不斷的聽見有物體被截斷的聲響。


  而藤丸等人則是朝亨利‧桑松的方向持續前進。


  雖說亨利‧桑松已經幫藤丸等人拖住大部分的敵人,但街道上還是一直有數量不少敵人一個接一個跑出來。

  出來的敵人全都是一個樣子。


  縫合感還是非常的重,就像是有人故意將屍塊接在那些機關人偶之上。


  可是將肢體接到與完全不相關的軀體身上,到底是誰做這種事情?宛如與傳說中會挖屍塊來縫合在一起的維克多‧弗蘭肯斯坦一樣。


  「傑克,這次從左邊來了。詹姆斯教授,前方突破就交給你了。」


  「我知道了,媽媽。我現在就過去切了它們。」


  「還真會指使人的御主啊。」


  即使在撤退的過程中,藤丸還是注意從各處跑出來的敵人。


  下達指令,並使傑克與莫里亞蒂能夠不受限制的做自己的事,同時掩護三人繼續前進。



  藤丸等人朝那亨利‧松桑所指定的方向前進。


  不久後在即將離開城鎮的一個街口,看見一輛馬車與一名疑似馬伕的人。


  「這邊!」


  馬伕如此大喊。


  「詹姆斯教授、傑克,該準備撤退了!」


  「了解。」


  只見莫里亞蒂朝四面八方的機關人偶掃射,並使眾人有時間能夠衝到馬車上頭。


  三人宛如用飛撲的方式跳上了馬車。


  而馬伕意識到那三人的確是坐上馬車後,便甩起馬鞭拉起韁繩。


  飛快的離開了那充滿機關人形的城鎮……

-粉絲專頁-
ノララノダの小說文庫 網址
ノララノダの推特 網址
221 巴幣: 1004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