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刀劍亂舞/刀女審] 撫子試閱節錄-4

伊凡 | 2020-11-25 21:42:45 | 巴幣 2 | 人氣 169


隱隱綽綽,山腳下的人影隨著距離的縮短而逐漸清晰,讓本丸擺出大陣仗接待的執律司,其實只來了一個人。對方穿著削肩七分袖西裝外套,素白襯衫衣領,修身長褲,漆黑霧面高根鞋,看起來十分幹練俐落的女性手中空無一物,怎麼看都不像是上門來興師問罪的。
 
看見面容後,山姥切長義放鬆下來,吐出好長一口氣。
這個人他認識,執律司內的稀有動物,比起打打殺殺,更多時候是坐在辦公室替一干外勤審神者寫報告的文系內勤官。暗自擺出代表安全的手勢,示意大夥可以原地解散。山姥切長義與三日月宗近四目相接後,前者主動迎上前去接待,後者則不著痕跡的取代他的守護位置。
 
山姥切長義面帶微笑打招呼,若無其事地開口,「早安,蒔蘿大人。請問有什麼需要本丸協助的地方嗎?」
 
「一早就來叨擾,真是不好意思。」她歉然的開口。視線轉過一圈,確認審神者生存狀態後收回目光。
蒔蘿禮貌的點了點頭,「非常感謝在臨時通知的狀況下仍同意本次會面。時之政府內部檢核時,發現審神者入職程序尚有部分未完成,委由我來進行後續說明。」她將被風吹起的零碎的髮絲收到耳後,「我們需要獨立的私人空間,位於本丸二樓的審神者樓層就很不錯。」
 
比對眼前女子的容貌,回憶先前口舌之戰中落敗泣奔的行政官茴香,撫子睜大了眼睛,語氣硬梆梆的像是在克制怒意。「這是來替妹妹收爛攤子的?」
 
「很多人都會誤認。」敵意來得不明不白,蒔蘿沒放在心上,總歸不是第一次解釋。「事實上,我們之間唯一的關聯性是在同一棟政府大樓上班,隸屬不同部門、不同樓層的同事。」
 
唉呀,今天又是執律司替行政司收拾殘局的一日,為了眼前的審神者、也為了她自己,她必須盡快完備本丸的程序。蒔蘿越是緊張,表現就越自然,她跟在撫子身後,踏入審神者專屬的二樓領域,屏退刀劍男士,偌大的和式房內只剩下兩人對坐。
 
蒔蘿定了定神,伸手解開襯衫釦子,單手按在胸前肌膚,微微含胸,一顆直徑約十五公分左右,散發著淡淡柔光的圓球便落入掌中。「這是這座本丸的中樞。之前暫時保管在時之政府內,融合中樞,妳才是這座本丸的審神者。事不宜遲,我們盡快開始。」由於靈力與本丸前任審神者相似,融合過程並未出現排異反映,讓守護在旁的蒔蘿鬆了口氣。
 
接受本丸中樞後,撫子能感覺到自己與刀劍男士間那一抹若有似無的羈絆。她彷彿看見山姥切長義神情緊繃站在一樓樓梯口守望,山姥切國廣倚著牆沉默,三日月宗近坐在廊緣處,端著茶杯悠哉悠哉地喝茶,稍遠處是穿著出陣裝的加州清光與大和守安定把守著廊道,更遠處似乎還有其他刀劍男士,只是感受上顯得模糊許多。
 
「您也能感應到嗎?就是刀劍男士的位置。」
 
「剛拿到中樞就能夠感應到刀劍男士?顯然您具有相當高的天資。」蒔蘿驚喜的像是撿到寶藏。以為是臨時拉來湊數、完全沒有修行過的審神者,卻在接手本丸中樞後立刻感應到付喪神,真不愧是大陰陽師家家族的血脈,也許這個突如其來的引導者工作不會太過辛勞?
 
「本丸易主,目前仍處於靈力置換期,置換完成後,隨著您與刀劍男士的熟悉程度,感應清晰度也會有所不同。舉例來說,我可以感應到我的刀劍男士的位置,算是有個小小的監督作用?比方知道誰跑去廚房偷吃什麼的。」她解釋,「融合需要幾天時間才足夠穩定,這段期間請安分地待在本丸不要外出,做好自主管理,也請務必詳讀審神者手冊。我是妳的新手任務引導者,偽名蒔蘿,時之政府執律司執律官。」
 
回過神的撫子替自己捏了一把冷汗。手指併攏置於膝前塌塌米上,心甘情願的彎下腰致謝。
 
程序完備之前,她只是個外人,刀劍男士殺死闖入本丸的外人不會受到任何懲罰,時之政府也無法對此進行裁決。那位行政官,茴香,真的是被自己刻意塑造的高傲人設給氣跑,還是心機深沉巴不得自己殞落呢?思維開始偏往陰謀論。
 
執律司的立場,或者可以推論時之政府的立場是偏向自己,不然也沒有早早遞交拜帖,完備程序的事情。再者,令她前來本丸任職是家族的決議,家族千里迢迢找回曾經逐出族的後輩,不是讓她當炮灰的。
 
「這件事情我會回報給族裡。」
 
蒔蘿點頭,內部糾舉麻煩多多,由苦主出面陳情也是司長的意思。「畢竟是二手本丸,刀劍男士主動維護妳是好事。既然已註銷現世身分,沒有後路的妳,凡事三思而後行。」預想中,最糟的情況是撫子被殺,刀劍男士們順便把派來查探的時政官員一塊砍,因此她連遺書都寫好存檔在終端。
 
難得有前輩來訪,撫子趁機提出疑問,「能否請教您平時如何與自家刀劍男士相處?」
 
「這沒有標準答案。我跟我的刀劍男士相處的方式,不見得能套用到妳身上。」蒔蘿不假思索回答,「妳找不到相同葉脈的兩片葉子,即使樹葉源於同一棵樹上,每座本丸獨一無二,同為山姥切長義,妳的長義與我的長義也是不一樣的刀劍男士,他們的本質是一樣的。嗯…我的回答好像沒什麼幫助?」
 
歡快的笑聲從二樓傳來,底下負責戒備的刀劍男士有些錯愕。
 
「這麼快就變好朋友了?」加州清光嘟著嘴,全身散發著不開心的小情緒,「為什麼撫子不能只有我們呢?」
「清光少年,你的想法很危險啊!」大和守安定打趣的說,微微瞇起眼睛認真地說,「要是墮化就殺了你喔!」
 
正事至此告一個段落,撫子主動邀請對方留下來一同用早餐卻被婉拒。
「早上只請兩小時假,我該回去上班了。」蒔蘿頓了頓,露出頗有深意的笑容,「更何況,我家司長可不是那種沒有擔當,不做任何準備就讓下屬去送死的長官。」
 
也就是說,外面還有雙司一同派來的眾多執刑官、執律官,只是刀劍男士的偵查並未發現。若是蒔蘿遭到攻擊,便可直接剷除這座本丸嗎?學習聆聽隱藏在表面話語的內層真實含意,難道才是與時之政府官員們的正確交流方式?撫子感覺心累。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