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繾綣一點厄 4-2 路人就是特訓的對象

零零人 | 2020-11-25 14:44:59



-----

4-2 路人就是特訓的對象

----

我發現用新版打開閱讀(電子書)模式
再按上一篇就可以用閱讀模式讀取同資料夾的其他作品
不過好像沒有直接跳連結的,只能一篇一篇按回去



  隔天起了個大早,死神姐姐說是要特訓。

  「妳只是想吃早餐吧,死神姐姐?」

  「我這個狀態又碰不到食物!」她噘嘴。

  沒有錯,死神姐姐現在正以靈體的姿態跟著我的腳踏車穿越大街小巷。

  一早起來就把我挖起來,說是要去一間離學校有點遠的早餐店特訓。我是完全不知就裡,騎那麼遠到一間隨處可見的小早餐店到底有什麼好特訓的?

  雖然是個悶熱的季節,但這彷彿還被黑夜拂過而恬靜無人的街道,令人在迎風之餘還能感受到一絲心曠神怡,從下擺吹拂而上的晨風,也將早起的疲憊一掃而空。

  我停下腳踏車,正準備踏入一間由年邁夫婦所經營的一家早餐店──

  「小鬼,你有沒有看到有個女高中生一個人坐在那?」

  死神姐姐銳利的眼神正直衝店裡最裡頭的座位。

  「有啊,怎麼了?」

  女高中生?誰看不出來啊,要上學的學生肯定都會穿制服出門的吧。

  我怪疑地看著死神姐姐,她卻在注視對方三秒後命令我一件事。

  「……妳好,這裡有人坐嗎?」

  女高中生抬頭看著我,不知所措的她無言勝有聲。

  旁邊明明還有空位,我卻硬要坐在她對面……,這樣豈不是就像在搭訕嗎?

  說到底,突遇這種情況換做是他人,大概也無法立即做出反應,只能雖尷尬但還是木然地道出「沒有……」這句話。

  好了,我知道死神姐姐的意圖了,她是要讓我練習和女生說話對吧?這也是她靈體化坐在我旁邊的緣故,她要擔任指導員教我說話的藝術!

  剛好這時老闆娘走了過來:「妹妹妳的煎蛋土司還有冰豆漿。」

  女高中生提起甜美的嗓音回答:「謝謝。」她的微笑有股溫婉嫻靜的氣質,加上她漂亮的眼眸中一閃而過的陰鬱懷憂,惹人憐愛的氣場瞬間侵蝕了我的內心,我那快了幾拍的心臟因她而起。

  「啊──麻煩給我鮪魚蛋餅和冰豆漿,謝謝。」

  死神姐姐打斷我的百端交集,抓住了老闆娘在旁邊的時候幫我點了餐。雖然是出自於我口就是了。

  這麼靜下心來看一看,眼前這位可以說是氣質美少女啊!雖說外觀看來是有些過於嶙峋,但那滿溢而出的內在美完全和死神姐姐的暴戾之氣不同,有種想好好呵護她的感覺呢。

  當然我並沒有一見傾心於她,我的愛意始終只屬於吳琦萱學姐一人的。

  在我的餐點做好之前,我一直是用這種面向他處,眼窺於她的這種偷看方式在觀察她,她也偶爾會抬起雙眼快速掃視一下我,但那大概只是抱著「這個怪人到底想幹嘛」的心態在警戒著而已吧,這點我倒是有自知之明。

  反倒是死神姐姐只是一臉認真的表情在觀察她,說是要特訓我,到頭來也只是放牛吃草,場面十分尷尬。

  最後,我的餐點終於來了,我也奮發自強地在內心擬好了一些簡略的搭訕之詞,但女高中生也吃完了早餐,拎起書包起身和我對上視線後,只是禮貌地點了點頭便一字也沒說就走了。

  「呃……。」

  我回頭看向死神姐姐,希望能弄懂她這麼早起叫我來演默劇到底是想怎樣。

  然而,我卻只得到了一記震撼腦髓的強烈掌擊。死神姐姐瞬間化為肉體姿態,一句「你在搞什麼啊!」立刻引起店內所有人的注意。

  他們一定是在想:「哇靠!剛剛那裡不是沒有人的嗎?」

  好在這個世界無法解釋的事情實在太多,加上被殘酷的現實所打壓的人們根本無心去關注不關自己的事,死神姐姐才沒有因此惹出軒然大波。

  「我要豬肉漢堡、蘿蔔糕、薯條,啊!還有冰咖啡。」

  現在的死神姐姐,和方才的女高中生一樣有著兩種情緒。

  一邊為了我的笨拙感到氣憤,另一邊……

  露出了與對方相同──悵然若失的陰鬱神情。

  「你好像對我很有意見嘛?」

  吃完早餐的死神姐姐在我載她回家的路上對我使出挑釁。

  雖然我看不到坐在後面的她是什麼樣子,但那肯定是很令人討厭的鄙視表情。

  我也趁著此次機會,將悶在心裡的話和盤托出:

  「唉……,莫名其妙被一個女人占領我的生活空間,還買一堆之後就穿不到的衣服給她,每天供養三餐就算了,還都吃的比我平常吃的好,還有每天晚上的冷氣費……,看著我辛辛苦苦半工半讀,卻漸漸減少的存款,我就失去了生存的希望……。」

  原本以為我話講這麼重的話,就算是傲慢如她也會稍微收斂一點,裝裝樣子也好,沒想到她不只是不服氣地悶哼了聲,還依然口出狂言。

  「哼,就這點小破事啊?」

  聽到這番話從我的耳後傳來時,一瞬間還以為是我聽錯了,我停下了腳踏車,憋憋懆懆地轉頭看向死神姐姐。她身為奪取人類魂魄的死神,在雙方立場幾乎等同於獵人和獵物的情況下,她似乎也沒有要害怕我的打算,只是用一張死魚眼迎著我的諸多情緒。

  而我在這之前倒還好,現在則是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屈辱。我這不就是一個供吃供住還不用收取任何其他費用的究極工具人嗎?

  憤怒之下我的理智還算是清晰,就算是在這種情況下我還是選擇明哲保身,不用我鍛鍊多年的右手呼她一巴掌。否則我大概爽了一時,靈魂卻被帶去囚禁虐待永世也說不定。

  「死神姐姐,我是真的快被妳吃垮了……,而且妳的方法,我也沒有自信能追到吳琦萱學姐……,我頓時覺得人生有點迷茫。」

  我反其道而行,垮下臉皮用著道盡哀愁的表情向她裝可憐。

  如此蠻橫無理的死神姐姐不知道是否會吃我這套,但至少我也做出我最大的反抗了,這是手無寸鐵的渺小人類向暴虐橫行的死神所做出的第一次革命!

  「唔……。」

  哦哦!看來死神姐姐動搖了,她垂下的雙眼就是她自知理虧的證據,我在革命的搶灘戰上取得了寶貴的一分!做得好!

  「那好吧,」死神姐姐彷彿下定了決心,抬起認真的表情:「去彩券行一趟吧!」

  「……。」

  我聽了她的話來到了離我們最近的一間彩券行,我顫抖的心跳不止,心想著該不會死神的力量也能讓我中頭獎吧?不然她也不會帶我來這裡啊?

  但是靠別人的力量來致富什麼的……總覺得有些狡猾和失去了意義。

  興奮與茫然猶豫了我的步伐,金錢的欲望和人性的躊躇拉扯著我的理智。看著走向櫃檯的死神姐姐,我無法上前阻止她……。

  這是欲望的勝利啊!

  此時的死神姐姐是靈體化的狀態,她用那火紅艷麗的雙瞳掃視著一張張的刮刮樂,就像是那些銀漆恍若虛無般,裡頭的數字都被她看得一清二楚。

  過了幾秒的時間而已,死神姐姐笑盈盈地向我招手,在她亮澤如白銅般的纖長指尖下,是一張標記著一千元的大張刮刮樂。

  我流轉著視線,猝然定睛在幾個羅馬數字構成的大字上:一千萬元。

  我啞口無言地張著大嘴看向死神姐姐,得來的只有她堅定的眼神,和一副高高在上施捨我的模樣。

  別以為施捨我這些錢我就得接受妳那無禮的態度!別忘了妳現在可是寄人籬下啊,要是哪天我不開心了直接就把妳趕走,看妳上哪去,哼!

  然而我的尊嚴在內心時長三秒的開會中被全盤否定了,十票比一,是欲望的完全勝利。

  我投敬一個崇拜的眼神給死神姐姐,然後向櫃檯裡滑著手機的小姐要了剛剛那張她選的刮刮樂。

  我坐在店家提供的桌椅上,抓著十元硬幣在那滿面的銀漆中上上下下、左左右右地來回猛刮。全部刮完再慢慢比對是我的習慣,我拍掉了功成身退的銀漆碎屑,鉅細靡遺地照著順序比對著中獎數字和對應的號碼。

  47……47……「有了!」

  號碼對上的一瞬間,我不小心喊了出來,被興奮之情驚嚇到的櫃檯小姐也站了起來關注著我。畢竟我可是買了頭獎一千萬元的刮刮樂,這假如真的中了的話,她可是見證了奇蹟啊!

  然而,這個假如,就是那個假如!要說為什麼的話,那就是因為我可是有著死神的力量加持的啊──欸欸欸欸?

  等等,我是不是看錯了什麼?

  是不是少了幾個0

  我將刮刮樂推給死神姐姐看,她依然沒有改變任何表情,還是笑嘻嘻的樣子,絲毫沒有對這個結果感到詫異,反倒還十分驕傲。

  五萬元……。

  本應該是感到大喜過望的才對,但本身預設的期待更加巨大,那股落差形成了萬念俱灰的心情向我襲來。

  死神姐姐說:「這是我待在人間這段期間的花費,之後花超過的話我會再補給你的啦!」

  她從頭到尾都沒有要給我一夜致富的打算,她只是為了不再受我嘮叨,做出最低限度的退讓。

  雖然最後扣除稅金沒有拿到五萬,但加上我買給她的衣服和這些日子的伙食費等等,這些錢可以說是非常足夠,還多出了一大筆錢當作我對她的預支。

  這種結果也算不錯了吧……。

  至少我好像沒有理由對死神姐姐抱怨了。

  隔天,在死神姐姐的脅迫下,我還是去了那間早餐店,還是坐在那位女高中生的對面。

  這次我是先點好餐然後直接過來坐的,老闆娘沒有對明明有空桌卻還是湊到她面前的我感到遲疑,或許有,但沒有表現出來。

  「早啊。」

  這次死神姐姐沒有像昨天那樣一句不吭,而是作為指導員待在我旁邊給予我指令,我只需要開口即可。當然她還是靈體化的姿態。

  面對昨天見過一面的怪人所打的招呼,這女高中生似乎多少還是感到有些為難,但基於禮貌,她躊躇了一下後還是一邊點頭一邊道早。

  「……早安。」

  除了她眼神滿滿透露了警戒與防備以外,她依然是做著她自己的事,也就是啃著和昨天一樣的煎蛋土司。

  看似有些害羞的她有著滴粉搓酥的潤澤臉頰,偶爾抬起和我對上的杏眼也在一個視線交錯後迅速下垂,她那嬌怯怕生的模樣我見猶憐,心想著這是誰生出來的完美生物啊,一舉一動都在勾引著青澀又渴望愛情的我。

  不過我和她所感受的羞怯肯定有所不同,她那應該是偏向於厭惡的心情才對。

  而且,我必須時時刻刻都提醒自己,我愛的是吳琦萱學姐,我這一生只愛她一人!

  「來小心哦,豬排蛋餅、蘿蔔糕煎蛋、薯餅、煉乳法國土司、冰豆漿。」

  就在我們彼此散發著不成熟的青澀氣息時,老闆娘端了一堆餐點過來。

  這不是送錯也不是招待,是我確確實實在剛進門時點的餐點,當然這也是死神姐姐下的指示。

  反正我只要遵從她的命令,沒有的話我就自己隨便應付而已,這種特訓難度大概也只能算普通偏下吧。

  「你就正常吃吧。」

  我用疑惑的眼神看著死神姐姐想表示這些我根本吃不完,但又想到對方看不見她,我如果做出多餘的動作會顯得很怪異,於是也只能奉命唯謹,低頭開始解決這些食物。

  然而,在我還沒吃完一盤蛋餅的時候,女高中生清咳了一聲像是要提醒我一樣。不得不說,她清幽的眼神和那連咳聲都如此甜美的表現,又搔起了我枯渴難耐的心。

  「我先走了,掰掰。」

  她小幅度地揮動右手,勉強擠出了像是微笑般的唇角後,在裙子輕盈的飄動下離開了早餐店,留下一絲酸甜的少女香。

  「花心男。」

  正當我沉浸在桃色泡泡之中時,死神姐姐又在大家沒注意的時候變回肉體狀態,然後吃著我還沒動過的蘿蔔糕。

  「我才沒有花心勒……。」

  死神姐姐沒有理會我微弱的反駁,因為就連我自己也能感受到臉頰上的熱度。

  接下來隔天,再隔天,過了週休二日後再一天,我都像是按表操課般做著同樣的事情,點了一大堆早餐坐在女高中生的對面,度過僅有隻言片語的早晨。女高中生在這幾天的相處下來,當初的警戒姿態早已灰飛煙滅,如今把「和我一起吃早餐」這件事當作稀鬆平常的生活一環了。

  雖然我還是不清楚死神姐姐對我做這種特訓到底有什麼用,但就只是這樣每天靜靜地和對方一起吃著無言的早餐,心情就漸漸從羞赧轉為微風拂煦般,舒暢的暖意縈繞在體內所有的角落,久久揮散不去。

  今天已不知為第幾天來到這間早餐店了,與平常不同的是,女高中生會在我的餐點剛來沒多久就吃完了她的煎蛋土司後離開,但這次我起了個大早,在她還沒來之前便點好了同樣滿桌的餐點。

  果不其然,從來沒有缺席的女高中生又來了,只不過這次她是後來的。

  「阿姨,我要一樣的,謝謝。」

  女高中生點完餐後,看到她的專屬座位被占去,腳步確確實實地躊躇了一會兒,然而那個人卻又是這好幾天以來,與她共進早餐的夥伴。

  我大方地直視著她並面帶微笑,揮著大幅度的手臂向她打招呼:「早啊!」就像在對在場所有人宣告「她是我朋友」一樣。

  女高中生似乎被我的舉動給嚇到,卻又不同於先前的猶豫,迅速在我開口幾秒後便也笑著道早安,然後在我對面坐下。

  雖然我從頭到尾都是照著死神姐姐的指示行動,但沒想到竟然會有女生主動和我共桌!這都是什麼神奇的魔法啊?

  死神姐姐揚起唇角,宛如這一切都在她的掌控之中。

  只見女高中生剛坐下來後,別於先前只是低頭吃著早餐,偶爾瞄我幾眼的狀態,她先是撥撥自己的瀏海,又撩了右耳的頭髮,在我這些日子的觀察來看,她似乎比先前都還要羞怯。

  也許是突然換她主動來和我並桌,這種反倒像是她來搭訕我的舉動讓她變得更加害羞吧。

  「那個……」這大概是這些日子以來,我嘗試在途中向她開口吧,我把我前面未動過的餐點都推向了她:「這些我吃不完,幫我吃一些好不好?」

  我用左手在肚子上繞了繞圈。那些餐點依然和那天一樣,是豬排蛋餅、蘿蔔糕煎蛋、薯餅,和煉乳法國土司。

  看起來本就很纖細的女高中生,顯然被眼前發生的事給嚇到了,只見她顫抖著雙唇,飄移的視線正不知該何去何從。

  就在對方似乎想拒絕的時候,死神姐姐當機立斷地對我下了指示。

  「哈哈,不然妳選一個就好,我今天是真的有點吃不下了。」

  「唔嗯……那……這個。」

  女高中生猶豫了許久後,小心翼翼地收下了那盤煉乳法國土司。

  死神姐姐說:「小鬼你每天都點這麼多,雖然她沒有看過你吃完,但內心也認為你就是能吃這麼多的人了吧,在這種認知下,你突然某天說吃不完,她也會當真吧,這麼一來,她在有著『節儉』的心態之下,接受你食物的機率就大大的提升了。」

  死神姐姐再度一笑。

  呃……我知道這個計畫是成功了,但這和我為了追吳琦萱學姐所做的特訓又有什麼關聯──死神姐姐好像聽見了我溢滿而出的疑惑,一邊看著女高中生可愛的吃相,一邊解釋說:「哼哼,只要是一個正常人,在受人恩惠後不管對象是誰,在蹺蹺板上都已經偏向於另一方了。」

  死神姐姐用著有點魅惑的姿態欠身過來,艷紅的雙唇幾乎貼在我的耳朵,酥麻的氣息直衝我腦門。

  「──現在,你提出任何要求,她能做的都會做哦。」

  誘惑、泯滅人性般的言論化為實質的想法滲入我的五臟六腑,全身上下的細胞彷彿都為了這番簡短的言論而雀躍、跳動著。

  什麼都能做?

  在我眼前的這位可愛女孩,我說什麼她都會照做……?

  牽手……還是說,接吻也可以嗎?

  我的腦海瞬間閃過了和楊采婷一同吃飯時的情景。

  那時候我覺得她吃不完為何要點這麼多菜,現在的我好像能理解了……。

  我躁動的思緒宛如風捲殘雲般消失殆盡,定性睜睛後目光如炬,我看著女高中生緩緩開了口:

  「妳一直都是一個人嗎?」

  ──她那在角落裡鰥寡孤獨的身影

  「咦?」

  「我是說,我從來沒看見妳和朋友一起吃早餐,或是用手機和朋友聊天的樣子。」

  ──還有眼瞳下沉時一瞬間的黯然神傷,

  「唔……因為……」

  ──簡直就……

  「我沒什麼朋友。」

  ──和我一樣。

  我握著她放在桌上的左手。那是雙在大熱天裡,依舊冷冰冰的小手。

  「我當妳的朋友吧!」

  我試著將我的體溫傳達給她,緊緊地包住在我手心裡微微顫抖的指尖。

  我的腦海裡浮現無數的記憶片段,如繁星般重疊在眼簾、我的眼前。

  這種冷冰冰的模樣我很瞭解,彷彿放棄般順著事情的發展,最後卻滿是後悔與徬徨的心情我也清楚,在沒遇上那兩人之前,我也是……。

  她從最初木然,逐漸放鬆,最後破顏微笑的模樣,僅在流光瞬息之間。她原本道盡惻愴的瘦小面龐,全因彷彿由內而生的微光,展現出曈曨而雋永的美好光景。

  她看著我,指尖不再顫抖,她的聲音第一次有了朝氣,也不再擺出晦澀的笑容。

  「都吃這麼久的早餐了,我們本來就算朋友了吧。」

  她間接承認我們關係之後發出的呵呵笑聲,美麗得、美麗得就像天使的嗓音。

  宛如吹拂大地的微風,就在我體內旋繞不斷的樣子。

  事後,我在路上有如異形附身般全身抽搐,脊椎向後彎成一個倒「U」的模樣。在旁人看來,我就是一個神經病。

  「要不是因為特訓前替你改造外觀形象,除掉多餘的亂髮和醜陋的鬍渣,還換上一身雖簡陋樸素,但還上相的衣服,現在你就是個『發神經的臭宅男』了吧!」

  死神姐姐不留餘地地挖苦我,「不過……」她不可置信地瞪大了雙眼:「沒想到小鬼你竟然這麼勇,我完全沒想到你能說出那些話耶!真有你的。」

  我看著死神姐姐比出了凱旋而歸的勝利大拇指,雖然臉部正處在極度後悔和害羞之中整個扭曲變形就是了。

  不過,在那鬼使神差之下,也許是我的腦袋在碰到女生的手時刺激到整個故障了,我才能不假思索地做出一些平常完全不敢、也沒辦法做的事。

  上了大學以後,我的朋友除了自來熟的張三丰、待人真誠的楊采婷,還有未來的女朋友吳琦萱學姐以外,如今,手機打開Line之後,上面多了一個大頭貼為可愛的小貓,旁邊顯示著三個大字──名叫「韓羿琳」的人,是我第一個去接觸,去主動成為朋友的女孩子。

222 巴幣: 34
暗鴉鋒
等等,死神姐姐也姓“韓”誒……肯定有關係齁~
2020-11-25 17:25:09
零零人
對 她們有關係XD
2020-11-26 02:08:53
天*€¶¢
後宮開起來ww
2020-11-25 23:08:42
零零人
好想開!
2020-11-26 02:09:29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