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殘業‧第七章‧神塔巴比倫(貳)

幻夢‧謊言 | 2020-11-25 14:16:17








本作品中,有著許多血腥、暴力、黑暗、殘酷之劇情描寫,請自行斟酌是否觀看。






  八月三十一日早晨,自賽恩茲王國發佈追捕令開始的第六天。
 
 
  將殘忍的殺害了手無寸鐵的善良老夫妻的小隊殲滅後,為了躲避被御月與軍官廝殺的巨大聲響吸引來的搜捕者,察司麟等三人再次進入潛伏狀態。
 
 
  此時,三人正躲在下水道中稍作休息。
 
 
  在潛伏的期間莉恩盡可能的以氣治療,御月那因與軍官廝殺而受到的嚴重燒傷使御月的身體姑且恢復到可以正常行動的狀態。
 
 
  但縱使莉恩全心全意的為御月治療,他的臉部與左手掌、左腹的燒傷依然無法完全治好頂多只能讓皮膚再生出薄薄的一層。
 
 
  在幫御月進行治療後,莉恩用隨身攜帶的繃帶幫御月綁纏住了臉部、腹部與整個左手掌,以手邊僅有的資源,盡可能的避免御月的傷口因為細菌感染與摩擦造成二度傷害、進一步惡化。
 
 
  御月你還好吧?強烈的疲憊表露無遺的察司麟背靠著牆壁休息,並望向坐在地上休息的御月。
 
 
  ……還可以只是心裡很難受一臉憔悴、懊惱的御月大力的抓著左胸口。
 
 
  請不要太過責怪自己……莉恩蹲坐在御月的身旁,以著憂心的神情看著御月,看到莉恩那憂心的神情後,御月先是愣了一下,接著他勉強擠出了一個僵硬的微笑,並伸出手輕撫莉恩的頭:不用擔心我的我沒事。
 
 
  ──────兩個緩慢的腳步聲,逐漸接近三人的躲藏點附近的水溝蓋。
 
 
  聽到腳步聲的剎那,察司麟立即對御月與莉恩伸手示意別說話接著察司麟小心翼翼的走到暗處從水溝蓋的縫隙查看地面上的狀況觀察了幾秒後,兩名正聊著天的士兵踩過水溝蓋緩步向前走。
 
 
  『看來只是剛好經過而已,不是發現我們躲在這,不過他們遲早也會到下水道找我們,所以這裡也不能久待。』察司麟一邊持續觀察一邊思考著,在察司麟思考時,士兵壹對身旁的士兵貳問了個問題,吸引了察司麟的注意:你聽說了嗎?
 
 
  聽說什麼?士兵貳以著不解的語氣問。
 
 
  這幾天抓到的異端份子,在中午時全都會被押到廣場進行公開處刑。士兵壹以著略帶笑意的聲音說著。
 
 
  『嗯!?』聽到士兵壹的話後,察司麟等三人都露出了震驚的表情並張開嘴,但他們都忍住了差點就要發出的聲音。
 
 
  什麼!?這麼快啊?不是還有一些逃走了嗎?士兵貳的聲音中帶著驚訝與困惑。
 
 
  沒辦法聽說前天邊境有一個軍事基地被摧毀了估計是殘業的人做的吧除此之外我還聽說啊,同一天首都裡有一支,由陛下極其器重的上級軍官所領導的搜捕小隊,被全數殲滅了,而且那軍官的死相很慘!所以陛下為了殺雞儆猴決定提前處刑至於其他逃跑的估計也沒法子了。
 
 
  陛下該不會是打算藉著公開處刑,來引出殲滅小隊的人吧?
 
 
  誰知道呢畢竟陛下的想法不是我們這種平凡人能理解的不過就算陛下真是這麼打算的,應該也不會有人蠢到上這種鉤吧?畢竟整座城內都是要追捕他或他們的士兵與平民而且就連我們賽恩茲王國最強的氣行者,嵐漪大人也回到首都這了。
 
 
  確實,在這種狀況下,殲滅小隊的人只要一出現就必死無疑,以常理來想他們應該會躲到被我們找到為止。
 
 
  這時,遠方傳來斥喝聲:喂!你們兩個在偷什麼懶啊?
 
 
  啊糟糕!被發現偷懶了得趕快過去才行。兩名士兵以著慌張的語氣說著。
 
 
  ──────兩名士兵快跑離去,接著遠處許多腳步聲也開始快速遠離。
 
 
  在確定腳步聲都遠離後,察司麟滿臉焦躁的咬著下唇並以右手抵著下巴思考:從剛才他們說的基地被毀的事來看,本部那裡派出了強力的援軍來解決事件了估計不是六扉就是霧,但沒想到居然這麼快就要執行處刑了……救援估計是趕不上了,該死!
 
 
  那就由我去救吧。御月緩緩的站起身。
 
 
  別開玩笑了!以你這種狀況去根本就是自投羅網!察司麟皺起眉頭衝著御月嘶吼,面對察司麟的嘶吼,御月冷冷的看著他:總不能眼睜睜看著同是殘業協會的家人的他們被殺吧?
 
 
  御月啊我可從來就沒有打算要眼睜睜的看著他們被殺而且你知道我他媽的最不爽你剛才說的什麼嗎?眼神中滿是怒意的察司麟伸出雙手揪住御月的衣領,一旁的莉恩看到後,一臉慌張的想要制止但又不知該如何是好。
 
 
  ……面對察司麟的質問,御月依舊以著冰冷的眼神看著察司麟。
 
 
  那就是『我我們是朋友沒錯吧!什麼叫做我?是我們才對吧!同進同退的我們!給我清醒點啊!要哭我就陪你一起哭!要笑我也會陪你一起笑!直到我他媽的不在這世上為止!表情從憤怒轉變為悲傷的察司麟大力的搖晃著御月的身體。
 
 
  ……抱歉了。看到察司麟的表情後,御月先是愣住並流下淚水,接著他露出了微笑。
 
 
  ……莉恩不發一語的望著兩人。
 
 
  ……抱歉莉恩也是我的朋友御月的女朋友。察司麟尷尬的笑了笑。
 
 
  少得意忘形了。御月一掌巴在察司麟的頭上。
 
 
  距離中午還有一段時間先休息一下吃點東西補充體力然後就去找三個倒楣鬼,把他們打昏換上他們的衣服去刑場觀察狀況吧。察司麟對御月與莉恩講述自己的想法,聽完他的想法後,御、莉二人點了點頭表示同意。
 
 
  三人將先前老奶奶贈予的乾糧分為三人份然後食用吃完東西後,三人稍作休息接著御月與察司麟謹慎的離開下水道。
 
 
  過了一段時間後,兩人拖著三個昏迷的士兵回來接著三人將士兵的盔甲脫下並換上在換上盔甲後,三人一同離開下水道前往廣場。
 
 
 

 
 
  在御月等三人前往廣場時,賽恩茲城內的某間酒館內。
 
 
  先前在亡者峽谷入口,擊殺了奇美拉的白金髮男子坐在吧檯,舉起一大桶烈酒豪爽的灌入嘴巴內。
 
 
  一會兒後,男子在全程沒有放下酒桶的狀況下,將整桶烈酒一飲而盡!
 
 
  噗哈啊!痛快!不過話說回來,本來是想來看看賽恩茲的競技大賽,有沒有什麼出色的新生代氣行者,但卻不知道為什麼突然中止了,不過也罷!能喝到這種好酒也不虛此行,老闆!再來一桶!男子向老闆伸出右手並比出食指示意再來一桶。
 
 
  這位客人,您真是好酒量啊!我很久沒看到您這等酒國英雄了,但是抱歉,我們現在要關門了。老闆滿懷歉意的向男子點頭致歉,聽到老闆的話後,男子愣了一下,接著他望向店內的時鐘:啊?現在才快中午就要關門?
 
 
  您不知道嗎?中午準點廣場那裡要舉行公開處刑,王都裡的人都會去觀看,想當然的,身為賽恩茲一員的我也要去,就是這樣了,抱歉了。
 
 
  我明白了,感謝你的好酒。男子站起身將錢放在吧檯上,接著他轉身走出店外,走出店外後,他看到了大批人群朝著同一個方向走去,看著那些人,男子在心中呢喃著:『居然全城的人都要去觀看公開處刑嗎?是要處刑什麼大人物嗎?嗯……去看一下情況好了。

 
 
  另一方面,在接近中午時,偽裝成賽恩茲兵的御月等三人到達了廣場,剛到達廣場,他們便看到數以萬計的平民與維安士兵將廣場擠得水洩不通。
 
 
  除此之外,縱使廣場已經擠到每個人都比肩接踵程度的擁擠,包刮三人後方在內,所有能通往廣場的路徑仍有無數的人持續湧來。
 
 
  人好多啊,莉恩小心別被撞到了。御月將莉恩護在身前並以背部承受著,周遭意圖前往前排的平民們的推擠、撞擊。
 
 
  這數量至少有十多萬人,而且還在增加,我們先想辦法擠到處刑台那吧,可別走散了。察司麟帶頭開始在茫茫人海中向前推進。
 
 
  我們也走吧。御月一邊以左手輕抓著莉恩的肩膀確保不會走散,一邊以右手推開擋在前頭的平民。
 
 
  嗯。莉恩伸出右手輕壓在御月的左手背上。
 
 
  經過一段時間後,三人終於擠到了處刑台下方並抬頭望向處刑台上,當下他們便愣住了。
 
 
  三人所見到的是慘不忍睹的景象木製的處刑台上有六名頭髮散亂、衣服殘破、渾身都是皮開肉綻、甚至血肉模糊的傷口的殘業協會成員被綁在木柱上他們騰空的腳下堆滿了,已經澆上了油的樹枝與木材。
 
 
  除此之外,他們的身邊都有著一名手持沾滿鮮血的鐵鞭的士兵。
 
 
  ────士兵們舉起鐵鞭毫不留情的往殘業成員們的身上鞭下鮮紅的血珠隨著鞭打而飛灑。
 
 
  殺了他們!殺了他們!可恨的異端份子!圍在處刑台四周的平民們紛紛拿著石頭與蔬菜、雞蛋,朝著被綁在木柱上無力反抗的六名殘業協會成員扔擲。
 
 
  可惡!!看到平民們的舉動後,御月憤怒的咬牙並緊握拳頭打算前進但立刻被察司麟拉住了手臂察司麟對御月搖了搖頭並低語:御月先不要衝動我本來是打算製造騷動引開軍隊和平民然後讓你和莉恩去救我們的人但從這情況來看他們估計是沒有體力逃了,而且整個廣場也都被擠滿了,不利於逃跑。
 
 
  那該怎麼辦?御月緊皺著眉頭看著察司麟。
 
 
  莉恩。察司麟望向一旁一臉悲傷錯愕、眼眶泛淚、捂著嘴的莉恩,聽到察司麟的叫喚後,莉恩立即抹去眼角的淚水,並深呼吸緩了緩情緒:怎、怎麼了嗎
 
 
  妳現有的氣量有辦法治療六個人到能夠行動的程度嗎?
 
 
  應、應該可以。
 
 
  那就好御月接下來會是一場混戰我們要面對的不單單只是軍隊還有大量的平民對平民盡量別下太重的手就算他們是如此的盲目、殘忍也一樣。察司麟看著瘋狂的平民們忿恨的咬牙。
 
 
  我知道了。御月以著帶有怒意的語氣說著,在御月與察司麟交談時,一個祭司走上了處刑台,面對著殘業成員們並以著高傲的態度講述著:殘業協會的異端份子我代理我國偉大的戰神賽恩茲於人間的代理人,教宗利亞斯賽恩茲,慈悲的詢問你們是否願意懺悔認罪?
 
 
  ……面對祭司的懺悔勸導,六名殘業成員都不發一語,見六人沒有回應,祭司走到其中一名殘業成員面前:如果你們願意認罪的話偉大的戰神賽恩茲將會寬恕你們的罪行,並以純淨的火焰淨化你們汙穢的靈魂,給予你們高潔、神聖的死亡……
 
 
  祭司話還未說完,便被那名殘業成員往臉上吐了一口,與鮮血相混合的口水!接著,被綁在木柱上的六名殘業成員齊聲怒吼:不理你你倒越說越起勁了!誰會跟你們這些任性妄為的無恥混蛋懺悔啊!!我們可是殘業協會的成員至死都不會玷汙身為殘業一員的榮耀!
 
 
  呿!不過就是群下賤的異端,還敢口出狂言!給我狠狠的打!打到他們肯懺悔自己的罪過為止!再不然就是直接以純淨的火焰淨化他們!祭司一臉忿恨的從祭司服中,拿出一條高檔絲綢手帕,擦拭臉上的口水。
 
 
  當士兵們聽到祭司的命令而舉起鞭子,準備對六名殘業成員進行鞭打時御月與察司麟突然將莉恩舉起,並同步施力將她向前上方投擲而去!被兩人投擲後,莉恩精準的落到了處刑台上。
 
 
  接著御月與察司麟也高跳起身,他們踩著比肩接踵的平民們的頭,快速的衝向了位於處刑台上的祭司。
 
 
  你、你們想謀反嗎!?祭司一臉驚恐的看著襲來的御月與察司麟。
 
 
  給我去吃土吧!你這假神之名行惡之實的混蛋!御月與察司麟藉著衝刺的動能,在半空中同時踢出腳,將祭司整個人向後方高速踢飛出去!而祭司在被踢飛時,還順帶將一個士兵撞下了處刑台!
 
 
  ……
 
 
  什、什麼……?那三個人在搞什麼?廣場上的平民與維安士兵,都因為御月等三人毫無預警的行動,與祭司飛落處刑台,而陷入了混亂與呆愣之中。
 
 
  嗯?你們這三個叛徒!處刑台上剩餘的五名士兵,聽到動靜而轉過身,接著他們看到了穿著士兵盔甲的御月與察司麟,而舉起手中的鞭子,並對兩人發出怒喝。
 
 
  其中兩名士兵從兩側朝著御月揮出鐵鞭面對襲來的鞭子,御月不慌不忙的伸出手抓住鞭子,並在手上纏繞一圈。
 
 
  接著,他猛力向後拉扯鐵鞭,硬是將兩名士兵拉向自己接著他高跳起身往因為被拉扯,而身形不穩的向前飛倒的,兩名士兵的頭上重重的踩了下去!
 
 
  ────那兩名士兵戴著頭盔的頭,因為被御月重踩而撞破了,木製的處刑台的地板,在腦部遭到重踩與撞擊的衝擊震盪後,兩人頓時失去了意識,而卡在那裡一動也不動。
 
 
  咕嗚!御月一臉痛苦的咬牙呻吟,並將視線移向纏著鐵鞭的左手掌,接著他便看到鮮紅的血,已從纏繞在左手掌上的繃帶中滲出,並像顏料般向四周暈散開來,將白色的繃帶逐漸浸染為血紅色。
 
 
  月?莉恩因為御月的呻吟而轉過頭關切,見莉恩轉頭,御月立即收起吃痛的表情裝出微笑,並迅速的將六名殘業氣行者逐一放下:我沒事莉恩趕快幫他們治療吧。
 
 
  你、你們是……殘業成員們虛弱的看著,眼前穿著賽恩茲士兵盔甲的御月與莉恩。
 
 
  別擔心我們也是協會的成員。御月以令人安心的語氣說著。
 
 
  在御月放下六名殘業成員,讓莉恩治療的這段時間剩餘的三名士兵揮鞭齊攻察司麟但都被察司麟輕易的閃過。
 
 
  在閃躲了兩回鞭擊後,察司麟摸清了鞭子從揮出到收回的間隔,接著他在士兵們第三回揮出鞭然後要收回時,迅速的抓住最晚進行收回動作的一條鐵鞭,並將持鞭的士兵硬扯了過來!
 
 
  在將那名士兵拉向自己的同時察司麟微微的跳起身,並提起膝蓋向前頂,重擊因為被拉扯而身形不穩的,士兵的臉部!重擊的當下,那名士兵便立即臉部噴血,並無力的向後倒了下去。
 
 
  在那名士兵倒地後,察司麟迅速的搶過他手中的鐵鞭,接著他立即朝著剩餘的兩名士兵,持鞭的手狠抽數鞭!被這麼狠抽了幾下,那兩名士兵頓時吃痛而放開了手中的鞭子,並反射性的以另一隻手按著,因鞭打而皮開肉綻的手。
 
 
  啪撒──察司麟以鞭子抽打處刑台的地板,被鐵鞭這麼一抽,被抽打的木條立即破碎成無數碎塊與木屑!
 
 
  你們好像很喜歡虐待人啊?那今天就換個立場,嚐嚐被虐待的滋味吧!說著,察司麟露出一抹皮笑肉不笑的笑容,並舉起鞭子狠狠的抽在兩名士兵的盔甲上。
 
 
  那兩名士兵所穿的盔甲在被鐵鞭擊中後,立刻凹陷、破碎!然而察司麟並沒有就此罷手,而是持續揮鞭抽打那兩名士兵,被抽打了數下後,兩名士兵的盔甲幾乎完全破碎、身體也已有多處皮開肉綻。
 
 
  對、對不起……別打了……嗚嗚嗚──兩名士兵因為鞭打的劇痛,而蜷縮著身體哭求著。
 
 
  哼!被你們鞭打過的人也這樣求過你們吧?你們難道有停手嗎?對於兩名士兵的求饒,察司麟露出了厭惡的表情,並繼續揮鞭抽打。
 
 
  啪!答──隨著察司麟一鞭一鞭的抽打,血珠不斷從兩名士兵失去盔甲防護,而被鐵鞭抽打到皮開肉綻的身體飛濺而出。
 
 
  此時,處刑台下方原先呆愣、混亂的平民與士兵們回過神來,一齊湧向了處刑台:抓住他們這些異端!
 
 
  嘖!御月擋住他們!見平民與士兵爭先恐後的想要衝上處刑台,察司麟隨即不自覺的,發出不悅的砸嘴聲,同步揮出一鞭,將被他狠虐的兩名士兵揮落處刑台,藉此將衝在最前頭的士兵撞倒接著察司麟又撿起另一條鐵鞭,並移動到上、下處刑台唯二的樓梯進行阻擋。
 
 
  莉恩妳專心治療他們我們會幫妳爭取時間的。御月也撿起兩條鐵鞭並跑到另一個樓梯處阻擋。
 
 
  嗯!看了御月的背影一眼後,莉恩露出安心的表情,並繼續專注的為六名殘業成員進行治療。
 
 
  啪撒──啪撒──啪撒──御月與察司麟快速的揮動雙鞭,將位在最前頭、意圖衝上處刑台的士兵狠抽一頓看到兩人毫不留情的揮鞭的樣子後不論是狂熱的平民,還是受過訓練的士兵,都為之怯步而退下樓梯。
 
 
  嵐漪大人在哪裡?這兩個傢伙太難對付了得要最強的嵐漪大人出馬才行!某個軍官大聲的叫喊著。
 
 
  時間緊迫啊一股強度遠勝於我們的氣正在逐漸接近這裡估計那就是他們所說的,這個國家最強的氣行者嵐漪吧。說著說著,察司麟的額頭上流下了不安的冷汗。
 
 
  不管怎麼樣,都要堅持到莉恩幫他們治療完畢才行。御月皺起眉頭、緊咬著牙,忍耐著左手掌因為揮鞭時的摩擦而產成的劇痛,然而縱使他忍耐著疼痛,冷汗依然不斷的從他的毛細孔冒出。
 
 
  給我拿下他們!不然我就爆了你們的頭!一個軍官拔出腰際的槍套中的手槍向周遭膽怯的士兵們怒吼。
 
 
  可、可是……一名士兵支支吾吾的想要表達意見,但他話還未說完,軍官便將槍口抵在他的額頭前,並扣下扳機,一槍爆了他的頭!
 
 
  ────碰!士兵被近距離爆頭後,鮮血與腦漿四濺,接著那名士兵便向後倒去,重重的摔到地上!鮮血與腦漿不斷的從他額頭上的彈孔流淌而出。
 
 
  沒有什麼可是!誰再敢多廢話一句就像他一樣!軍官威嚇著周遭的士兵們。
 
 
  看到軍官毫不留情的射殺對命令有異議的同袍後,士兵們不得以只能一邊在心中咒罵軍官,一邊硬著頭皮衝上處刑台:『媽的!你這麼有本事,自己上啊!唉!衝上去肯定會被狠抽,然後打下來的,弄不好還可能斷條腿,甚至是沒命,而且國家對軍人的傷殘給付與慰問金,又少的可憐,實在划不來啊。
 
 
  衝上樓梯後,士兵們立刻如他們所想的一樣,被御月與察司麟用鐵鞭狠抽之後,直接掃落樓梯。
 
 
  射擊!射擊!給我射死他們!軍官衝著身邊持槍的士兵怒吼。
 
 
  ────────持槍的士兵們,遵循軍官的命令舉起槍,接著他們一齊朝著,正專注於治療傷員的莉恩射擊御月與察司麟見狀,立刻移動到莉恩身邊,並快速的揮舞雙鞭抵擋子彈但縱使兩人使出全力,快速揮鞭抵擋,仍然有數發子彈穿過鞭子的防禦,擦傷了他們的身體。
 
 
  這時,十多名士兵趁著御、司二人去保護莉恩的機會,衝上處刑台並向兩人圍攻而去!
 
 
  還有五百公尺。察司麟一邊揮鞭逼退士兵,一邊感知著迅速迫近的強大之氣。
 
 
  聽到察司麟的話後已因為大量消耗氣,使得額頭上滿是汗水的莉恩,焦躁的加大氣的輸出量,試圖加快治療速度。
 
 
  他們已經快撐不住了!繼續攻擊!軍官露出狂妄的笑容大喊著。
 
 
  攻你個頭!你這個只會躲在後面威脅人的傢伙有本事自己上!御月揮鞭擊退士兵,接著他衝到處刑台邊,一鞭狠狠的抽在,位於處刑台下方的軍官的頭上。
 
 
  被這麼一抽,軍官頭上的軍帽立即被切成兩半,同時他的頭頂出現深可見骨的傷口,並綻湧出驚人的血量!接著他便雙眼無神向前倒了下去。
 
 
  見軍官倒下,本就不想強攻的士兵們,便再次停下腳步,與御月等人保持距離,以防被鐵鞭抽打。
 
 
  兩百公尺察司麟緊張的吞了口唾沫。
 
 
  治療完畢!莉恩舉起右手,以手背擦抹掉額頭上的汗水。



83 巴幣: 4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