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罪惡侍從》【第三章】08.野餐時間

FunFun | 2020-11-25 13:29:54


【第三章】08.野餐時間


       微風徐徐吹拂,輕撫整個NO.3市政治勢力範圍。從海洋裡湧起深藍波浪陣陣打在大陸板塊冗長沿海岸,大自然將力的作用自波峰推擠到波谷,來到波谷深處後往看不見的地蹬了一下,再回到波峰遠眺尚且模糊的地平線。

       無聲波浪花了些時間才從寂寥海洋來到陸地邊緣,好不容易激起了點浪花在那尖端上。彈指間,白色泡沫發出點小小聲響完成浮起消融,融回深藍退回浪谷擠回浪峰,淡入無聲海面。

       午間艷陽讓深藍成黑的波也有了粼粼金黃,替寂寥海洋添幾筆絢麗。有點變化,才不至於過度孤獨。

       陽光也照在歐式庭園內的咖啡店。Cardinal Sins Coffee,十八個字母在招牌上很清晰。主要的罪。鮮紅的罪。卡登諾沙。是,原罪。

       外貌看來大約十歲的嬌小少女,立身於庭園中抬頭望著咖啡店招牌上的字。因為暖黃陽光而瞇著眼。湖水綠雙眸澄淨通澈。若真的是一潭湖水,划船在上面應該可以將湖底水草湖裡游魚盡收眼中。

       金褐色波浪長髮披掛於削瘦肩上,肌膚白裡透紅,神態空靈,左手裡拿著一把白色武士刀。武士刀的長度與蘿莉少女不成比例。或許不是武士刀過長, 而是少女過於嬌小。

       離開下水道,是兩儀也是藺冬雪的少女,被帶回卡登諾沙咖啡店。

       N6451079、陸迦儂、沙利葉,共用一副外貌為黑髮男子的身軀,在聽聞她朗誦莫寧兒於冥想空間也唸過的詩時,像是被按下什麼不應該按下的開關一樣,失控了。大概可以這麼說吧。

        而她,既是兩儀也是藺冬雪的她。大概也失控了。

        由位在遠端的太極與莫寧兒控制她的意識,兀自使用了視覺病毒異能。

       匕首來到胸前那瞬間,她會以莫寧兒的身份被殺掉。眼睜睜在旁邊,在意識的共用空間當個旁觀者,以共用的同一雙眼看著自己的身軀差點被殺掉。

       應當表現出惶恐的心情卻不如所預期。藺冬雪尚未真正釐清為何自己當時會如此平靜,平靜接受即將到來的死亡。當下究竟真的是她自己嗎?她指的身份既是兩儀也是藺冬雪。

       電流觸及身上所有神經的些微麻痺感覺,和莫寧兒第一次擅自遠端遙控使用視覺病毒異能時是一樣的。麻痺中帶有一股她未曾體會過的「悲傷」、「渴求」,因等待過久而導致的悲傷,因絕望而帶來的渴求。不是太極的,是莫寧兒的。唯獨這點,她不需花時間爬梳便能清楚知道。太極與她一樣,在意識的共用空間裡當個旁觀者。她們選擇了。

       選擇當個旁觀者。

       讓藺冬雪最為困惑的即是這個「選擇當個旁觀者」。

       她不清楚為何太極選擇當個旁觀者,她從隱約中感受到太極似乎知道莫寧兒什麼事,才會認同了莫寧兒使用視覺病毒異能的控制權。

       真想趕快聯絡上太極。

       從下水道被帶回的陸迦儂仍然躺在醫護室,今日已是他昏迷的第三天。也是藺冬雪與太極失聯的第三天。早上,藺冬雪一個人待在冥想維度空間依舊遲遲等不到太極現身。這是從未有過的事。太極在哪?她好想回去種子實驗室,她想找太極。

       但她不能回去。

       離開種子實驗室執行帶回N6451079異能體資料的任務之前,太極有特別說過這是一個機會,沒有得到太極的同意她不能回去。至於是什麼機會,太極沒有對藺冬雪多加說明。倒是有說了句「路上小心」。

       「小冬,快過來這裡啊!」

       慕零零溫柔笑著向陽光下的蘿莉少女招手,要少女過來坐在野餐墊上和大家一起吃午餐。小手裡的白色武士刀瞬間消失,蘿莉少女悠悠走進野餐墊裡小心翼翼地坐下。

       「唔唔唔,這個三明治夾了三層名為『果醬』的材料。第一層是有檸烯味的芸香科柑橘屬果肉,第二層是越橘屬越橘亞屬青液果組的開花植物,第三層是虎耳草目茶藨子科小型灌木的成熟果實。此三明治富含維生素C、維生素E與花青素。『酸』的味道怎麼吃都吃不膩,糖份帶來的『甜』味和蛋糕一樣可以一直吃下去。」藺冬雪邊咀嚼邊說,眼神一如電腦系統般冰冷,語調有過多空洞感。雖然內容精闢無誤。

       「看來小冬雪很喜歡零零做的柑橘醬、藍莓醬還有黑醋栗果醬呢。」慕梧介吞下嘴裡的三明治後笑嘻嘻說著。

        「冬雪牌食物分析儀正常運作無誤。」祈月推了下眼鏡,打開手機備忘錄,點選每日任務清單。在「檢查實務分析儀」這條項目前的小方框點選打勾。

       「小冬要不要嚐嚐我做的糖漬檸檬呢?」蒲丞京自玻璃罐中夾起吸滿糖漿的檸檬片,擺在白色瓷盤裡的重乳酪蛋糕上方,端到金褐髮蘿莉少女面前。

       「我也要、我也要!」祈雨、祈月爭先恐後朝蒲丞京遞上盤子,深怕沒得吃。

       「哼,有人說要給你們兩個吃嗎。」葉爾欽拿走玻璃罐,叉子毫不客氣往內一口氣插了最後三片,大口將糖漬檸檬速速解決。動作一氣呵成,流暢到似乎為了這一刻事先練習過。看來是預謀很久。

       「你・給・我・到・這・邊・罰・跪。」一口都沒吃到的上官奈火大地拽著葉爾欽的耳根子,把葉爾欽拖到野餐墊外。祈雨、祈月拍手叫好。

       「我藏了三罐,等下我去拿出來。」蒲丞京悄悄對一臉快哭出來的雙胞胎——慕樂樂、慕南南——說,刻意壓低聲音。

       「別管他們,我們繼續吃我們的。」梧介悠哉喝了口黑咖啡,從野餐籃裡拿出小圓奶油麵包繼續吃。

       「迦儂什麼時候會醒來啊?」藺冬雪拿著抹刀挖了一坨花生醬,試圖把厚片吐司塗滿。

       「嗯~~~不知道耶~~~」慕零零將沾滿南瓜海鮮濃湯湯汁的巧達麵包往嘴裡送,愉快吃著。

       「咦?」抹著花生醬的手停了下來。

      「應該要昏迷個幾天吧。」慕零零手裡的巧達麵包在空中晃了幾下。意義不明。

      「這麼隨性啊?」藺冬雪很驚訝。抹刀依然定格在厚片吐司上方同樣的位置。

      「看他自己想不想起床囉。賴床兩天還不起來,應該腰痠背痛的很嚴重吧。」蒲丞京把火腿起司三明治拿到慕南南前面,等慕南南張小口。但南南忙著擺弄她的家家酒。

       「是、是這樣嗎?」藺冬雪的疑惑充滿驚奇。應該說,不可思議。

       「迦儂哥的意識,現在沉潛在創世紀封印術的異度空間內。創世紀封印術雖然被小冬以唸詩的方式打開,但封印的大量記憶,若是強行塞回腦內會造成精神崩潰。所以當初有加上一個保險。」祈月推了下眼鏡。

       「那個保險是保留記憶迴流時需要的緩衝地帶。但是大腦能不能在緩衝地帶將抽出的記憶擺回原先正確位置,必須靠受術者本身的意志力。親自整理原本想丟掉卻丟不掉而仰賴外界力量隔離的記憶,是非常痛苦的。」祈雨接著說。他也推了下眼鏡。

       「很多人在整理的過程迷失自我,意識散在強勁迴流中無法復原。」祈月端起瓷杯,喝了口熱呼呼的鮮奶茶。他喜歡的甜度是八分糖。

       「換句話說,人會永遠陷在醒不來的惡夢中。意識拘留在異度空間,軀體淪為會呼吸的空殼。」祈雨趕在說話前急忙嚥下口中咀嚼的煙燻起司塊。說完後趕緊拿起玻璃杯喝了口冰拿鐵。他喜歡的甜度是半糖。

       「沒有辦法幫幫他嗎?」藺冬雪的湖水綠雙瞳裡是擔憂。滿滿的。

       「沒有辦法。」慕梧介苦笑。

       「很多事,只有自己才能完成。就像肺臟的一呼一吸,他人無法代替。」蒲丞京替慕梧介方才說的「沒有辦法」做了解釋。

       「小冬,讓我們相信迦儂吧。學會相信是很重要的喔。」慕零零輕輕拍了拍藺冬雪的頭。除了溫柔,沒有別的。

       「學會『相信』?」困惑攪擾了澄淨湖水綠。

       「對。多一點信賴。」

       「你們已經預料到迦儂會有這一天是嗎?不然為什麼會一開始就在創世紀封印術裡加了『保險』。」 藺冬雪像想到了什麼似的提出疑問。

       「人哪,總有一天要學會面對傷痛。」慕零零目光望向了遠一點的地方。

       「但⋯⋯我們是人造人啊⋯⋯」藺冬雪不確定慕零零是看著卡登諾沙咖啡店招牌上的字說話,還是看著天空。

       「我們是人造的人類,終究擺脫不了會意識到自己想成為人類的事實。」慕零零的銀色眼眸回到了藺冬雪的湖水綠深處。

       「意識到自己想成為人類的事實。」藺冬雪的覆誦,字字聽起來略顯空無。

       「對。小冬有一天也會意識到的。」慕零零輕撫藺冬雪的頭。

       「我有一天也會意識到的。」覆誦著的藺冬雪,神情徬徨。

       「所以小冬要學會相信喔!『相信』對人類來說,是很重要卻也最容易失去的。」

       「所以⋯⋯現在⋯⋯我要試著『相信』迦儂會醒過來⋯⋯」彷彿是腦晶片裡的AI以不溫不熱的聲音在說話。說給擁有「藺冬雪」和「兩儀」雙重身份的蘿莉少女聽。還有,說給系統聽。

       「對。迦儂,他會回來的。」慕零零抬頭仰望,雙眼直勾勾看著午後蔚藍天空。

       藺冬雪思㤔,自己是不是也要學會相信。相信太極會回到冥想維度空間與她見面。咬著抹好的厚片吐司,嘴角邊沾滿濃稠花生醬。她心想,下次也要抹片花生醬吐司給太極吃。

        雙子葉植物綱豆科的味道,配上剛烤好的小麥屬禾本科植物味道,一定很香。



***《罪惡侍從》最新進度與更多內容在【原創星球】喔!***

原創星球《罪惡侍從》連結:https://www.novelstar.com.tw/books/2066.html
89 巴幣: 108
東堂隼人
豐富的詞語,受益良多,請收下我的膝蓋和GP!
2020-11-25 18:53:46
FunFun
謝謝東堂大的GP和喜歡>“<
有任何感想或覺得哪裡寫的不好,都竭誠歡迎告訴我喔![e22]
2020-11-26 17:52:23
一色玲樹
看到這裡,很慶幸人造人目前是被禁止的。人造人已經踩到很多禁忌,要是還涉及輸入意識與人格的話,坦白說真是造孽啊!
2020-11-25 20:37:27
FunFun
就像神獸說的,涉及「腦意識」的輸入輸出與人格發展等等都是很造孽的,雖然人造人目前是被禁止(個人覺得單純只是良率過低),但人工基因編輯的實驗卻未停止嘗試跨越倫理道德界線。
2020-11-26 17:58:06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