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星夢虛實 - 美夢終醒

艾爾斯凱 | 2020-11-24 21:16:26


[ EPU-副本-檔案V 星夢虛實 -13] 美夢終醒





  夢的世界,什麼都能實現,縱使是虛構不存在的世界,對一個沒有夢想人類而言,沉溺於夢中世界,比起殘酷的現實,更幸福許多。

  穿越到異世界當個龍傲天的世界。

  二次元後宮家庭生活的世界。

  成為一名煉金術師與冒險的世界。

  搖身一變成大老闆的總裁世界。

  一個不會生病也沒有病毒的世界。

  與知名女優一同居家生活的世界。

  享受所有遊戲有朋友陪伴的世界。

  能夠親手毀滅獨裁國度的世界。

  等等、等等、等等『數億個』,屬於『每一個人』的獨有世界。

  非現實卻有著自己理想,甚至能感受到自己夢中世界的努力能夠換得相對應的報酬與成功感,朝著夢想一一逐步踏進的真實,是現實中無法比擬的。

  親身經歷夢中的『斯迪爾』,很清楚這一點。

  已經死去的雙親、朋友,在夢中回到純真的小時候,漸漸長大成人,每一天大家都能陪伴在一起的世界,那時候的幸福、那時候的美好,使人沉溺。

  但儘管如此……

  這樣真的就好嗎?

  不禁疑問了起來。


  「所謂理想的烏托邦,可能就是一場美夢。」

  『我看過無數人的夢境,他們都能在夢中尋求自我夢想的真實,逐步踏進成功,是現實所沒有的。』


  夢中世界的山丘上,斯迪爾與一名神秘女子,從山頂上看著自然風景,彷彿沒有人類的自然秘境,這裡是斯迪爾心中最美麗,最值得回憶的地方。

  縱使兩人正後方,斯迪爾曾經的雙親與朋友父母、友人等人在互相嬉鬧,宛如他們看不見斯迪爾與神秘女子兩人,彼此、聊著。

  『夢之使徒創造了一種讓人從失敗踏往成功夢想道路的虛構夢境,現實痛苦都不存在,甚至夢中世界能夠持續數十年、數百年的幸福時光,對所有人……所有人而言,這裡是個值得一生存在的地方,我感到很害怕。』

  「就算在夢中死去,靈魂沒有記憶,會重新開始新的人生,永遠活在夢中世界,這就是導致現實世界,數億人不願意回歸現實世界的原因吧。」

  斯迪爾曾有過『逃避現實』的想法,不只一次,而是很多次,他知道自己失去珍貴的事物,封閉的心靈,溝通、人際關係都扯不上邊。

  身邊願意支持斯迪爾的人,單手都能數得出來,而夢境,就連古尼瓦、夏爾都能模擬出來,彷彿真實般的感受。

  渴望一場冒險,一場旅遊,無論是甚麼情況,都能『按照自己想要的方式』逐步的實現,並且達成。


*

  斯迪爾很清楚,一旦沉溺於夢境,就無法回頭了。

*


  這是現實世界不可能發生的事情,總是有人不滿意行程,總是有人覺得這樣旅遊方案很爛,總是有人質疑這樣的行程本身就是錯誤等等負面情緒不斷的勒索。

  明明自己很努力了,自己能力總是有限的。

  虛構的夢境,每一個人都會給予支持,並且一同朝自己凝定的方案實現到最後。

  真實的現實,光是提出方案馬上就有人打臉、嘲笑,大多數的人都是勉強配合。

  這最後的結果,大多數的人們會選擇什麼……就不必多說了。

  夢境,不存在讓人痛苦的選擇

  『我曾經讓一些人回歸現實,然而他們卻選擇了自我了斷,我才深深感覺到,不希望讓那些靈魂繼續在『虛實』之中的想法,是不是錯誤的?』

  「…………。」

  『我很清楚,只要在現實中越痛苦的人,越容易受到歌聲的影響而沉睡,越是越多人沉睡,就會大大影響現實社會的一切發展,我想要阻止,越是阻止,越懷疑自己,最後,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那些靈魂,沉溺於夢中世界的發展。』

  夢的世界,甚麼都有。

  夢的世界,願望將會實現。

  「這漫長的時間,在數千萬、數億人之中,妳一直尋找願意回歸現實的靈魂嗎?為什麼?」

  『……是阿,說自私一點,被困住的靈魂,徘徊自己想要夢的世界中,到底要輪迴多久,才會得到解脫呢?或許有靈魂不願意離開,但我依舊認為,當願望過於容易實現,常識太多種類與次數,就算沒有記憶的靈魂,也會麻痺吧。』

  現實,就是個殘酷

  沒有痛楚的教訓,毫無意義

  沒有犧牲,不可能有所收穫

  但……人們學會跨越傷痛之時,才會成長,才會想要往前,去抓住那模糊不清的東西與願望,正因為難以垂手可得,即便是用一生去追求

  這份痛苦的回憶,才是真正、屬於自己,其無可取代的價值

  成長的過程必定伴隨傷痛,

  如果缺少這些痛苦,

  還能稱作是「活著」嗎?


  『夢境如同『毒藥』讓人成癮,讓靈魂失去了成長、失去自己,如果將人生虛耗在做夢上,等清醒之時已再無回頭的餘地,就算轉生,也是被束縛住自己的夢中,離不開。』


  美夢終有清醒的一刻,而這些美夢無法成為人一生值得擁有的回憶,豈不是很可悲?

  輕易獲得一切的世界裡,還需要為了某物而努力奮鬥嗎?不會感到痛苦,不再奮鬥,對靈魂而言,就意味著『永遠毀滅』。

  面對神秘女子的真心暢談,斯迪爾回頭望向『美麗的夢境』。


  『我的想法……是不是錯誤的呢?』


  神秘女子彷彿尷尬般的微笑,從她的口吻,感覺到她很害怕,也很無力,唯一能做的,竟是換得殘酷的畫面。

  受困的靈魂無法解脫,縱使在美好的夢境中,斯迪爾也能隱隱約約感覺到,短時間的幸福,長時間的幸福卻是一種折磨也說不定。

  或許

  如此吧


  「不……我並不認為,我小時候確實因為『占星廣場事件』失去了雙親,失去了朋友,只剩下我的親梅竹馬、古尼瓦,那時我只有絕望,帶著古尼瓦不知道該往哪去,不知道如何生存,在那時刻,對我們伸出援手的那個人,我永遠記得,正因為我知道失去的痛,因此不希望很多人也失去身邊珍貴的人事物,認識新的朋友,一同出任務得到的信賴與支持,才有『今天的我』,或許人類只希望擁有那曇花一現的幸福而努力、去實現,才是一個活著證明,屬於自己最可貴、最珍惜記憶刻印在靈魂之中。」


  斯迪爾此時回想著,現實世界認識點點滴滴的人們,當沉睡的期間,他們仍不斷與殘酷現實搏鬥。

  想要回去幫助他們。

  夢境很幸福,但終究是場夢。

  該清醒時刻,還是清醒吧。


  「我很感謝夢境的一切,讓我重新懷念很多、很多,但我印象中的父母,如果看到我沉溺於夢境,想必是很失望吧,所以……」

  『斯迪爾……』


  頓時,斯迪爾的夢境,站在遠方的雙親、友人都紛紛的靠近,他們都不言一語,靜靜注視著斯迪爾。

  沒有人生氣,沒有人悲傷,每個微笑,彷彿支持著斯迪爾內心的決定。

  看著他們,斯迪爾握緊拳頭,堅信自己的意志,決心離開

  屬於他幸福的夢境。


  「這次,我會幫助妳的,讓我回去吧,徹底斷開『連結道路』,我不該繼續沉溺於夢境了。」

  『恩。』

  「爸爸、媽媽、還有大家……能再次見到你們,我很開心,也請原諒我,我……」

  『…………。』


  即便下決心,猶豫不決的自己,夢境的誘惑,還想多待一會,卻思念、擔心現實的那群人。


  神秘女子並沒有動作,斯迪爾的猶豫,也讓神秘女子為難。


  夢境中的斯迪爾雙親,默默走到兒子眼前。

  父母異口同聲的說



「兒子,去吧,加油喔。」



  這一瞬間,宛如真實的他們,在斯迪爾身體,溫柔的兩隻手掌,輕拍在肩膀上。

  聲援的語句,和藹的笑容,觸碰內心的悸動。

  失去珍貴的事物,但也能永存心中

  啊啊

  其實,這瞬間的幸福,人生或許

  足以也說不定阿。

  「爸爸……媽媽……謝謝你們。」

  『很高興認識你,斯迪爾,還有……拜託你了。』

  「恩,交給我吧。」

 神秘女子對著斯迪爾,父母與友人則是分別站在兩側,天下無不散的筵席,離別雖悲傷,但這將成為,最珍貴的回憶。



*

清醒時刻到了

還有奮戰的夥伴們

正等待我回去

*



  神秘女子唱著『一首歌』,斯迪爾閉上雙眼,隨著靈魂與肉體如同磁鐵般的牽引。

  靈魂將隨著歌聲引導,回到屬於自己的肉體。






東太平洋 EPU 本部、 療養所

  神之恩賜幹部,修勒斯控制斯迪爾的身體,EPU將其困綁在一張特殊的病床上,將四肢死牢固定,同時給予每十秒的電擊,對超能力者的身體進行強行干擾。

  受到不斷電壓的刺激,修勒斯也還沒完全掌握斯迪爾身體的超能力『原力拼圖』,使得逃脫上非常困難,心中認為達到了目的地,斷定監測人員、古尼瓦不會痛下殺手,修勒斯等待逃脫的最佳時機。

  即便是隔著一道雙方看不見的玻璃牆壁,聲音一方能夠從擴音器材傳出,一方則是躺在床上,忍耐受苦的娛樂對方。

  這段時間古尼瓦不眠不休地尋找讓靈魂回歸的方法,超能力本身的相關訊息就很少,即便是針對靈魂之類的超能力者,也是寥寥無幾,簡單說,身為普通人的古尼瓦,奇特病狀治療主治醫師,可沒領域之外的專長。

  束手無策,古尼瓦思思念念,修勒斯微笑地開口。


  「何必這麼自尋煩惱?妳也陷入沉睡的話,就能見到妳心愛的斯迪爾不是嗎?」

  「不要用斯迪爾的身體說話。」

  「原來妳喜歡陰沉的男性是嗎?」

  「我喜歡是斯迪爾,跟陰沉無關,而你是不會了解斯迪爾這個人的特質。」

  「很可惜的,你喜歡的人,會永遠沉睡在夢中,你就算喚醒,對他只是殘酷的現實,妳心裡很清楚,妳不想承認罷了,根據身體大腦記憶,妳是普通人,斯迪爾是超能力者,放棄吧,妳們就算在一起,只會不幸福。」


  修勒斯,說中古尼瓦心中最在意,最不願意面對,最不想聽見的一件事情。

  戀愛是自由的,卻被種種的因素,迫使兩人拉開了距離,費城合約造成的事件,是雙方都無法彌補的。

  回憶那小時候,斯迪爾拉著古尼瓦在悲傷無盡滿城是血的絕境之中,不斷的、不斷的尋找名為生存的希望。

  共同生存數十年的時間,心中的感情決不是虛假的。

  社會否決兩人的幸福,古尼瓦越是渴望踏破這一層的束縛,並受到大家的祝福。

  這個夢會實現嗎?

  總是如此的盼望,確是如此的遙遠。

  堅定信念的古尼瓦,咬牙切齒的,肯定自己的堅持。


  「斯迪爾,一定會回來的,寄生在別人身體的你,一定會回歸虛無的世界。」

  「你慢慢等吧,可憐……的?的?嗚……怎麼……會……?」


  控制斯迪爾身體的修勒斯,突然腦海出現一句話,

  一瞬間全身抽蓄,痛苦萬分,超能力釋放出的能量,被困住的四肢電流不斷受到超能力的壓制,進而破壞整個床面。



*

不准你欺負古尼瓦,讓她傷心的人,我絕對不原諒!給我滾出、我的身體!

*



  「嗚啊啊啊啊啊!!!不、不可、不可能,你竟然擺脫美夢!?」


  宛如超能力爆走,雙手雙腳不斷的抽蓄,壓制的電流受到『原力分解』超能力影響之下,電力被分解,就連整張床都被分解而碎裂。

  人體極度痛苦,彷彿一種死亡中的掙扎,不斷甩動身體,不斷殘害自己用痛來壓制一種排斥現象。

  觀測的研究人員都驚訝萬分,並且特製的房間也受到能量波及,牆壁都開始裂開。

  就連古尼瓦馬上對房間內部的所有數據與數值進行詳細觀察。


  「怎麼回事?從斯迪爾身體內部竄出大量的能量?超能力爆走?不對、修勒斯彷彿在排斥體內某種東西,難不成?靈魂互相衝擊奪取身體造成現象?」


  斯迪爾可能回來了?

  古尼瓦抓緊擴音器,大聲對內部大聲的吶喊,心中最希望、最喜歡的那個名字!。


  「斯迪爾!!!」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可、可惡啊啊啊!!」



*

這是我的身體,還給我!滾回你的地獄去!

*



  在這短短三十秒的爆走現象,最後宛如一道光芒從斯迪爾的身體爆開,能量掃過整個房間,地磚碎裂,牆壁震裂,被分解的床被吹散至牆壁四周,掀起一場風暴後,回歸了寧靜。

  斯迪爾身體,緩緩的跪在地面上,汗如雨下,大口大口的喘氣,雙眼的視線非常模糊,頭暈腦脹之下,四肢虛脫無力。

  能清楚感覺到,自己身體有被囚禁好幾天,沒有正常飲食造成的體力不支。

  越是想要撐起身體,越因施放能力過度與體力不足而再一次倒下。

  不想放棄起身的身影,看在古尼瓦眼中,那早已是習慣的場景與動作,數十年生活的時間決不是白費。

  古尼瓦抓起鑰匙,直接闖進密閉的空間內部,這舉動嚇壞大量的監視人員。


  「小爾!」古尼瓦趕緊扶起虛弱的斯迪爾。


  心懷希望的回應,是實現小小心願,最熟悉也最懷念的語氣跟言語。


  「……我回來了,小古。」

  「嗚……嗚啊啊啊啊!」


  古尼瓦哭泣了,緊緊抱著斯迪爾的身體,不斷在他懷裡痛哭失聲,這段時間,多害怕失去感到絕望,又多期望能有希望。

  每一天

  每一天

  都是過著內心焦急,胡思亂想而沒有睡眠的日子了。

  斯迪爾這一刻才深深明白,正因為這種時候

  人們才會永遠、永遠的珍惜這個瞬間,當人類努力過,奮戰過,實現那小小心願的那一天,才發現付出的一切都不是白費的瞬間

  才是『活著』的證明,是虛構的世界,無法實現的。

  斯迪爾,成為從嗜睡症完全復甦的第一人。







  為了證實斯迪爾真真正正的回歸,驅逐了名為『修勒斯』這個神之恩賜靈魂。

  必須經過數人的證實,斯迪爾的人際關係正好可以驗證,正因為朋友不多,因此能夠認識親近的人,都屬於斯迪爾最要好的朋友與夥伴們。

  EPU馬上聯絡『夏爾』,他本人正在純潔者佔領的航空母艦,死命的奮戰。

  船上戰鬥非常激烈。

  突然被要求通訊時,與其同行的『伊絲坦』願意爭取寶貴的時間,讓夏爾進行通訊。



  「古尼瓦!我非常忙!十個字長話短說!」

  「斯迪爾完全清醒了,我需要你驗證是不是他本人。」


  「醒了!?真假!?」

  「夏爾……請你問個問題。」

  「喔?斯迪爾?根據我們交情!最好問題就是『我人生中最憎恨的事情』是什麼?」


  面對夏爾的問題,斯迪爾沒有多想,而是直接回答。


  「氪金手遊。」


  「很好!!!非常正確!!!你絕對是正牌的斯迪爾!」


  夏爾極度興奮的大喊後

  下一秒,通訊傳來激烈的爆炸聲響,隨後通訊便結束了,眾人雖然擔心,卻無暇浪費時間。

  此時的斯迪爾跟古尼瓦,是坐在EPU的最大會議室內部,數十位的隊長階位,都能以這個通訊對話,進行人證與紀錄。

  根據古尼瓦的研究報告,人體的記憶是保存在大腦之中,靈魂則是擁有刻印銘心的持有情報,如果能夠將大腦記憶刻印在靈魂中進行保存,能夠解釋靈魂附著在其他人體時,還擁有原先的記憶。

  附著在人體中,人體大腦儲存的資訊會不斷對靈魂進行輸入,因此修勒斯能夠從大腦中的記憶體,不斷回想出斯迪爾的情報,滲透EPU資料,竊取並且轉移出去。

  想反的

  也會造成靈魂對人體大腦的記憶輸入,修勒斯的記憶,成了最為關鍵情報,斯迪爾對自己明明沒有接觸過,腦海中,卻留下深刻記憶的畫面,抹消不去。


  「修勒斯,似乎是神之恩賜被毀滅的前一刻,受到神之恩賜、第九使徒『魯斯德‧弗洛伊德』一個請求,說是靈魂將會保留記憶,神之恩賜已經與純潔者達成協議,為了完成『夢之恩賜』,X平方協助是必要的,而X平方開出的條件就是『奪取EPU的『V.C.T.R.S 矢量戰鬥模擬系統』,為了完成約定,修勒斯完成使命了。」


  從失敗者『伊萊』獲得的秘密情報進行推論。

  魯斯德‧弗洛伊德與純潔者某一位是祕密的友人,死前將自己最大的研究成果

  也就是這一次的嗜睡症、『夢之恩賜』系統託付給這名純潔者。

  純潔者握有改變世界,卻無法完成系統的運作,因為需要大量的財力跟關係,為了理想,為了理念,更為了這數十年累積的怨念。

  選擇與X平方聯手,共同創造『夢之恩賜』,也就是嗜睡症遍部全球的計畫。

  同時也讓『達摩克里斯之劍』死亡的神之恩賜,以不同的身分,復活在這個世界,繼續他們的理想。


  「目前大多數受到嗜睡症的『超能力者』都是經由第九使徒『魯斯德‧弗洛伊德』挑選後,讓使徒們復活重生的肉體,要阻止這個現象,就必須斬斷夢之恩賜的連結系統。」


  斯迪爾果斷的言語解釋

  夢之恩賜最主要就是『音樂』,用最能震撼靈魂的音樂旋律,配合 魯斯德 超能力『撅魂靈歌』,透過音樂把人類的靈魂給拉出,隨後關押在夢境之中。

  這便是嗜睡症的人無法查明原因,因為少了靈魂驅動肉體。


  「靈魂與肉體依賴一種精神,有如磁鐵般的互相吸引,被引導至『夢境』路途中,我看見大量的道路,那或許就是人類淺藏的『精神』展開的一種線路,所有的線都匯聚在同一個地方,而那個地方就是……」



『星夢之城』



  聽到這個地點時候,部分的神使們都十萬錯愕,被隱藏在絕密檔案中的地點,竟然會是這次嗜睡症的爆發首要地點。

  星夢之城的城主『奈特‧梅爾登』,正是 夢之恩賜 的主系統

  也是一切的起始元凶,擁有超能力『靈魂棺木』,原本是能把死者的靈魂收入超能力製作棺木之內,永不得超生,永不得轉世,可以隨自己的意思,將靈魂賦予在任何物體上,例如洋娃娃、人偶、裝飾品等等,將靈魂困住於這些物體上。


  「純潔者透過X平方的資金援助,為星夢之城的城主、奈特專屬打造一個巨大棺木,棺木之中的靈魂,就存在第九使徒『魯斯德』,他在棺木之中,用超能力創造出『個別靈魂專屬夢境』,而最初收集靈魂的對象,就是神之恩賜的夥伴們,他們在自己夢境,等待最佳的時機重生,一直待在星夢之城的靈魂棺木內。」


  隨著純潔者持有『特殊音樂』的努力之下,魯斯德能在棺木中透過音樂的迴路,把遠端聽音樂的人們,將靈魂拉近棺木中,收集眾多靈魂帶來的個體資訊,尋找適合的身體,這其中就包刮了斯迪爾。

  魔核,則是X平方要求的實驗品,其目的必須透過X平方教授,雅梅莉亞才能更深入的理解,她是唯一知情者。

  純潔者則是分一杯羹,運用了魔核,創造屬於他們對抗超能力者的魔核武裝,斯迪爾得到的資訊,只有這些,沒辦法知道更多,畢竟這部分是屬於純潔者與X平方的合作條款,神之恩賜並不知情。

  此時,一名隊長提出疑問。


  「你是怎麼從夢境中離開?」

  「我在夢境中,認識一名『女性』,她不屬於任何夢境,甚至她能夠穿越所有人的夢境中,棺木之中的她,有與魯斯德的靈魂接觸過,她知道所有的計畫,可是她無法傳出任何訊息,甚至她也想要阻止夢之恩賜,這名女性就是告訴我所有事情的重要人物。」


  正如之前所說,

  靈魂與肉體依賴一種精神,有如磁鐵般的互相吸引,

  被引導至夢境的一條『歌聲線路』

  相反

  只要解放受到束縛的靈魂,靈魂就能輕易沿著來往的路途中,回到自身的肉體,對於佔據身體的其他靈魂,是無法獲勝原本的宿主靈魂,兩個靈魂會產生激烈的排斥,這名女性始終相信,自己的靈魂,絕對會勝過別人的靈魂

  因為身體

  是自己的。


  「竟然是歌聲把人引導夢境之中,用相反的方式,利用歌聲把人解放,讓靈魂自己回歸,她不斷編織樂譜,尋找無數靈魂進行實驗,這也是當初古尼瓦觀察到的『三名案例』回歸現實肉體的真正原因,而成功的案例顯示她創造的歌曲能夠斬斷棺木與靈魂連接的精神道路。」


  斯迪爾狀況相當不同。

  因為斯迪爾聽見歌曲是純潔者,用魔核中,淺藏夢之恩賜力量,直接灌進斯迪爾的腦部之中,力量比起透過網路、視訊聽到的效果還要強烈。

  她,認為這需要多次的歌聲刻印在靈魂中,獲得抵抗的力量才能夠抑制不再沉睡。

  那名女性將送回靈魂的歌曲,命名為



『晨曦之歌』



  「這就是我二度沉睡的原因,。」

  「你看見的那名少女,到底是什麼人?竟然有這種能力?」

  「那名少女,她說、她曾是EPU成員,過去調查星夢之城而死亡,但是星夢之主,『奈特』似乎對她有著癡情的迷戀,因此將他靈魂永遠困住在奈特的棺木之中,一直都沒有機會成佛轉世,永遠、永遠活在棺木的黑暗空間,奈特時不時會把她附著在人偶上,調戲著,讓她萬分痛苦,同時她想阻止夢之恩賜,卻因為送回的靈魂選擇了極端自殺,讓她自責不已,這層心理壓力之下,她依舊不斷尋找可能性,最後我與她見面了,這名女性叫做……」


她叫做

伊薇莉亞











  謝謝讀者的觀看 (๑ ^ _ ^ ๑)

  喜歡的話歡迎訂閱喔 ε٩(๑> ₃ <)۶з

  您的GP就是我的創作動力(๑•̀ㅂ•́)و✧

  謝謝大家~~ (๑´ㅂ`๑)



35 巴幣: 10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