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台灣.異界戰爭-155

健開皇帝 | 2020-11-24 18:22:03


刀與劍在廢墟之間閃爍,金屬敲擊與碰撞的火花激烈不止。羅剛幾乎毫無思考的在揮劍,但是即便拚了全力也還是未能逆轉局面。

蕭德基揮劍一個橫斬砍掉了羅剛的軍帽,羅剛持劍的突刺被對方以劍柄卸開,之後蕭德即直接往羅剛臉上打一拳,羅剛滾落在地。

「來啊臭小子,這是還你小子當時的那一拳。」

蕭德基大吼。

………那一拳?想起來了,應該是指出次見面時,羅剛無法忍受蕭德基對小香的冷嘲熱諷,因憤怒而毆打揮出的那一拳。

居然還記得那件事啊?羅剛於內心苦笑。

「那一拳要我還你多少都行。」

雖然頭昏難受的感覺不止,但是還得爬起來。羅剛吐掉口中的一縷血,抓起地上的砂石往蕭德基臉上揮去,暫時遮蔽了對方的視野。

羅剛趁機以手中的漢劍朝對方的臉部揮去,但可惜羅剛的劍尖只削掉蕭德基鼻樑上的一痕,甚至可以說是無關緊要。

而且,蕭德基機靈的同時朝羅剛的膝蓋踢過去,羅剛重心不穩直接跌倒。沒來得及喊痛,他立刻翻滾起來,躲過了蕭德基踩下去的一腳。

羅剛坐起身子,以左手扶著殘破的牆壁站起身,搖搖晃晃的雙手握劍。

蕭德基見狀只是轉動自己的劍,嘲諷似的說道

「你打不贏我。」

「………」

羅剛沒有餘裕去聽蕭德基的廢話,只是握著劍冷冷地看著蕭德基。

這時,小香的聲音卻從不遠處傳來。

「羅剛!!!」

「等一下,妳這樣太危險了。」

田欣拉起小香的手試圖把她拉走,

蕭德基看了一眼小香,冷笑說

「那隻猴子很鍾情你呢!」

「這關你屁事?」

「那當然,那隻猴ㄚ頭在哀叫的時候都聽得很明白。」

蕭德基再次用力的揮劍,羅剛抬起自己的劍阻擋,劍身被敲擊的震盪無比。

羅剛只能雙手握柄,像是劍道一樣抬起劍試圖直接以正面直劈砍下去。但蕭德基卻接抓住羅剛揮劍的手,阻斷了羅剛的劍。

「這次你小子死定了………」

蕭德基逼近羅剛,極近距離面對面的說道

「這次老子要親手宰了你!」

說著,他拿起自己的劍,接著用力的往羅剛的腹部刺進去。當劍貫穿羅剛時,羅剛瞬間停止動作,瞪大眼睛。

「啊啊………」他動搖地發出無聲的痛苦呻吟。

看到了這一幕,小香絕望的大叫

「羅剛!!!」

當看到劍刺穿羅剛身體時,她的內心盡顯絕望。

田欣原本想抽箭拉弓射擊支援羅剛,但是眼見來不及也只能瞪著眼愣在原地。

羅剛扶著中劍的腹腰處,顫抖的向後退。蕭德基鬆開劍柄,得意地看著被他殺死的羅剛,他心想著自己總算是成功復仇了。

對於一雪恥恨的他如今感到極大的滿足。

「………呵!」

但是,羅剛卻在此時露出得逞的奸笑。這讓蕭德基疑惑了?

直到這時羅剛才放開自己摀著腰腹部的手,蕭德基這時才發現了異狀。

―――是劍鞘。

羅剛係在腰帶上用來收容自己漢劍的劍鞘,蕭德基持劍刺穿羅剛時不知是否是偶然,蕭德基的劍剛好讓劍尖收進了羅剛的劍鞘中。

蕭德基的劍已經被羅剛收進鞘中,現在的他已經是手無寸鐵。

「………啊啊?」

「你,被終結了!」

順勢,羅剛說出某電影的經典台詞。

即使再笨也明白情況已經逆轉,羅剛雙手握劍以像是打棒球揮棒的姿勢,將劍朝著蕭德基的頸部揮去。

蕭德基抬起手試圖阻擋,最後抵擋的左手直接被斬斷,羅剛的劍卡進了蕭德基的頸部骨椎中,之後斷裂成了兩節。

「咕咕、啊啊!」

蕭德基殘死的倒在地上顫抖,手不停地握著斷裂劍刃割破的頸部與左腕。但是鮮血還是如噴泉般噴出,不一會兒就染紅了地面。

已經沒救了,羅剛看了知道。他沒有補上最後一擊,於是就這麼放這人渣在這等死。

不過羅剛倒是捥惜地看了一下自己手中的漢劍。

「斷掉了啊!」

在怎麼精良的武器都會有老舊損壞的一天,但羅剛還是感到可惜,他看了一眼上印著羅剛篆字名字的劍身。

這把精美的漢劍是羅剛從那羅家宅邸中拿出來的,自福陽叛亂那天就一直跟隨著羅剛,也算是把有回憶的老夥伴了。

「羅剛!!!」

此時,小香飛撲進羅剛的懷中。

「笨蛋豬頭臭傻子,嚇死人家了啦!」

一來就是一連串的痛罵砲轟,同時還夾帶著小香的哭泣。小香用力的環抱著羅剛,力氣大到羅剛都覺得有點痛。

不過,剛剛那個樣子或許真的嚇到她了。

「沒事的,我沒事。」

「才不原諒你,不原諒!」

抱著羅剛的小香一邊哭一邊吼著。

―――這是我的錯嗎?羅剛這麼懷疑。

田欣握著複合弓警戒的走過去查看蕭德基的情況,她赫然發現蕭德基還沒真正死去,那絕望的臉孔恐懼的直盯天上。

他口中吐著血,但看起來已經時日無多。

「別管他,他已經死定了。」

羅剛說著。

現在放著蕭德基不管他大概也是等死而已,斷掉一隻手,頸動脈破裂失血過多,而且他的致命傷在這裡已經無可藥醫。

而且比起這傢伙,還有其他霸王軍的殘黨,以及霸王本人。

「別理他了………小香?」

羅剛話音剛落,原本還在哭泣的小香先接過了羅剛手裡的斷劍。

小香握著斷劍,她看著斷劍的前端。雖然說劍是斷裂了,但劍的前段鋒利度還是可以當作凶器來殺人。

握著斷劍,小香朝著蕭德基走過去。

「咕咕、啊啊!」

瀕死的蕭德基那充滿絕望的眼瞳中看見了小香,這個他從不放在眼裡的骯髒、下等異族群的女孩。

如今小香反握著斷劍,這是蕭德基的意識徹底消失前的最後一段記憶。

斷劍一下便刺穿了腦門。



這時,在戰場的另一端,國軍還在捕捉並槍決霸王軍的殘兵。這是一場單方面的清算,甚至稱不上戰爭。

在指揮車上的少校指揮官冷靜地盯著情況,不過就在國軍士兵扣下扳機射殺了下一批人時,一股刺骨的鬥氣之風迎面吹拂而來。

所有場上的國軍士兵忽然感到一股如原始的暴力一樣的兇惡感受。

「怎麼回事?」

連裝甲指揮車內都察覺得到本能的反應,少校接過無線電。

「第一連,告訴我發生什麼事?」

「報、報告!有個巨大的肌肉男………嗚嗚啊啊啊!」

無線電裡傳來慘烈的叫聲。

忽然間槍砲聲此起彼落,在街區的不遠處傳來激烈的開槍聲。以及,來源不明的劇烈聲響,就像是再進行破壞工程一樣。

不遠處的房屋被不明現象給轟上了天。

「那就是霸王嗎?………全部隊注意,霸王現身。一旦發現便進行戰術誘導,就按照事前計畫一樣,在這裡殲滅他!」

少校指揮官掛上無線電。

雖然他外表看上去非常鎮定,但其實他現在緊張又害怕。在經歷過修仙者軍團的連番打擊,他徹底的理解了什麼叫做怪物軍團。

那股無視常理的巨大力量,以及化不可能為可能的無法理喻。

「通知基地,他們最好快點把F-16給我修好………我現在非常需要。」



作者:重製版還在入侵臺灣的前期,把戰役的劇情做大規模的修改與增長,光是做到這就花了我滿多的精力。

349 巴幣: 3128
E=mc^2
直到這時羅剛才放開自己伍著腰腹部的手 --> 摀著
2020-11-24 19:08:21
E=mc^2
婉惜地看了一下自己手中的漢劍 --> 惋惜
2020-11-24 19:09:35
E=mc^2
羅剛話因剛落 --> 音
2020-11-24 19:10:17
E=mc^2
我以為小香會好好的「蹂躪」蕭德基一番,比如說把他的蕭德雞切掉之類的
2020-11-24 19:11:26
健開皇帝
謝謝。
2020-11-24 19:14:24
健開皇帝
那好可怕。
2020-11-24 19:16:45
69
真坦阿 霸王
2020-11-24 19:32:33
健開皇帝
下回待續
2020-11-24 19:59:51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