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評《地下全壘打王》

次要 | 2020-11-23 20:29:35


稍微有點致鬱感,寫實風格、稍偏純文學的作品,需要對棒球的基本規則有點了解,如果期待什麼高潮迭起的話,這本沒有,這本大致是為青春嘔歌、與現實環境對抗,主角有些微的英雄感,但換個角度卻也只是際遇難說良好、就像你我人生一樣的普通人。

文學性太抽象我不談,但如果問我文學如果要提升到藝術的層次,我會認為把人物寫好是最該做的事,當人物描寫得美,即使是常被以貶意蔑稱的輕小說定位的作品,也能稱之藝術。

這部作品的人物寫得就還不錯。

對人物的際遇、心境的刻畫能引起一些共鳴感,在台灣的棒球圈,有著只注視球的孩子、分數至上的師長、不思進取的同儕、良師益友的對手,多樣的面貌與相應的刻畫,確實是對人物描寫堪稱細膩的作品,

以下微雷閒聊。

## 適合讀者

或許是對競技類作品的印象就是熱血沸騰吧,我不算個球迷,只是曾看過一些棒球作品、以及在以前王建民熱的時候跟著朋友陪看了一小段時間,在概略還懂基本規則、理解一些名詞譬如左中右外野、投捕、配球、牛棚之類的棒球基本術語,這作品讀起來沒什麼滯礙,但理解得少一點的棒球外行人,我想要理解可能就得去做功課或純粹去讀文義了。

不過,由於使用到的棒球語言真的比例不低,而且情節上也不算是讀起來輕鬆或有劇情張力的作品,最少,必須是略懂棒球才能讀懂字面涵義,至於其中的影射或真實與虛構比例,我也無從辨識,僅作為純粹以台灣背景的創作來看。

## 不自視為主角的主角

除了它完全是個面向會對棒球有興趣的讀者之外,這作品的調性也有些發散跟致鬱,譬如,劇情主軸而言沒有明確的方向,並不像一開始立大志向要前往甲子園的作品人生好像只剩棒球,這部作品的主角儘管有清晰的夢想、但能不能實現或何時該放棄,這種不曾把自己當主角的躊躇跟迷茫,可以說是人物性格相當寫實的部分;主角只有在收尾時用側寫表現出他在各人眼中發光發熱,但大多篇幅,唯一陪伴他的只有那個社團內暱稱「地下全壘打王」,而他的人生依舊迷茫。

我們看著主角一步步走來(時間序不是完全順序),他的發展並不能說十分順利,儘管他也算天賦異稟,但他的天分跟際遇並不完全足夠讓他嶄露才華,有些人可以靠著社交取得較好的機會、有些人可以靠過人的天分鶴立雞群,而主角正好是還差臨門一腳的那種。

對目標的迷茫、現實局勢的變動感造成劇情主軸的不明確,使得作品本身的戲劇性不怎麼強烈,現實的意外感到是多了幾分──反正現實的意外沒多少是真的有跡可循的──硬要說起來,唯一的劇情吸引力大概是最後會以何種形式呼應標題「地下全壘打王」,不過當閱讀越近尾聲,那種好像輕輕放下的感覺,是種經由第三方轉述比賽結果般的淡薄感。

「這樣啊,也能說得上是心願已償了吧,恭喜他。」彷彿在同學會上聽聞一個旅居海外、當年友人的結婚消息一樣,人還沒到場。

## 粗中有細的人物們

細膩的人物關係可以算是這部作品裡面令人讀來橫生趣味的一個看點。首先是作者的敘事口吻可謂簡潔乾淨,沒有多餘不必要、反覆地描述,甚至偶而會有些理所當然之事也不去贅述,將多數的心力放在人物彼此的一來一往之間。

除了對話之外,也常用肢體溝通,在情境表現上有種活靈活現的親切感。

> 這情景已經發生很多次了。在已是熄燈的夜裡,南萬大學的球場卻還是有人影晃動。再仔細多注意一點,就會看到或聽到,有人對著一望無際的漆黑空揮著棒。
陽平太熟悉這個狀況了。他手上拎著剛買來的雞排進到球場,對著人影喊道:「喂,搞什麼,這麼晚了。」
揮棒聲停了下來。
「我知道你想多練習一些,不過我也不會因為嫌麻煩就少囉嗦個兩句:你不要練到把自己的身體都搞爛了。」陽平說。
「沒關係,我累了會自己休息。」裕雄的聲音傳來,「只是之後球隊的放假期間我有事得離開,就想趁現在多練一點。
「是喔,那為什麼每次都是我叫了你才肯停。」
陽平把手裡的一片雞排遞給裕雄。裕雄雖然沒有拒絕,不過一手拿著球棒,一手拿著雞排,似乎依時間也決定不了要吃不吃。
「快吃,雞排會冷掉但球棒不會好嗎。」
既然陽平都這麼說了。
-
(中略)
-
「放輕鬆點啦。」
陽平吃完了雞排,把包裝紙揉成一團。裕雄則現在才吃到一伴而已,他在想好多事情,每每靜下來看著夜總是令他如此。等他好部仍一吃完之後,陽平和他要走了包裝袋,說要一起把垃圾拿去扔,走了。裕雄伸個懶腰,本來想繼續再揮棒練個五十一百下球棒,卻才發現不知不覺間,球棒也一起被拿走了。

在相當平實的文字中,這種人物的對白與動作自然流暢,互動感閱讀起來相當舒服,當然,這也說明這些對白的處理恰到好處,既不囉嗦、又足夠親切,整體的印象都相當貼合著現實,對於處理現實背景的方式來說,這是很剛好的。

## 挪移的時序&轉場省略過多

在這部作品裡面的時序是錯置的,從選秀會、國中高中,職棒生涯,大學、前往日本,這些橋段交錯著描述主角裕雄的棒球歷程。

就情節與資訊的放置而言,錯置的情報沒有什麼閱讀困難,但是省略一些資訊過了頭之後,就產生一點混亂:譬如轉場過快,當A場景換到了B場景時,還沒有充足的鋪墊就轉移了位置跟場景,需要一點時間適應;轉場時,如果有明確的斷點或場景、話題的變化或許感受會好些,但有時沒有,閱讀起來可能就會出現某一大段讀進去的想像是完全錯了的狀況。

而對棒球制度或選拔方式的理解,也影響到閱讀是對時間先後關係的理解,譬如以我個人來說我其實分不清楚0.章提到的『大學國家隊』和7.章的『畢業的的台灣職棒選秀』是否有助於我判斷這兩章節的時間關係,畢竟7.章是地震前、0.章是地震後這不會錯認,但她的生死狀態在我讀到這邊時成為了「薛丁格的她」般無法理解的狀況,又因為後續沒有提及,我也落入了一種是否該惆悵呢還是其實不需要沒有寫死呢的混亂。

(0.章說了會去日本找她,人活著並且在通話,7.章也說了找她時,兩人在日本、地震未發生,但0.章又在發言人說的『大震災復興支援比賽』後?我陷入了迷思。)

或許多一點線索跟對棒球的理解我可以得到解答,但我花了點時間無法釐清時間關係。

## 副標來亂的喔

最後想唸一下那個副標。
寫在標題下的兩行字,正常人都會認知為對主角的側寫啊。
結果不是,配角沒名字,這不廢話嗎。
這兩行字寫在那是蠻對應作品名的啦,但不要亂放好不好啊?
63 巴幣: 6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