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8+9這條路好走嗎?

善良的8+9 | 2020-11-23 03:27:04 | 巴幣 3000 | 人氣 324

為什麼叫善良的8+9?8+9有善良的?
現在已經脫離以前的圈子
A:本來實況的命名是用英文名字,後來因為身上的紋身,觀眾常常問『主播你是8+9?』,當時【浪流連】這首歌正夯,裡面有一句歌詞是『我已經決定做一個善良的壞小孩』,突然有個靈感,善良跟8+9這兩個東西是一個反差,大家對8+9的都多是負面的印象,突發奇想把這兩個詞結合再一起,可以騙觀眾點進來?但我真的只想做一個善良的人。
善良不在於身分 在於行為
我的故事 並不是什麼輝煌的事蹟

覺得自己這一生沒有做什麼光彩的事情

人生充滿了許多後悔
故事台的初衷,盡自己的一份力
讓這個世界更美好
[bgcolor=transparent !important]人生經歷:
[bgcolor=transparent !important]❌13歲因嘲笑學長的暱稱,第一次被圍毆
❌14歲 加入了 天道盟 太陽會
❌15歲 跟了第一位 【阿兄】板聯會館 當
時的上層 就是大家聽過的 羅百吉(蘇偉在哪裡)的蘇偉 當年板橋地頭蛇(蘇偉)

17歲在少監滿期三年感化教育(桃園輔育院移到新竹誠正中學)
20歲出獄後 遇見了曾經是我生命的她
21歲退伍後 帶著她到廣州 換個環境
(父親是台商)
23歲 與父親大吵後回到台灣
25歲因毒品案遭市刑大埋伏逮捕
同年 母親因乳癌離開人世間
後又因毒品案多次遭到警方攔獲盤查
30歲 我和她 結束了長達十年的戀情
曾經是我生命的全部 也是我唯一的精神支柱
2018年9月21日 帶著自責無法原諒自己的心情 選擇服用大量安眠藥及酒精跳樓自殺
9月23日 在亞東醫院加護病房醒來
醫生診斷 多處骨折 左腳足踝粉碎性骨折
腦部蜘蛛膜輕微出血
後經精神科醫生診斷 我患有重度憂鬱症
[bgcolor=transparent !important]
小時候
我一直渴望有家的溫暖
每次去到同學家
都好羨慕他們的家庭
我的爸媽感情非常不好
每次放學回到家
看見的都是爭吵
本來我的家境還算不錯
爸爸退伍後就自己創業
有房有車有事業
30歲那年生下了我
爸爸很少在家
為了生意要交際應酬
回到家都是三更半夜的
每次爸爸回到家
總會到房間坐在床邊
身上散發著濃濃的酒味
輕輕摸著我的頭 拿著藥膏
擦著我身上的傷痕
小時候調皮
媽媽就會用水管藤條往身上一陣亂打
甚至用膠帶把手腳綁住
用枕頭把我頭悶著到快窒息
爸爸在我小學的時候
因為投資生意失敗 加上賭博
房子賣了 車子被扣押 公司關門
就離開台灣去到大陸工作
我很討厭回家
因為媽媽總是用這麼暴力的教育方式
所以那時候都喜歡住同學家
上了國中
那時候流行豆豆聊天室
還記得網路是用撥接式的數據機
有一次在聊天室
有個學長的暱稱叫青蛙
當時也沒有惡意
就說了一句「你叫青蛙好好笑」
隔天就被帶到學校對面的中正紀念堂
幾個人衝上前對我拳打腳踢
那是第一次感受到被欺負的滋味
當我倒臥在地上手抱著頭時
我告訴自己 我絕對不要再被欺負了
打我的那群人離開後
我坐在地上 手握著拳頭 眼淚不停的掉
我好希望這時候爸爸在身邊
當時的無助感 到現在還忘不了
後來因緣際會認識了一些壞朋友
我努力讓自己融入他們
我開始武裝自己
學抽菸 翻牆翹課
把頭髮染成金色 刺青
當時打我個那個學長
這個仇也報了
覺得自己在學校好像走路都有風
在這些兄弟的身上 我找到了歸屬感
我的人生踏上了這條不歸路
15歲那年
第一次進去土城少年觀護所(少監)
17歲被判了感化教育3年
我的性情變得火爆
在監獄這個弱肉強食的小型社會裡
為了不再被欺負
在裡面因為打架上了無數次違規房
從桃園少年撫育院移到新竹誠正中學
滿期2年11個月出獄
24歲染上了毒癮
被市刑大(台北市刑警大隊)盯上
在前女友家被逮捕
被判拘役30天
之後因幫朋友送毒
在新莊被保安大隊攔車臨檢
身上搜出毒品咖啡包
在新北地檢署開庭
被判處持有二級毒品罪
出獄沒多久後
透過朋友介紹
認識了我前任女友
因為她有氣喘
每次送她回家時
我都會背她上樓
有一次
她靠在我耳朵旁邊問我
「你會這樣背我多久呀?」
我停下了腳步 喘了一下
「我會背妳一輩子」
2018年9月1號
我們結束了長達十年的感情
從沒想過她會離開
十年的感情就像家人一樣
而她也是我當時唯一的精神支柱
分手那天
她眼眶紅著看著我說
「我不後悔遇見你 因為你教會了我好多事情
對不起 這次我真的得放手了 也許這樣才能讓你成長
沒有我以後你要好好過 感冒的時候不要再不吃藥了...
牙膏不要再亂擠了知道嗎?我已經用十年的時間等你的改變了
等我等不到我想要的 我只想要簡簡單單 但你卻做不到...」
這些話
直到現在還在腦海里迴盪
這也許是我人生最大的遺憾
一個以為不會走 一個以為會改變
分手後
我以為我能走得出來
但十年真的太久了 走到哪裡都是跟她的回憶
我每一天活在悔恨裡 那種撕心裂肺的痛
真的無法用文字表達
我無法原諒我自己 揮霍掉了這得來不易的感情
一個陪伴我...
風風雨雨十年的女人
她說
我是她最愛的人 也是最傷她的人
2018年9月21號
我選擇了服用安眠藥加上酒精
從五樓跳樓自殺
我以為選擇自殺我就可以解脫了
因為我的懦弱 我不敢去面對自己犯下的錯
卻沒想到最諷刺的是
想死卻死不了
原來這就是生不如死的感覺
在加護病房醒來時
我的臉上被掛著氧氣罩
手上被皮手銬銬在病床上(醫生說當時情緒不穩)
我的左腳沒有知覺了
我抬起頭看了一下
左腳被用一個鋼架支撐著
我問醫生:
「我還能走路嗎?」
醫生說:
「你的命很大 送你過來的醫護人員說你掉在一樓的遮雨棚,
你的腦部蜘蛛膜出血 本來有生命危險 但觀察一天後 就沒有血塊了
左腳 韌帶跟許多軟組織都壞死 腳踝骨頭當場就斷裂掉在地上了,
骨頭已經交給你家人了,之後要用你腰骨去切除一小塊補在腳骨上,
走路是沒有問題,但你以後無法再做激烈運動甚至跑步了」
住院的那段期間裡
我每天看著旁邊的窗戶
如果我能走過去的話 我還想再跳一次...
媽媽在2016年乳癌去世
她離開的那天 我對她的恨都放下了...
我失去了兩個在我生命中很重要的人
也許那是當時我會想自殺的原因
因為我沒有什麼牽掛了
現在的腳傷已經恢復到80%左右了
目前已經能正常走路
走了太久還是會腫 神經壓迫到會痛
但還能走路我就很慶幸了
這條命算是撿回來了
五樓說高也不高 說矮也不矮
掉落在遮雨棚被支架緩衝了頭部撞擊(當時租屋房東有拍照傳給我看碎裂的遮雨棚)
但我對這段跳下去的記憶是沒有的
當時也沒有勇氣 把身上僅剩的安眠藥全都吞了
再配上酒精讓藥效加強 我是在沒有意識的情況墜樓
江湖是一條不歸路
年輕的時候 因為一無所有
只有靠著膽量出來跟人家拚輸贏
但隨著年紀的增長
擁有的東西越來越多
有些人有了孩子 有了家庭 有了事業
最後看的都是利益 不再有什麼義氣了
有錢的時候 大家都是兄弟
很多人說8+9喜歡裝逼 愛穿名牌 開賓士 戴金項鍊
其實若不這樣裝逼 又怎麼會有人想跟你有交集呢?
社會現實 人與人之間都是互相利用
你若沒有價值 別人連看你一眼都不會看
怎麼擴展人脈 怎麼在道上立足
其實裝逼的初衷 也許就是怕被別人看不起吧
在這條路上 我沒有害過任何兄弟
我對每一個朋友都是真心對待
朋友有難我都盡自己所能相挺
有錢的時候一起上酒店 一起叫傳播 一起去汽旅開趴
每天的生活 不是喝酒吸毒就是跟別人輸贏
為了認識更多的人 只能用錢一直交朋友
但這些朋友都不是真誠的
沒錢的時候 這些兄弟就不見了
曾經勾肩搭背說要當一輩子的兄弟
最後還是會為了利益而散
從林森北(酒店)到汽車旅館開毒趴
我花在這上面至少有百萬了
雖然那些錢都是違法賺來的
也因為賺得快 花得也快 價值觀嚴重偏差
前女友用她的離開 來換我一個醒悟
這代價真的很大很大
但這條路是自己選擇的
沒有人逼我走這條路
我曾經一度的想放棄自己
心中就像有個天使跟惡魔不斷的拉扯
惡魔要我回去拚一條大條的
天使告訴我這條路你已經走過了
你得到的結果 不是你要的 為何還要走?
人生沒有絕望的困境 只有對困境絕望的人
過去的那個我 已經死了
我想重新開始 改變自己的人生
這些痛我經歷過了 我不想再痛一次
所以我珍惜現在擁有的
我改掉以前的壞習慣
逼著自己每天都要成長
我不是一個能吃苦的人
但現在為了生活
我帶著腳傷 還是得工作
目前從事外送員(熊貓)
這份工作很多人說很辛苦
在接近40度的艷陽下 有時候被曬到懷疑人生
去感受到身上的每一滴汗水 那種踏實的感覺
讓我覺得我的生活找到了平靜...
過的沒有以前好了
汽車賣了 住的地方也越來越小
跟以前的兄弟也沒有了聯繫
有時候還是會懷念過往的生活
但那只是懷念
那段過往 是我生命中的一部分
身上的刺青 彷彿時時刻刻提醒著我
我曾經踏上這條不歸路
每一次外送的期間
看著街上人來人往
每一個人都為了生活再努力的奮鬥
提著公事包的業務 蓋大樓的工人 撿資源回收的
每當看到這畫面 我就覺得自己不累了
每一個工作都很辛苦 只是辛苦的方式不一樣
你沒有能力 只能靠勞力
在任何工作 不要去問能賺多少錢
應該是問自己 你值多少錢?你的價值在哪?
因為熊貓排班可以選服務區域
我是蘆洲人
但我都選台北市的班
我想看看外面的世界
我從小就喜歡車子
這個工作能讓我看到很多各式各樣的轎車 跑車
還能去到很多一輩子你不會去的地方
很多讓你驚豔的豪宅
你會發現 原來有錢人的世界是這樣
當然也能看到很多美女
這個工作可以說是 人生三大都能看到(車 房 女人)
台北市雖然服務範圍較廣 對很多熊貓來說 這個區很硬
但我而言 可以去好多地方(京站 北車 東區 西門町 信義區)
從信義區送到西門町 再從東區送到南機場 中山區到大安區
雖然一整天都再騎車
再每一個工作你都必須找到熱情
因為那是支撐你夢想的動力
不想苦一輩子 那就苦一陣子
我告訴自己 現在雖然很苦
但一切都會過去的
等腳傷完全痊癒了
我想去做一些銷售的工作
也希望透過直播能讓這個世界更好
讓現在的年輕人知道 這條路要付出很大的代價
你真的想當少年仔嗎?
你願意付出多大的代價?生命?自由?未來?
不是每個人都適合走這條路
不用去羨慕兄弟人都能開名車戴名錶
身邊都有個+9妹
因為你不知道他付出多大的代價
才換得這些的
腳踏實地的安穩過日子也挺好的
現在慢慢地轉型去YT拍一些紀錄片
雖然不知道能不能成功做起來
但至少做這些事情 我能感覺的到 我還活著
這一生有太多後悔的事情 來不及去彌補
錯過了就不再回來
這個世界上沒有如果 只有後果和結果
你也不要放棄你自己 這世界比你我痛苦的人很多
改變永遠不嫌晚 只在一念之間
我們一起為更好的人生努力奮鬥著
這條路上我會陪著你
謝謝你們一路支持我,珍惜當下 青春一去不復返,我的故事,當作借鏡,不要讓人生留下遺憾。

創作回應

豪窩
第一個YT影片不能看 不知道為甚麼 第二個YT影片也不能看 看了HTML點進去是私人影片
這裡的故事比你圖奇實況連結的精采耶 我覺得應該寫更多 並統一更新!
2022-01-09 12:12:15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