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備份】Re: [情報] 聯合國提倡限制二次元蘿莉創作,日本外

口糧 | 2020-11-09 21:19:30 | 巴幣 0 | 人氣 125

  暫時卸下重擔,給自己放個短程假期。

  自從202X年接了聯合國人權高專辦的領導位置後,若望先生就不知道有多久沒有好好放鬆過了。

  夏威夷的私人別墅,在自己的辦公室當中——即使度假中還是沒辦法真正從公事當中脫身——若望先生最喜歡坐在那個辦公桌前的真皮大椅上,只要轉個身,就可以眺望夏威夷那總是充滿著陽光的海岸,彷彿自己也在那裡。

  坐上了椅子,身體一沉,若望先生馬上就沉浸在一股酥麻的快感當中。

  這是人間極樂!

  若望先生不疾不徐,將隨身攜帶的公事包放到桌上,拿出裡頭的工作道具。

  小巧好用的電腦,是若望先生在放鬆之時,還能隨時與會的秘訣。

  不過這次若望先生打開電腦不為開會,他煩惱著一件案子。

  那是有關於日本……這個極東小國的問題。

  自從聯合國於2019年通過兒童色情公約之後,日本……不,亞洲的國家都成了問題。

  這些亞洲國家都有著嚴重的童工問題,不只是企業,就連政府機構,乃至領導人本身,大半都是兒童擔任的。

  試想,怎麼有辦法把國家的重責大任,全都丟在兒童的身上?

  這是大人的失職。

  好比說日本南邊的那個海島,領導人竟然是名六十來歲的女孩兒!

  大人應該要勇於替孩童扛起一切,而不是以年齡為依歸,隨便宣稱那些孩子已經不是限制行為能力人就可以推託的!

  他們的外表一看就是個孩子啊!

  想到這裡,若望先生不由得湧起了一股沮喪之情。

  要解消這股煩悶的情緒,若望先生總是會像現在這樣,抄起座位旁的獵槍。

  若望先生打開窗戶,雖然轉身花了一點時間,不過還是把槍架好,對準沙灘。

  現在正是旅遊的季節,而且近日風光明媚,沙灘上滿是遊客。

  從瞄準鏡當中,那個十字準心一一掃過遊客的臉龐。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準心前方閃過一道黑影。

  若望先生受到驚嚇,他的手不自覺地朝扳機扣了下去。

  海灘上,一名黑人倒了下去,這讓其他的遊客尖叫了起來。

  「該死的電玩遊戲!」

  若望先生咒罵,然後收起獵槍。

  這不是第一起因為電玩導致的槍枝殺戮事件了!

  轉回辦公桌前又花了點時間,不過心中的煩悶已經消去許多。

  「叩叩」

  伴隨敲門聲,強尼事務員走了進來。

  「若望先生,我聽到了槍響。」

  「來得正好!強尼小姐,就在剛才電玩又奪走一條人命!」

  「若望先生,我想我必須糾正你,異性戀女性是我昨天的性別認同,今天的我是維京人男跨女自我認同為男性雙性戀流性別,請以They稱呼我。」

  「好好,不管怎樣,為了遏止日益氾濫的槍枝暴力,有必要跟volvo收保護費,他們的stamp平台應該又賺了不少。」

  「您說的是vOlvO的那個平台?」

  「嘿!為什麼你可以打碼,我說的卻沒有?」

  「因為很明顯的您說錯了,volvo大概也告不成。」

  「可是你打碼之後也是volvo啊!」

  看到強尼事務員不發一語聳了聳肩,若望先生則是捏著眉頭。

  「哎,隨便啦,反正我也沒在碰遊戲。」

  不能被突發事件給搗亂。

  若望先生打算回歸主題。

  「這件事情交給歐盟去辦,他們最擅長開罰了。」

  隨便交代了之後,若望先生便說了:

  「我們有必要調降日本的人權指數。」

  強尼事務員說:「您說的是日本,不是中國?」

  「我的老天,當然是日本!中國昨天才說要送給我兩架C919客機!」

  「可是中國近來的狀況……」

  「其中一架給你。」

  「我現在去準備調升中國的人權指數。」

  「慢著、慢著。強尼事務員。」

  若望先生感到一陣疲憊,強尼事務員總是會被眼前的小事牽著鼻子走。

  「我說的是日本。」

  「日本最近有怎麼樣嗎?」

  而且還很不敏感。

  「日本根本就不鳥我們,匯聚全世界各國專家學者制定的『建議』事項。」

  說著,若望先生雙手撐在桌上,用大拇指托著額頭。

  「日本這個國家……」

  我不知道該怎麼說。

  「這個由兒童所掌握的國家,他們竟然容許剝削兒童的產業繼續運作!」

  「您說的是近來標榜全體都年滿四十歲的那個色情影片?」

  「什麼四十歲!就算五十還是六十歲,只要看起來比我們的孩子還要年輕,都是兒童色情!」

  「您說的是,那我現在就先去擬一份對日本的抗議聲明稿。」

  若望先生感到滿意,儘管有著上述缺點,強尼事務員的機靈是無可取代的。

  兒童色情這件事情,絕對不能容忍。

  在強尼事務員離開之後,若望先生虎軀一震。

  他推開椅子,然後拉上褲子。

  「大衛、大衛,你可以出去玩了。」

  桌底下,一名金髮碧眼的小男童爬了出來,他對著若望先生點了點頭,努力地將口中腥臭的東西吞下,接著蹦蹦跳跳跑出辦公室。

  這就是自己的使命。

  即使在休假當中,若望先生依然是人權的急先鋒。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