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即使轉生,我們依舊進行著毫無營養的談吐-13

Asawrot | 2020-11-09 01:42:16

昏暗的燈光照射在壁架上無數酒瓶的表面,人們在木製桌椅上盡情地飲用酒精來解放精神的疲勞,並大口嚥下食物來撫慰身心的負擔。
空氣中滿是愉快的喧嘩聲,不分性別不分年齡,舉起酒杯只為將杯中的美酒一飲而盡,放下酒杯只為再次用美酒填滿空杯。
除了吧檯周圍,整個酒館都壟罩在啤酒溫柔的香醇氣味之下。

不同於酒館高調的奔放,設置在酒館一隅的酒吧,其周遭則是圍繞一股沉靜的優雅。
捨棄多餘裝飾的鐵椅與原木吧檯,勾勒出簡約的又可靠的用餐空間,無須大肆歡慶,最為輕鬆的狀態正是處在簡單又安心的環境之中。
站在吧檯內側,侍酒師觀察吧檯上的客人,客人的神情、身旁的酒伴、桌上的餐點,一切都看在觀察入微的侍酒師眼中,以自身專業作為判斷基準,在心中描繪出與客人最為相稱的飲品。

不只是完美融合兩種不同的風格,將酒品、服務、食物與放鬆的氣氛,這幾樣簡單的元素發揮到極致的這座酒館––穀物女神的恩賜,不論晝夜只要是營業時間總是高朋滿座。


手持酒單,玲瑯滿目的調酒名稱看得謝提莉亞頭昏眼花。
看了好一陣子,些提莉亞將目光停留在名為迦尼晨露的調酒上,手指酒名她開口詢問調酒師:
「嗯…酒單上的迦尼晨露是怎麼樣的一種酒?」

「使用的稍苦的蒸餾酒作為基酒,搭配上低度數的酸味水果酒與少量果汁,充分混合後的青綠色酒體較為輕盈,口味酸甜酒精濃度適中,是一款很適合初學者的調酒。」

「那請給我一杯迦尼晨露。」

「有那種酒體厚重濃度高,味道偏苦的調酒嗎?」
酒單上的名稱無法勾起迪匕優的興趣,他轉而放下酒單直接請調酒師推薦酒品。

調酒師用鋒利的視線觀察起初次見面的客人,眼前的客人雖然面容端正,行為舉止卻顯得格外輕浮,參考過往的經驗,調酒師不出幾秒就決定好推薦項目。
「我推薦客人您點一杯昂榭歐之耀,使用在昂榭歐碼頭工人中最受歡迎的數種酒類以及香料,混和後的多層次苦味與香料帶來的溫和感,在厚重酒體的調酒中有不俗的人氣。」

「就這個,順便給左邊這位一杯小孩子口味的果汁。」
話一說完,迪匕優就用手肘碰切爾西的肩膀三下,並附帶一個嘲諷滿點的笑容。
「我人真好。」

「你人真賤。」


看向檯面上的甜品,再看向身旁與調酒師相談甚歡的兩人,切爾西拿起玻璃杯打算將果汁一飲而盡。
「嗯?
酒吧模糊放鬆的氣氛與吸引注意力的新奇物品使切爾西沒有發現杯子內的果汁早已喝完。
她放下空無一物的玻璃杯,向調酒師點了一杯調味牛奶,等待牛奶調製的過程中她逐漸審視起來到這異世界之後的種種事情。

『先是莫名其妙被穿越到異世界。』

『也沒有死亡之類的記憶,不,就連自己穿越前在做什麼都想不起來。

『姓名、經歷、習慣、過往……一切就如同剛才發生過的事情,就連曾經忘記過的事情都變得清楚顯明。

『唯獨就是穿越前的事情怎麼也想不起來。

『即便是集中精神,那份努力回想的注意力也像薄霧般迅速地消散在腦海之中。

『想再多也是無濟於事,到不如想想來到這個世界之後發生的事情。

『先是在空無一人的草原上醒來,接著做了各式各樣的測試來確認自己的狀態,說起來我還沒看到自己的長相過,雖然心中早就有個底了還是找個鏡子確認一下吧。

『不過一穿越就發生英雄救美事件又剛好對象是貴族私生子,實在是太不符合現實了……不,如果是現實的話一切都說得通,現實中根本不需要考慮合不合理的問題,發生了的事情就是發生了,完全不需要合理ㄒ……』

「客人,這是您點的調味牛奶,依照要求製作成了意想不到的味道,請慢用。」
調酒師的厚實嗓音將切爾西墜入沉思的意識帶回吧檯。

「謝謝。」

『算了,以後還有的是時間來回想,先喝口牛奶再說吧。』


後記:終於有時間發文啦!
   不過也發生了好多好多事情,
   例如說打工辭職了,還有著被三寶擊墜,
   又或是期中要到了,甚至是爪爪六連亞,
   總而言之很多事情都炸掉了呢。
   
   不過現在都弄完了,應該能繼續寫小說了。
   
   老話一句!!
   如果看過文章後有什麼想法或建議,歡迎巴友在下方留個言。

   2020.11.09.0142
          
   我忘記改標題的數字了……。
       
   2020.11.09.1617



20 巴幣: 0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