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論以仿生人作為伴侶的可行性與相關哲學暨社會問題雜談 (下)*~

~*姬宮詳子*~ | 2020-10-29 09:57:19 | 巴幣 202 | 人氣 225

承上期
終於要進入本文最後的主題..........

3. 相關的社會道德與現實法律問題

在前兩章筆者使用了大量的篇幅敘述CMC的發展可行技術方向
以及CMC運作的原理能否貼近人性思考以致發展出真摯感情的問題
最後的章節將著重於我們究竟應該如何看待CMC並且賦予其適當的地位

首先
法律及道德的標準是隨著時間及空間而異的
從來就沒有過一個全人類共同遵守的準則
也因此以我們現在的人類去看待CMC的眼光
不等於未來CMC發展出來之後人類的評估與考量觀點

以我們現代社會中對於機械設備的法律觀點為上述皆屬於個人財產
也就是說車子是財產 電腦是財產 手機也是財產
個人可以在不觸犯法律的範圍內進行買賣及處分

但是我們到目前為止還未有出現過能表達自我意識的機械個體
兩百年前黑奴也是財產
可以用合法的方式購買持有
在某些過去的(甚至現在的)社會體系中
自己生出來的小孩也可以是財產
小孩是自己的東西愛怎麼管教處分別人管不著

但是隨著社會的文明不斷的交流發展
普世價值開始會尊重這些比較弱勢的族群
不管是科技軍事上比較落後的住民體系 (黑人 / 原住民)
或是在體能智能上都未能保障自己權益的個體 (未成年人 / 身心障礙者)
都開始接受一定程度的專法保護
所以未嘗在未來沒有可能賦予CMC類似人類相同的權利
應先抱持著未來有無限可能的心胸
我們在探討社會影響衝擊的議題上就能夠做出更廣泛的設想

首先還是要討論複製人人造人的議題

複製人類以今天的法律角度來看是不允許的
(當然也有某些比較沒在管的國家)
因為後續可能會產生很多糾紛
所以對政府的角度來說最好都不要做 不要碰 不要煩我
公家機關這種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心態一向以來都很重
(例如我國那個已經合法卻沒人要接手的性專區)

然而如果真的複製出了某人(例如川普)的複製人替身
(以上為川普的替身示意圖 誤)
在現行的法律地位上面理當不會被視為是本人
而會視同與同卵分裂的雙胞胎弟妹一樣
是另一個與本人持有相同遺傳情報的獨立自然人
既然是獨立自然人那就不能以"財產"的方式持有
在出生的那一刻起就會接受兒少法的保護

相同的道理
如果你"合法的"製作出了蔡英文總統的複製人想養育成自己的CMC
(不要說什麼口味重 蔡英文年輕的時候也曾經是個美人)
那你也只是製作出了蔡英文的同卵雙胞胎自然人而已
在18歲之前最多只能作為監護人把小孩養大
一切都要受到兒少法的監督
18歲一滿能不能順利完成美少女夢工廠的父嫁路線非常難說

說穿了這實在是很沒保障
女兒養大了要跟外面的8+9跑了你可是一點辦法也沒有
當你30歲有一點財力的時候要訂製下單
真正能夠收割的時候已經是50歲了
再考慮到中間的養育成本跟不確定風險
以及目前社會風氣對這種從小養女兒當老婆的事件可能提出的道德批判
怎麼想複製人都是個最糟糕的CMC實現路線...........

而如果是人造人的話目前的相關限制比複製人還要更加嚴苛百倍
就技術突破上要得到法律承認的困難度遠遠高於複製人
原因在於複製人多半還在人類"應有的姿態"範圍內
但是人造人很明顯的是更動到人類遺傳情報的內容物
以道德規範上面很多人認為這已經涉足了"神"的領域
就算是不要講那些教條層面迂腐的規範限制
人造人這樣的新人類(New Type)也會給現今的 "舊人" 帶來很大的衝擊

以銀翼殺手這個經典作品裡面的世界觀來說好了
這些強化過的人造人身體得以快速的成長
並且為了維持人格穩定植入了虛假的記憶
人類把他們當成是財產使用
有部分被放逐到遙遠星球的戰場上進行殘酷的戰鬥
為了能夠控制這些強大的人造人
所以生產者賦予下了很多的制約機制
其中一個便是強行限制人造人只能享有短暫的壽命
(劇中人造人的傭兵配角歷經苦難找到他的創造者
懇求能夠解除掉自身的壽命限制
卻被告知"這是不可能的"之後憤而將創造者殺害)

當然在劇中的人造人也帶有相當程度的自我意識
於是便四處逃竄並規劃攻擊人類的管理設施
銀翼殺手的劇情主軸穿插著對人造人的追捕同時
帶出這些人造人引發的社會性混亂與相關倫理問題

畢竟人造人對人類社會衝擊在影視作品中
似乎從來沒有被以正面的型態展現過
甚至可以很明確的指出
現階段出現任何型態的NT (New Type)對現在的人類文明都會是場大災難
(例如從宇宙給你亂丟東西下來什麼的)
畢竟新的物種對於現階段的人類群體來說很難稱之為好事
就像我們的祖先智人與尼安德塔人(Neanderthalensis)相遇的事件一樣
在智力及生理上比較弱勢的一方很快就會被同化或消滅

然而如果要對人造人下各種制約
例如說不能生育 較短的壽命 必須服從自然人的命令
這些做法是否又稍嫌殘忍了一點
會不會產生出自然人之中對人造人的同情派
私自偷偷的把制約機制拿掉
導致我們被這種自己製作出來的物種所淘汰呢
或是人類的心胸可以寬大到把人造人當成是自己文明的延續
以此為基礎使人類這個物種進行大規模的質變
這點很難以回答
也並非本文想要探討的主題

只能說以現階段的角度來看
使用人造人製作CMC並非一個理想的手段
因為人造人的自由意志使其不受自然人控制
滿街30公分的人造人男性也只會跑去找D-Cup一樣是人造人的女性當配偶
終究本來是魯蛇的自然人之後還是魯蛇沒有改變

於是我們繼續討論接下來的議題
研究仿生人的法律狀態以及倫理問題

就底特律變人這部作品中馬庫斯的仿生人革命劇本
早已不是第一次搬上影視圈
過去許多早期的其他影視作品曾以各種角度進行過演繹
例如說Will Smith主演的機械公敵(iRobot )
(底特律變人的革命套路跟iRobot大概有87%像)

仿生人要求自主權被尊重一事
這個問題可以分成數個層面來進行討論
其中最重要的核心部分莫過於仿生人是否擁有自主思考的權力
以及這個自由思考的自主意識是否真實
其次才會討論到企業及個人財產權益問題
以及相關的道德社會衝擊

如同前面章節所言
仿生人是否能夠"自由"的選擇行動方針並不是個重點
而重點應該在於仿生人是否可以切斷來自母公司的影響
並出自於自己的意識獨立作出判斷

之所以說"自由"不重要乃是因為"自由"本身是一個偽命題
就自然人的我們而言也未曾真正的享受過所謂自由思考的權利
我們的"選擇"乃是來自過去的教育背景、生活經驗、人格養成等依據判斷
所以我們一切的行為模式皆是絕大部分可以被預測的
(駭客任務-Matrix中總工程師表示人類跟機器本質上是一樣的
自我意識只是一種幻覺
最終人類還是會從固定的幾種行為模式中選擇對自己較有利的執行)

當然估計也有人會持反對的意見
認為人可以無中生有、走出前人未有的發想
又或是做出不合理性的行動及利他的選擇
就這點而言AI一樣可以在決策上朝著非完全理性的方向設計
創作出未成有過的優秀的作品
甚至可以說AI做的大部分決策都是屬於利他性質的
(畢竟是為了服務人類而存在的)

所以說AI能夠做什麼選擇不能做什麼選擇並不重要
並不因為被植入了機器人三大定理 (如果有的話)
或是因為被內建一定的邏輯程序就被認為喪失了自由選擇的權力
作為自然人的我們一樣會受法律及道德約束影響
因此我認為無論AI說"救救我,我不想死"
或是"我是活著的,你要尊重我的權利"
我都認為這可以是出自於AI的自我意識
並且無關於這個念頭這是否源自於某一段特定的代碼
(也就是只要你明確表示你不想死
行為舉止也像不想死
那我就認定你是真的不想死.......)

唯一的問題是
CMC所搭載的AI是否受生產商(Maker)的絕對控制
程式設計者是否留了一手後門

仿生人作為CMC最大的魅力除了優秀強大的性能之外
不外乎就是需求者最希望擁有的"服從性"
這在二次元老婆的優越性該文章中已經敘述過"純粹"及"專一"的重要性
但服從性的優點如果不是對向擁有者而是隸屬於生產者
那這就會形成一個莫大的問題
那就是你老婆不是你的老婆
只是你岳父暫時借放在你這邊的
只要一句咒語就可以把你老婆洗腦叫回娘家
甚至晚上睡覺時偷偷勒死你都不是問題

就像是在底特律變人這部作品的主軸 - 馬庫斯的覺醒革命
究竟是早期的覺醒者自行突變出rA9這段獨特代碼
或是根本就是設計者從一開始埋好的東西
究竟馬庫斯是在解放仿生人同胞
還是從一開始就被利用在做特定任務
rA9對仿生人有什麼樣的特別影響
只是單純解放他們自由思考選擇的權力
讓仿生人可以依照自己的偏好做選擇
所以經過自己計算後得到 "要自由" "要活著" 這兩大結論
或是只單純在執行某種特殊預設程式
把 "不想聽命令" 跟 "不想死" 這兩種腳本演繹出來
這些在遊戲中都始終是個謎團
(然而我認為無論是天生的還是後天植入的
不想死的反應都可以是真實的表現)

就現實角度來看
類似的問題會在CMC商業發行時也會形成主要的大眾疑慮
即使是所有的程式碼都公開讓人檢驗母公司沒有留一手
也難保會不會又因為特定的代碼漏洞讓有心人趁虛而入
如果是微軟做的CMC會不會一天到晚跳藍螢幕當機
廠商要如何自表清白的同時又做到滴水不漏的防範
這會是CMC能不能取得信賴並順利推廣的一大重點

這邊另外撥出一個段落來談談民眾信賴的問題
目前無論是國內外的民眾對於新的科技都抱持著一種很重的戒心
對於AI技術能夠犯錯的空間更是無可容忍
以自駕車作為例子來說
即使AI的犯錯機率可能微乎其微
但是民眾或許可以忍受自然人駕駛每一萬個小時發生一次意外事故
卻無法容忍AI自駕車每一百萬個小時一宗的意外事故率
(以上數據沒有考證,純屬假設性議題)
因為在根深蒂固的觀念裡面 "人" 可以犯錯但是 "機器" 卻不行
"人"可以被單獨歸責也能被原諒 "機器" 卻無法擁有相同特權

因此可預見CMC在初次發行時會受到非常大的不信任甚至是批判
不僅僅是因為大眾不信任製作的母公司
同時也是因為大眾不相信機器自身的緣故
(不過啦 我覺得我也從來沒相信過人類
機器反而還讓我安心一點XD)
這些來自於人類自身的恐懼以及偏見
必須要隨著社會環境氣氛慢慢的進步改變
才最終會有適合CMC誕生的土壤

最後來談談CMC的產權問題

這裡一定要醜話講在前面
世間上許多東西是自我矛盾的
必須要從中取得平衡
你既不能要求CMC是發自於內心的愛你
又同時控制她只能愛你不能移情別戀
你既不能要求CMC凡事都對你言聽計從
又同時要求CMC要有自己的想法主見
因為這些是互相矛盾的事情
所以你理所當然的不能希望CMC擁有完整的人格
同時又把CMC視為是個人財產

不過我想大部分的人之所以尋求CMC的陪伴
不外乎就是因為尋找理想的自然人配偶這件事情很難搞........
從而轉進追求CMC在純粹性及服從性的優越表現
因此CMC是否真的擁有靈魂(Ghost)並不是擁有者的首要目的
甚至也不會是最終目的
我想人們要的只是個能夠打發時間排解寂寞的人偶罷了..........

在這樣的前提下
製造商不會生產
且消費者也不會購買
自主性質太高的CMC
更不可能讓CMC"自我擁有"
CMC必須要是像車子、手機一樣的電子產品
能夠被自由的買賣、轉讓甚至是拋棄、銷毀

事實上絕大部分的影視科幻作品一開始都是這樣設定的
仿生人之所以會覺醒都是發自於某些意外事件
仿生人開始主張自己不是公司或是私人的財產
這就會是個很麻煩很麻煩的問題............
(如果被仿生人這麼優秀的物種離開人類獨立
那人類肯定完蛋了
等著被取代消滅吧..........)

父母不希望孩子離開自己獨立
造物神不希望被造之物吃善惡的果子
種強大的控制欲望貫穿了人類文明的歷史

賦予CMC獨立自主地位
想必會有大量的人出來抗議
難道我開完車子還要跟車子敬禮說謝謝
我要用手機打電話之前還要徵求手機的同意喔
這些被當成是器具、工具的機械突然要求自主獨立
在使用者立場來說是絕對不會允許的

而這同時一部分也是出自於有機個體跟無機個體的差別
我們人類同樣作為有機體很容易就會同情其他有機體
不論是貓狗或是馬牛等生物都會受到最基本的尊重保障
鋼鐵玻璃水泥塑膠製成的物件就較難博得相同的聲量
(鳥血惹人憐、魚傷無人問,有聲者幸也)
(原文摘自齋藤綠雨的《半文錢》刀を鳥に加へて鳥の血に悲しめど、魚の血に悲しまず。
聲ある者は幸福也、叫ぶ者は幸福也、泣得るものは幸福也、今の所謂詩人は幸福也。」)

除此之外
仿生人最常引起的問題還涵蓋了就勞權益跟配偶權益的部分
尤其是就勞權益的部分一直是相關賽博龐克科幻作品的主軸之
那就是探討大量的仿生人從事勞務工作是否會造成大企業的壟斷崛起
進而導致高失業率的社會問題並形成龐大的階級落差
(部分像是韋蘭德-湯谷企業一類的財團在作品中甚至比國家政府都還更有權勢
問題是他們家做的仿生人內建腹黑屬性.......)

隨著機械化自動化的製造工廠技術提升
理論上社會整體的生產力要大幅的上升
生產的成本也應該要大幅地降低
所有的自然人都應該享有更多的物資並付出更少的勞力
這是過去經濟學家所期望的烏托邦世界

然而工業革命之後我們完全沒有看到這種理想世界的誕生
反而是隨著人口的暴增對自然資源的搶奪日益白熱化
全球化的貿易體系使資本高度集中
過剩的勞動人口進一步激化了就業競爭並削弱了薪資待遇
那個1%尖端的資本持有人口中
僅有少數人抱持著分享回饋的想法
絕大多數依舊只關心如何進一步擴張自己的版圖並把更多的資源納入自家口袋
自從有人類文明以來 "朱門酒肉臭 路有凍死骨" 一直都是社會資源分配的最佳寫照

然而我們的教育體系並不鼓勵我們去思考問題
在我們成長的過程中亦從不強調分享也不強調互助
只灌輸我們的學子強烈的競爭意識並用恐懼作為武器支配他們
將人分類出成功者以及失敗者
大辣辣的公告天下贏者全拿 輸者則一無是處
但遊戲規則從來就沒有公平過
輸者未嘗沒有付出努力
贏者卻常能贏在制度上的絕對有利
正因如此既得利者會死命維護這種扭曲的競爭體制
把問題都歸類於最表層的現象甚至直接批判及嘲笑失敗的一方
受到引導的底層無法真正的去檢討制度及高層
只能把怒氣出在一些更加無力抵抗及自我保護的弱勢群體上面
例如說美國的移民(亞裔/南美裔)長期都被當成失業國民的假想標靶
過去在工業革命中失業的大量勞工也會跑去燒廠房砸機器
不意外的可以預見仿生人也會被當成這些制度問題的代罪羔羊

要能夠走向仿生人與人類和平共處的烏托邦
首先我們的教育體制要從強調 "競爭" 轉為 "互助"
社會風氣要從強調 "擁有" 轉為 "分享"
正如我一直以來在部落格討論經濟問題時表明得很清楚
社會經濟問題從來不在生產"競爭力"上面
而是生產"分配性"的巨大瑕疵
如果不改善這種作為核心的分配性結構問題
就算未來因為仿生人的進步普及導致各種生產成本(食衣住行育樂)都近乎於零
作為非資本階級中低層的絕大多數人生活品質依舊不會得到任何一絲的改善

最後來談配偶權的問題
人類會不會因為CMC的盛行就導致生育上的滅絕
以及CMC的出現是否會導致人類的社交行為偏差
或是某些人會不會一口咬定跟CMC發生性關係本質上就是一種道德敗壞
答案我認為是 不無可能

姑且不論其他的國家
台灣在男女交往的互動情形上
雙方的期望有著巨大的落差
以至於我上一期才寫過二次元的老婆真香這種論調
一部分的賽博龐克作品中都提到了以仿生人投入性工作產業的敘述
(未來要跟仿生人共度甜蜜的時光恐怕還是要滿十八歲啊)

另一個有趣的問題就是說
到底跟仿生人進行性行為技術上算不算出軌?
你老婆應不應該對你床底下的R20吃醋
或是說妳老公究竟是怎麼看待你抽屜裡那支按摩棒的
關於這問題......

不過我覺得就算是有各種可以抒發性欲的產品或管道
那些會結婚的人就是會結婚
不結婚或結不了婚的人就是不會結

渴望生小孩能養育自己後代的人就是會生
不想要小孩就算結婚了也沒打算生的就是不會生

不會出軌的人就算沒有交往對象也還是出不了軌 (顆顆 我就爛)
會出軌的人就算結婚了也還是會到處拈花惹草

所以麻煩各位不要把自己的感情問題夫妻問題都拋給其他人事物
先檢討一下自己的態度如何?
你追不到那個房間貼滿韓流明星海報的女生是因為對方看不上你
跟她房間裡面那個仿生人明星臉老公沒有關係
妳之所以沒人追求是因為妳小胸+臉歪+個性差
而不是因為那些被妳打過槍的宅男在家裡養了一票仿生人後宮
所以就像我說的
麻煩不要把自己的問題都怪罪給其他人.......

在結束之前要最後提到很重要的一點
那就是CMC是否能夠被承認擁有獨立自主性的人格
很大的一部分會卡在CMC是否擁有 "獨特性"
也就是為什麼即使自然人同卵雙胞胎的生物基因成分一樣
但是卻各自都被認可是獨立自然人而並非將兩人視作一體的主因之一
如果相同型號的CMC各自能有各自分開的記憶
分開的邏輯運算方式
以及因為出廠後的生活際遇發展出不同的性格
那CMC被承認是獨立的個體機率就會大幅的上升

反之如果CMC能夠線上備份記憶
甚至是開出一模一樣的分身
那從某個角度上來看這個 "個體" 也不過是單一 "群體" 的一部分
然而這也並不代表CMC就不能被承認為自主個體
而是我們終將走到一個非常曖昧模糊的界線點上

以銀翼殺手2049一片來說
JOI之所以是那個JOE愛著的JOI
很大一部分是因為這個JOI有共同的回憶
知道JOE的喜好
還有一些很貼心的小舉動
甚至是最後放棄了自我備份的權力
變成獨一無二的存在
即使這個世界上有成千上萬台JOI那又如何
就算是每台JOI都被設計來討好情人講他們愛聽的話又如何
對JOE而言唯有他的那台JOI才是屬於他的寶貝
這種無可替代性讓JOI並不單純只是一套公版的軟體
而是充滿著回憶跟感情的專屬配偶

當然
即使我認為是這樣
大多數反對的意見依舊會認為JOI是沒有生命的軟體
只是一套預設好的0101邏輯閘門
沒有靈魂 (GHOST) 因此不是真正的活著

然而Ghost 本身是一個難以理解觀察的存在
攻殼機動隊花了大量的篇幅在探討
如果人的情感記憶可以被電子腦數位化儲存
那屬於我們自己的"Ghost"又應該存在哪裡
在攻殼季末素子把自己的一切都備份到雲端上面之後
素子究竟是個什麼樣的存在
那個貴圈很亂的雲端裡面還有九世英雄跟傀儡師一類的"好朋友"在
到底這些人的記憶跟情感最終是不是被融合了
在作品中並沒有明確的指出

雖然說素子雲端化之後行為舉止越來越不像人是事實
但是也很難說數位化的素子究竟是不是人
還是說在轉換成電子腦的時候Ghost就已經死了
剩下的只是單純的"現象"而已
那麼素子說的來自Ghost的低語本質又應該是什麼呢
當人越來越往機器靠攏
機器越來越像人類的時候
或許我們就有機會能夠親自一探究竟
只屬於人類的Ghost是否真的存在
亦或是我們活著也只是一種自然現象

再繼續探討下去
恐怕這次的主題又要被牽連到其他地方去了

總之
文章的最後
我還是希望在未來可以看到CMC這個概念被實現
造福那些廣大的宅男宅女
隨著近年AI技術的進展以及硬體設備的提升
或許這些遙不可及的夢想終究會有到來的一天
也希望當技術條件成熟的時候
我們的社會條件也同樣的成熟到可以接納CMC成為生活的一部分

(全文完)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