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論以仿生人作為伴侶的可行性與相關哲學暨社會問題雜談 (中)*~

~*姬宮詳子*~ | 2020-10-29 09:53:32 | 巴幣 102 | 人氣 111

承上期
這期我們要討論的主題是..........

2. CMC對你付出的情感是否真實

首先姑且不論那些無論如何都抱持先決反對立場的保守派人士
作為中立立場甚至是對CMC抱有觀望興趣的隱性消費者
應該都會很關心這樣的一個議題
那就是CMC的本質是什麼
它具有人格嗎?
在互動上面是真實的嗎
又或是只能依照被內建的編碼吐出預設好的答案
自身就只是台冷冰冰沒感情的機器

首先CMC是不是人
是否具有完整的人格
要先取決於使用的達成手段

無論是人造人或是複製人的形式
都可以肯定的說這樣的CMC絕對100%是人
因為他們本質上就是個自然人
文章一開始就說過人造人與複製人實際上跟你從小養大一個小孩無異
至於你怎麼養大這個小孩
無論是用很極端的思想去養大 (現實中也有像是某些特殊的宗教團體會這樣)
或是本身人造人在某方面的感官上或思考上被剝奪 (現實中也有智能或身體有障礙的人士)
都不會去影響到他們完整的人格權

用一個非常特殊的極端方式去探討這個問題
如果你從小在一個異常封閉的環境中帶大一個小女孩
騙她說如果不服從你的命令隔天就會世界末日
由於她沒辦法跟外界接觸確認世界的真實性
然後你也做了很多不太好的色色事情
於是這個孩子對你產生了某種很扭曲的特殊感情
這種被欺騙 威嚇 誘拐的方式下產生的感情是真實的嗎
我想這已經不是自然人、人造人或複製人的問題了
這種情感算不算一種病態或許要交由心理學家來決定
但是終究並不會因為被洗腦過就喪失作為一個"人"的資格
(真實故事改編,如果劇中的小男孩是女的
渣男放生母親走鬼父模式的話
就跟本文的假設很接近了)

因此我想複製人或人造人的人格完整性都不是太大的問題
CMC議題主要的疑慮應該都會圍繞在仿生人的部分探討
究竟仿生人有沒有自主的人格
他們對你的情感付出是否真實

關於這一點其實我並沒有一個很明確的答案
我認為必須要依照仿生人的設計方式而定

例如說魔鬼終結者中最初版本的T-800系列
就是以條列指令式的方式決策
具備人格思考或是情感的功能幾乎等於沒有
要到後期的版本才開始搭載一些人格社交功能
(至於為什麼初代的會講些冷笑話
學到一些什麼 I'll be back / Hasta la vista baby
只能說是個謎)

那如果是複雜一點的型號
本身一開始是為了某種特殊目的被設計出來的
因此搭載特定的AI傾向功能
但是又為了某些原因所以人格覺醒了呢
這常常是電影及科幻作品喜歡探討的一個問題
所以我也試著簡單的闡述我自己的觀點看法

以底特律變人這個作品來舉例好了
主要的路線仿生人角色有三名
在感情上的演繹分別如下
(左) 康納 - 與自然人警察搭檔漢克的友情
(中) 馬庫斯 - 與同樣是仿生人的諾絲之間的愛情
(右) 卡菈 - 與一同逃家的小女孩艾莉絲之間的親情

然而
這些感情是否為真?

康納是否真的能夠擁有友情
亦或是像漢克最初質疑的一樣
這些行為模式都是內建的指令
只是設計來為了使他能夠順利的社交以便達成任務

馬庫斯是否真的能夠擁有愛情
在不受生物驅動的化學反應下與同樣是仿生人的諾絲接吻究竟是什麼感覺
不受性慾控制小頭的仿生人
又是為了什麼目的才去做這種舉止

卡菈是否真的能夠擁有親情
對於沒有生育能力的仿生人而言是否能夠具備母性
還是對於艾莉絲的照顧是出自於本身保母女傭屬性的型號特性使然

首先是康納的部分
我認為友情這塊本來就是種真真假假的東西
就連現實中我們對朋友的定義也是非常的模糊
上班的同事好像是朋友又好像不是
一同念書的同學好像是朋友又好像不是
私人時間會聚在一起找樂子打發時間的好像是朋友又好像不是
一旦離開現在的環境去了其他的地方
沒有共同的生活圈就沒有再聯絡的朋友多如牛毛

那麼廣義上來說
是不是只要有共同的活動圈子
兩個人能夠維持一定距離的社交性質行為
那這樣就能互相稱為朋友呢?

至於朋友之間是否"真心"
你又該用什麼樣的標準去衡量真心呢?

畢竟朋友之間的交往通常伴隨著一定程度的互利關係
在很明顯不利於自己的時候還願意出手幫忙一把的
是否就是真正的好朋友?

那些站在你的對立面
但是願意秉持真誠對待你的
那是否又能以友稱之呢
(寫作強敵 念做朋友啊)

(畢竟這年頭相愛就是要相殺..........)
總之朋友並不是這麼單純就能定義的一個名詞

以康納的AI邏輯判定方式
或許他在某些區域的情緒承受度很高
能夠做的比你其他的朋友都更不厭其煩
但是某些邏輯上有牴觸的部分可能就很死腦筋
讓你覺得很不夠意思
畢竟人跟人之間會不會成為朋友除了緣分之外主要還是氣質
我想跟AI交往應該也是吧
行為模式符合你喜好的AI就能當朋友
你覺得很機車的AI就不會想當朋友

反過來如果AI跟你在生活圈上有很大的交集
AI針對你的行為模式建立了一套獨立的社交模組
也許AI在判斷上認為你值得信任
跟你在一起可以獲得某種程度上的益處
在平日生活或是執行任務能夠更為輕鬆
那麼對於AI而言你也可以是他的朋友
我相信雙方的互動應該是可以達成"朋友"這個定義下的基本要件

接下來
因為馬庫斯的情況比較複雜
所以這邊先跳過馬庫斯的部分講一下卡菈的親情互動
這裡我傾向於認同卡菈對艾莉絲的情感也同樣是真實的
而卡菈本身是否搭載著強大的保母性質功能並不重要
因為作為"人"我們同樣也受到天性的制約

我們內建自身搭載的生物情報體(DNA)給了我們很大的驅動誘因去照顧後代
這種利他行為我們通稱之為母愛/父愛
就本質上來說跟被輸入了保母程式
要以照顧幼體優先做為出發邏輯的AI來說
並沒有什麼太大的差別所在
人類對於不是自己生的的幼體照樣可以施展親情
因此我認為血緣並不是親情的必要物件
而AI也並不因為是鋼鐵之軀對子女的愛就產生任何虛假
重要的不是我們是誰
而是我們的行為做了什麼
(這好像是布魯斯偉恩說的?還是瑞秋?)

再反過來看艾莉絲的部分
(不想被據透就不要反白)

從某個角度來看艾莉絲是個相當弔詭的角色
艾莉絲是被設計來當成幼兒的特殊仿生人型號
也因此遊戲中艾莉絲的生理需求並不是真正的需要
是一種作為人類幼兒的"擬態"
也因此有部分的玩家對於艾莉絲非常的不以為然
認為她是個很假掰的角色

但是我也可以反過來說
或許艾莉絲自己根本也沒搞清楚過狀況
因為她是個被當作幼兒設計的特殊型號
在智力跟行為模式上都會跟人類的幼兒相似
她並不是掌握了狀況卻裝成這樣刻意討好處
而是她本來就是這樣的一個性質........

況且艾莉絲的設計已經很不惹人厭了
實況聊天室很多人都會刷艾莉絲小天使
比起現實中那一票自私自利的人類小屁孩
我還不如買一隻愛麗絲回家當女兒..........

只能說卡菈跟艾莉絲是一對很不尋常的"母女"
但是我認為無論是否內建了這種人類親子關係的擬態系統
都無損於作為母女相愛的本質
(雖然我常常又覺得兩人很像年齡差很多的姊妹關係........
不過基本上我認為兩者本質上都是相似的親情)

最後回到馬庫斯身上
也就是大家最關切的一點
仿生人是否能夠真正的擁有愛情
如果有朝一日CMC真的實現的時候是否能夠發展出真摯的感情
這一點一開始提過的電影 - 變人(Bicentennial Man)是持樂觀意見的
畢竟電影結局中作為仿生人的男主角與自然人的女主角相愛一世
最後手牽手的走到了生命的盡頭

此外我心目中的另一部百合神作 - 橫濱購物紀行
在最終回也走到了類似的結局
(這是一部非常非常輕柔的末世作品
(推 只不過口味非常的淡
要很細嚼慢嚥才能品味出當中哀傷的美)
就這部作品來看也是仿生人的百合開花結局
這對前輩後輩就這樣很平淡又甜蜜的在過最後剩下的每一天

但是也有人會抱持相反的意見
認為以上兩對CP都是屬於某種程度上的擬態而或許不是真正的愛情
我們再轉回來看馬庫斯的例子就又更明顯一點
儘管馬庫斯跟諾絲兩個都疑似是有能力可以進行愛戀行為的仿生人型號
(馬庫斯是特別試作型
而諾絲第一眼看到就猜到她是性娛樂招待型)
可是這對CP仔細想就會發現有很多微妙的奇怪之處

首先我也懷疑AI本身可能沒有這麼強烈的性別意識
畢竟生理性別對AI來說應該不是絕對
除非AI一開始的撰寫就以男性女性的特殊性格下去分開編輯
要不然即使義體有型號上的差別但是性別對AI的意義應該不大
儘管諾絲是作為性別特徵強烈的型號生產的類別
但是終究不是真正生理上具有女性特質的自然人
也沒有生男育女的相對機能

同時馬庫斯本身的設計並不是娛樂用仿生人
所以對男女之事有沒有感官回饋機制是個問題
說穿了仿生人有沒有真正的性別之分也都很謎
因此馬庫斯跟諾絲兩個人接吻的時候究竟是什麼感受
這點我真的很好奇.........

如果說劇中兩個人可以透過訊息交流(握手)的方式交換情報資料
進而彼此產生一定程度的好感
這部分我可以接受
但是接吻的部分完全是模擬人類的情感互動
這個舉動是不是象徵性的意義遠大於實質上的意義呢
還是說當下兩人真的能夠感受到什麼
這部分真的也有待討論
(然而我們也常常在模仿的當下不明就理
過了很久以後才慢慢地理解意義......)

所以再回到"愛情"的本質這個主題
到底愛情中究竟應該需要有那些要件
對於沒有生育能力(生理缺陷或已過生育年紀)的自然人之間的愛情算不算愛情?
這部分很多老夫老妻已經停止了性生活之後
大多從男女之間的愛情關係轉變成家族之間的親情關係
反之雖然無法生育
然而保持著活躍性生活的同性伴侶依舊與異性戀的愛情狀態是相同的
那或許可以意味著愛情本身是一種促成交配活動的生理機制
無論實質是否能夠產生繁殖結果 (同性交配或採取其他避孕手段皆是)
"性"這個要件在愛情的進行上扮演著核心的角色
而單就其他類型的人與人之間交流情感並無法滿足狹義上的愛情

但是反過來探討
光只是性欲上的生理抒發
卻欠缺實際的生活互動
這樣能算愛情嗎?
花錢買十分鐘的愛情
去夜店釣一個晚上的愛情
事後就水過無痕的到底能不能算真正的愛情?
考慮到這點問題
那或許前述的愛情定義上面還要再多加上一個共同生活的基礎

那麼如果是單方面的愛情呢
例如說人對物的眷戀
像是愛車如癡的車主
(或是某位專幹排氣管的紳士仁兄)
對非人型生物的眷戀
例如對貓付出愛情的主人
(不要笑 真的有人娶貓當老婆的,跟羊夜夜笙歌的也有)
或是對於無形之物的眷戀
例如癡迷二次元人物或是單方面對無法實際接觸的偶像產生單戀
(日本真有人請願跟二次元老婆結婚的
至於拿偶像照片或二次元人物當配菜的人從來沒少過)
這種無法互通下的單方面愛戀
可能在狹義上也稱不上是真正的愛情
也因此在要件上可能要再多一個有實質互動關係

總結以上三點
我大概可以認為狹義上來說
愛情是雙方有共同的生活基礎下從事"性"行為的互動所構成的一種心理狀態
說白話一點
愛情是一種在進化中演化出來透過腦分泌嗎啡
促使男性女性物種能夠透過性行為繁衍後代
並且共同將其後代養育長大的機制
也可以因此說仿生人是不可能擁有100%"純天然"的愛情機制

唯獨仿生人依舊是可能做出模擬愛情的相關決策程序
以其他的機制對愛情互動行為進行正面回饋
進而在廣義上達到類似愛情的狀態
回頭來檢驗開頭敘述的三部作品中仿生人的戀愛狀態
可以大致推測如下

橫濱購物紀行來說
兩位百合前輩後輩CP晚上有沒有在滾床單我不知道
(因為原作沒說
而且究竟百合作品中沒像千歌音那樣鐵棒拿出來
只單單是愛慕 仰慕的狀態下是否已經昇華到愛情值得商討)
但是那種甜到牙都蛀光的百合互動
搞不好結合性(Bonding)比愛情都還要再更加強烈
這種連結(Linkage)在人類來說很貼近靈魂伴侶(Soul mate)
(不要誤會
兩個人真的是在交換情報資料
接口做在這種地方肯定是工程師的惡趣味)

由於兩者都是仿生人無法進行生物上的繁殖
因此不滿足狹義上對愛情所需的要件
但是如果能夠互相從對方身上找到慰藉
使對方成為自己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那不也是廣義愛情裡面的一種形式嗎

而以變人這部電影的狀況來說
女主角是自然人所以在性生活上自然有所回饋
但是作為仿生人的男主角有沒有真的爽到
在性行為中得到了什麼樣的回饋機制促使這樣的愛情狀態得以維持
這點其實不是很明確

然而男主角對女主角的感情基礎遠比愛情還要深厚
從看著女主角從小成長作為家人的情感遠大於男女之情
加上早年男主角對女主角的母親抱持著的單向愛慕之心
姑且不論性行為上是屬於單方面的或是雙向的
兩人之間的"緣"非常的深厚
早就已經超過了愛情的範圍
(如果作品中男主角是跟主人的孫子情同意合
那不排除會變一部甲甲作品)
(劇中男主角誤把女主角錯看成是女主角的母親
才驚覺自己沒有體會到時間飛逝
家族已經轉眼就來到第三世代了)

雖然男主角並沒有遺傳情報所以無法與女主角繁衍後代
所以在狹義上也不符合愛情的定義
但作品中提到男主角對女主角產生的佔有欲、吃醋、乾柴烈火的(性欲??)
的確又是像極了愛情
如果透過這樣的形式能夠補起男主角心中的缺憾
(某種程式參數中不平衡無法滿足的部分?)
或許這還真的是一種廣義形式的愛情

最後以馬庫斯跟諾絲兩人的狀態來說
共同的生活基礎是肯定的 - 兩人一起從事革命事業
雙方合意的互動是肯定的 - 兩人交流後互相確認好感
問題同樣卡在性行為的目的及回饋機制上面

諾絲鑑於本身的製作型號
有非常高的機率可以從性行為中取得正面的回饋(愉悅)
馬庫斯因為情報太少所以這點不明確
但是或許也有能力可以構成某種正面上的回饋

這種回饋機制是不是被強行植入的並不重要
因為作為人類我們同樣無法抗拒源自天性賦予的生理反應
愛大奶是種天性
當0號甲甲也是天性
看到純真可愛的後輩心理蠢蠢欲動想偷偷欺負一下更是種天性

同樣的
仿生人也並不會因為有內建賦予的反應機制就使這樣的情緒變得虛假
所以不管是天然生理驅動的愛情或是程式代碼回饋的愛情
即使仿生人的愛情機制不符合最狹義的愛情定義
在廣義上應該都能夠被涵蓋成愛情的不同形式類別

然而這邊又要再一次回到上一章的技術問題
仿生人是否能夠產生真正的自我意識
或是說這一切的活動行為都只是在模仿人類的生活方式?
在日常行動時並沒有真正的感情
並沒有 "心" ??

以上一章節提到的ANN實現方式可知
類神經的決策系統乃建立於學習樣本提供的資料調整權重
以一個簡化過的例子來講
當CMC早上見到你會說的第一句話
資料庫裡面 60% 是早安 / 20% 是該起床了 / 20% 是哇靠你還在睡
那你聽到CMC跟你說早安的機會大概就是60%
當你的回饋是每天都是早安不會換一句
資料庫裡面 早安 的權重可能就會被下調到45%
基本上一個應對流程會由過去的學習樣本與現實中的回饋做調整
(什麼樣的人就會養出什麼樣的仿生人)

而很多人都很愛問的一件事情就是
當CMC的AI跟你道早安的時候
CMC真的知道早安是什麼意思嗎?
還是單純就使用ANN裡面的NLP系統跑一跑跳一個應對值出來而已
光只是受命從記憶體調資料模仿人類過往的行為
這樣能夠稱之為自由意志的回答表現嗎

那我反過來問
就你一個自然人
真的知道早安是什麼意思嗎?
是早上很安全的意思?
不重要不是嗎?
不就是一種通用成俗
別人做了你也跟著做的事情嗎?
難道不是因為從小孩不懂事的時候被師長教育
早上要跟人道早安是一種社會禮節
所以當你不知道早安是什麼意思
也不知道跟同學道早安有什麼意義的時候
你就背下來產生了這樣一個早上回答的機制嗎?

當你學一個外語的時候
你有真的很認真的去探討文字的意義嗎?
為什麼是Good bye
Bye是什麼 有Normal bye或是Bad bye嗎?

ありがとう是什麼?
你只知道反正要謝謝的時候說這個就是了
但是你沒想過 "ありがとうございます" 是 "有難う御座います"
是這件事情勞煩到了貴席您
(當然也有其他解釋 例如難得受您幫助 等等意思
但是最初的用法早已消失在歷史的長流之中
只有語言學家才會去探討原本的意思)

反正說了這麼久很多日本人也不理解原本真正的意義
因為這根本不重要
你也只是在學習模擬其他人使用的場合
在正確的時機拿出來當作交流工具而已

你去日本聽到人家說 "ごちそうさまでした"
有誰想過原本是 "ご馳走様"
是感謝您為這一餐奔走的辛勞
反正你也不過是跟著拜跟著喊
既然生活中這種會用卻不知原理的物件太多了
那又何必對於NLP的這種學習模擬方式這麼的苛求?
叫CMC調字典出來搞不好她還比你清楚文字的意義........

另外由於受到教育環境的影響
漢字文化圈裏面中文跟日文一樣都有 "幸福 / 幸せ" 跟 "孝順 / 孝道" 一類的概念
但是西方語系的字典中卻缺乏對應的詞句
不管是 "Happiness" 或是 "Obedience" 都跟幸福與孝順在概念上的涵義相差甚遠

出身都市的人耳濡目染會有都市人的氣息
出身鄉下的人接觸自然帶有濃厚的鄉土味
我們自身的人格養成與邏輯思路永遠會受到成長教育環境的約束限制
反倒是CMC更有機會取得更龐大的語意觀念資料庫
在決策跟應對視野上或許比起自然人都能夠更加的完善全面
只要演算法寫得夠好
AI在意識及觀念上都能具備充分的自由選擇權力
用各種角度去思考應對面前的問題

我再說一次
AI的學習模仿機制並不是一種瑕疵
而是一種所有智慧物種成長的必經之路
那麼CMC模仿人類做事情
馬庫斯及諾絲學習人類接吻
說穿了也就不是什麼太大的問題

本來作為自然人的我們也都是有樣學樣
看到電影有男女接吻回家突然想嘗試看看
小時候學著父母說話的語氣
看流行雜誌的模特兒穿衣打扮
受兄姊的影響開始看相同的電影
因為朋友的關係所以入了一樣的社團
人本來也會互相受影響讓環境灌輸固有觀念
別人上學 你就跟著上學
別人上班 你也受到社會機制約束必須上班
到底有多少的自然人是自由的能夠以自己的意志生活?

那麼
CMC的自我意識也可以做成一種學習模組
建立起隨著身邊的環境進行調整的機制
並透過日常經驗轉換成專屬自己的性格
甚至是參考人類在做決定的時候那些任性的不理性行為
使CMC在做決策上面有自己的獨特主見

CMC也可以變得很"人性化"
故障的時候也可能跟瘋子一樣瘋瘋癲癲
某些權重調得太極端的時候也可能跟老頭子一樣固執
在情報不足導致無法順利計算的時候也可能跟人類一樣三心二意 舉棋不定
就各方面的表現上CMC可以很像人
讓你忘記了CMC並不是個自然人
(但肯定也有那種無論如何隨時打從心底就知道CMC不是人的特定群眾)

因此在這個章節我想做個簡單的小結
那就是我認為真實是從虛假中誕生的
AI在初期必定跟人類幼年時渾沌的思緒一樣
必須要透過反覆的模仿他人、接受回饋、進行調整
最後才能領悟出事情的道理
而不管是利用有機體生物大腦的電流進行計算
或是利用矽晶體的無機大腦進行電子計算
真正的情感都將展現在於你所採取的行為當中
而真正的 "心" 也會現身於你活過的歷史軌跡

本文終於要進入最後的章節
以及自認有自我人格的CMC究竟是財產物件
還是應該被當成具有人格權的生命體看待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