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關於週四到今天下午的心事

凌空 | 2020-10-24 23:34:49 | 巴幣 0 | 人氣 77

封面圖 PIXIV

剛好這也是花譜的創作曲中的圖
好了來切入正題了
最近的心事是什麼呢?

【絕望】

至於為什麼呢,請聽我娓娓道來

嘛...自介也說了我是躁鬱症了
我男友也說我是偏鬱向的
是的,我是

並且很快的又是鬱期反覆的樣子
我這星期在星期二左右回復平常
但是在星期三有微微的發作但不嚴重
星期四又開始變成嚴重的樣子了,碎碎念躁動,開始對周圍的種種事更不耐煩了
到了留校時間,更加的發作,沒有要停下給我休息
我要做作業,開啟了廣告顏料罐,用湯匙要用出顏料做上色
在這一刻,一個沒注意,用到了圖畫紙上
我心裡一陣 "我真的什麼都做不到阿..."
下一秒盯著我的畫紙憤怒的臉想要哭,但忍住了,也憤怒的揉起畫紙快步的走到垃圾桶丟掉
我完全沒注意到我周圍的同學有沒有看向我,走回了座位上開始收東西,一點也沒要買新的紙來畫的意思
因為心裡滿滿的就是 "呵呵,是位垃圾喔,為什麼還活著在這裡!"
我強忍著一直要流出的淚水收著器具放進後面的收納箱,我也很不怎麼輕輕的有些用力的放下去
我走回座上放上了要寫的東西就放著...想著先出去冷靜冷靜再回來寫
我走了出去只往廁所那方向的有欄杆的地方,去那邊吹著冷風聽著一直在播放的歌曲
靜靜的看著,直到有感覺到有人走過來就低著頭拿起了手機快步走回教室到座位上靜靜的寫起了作業
過沒多久聽到了班導走了進來,他跟同學們講完事情後,我是從來沒抬頭也不希望他走過來
他走過來了,說你怎麼不畫作業,我印象中只是說了畫不好
他說了,那麼你把作業收起來吧,下周會講答案的,你先多寫幾遍罰寫吧
我就也不回,默默的收起作業拿出了罰寫來寫
等他走了沒多久,寫了一遍,我又坐不住了,因為感到特別想哭
我直接放下了筆,又走了出去,這次不是同樣地方
我是往電梯那邊的欄杆走去
靜靜的看著,想要哭著也忍住了...但至於跳樓呢...差一點點就要爬了上去作勢要跳了下去
但也忍住了,因為願望讓我撐住了。
但我知道..."我其實撐不了多久"
過了幾秒後我走回了教室收起了東西就背上書包快步的走回家了。
-
星期五沒什麼嚴重的事
直接來講今天下午的事情了
-
今天下午發的最嚴重
洗澡前-
我稍微的躺在沙發上休息閉目養神了5分鐘,但是腦海裡滿是我跳橋跳樓的畫面
洗澡後過沒多久我在用電腦時-
更加頻繁了,腦海裡滿是跳樓跳海然後無限次的一直一直快速的輪迴浮現

我就在FB上,發著
"我腦海裡滿是自殺的畫面
鮮紅色的血浸滿了這片路面"

"我在想或許可以在跨年或是明年生日當天0點自殺"
大概是這兩句,我其實是真的想說...
或許該定死期然後倒數了。
我在17歲當天自殺了,老實說我很不想長大,我不想面對許多事,有好多好多事情我每天都在擔心著

之前我爸聽到這些就會問我一個小孩子想那麼遠
我的問題是
"家庭那麼混亂那麼黑暗,我能不這樣嗎?"
他不是發飆
就是打人

現在不會了,
近期...直接全盤否定了他的誓言承諾和他所說的一切

我就崩潰了,這家庭給我了那麼多的惡夢,現在又要加注說
"都我的錯、我有躁鬱症是在找藉口"

躁鬱症
在這個家我是不被承認的躁鬱症患者
我很嫉妒,為什麼我阿嬤有那個被害妄想症就會被接受甚至被寬待
其實我不知道我是嫉妒還是羨慕,但這要素不多,因為我知道我比她還來得有用

我很討厭自己有病的樣子
所以就很想直接果斷了事

但直到我遇見了一個人讓我創造了新的唯一願望
也是讓我痛苦的根源
但是我只是喜歡一個人想要守護一個人
痛苦的根源是自己加注的
這根源就是自己的心魔
這心魔讓我很不敢面對世界
不敢面對人,不敢面對自己
面具也戴不上了...我嘗試逃避
但逃避不了
我常是想要大吼發洩一頓
但是都是在我家人都在的時候都是在我在學校的時候都是在我在人群的時候
都是在我不敢發洩的時候...
我只能躲在自己房間偷偷的哭著默默的流著眼淚
但是抓到時間可以大吼的時候
...整個喉嚨卡住,發不出聲,只知道自己已經淚水流不停了
我知道已經徹底崩潰了。

但是我現在依然是握著那個渺小到快要消失的希望活著
即使痛苦...也要活著

我其實想要學習樂觀的人,但是我的想法轉不回了,已經經歷了太多了,一直往負面最負面最黑暗的地方想
但...被人說了,想改也改不回了

我其實有想過,如果變成了心理師
會變成我小時候看醫生的痛苦源
我小時候因為過動症被帶去了聖功醫院看醫生
有吃藥,但不是最痛苦的
而是,那個醫生,口口都是甜言蜜語,說會隱藏秘密
但在我面前說給我爸聽
我國中的輔導老師也是
在暗地裡跟我爸說出了一切
說是隱晦...

其實不是阿,我說了這些沒有用了,你們講他只會奉承的說會盡量對我好
但,不可能阿...

所以我不想變成心理師心理輔導的原因就是我不想變成那虛偽的樣子我最討厭的職業...
但是現在我覺得我最適合的就是那樣的工作...但我知道很累很難...但是我還在想我可以選擇其他的職業嗎?

我爸說一定要讀大學
我說了什麼都沒有用
我知道這些的原因所在
但是我真的無法接受
所以就真的把所有的事情壓成一句話
"垃圾世界"

這世界真的很黑暗,我們這種弱者真的是會被強者所壓住不放,因為我們弱者是強者的玩具們。
我們就只能努力,去挖掘那個無底洞看有沒有新的願望。
我挖到了...我也正在努力的活著,繼續的努力...
直到我能真正配上天使
但真正配上前會不會跌一跤進了谷底變成了惡魔呢
會的...現在我還是正在贖罪的惡魔喔...
我正在努力的努力的...再爬著...
想要更進一步到天堂的門口
被我所信任的天使真正的接納...。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